【名家专栏】日美对台海突发事件的应变计划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Grant Newsham撰文/吴约翰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日本共同社(Kyodo News)12月23日报导,日本和美国军方已针对“台海突发事件”(Taiwan contingency,指中共武力攻台)起草了一份计划,并可能很快会制定“官方”计划。不了解情况的人可能会认为日美两国终于开始认真努力,以发展真正的联合作战计划,来应对台海突发事件。

然而,在花了几十年观察日本防御能力的发展轨迹之后,你很容易就变成一个“看到水杯一半是空的”(指持负面、悲观看法——译注)的那种人。仔细审视这个几年前就应该到位的计划,并不感到那么振奋。

无可否认地,新闻报导通常是零碎和混乱的。

报导指出,一旦日本政府宣布台湾周边局势严重到足以“破坏日本和平与安全”时,该计划就会启动。

只要这种情况发生,美国海军陆战队就被允许建立一个“攻击基地”,位置可能在从九州延伸几乎到台湾的南西诸岛(Nansei Shoto),又叫琉球列岛(Ryukyu Islands),其中包括冲绳岛的某处。这将是史上头一回,因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几乎不被允许在冲绳作战,即便是在承平时期也是如此。

那么,日本担任的角色是什么?据新闻报导,日本将提供后勤支援,包括弹药和燃料。如果是这样的话,日本将需要开始购买美国海军陆战队使用的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海马斯”(HIMARS)导弹。但有人质疑日本自卫队(JSDF)仍未收到该命令。

因此,当日本人认为时机成熟时,东京就会允许美国海军陆战队出动与威胁台湾的共产党人作战,然而,日本显然不必加入作战。

就是这样的态势。

能力、训练、目标和法律

在无意间,共同社的报导点出了一些基本问题,即是日本和美国为保卫台湾、彼此和他们自己,实际需要采取的行动,存在一些障碍。

例如,派遣一两个美国海军陆战队导弹连,并不是应对中共入侵台湾的应变计划。

台湾空军F-16战斗机在西太平洋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H-6K轰炸机一起飞行。据报导,该中国军用飞机于2018年5月11日飞越日本冲绳岛链附近的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台湾中华民国空军)

相反,适当的作战计划,需要融合美国军队和日本自卫队的全部资源和能力,而不是仅仅派遣海军陆战队即可。甚至,详细的计划也只是一个。因为如果部队不按照计划进行训练和演习,那么还不如不用这么麻烦。

美方对此心知肚明,而日方是否清楚?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此外,有人想像,如果认真实施计划时,美国和日本军队可能会从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来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人对阻止共产党侵台感兴趣,这意味着击杀中共军队;然而,日本人可能更关心保卫南西群岛和日本领土,并尽可能避免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另外,其它让该“计划”不致屏息以待,并很快能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的原因,是日本人仍然需要“研究”修改法律,以允许美海军陆战队的部署。实际上他们也得通过法律程序。

东京还需要研究,和通过法律和/或法规,规定当涉及台湾的事件威胁到日本的和平与安全时,足以让上述法律生效。

并且不要忘了,围绕着这一切即将进行的辩论,也会被各种游说团体拖延。

就算在很顺利的情况下,这些事情在日本也不会快速发展。

有人担心,台湾问题可能会在日本建立允许实施行动计划的法律结构之前,就以某种方式解决。

如果中共不合作,也无耐心等待东京一切就绪前,就先采取行动,美日的反应将是临时而无章法的,不太可能是一种成功的方法。

一位非常了解日本情况的退役海军陆战队员,在阅读共同社的报导时指出:“想像一下,为了给海军陆战队提供一些战斗空间、燃料和道义支持,随之而来的是绞尽脑汁。”

另一位与日本军方密切合作多年的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也指出:“这个计划看似是一个好的开始,但与美日在台湾或其它突发事件中,适当地共同作战所需的作战指挥结构相去甚远。”

那么,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联盟协调机制在哪里?

《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于2015年进行了修订,允许日本和美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建立真正的作战联系,无论是规划,还是承平,或战时的作战行动。

具体来说,该《指针》呼吁建立一种“联盟协调机制”(ACM),但实际上并没有说明它是什么。有声音较公平客观地指出,ACM至少要是一座建筑物,里面有负责联盟协调的人员。

但是,在《日美合作防卫指针》修订6年之后(以及日美防卫条约签署60年之后),日本是否有一个常设的、长驻人员配备的联合总部,由日本自卫队和美国军队负责日本的防卫,甚至包括潜在的台湾突发事件?

不,还没有。

现在,这个实情,甚至可能比起草一份满是告诫的计划更为重要。

公平地说,10年前,东京没有人敢谈论台湾的作战计划,甚至几乎没有人敢谈论日本的作战计划。而日美整体防务准备工作仍远远未达到需要的水平,除了两国海军之间的互动以外。

有人质疑共同社的报导,是日本政府某些部门努力“传递信息”的一部分,而不是迫切希望改善急需的双边行动能力的迹象,这就是日本人看待事情的态度,着重形式大于实质。

东京有点像在说,“我有一位个子非常高大的朋友,如果你追赶我(或我的邻居),他就会揍你。”当然啦,日本没有理由不参加美国健美先生查尔斯‧阿特拉斯(Charles Atlas)的健美课程。

日本人也明白这一点,并且,当美国人指出这一点时,他们也不会介意。

作者简介:

格兰特‧纽森(Grant Newsham)是一名退役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也是一名前美国外交官和企业高管,他在亚太地区生活和工作多年。他曾担任太平洋海军陆战队(Marine Forces Pacific)情报后备负责人,并两次担任美国驻东京大使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武官(the U.S. Marine attaché)。他是安全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高级研究员。

原文:The Japan-US Taiwan Contingency Plan: Less Than Meets the Ey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