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老师“被精神病”?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湘西女老师李田田被当局送到精神病院事件,受到网民的关注。李田田已怀孕四个月,只因声援上海震旦学院教师宋庚一,遭当地教育局及警方强行关入精神病院。教师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可是,把正常人关入精神病院,已经成为中共打压善良人的惯用手段。除了李田田,还有很多好老师曾被关入精神病院。

不可多得的人才被摧残致精神失常

 

原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惠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获得天津大学博士学位,当年是河北科技大学为数不多的博士之一。其专利成果在二零零三年德国国际发明博览会上获“国际发明先锋奖”,获二零零三年香港国际专利技术博览会“金奖”,第三届亚洲国际专利技术专利产品博览会“金牌奖”和“科技发明进步奖”,受到国内国际的报道和推崇,包括人民日报海外版、科技日报、经济参考报、中国日报等。

李惠云(明慧网)

二零零四年,李惠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单位和当地“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到洗脑班,遭暴力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人格侮辱等。后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劳教两年,期间两次被送到石家庄市第五医院精卫科(后改名为“河北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强制关押治疗,用超大剂量的镇静和抑制药,使她全身无力,经常晕厥过去。二零一一年三月,李惠云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十个月。在河北省女子监狱,由于得不到有效的调护,李惠云还遭受着非人待遇,她的精神状态日益严重,身体非常虚弱,面部变形。她丈夫去看她,她不认识。她近八十岁的母亲去狱中探望时,她也不认识了。老人家看着自己最有出息的女儿被摧残成这样,心如刀割,泣不成声。

拒收红包的老师被关精神病院

吉林省辽源市东丰县第四中学英语教师哈静波,修炼法轮大法后全身的病一扫而光,工作兢兢业业,拒收红包,推不掉的就把钱交给学生拿回去。她给学生补课都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不收任何费用。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哈静波只因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两次被关入四平精神病院,每天被电击太阳穴,电昏醒来后,就给输液,都是破坏脑神经的。她整个人表现呆板,眼睛发直,脖子发硬,不会转弯,看起来很吓人。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明慧网)

优秀教师被强制打毒针

黑龙江塔河县英语教师高淑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所有的病(血压低、贫血、低血糖、妇科病、牙痛、头疼等疾病,特别是生完孩子后,又落下了个月子病)都好了,有更多的精力用在工作、学习上,连续几年荣获先进工作者、优秀教师,论文也在大兴安岭地区获奖。

二零零一年一月,塔河县“六一零”主任李智华伙同单位领导开车把高淑英从家劫持到黑龙江省北安市。途中,高淑英被强行打了不知什么药的针,立刻失去知觉。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明慧网)

高淑英清醒一点的时候,发现自己衣服被扒光,双手、双脚、头发都被紧紧地用绳子捆在一个铁床上,身体呈大字型。被几个陌生男女围着问还炼不炼,高淑英好不容易说出一个“炼”就又失去了知觉。高淑英再次醒来,头很痛、很沉、睁不开眼,大脑一片空白,仍被大字型捆绑着,只是换了一个大房间。房间里有十来个年龄不等的女人,行为怪异,没有理智。后来才知道这是北安精神病院。

高淑英告诉医务人员自己没有病,是因为炼法轮功才被绑架到这里的。大夫和护士很粗暴,高淑英越给他们讲,他们越是强硬地灌进高淑英嘴里一些精神病药物,强行给她打针,还不让她出病房。护士大夫们每天给高淑英点滴七瓶不知什么药,使得她浑身骨头都钻心的痛。最后高淑英被摧残得食水不能进,奄奄一息。北安精神病院怕高淑英死在那里,一遍遍地给塔河公安局、六一零、及单位塔河三中打电话,催人赶快来接高淑英,他们都怕承担责任,互相推托。家人知道后赶到北安精神病院,被勒索一万元,才把人接出来。

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普通民众,我们不能再沉默

时至今日,还有更多法轮功学员仍被关入精神病院迫害。据明慧网统计,截止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至少有八百六十五名法轮功学员曾经受过精神病院迫害,遍布中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如: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陕西省宝鸡市原宝平路五星村法轮功学员张彩霞,在她上班的渭滨医院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市精神病医院(王家崖,挂牌名叫“康复中心”),让写“三书”(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才放人。她丈夫去要人,又威胁她丈夫让其写“三书”,否则把她丈夫也要抓走。

中共对法轮功长达二十二年的迫害导致司法大倒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法也被扩展、运用到普通民众身上。把正常人关入精神病院,已经成为中共打压异议分子的惯用手段。

“不要让沉默成为习惯,否则李田田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如果不能把李田田从精神病院喊出来,未来会有一大批人被送进精神病院,包括你我和我们的亲人。”……李田田还是幸运的,最新消息称,在网民的声援下,她终于从精神病院出来了,但身体和精神状况都需要恢复。

“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希望不再有健康善良的人被关入精神病院,希望民众都能觉醒,面对邪恶不再沉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链接:还有多少老师“被精神病”?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