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被害死 律师:大连监狱是第一责任人

罗琼、常春采访报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4日讯】针对大连市80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希永被监狱迫害致死案例,两位中国人权律师及原大连派出所教导员谴责中共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以及公检法司所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

大连市金州区石河村刘希永遭三年冤狱迫害,2021年4月9日出狱时,被大连市金州区警察劫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再遭枉判四年,关进大连市第三监狱,2021年12月29日被迫害离世。

1月3日,大纪元记者给大连市监狱、大连市中心医院、大连市司法局打电话,均无人接听。大连石河子派出所教导员丁国全接听电话后,得知记者询问刘希永案例时立即挂线。

旅美的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现居加拿大的原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 ,以及旅美的前大连派出所教导员刘晓斌,今日接受了大纪元记者采访。

吴绍平认为在这一起迫害致死案例中,监狱是第一负责人,对刘希永的非法关押、出现重病、离世负有直接责任。

赖建平表示,警察执法犯法,是中共的打手,毫无人性,对刘希永的迫害丧心病狂。

刘晓斌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转化”(放弃修炼)迫害是导致刘希永离世的直接原因。

本文将分篇对以上三位受访者采访内容进行报导。

明慧网报导,2021年12月9日,刘希永因胸积水、脑血栓等重病被送进医院,当时四个警察看守他。

12月20日,刘希永的家人要把他带回家,警察拒绝,说:如果医院出示病危通知,(监狱)要花两三万元抢救;刘希永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他回家;他的病在看守所得的,与大连第三监狱无关。

刘希永的家人几次要求给他“保外就医”,都被国保警察拒绝。

刘希永被迫害离世后,他的儿子要拉回遗体,大连市第三监狱警察不允许,说怕他们拉着尸体到处上告。狱警把刘希永的遗体送到大连市金州区南山殡仪馆,于2022年1月1日火化。

1997年8月,时年56岁的刘希永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修炼标准为人处事,被村民们称赞为好人。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的佛家修炼法门,学炼者可以身心净化、道德升华。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发动迫害,成千上万的修炼人被非法绑架、关押、判刑。

刘希永于2008年7月被非法判刑三年,2017年2月26日,因讲法轮功真相再度被绑架,77岁的他被放回;时隔8个月,再遭冤判三年,于2018年4月9日被强制收监。冤狱期满后,他再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入狱,现已被迫害致死

“监狱是第一责任人”
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认为,对刘希永之死,监狱是第一责任人,他从三方面进行分析。

其一、针对警察所说,刘希永是在看守所得的病,不是在监狱得的病,吴绍平认为,这说明监狱知道刘希永的身体状况不符合被关押的条件,但仍然将他收监。

在服刑中,刘希永病情加重,监狱不给他办“保外就医”,不给他更好的治疗,导致他死亡。刘在就医中的死亡,实际上属于狱中死亡。

警察推卸责任,“毫无人性”,这本身证实监狱在“违法”。

其二、刘希永生命垂危,监狱却不让医院下病危通知书,那样就要花钱给刘治病。这是监狱的“渎职行为”。“这种做法不仅违法,而且也应受到强烈的道德谴责。”

其三、死者的家属有权利得到死者的遗体,“监狱是没有权利去处置它的”。

吴绍平说,(明慧网)报告中提到刘希永身体出现肿胀的症状,他的肿胀是由疾病引起的,还是受到了虐待造成的,其死因需要被查证。

他认为,警察在没有查清、查明死因的情况下,将刘希永的尸体擅自火化,“这实际上就是在毁灭证据”。

他相信,刘的家属对其死因有疑问,比如刘是否受到虐待,受到强制“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迫害,才导致他的病情爆发。

监狱有责任查清刘希永的病因,给其家属、社会一个交代。吴绍平说,遗体被火化,没有了证据,刘希永“就等于不明不白地死掉了”。

中共借法律之名迫害信仰者

吴绍平说,服刑人员结束服刑后马上又被判刑的情况,通常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漏罪,即在判决执行完毕以后,发现服刑人员之前还有罪行没有被判决。另一种是服刑者在服刑期间犯了新罪。

他说,他不相信八旬老人过去会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犯罪的事,何况他修炼法轮功。他认为,中共监狱在严密的监管下,怎么可能在服刑人员服刑结束后才发现犯了新罪呢?

“我猜测最大的原因,有可能是报导中提到的,刘希永不接受‘转化’,然后中共就找一个理由,利用法律的名义,对他进行迫害。”

吴绍平认为,对刘希永的迫害,实际上是中共对信仰者的一种典型的政治迫害。“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上的事情,不是说你真正地违法犯罪了,就对你进行相应的法律上的处罚。”

“这是很可怕的事情,也就是说,中共可以操纵法律,用法律任意镇压、杀戮不服从者。”

吴绍平还指出,所有参与刘希永案件的人员,包括监狱、看守所、公安、检察院、法院人员,都是责任人,不仅有法律的责任,也有道义的责任。

最后他针对这些人说,“你面对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用所谓的法律,对人实施这样的迫害,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做的事情。”

“这个国家太可怕了,中共是个多么邪恶的政权。”他说。

(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