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18人挤一室隔离 西安频现人道惨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5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2022年1月4日(星期二),亚洲时间是1月5日(星期三)。

今天焦点:美日增百万病例,宁波万人隔离;郑州2区管控,禹州全面封城;西安男跳楼,失独老人危险;18人挤一监室,看守所变隔离点;染疫申请隔离不批,全家6口感染;2金融虎落马,习开铡金融系。

60秒新闻

土耳其一个律师团4日召开记者会,声明要替包括9位土耳其公民在内的19名维吾尔族委托人状告中共政府。将被刑事起诉的中共官员包括习近平在内共有112人,这是第一桩将习近平告上法庭的案子。

全球最大动力煤出口国印尼日前宣布,1月份禁止煤炭出口,以确保国内的电力供应。有分析认为,印尼禁止出口煤炭,中国受影响可能是最大的。中国很可能会再次出现煤炭价格升高和电荒的情况。

美国司法部宾州办公室3日声明表示,44岁的露西‧习承认阴谋窃取葛兰素史克公司医药研究成果,提供给中国任诺药业公司。而任诺药业公司是露西‧习与其他三位被告薛宇、李涛和严梅共同成立,这家公司得到了中共的财务支持和补贴。

特斯拉去年底宣布,要在新疆开设新展厅,为此美国最大的穆斯林维权组织美国-伊斯兰关系协会4日批评特斯拉“支持种族灭绝”。资深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也表示,特斯拉正在帮助中共掩盖新疆的种族灭绝和奴役劳动。

香港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4日被香港当局再次判囚15个月,当局指控她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在新的刑期中,有10个月与上月被裁定的六四集会案刑期分期执行,这样邹幸彤的总刑期已经达到了22个月。在法庭上邹幸彤表示,这个判决就是在洗刷历史,以后仍然继续说应说的话。

截止到美东时间1月4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178万1,125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2亿9,281万3,307人;单日死亡4,859人,累积死亡总数是546万5,484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西安的疫情依然非常严重,封城和隔离带来的次生灾害仍然在加重。与此同时,河南禹州全市和郑州的2个区已经封城了,浙江宁波的一个大型工厂也有上万人被隔离。但当局这么做,真的是要控制疫情吗?

美单日病例破百万 奥密克戎是罪魁

早就有人着急了,问我为什么不说美国的疫情。我理解这种心情,但我不想点破,现在我就先说一点美国的疫情,然后再说中国大陆的情况。

今天(4日)下午2点,拜登听取了中共病毒响应小组的汇报,随后做了一个简短讲话。拜登在讲话中提到了美国新增病例情况,因为美国昨天单日新增病例数已经创下了世界各国有史以来的最高峰。

《华盛顿邮报》的数据显示,美国昨天有103万人因为感染中共病毒住院。造成美国病例激增的原因,主要是中共病毒变异株奥密克戎的快速侵袭。

就美国本身而言,103万病例已经是4天前单日病例数字59万的近两倍,是上一周单日病例数字的近4倍。而且可以肯定地说,103万之外,还有已经感染的人没有被检测到。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103万这个数字已经相当庞大,但未必就是最顶峰。这可能是《华盛顿邮报》预计每天100万病例的开始,因为奥密克戎的传染性非常强。

随着美国全国的病例激增,纽约昨天(3日)的感染病例和住院人数也超过了2021年的峰值高达9,500多人。

说真的,也许大家不相信。我就在纽约,但是我并不觉得疫情有多可怕。倒不是说感染的病例少,恰恰相反,美国已经创下了全球感染纪录,而且纽约的疫情也非常严重。

其实不只是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等,整个世界都因为奥密克戎的肆虐,病例数字在接连攀升。看那些老外们,好像他们也没有那么恐惧。有人可能认为,原因在于奥密克戎的症状轻。

世卫组织官员今天(4日)表示,奥密克戎的症状“比以前的变体更轻”。因为症状轻,对人生命的威胁可能会小一点。

这或许算是一个原因,但我觉得老外们不害怕,最主要还是没有对政权的恐惧。外国政府尽管有时也封城,但国外的封城与中共的封城完全是两种概念。外国政府即使封城,它也是讲人性的,而中共封城则是毫无人性,这是最可怕的。

当然,尽管奥密克戎的症状轻,我更要提醒大家要谨慎以对,不能掉以轻心,因为症状轻的病毒也会发生变异。事实上,法国感染研究中心在去年12月29日,已经发现了新的变异株,命名为“IHU”。所以请大家务必小心,不要着了道。

如果您或身边人出现一些症状,比如喉咙痛、声音沙哑、鼻塞、流鼻涕、打喷嚏、头痛、肌肉酸痛、盗汗、食欲不振等等,那最好做一做筛检。

另外有句话,也必须要对中国大陆的民众说了。即使有“粉红同学”说我唯恐天下不乱,我也有必要说了。无论身在中国什么地方,现在都应该动手,储备一些粮食等生活必需品了。

因为中国大陆的疫情传播非常快,而且非常严重。虽然中共一直不承认是奥密克戎,但是以病毒传播的速度来看,中共的说法很值得怀疑。而且我怀疑,疫情可能正在全国蔓延。

郑州2区管控 禹州全面封城

今天(4日)凌晨1点43分,郑州疫控指挥部发布了2022年1号通告,对管城回族区和二七区部分区域施行分类管理。分类管理,指的是“封控管理”、“管控管理”和“防范管理”。

被“封控管理”的区域,当局要求所有人员“足不出户”,并进行核酸检测。包括管城回族区的菁苗幼儿园和紫荆山南路街道办事处奥兰和园小区、二七区的西工房社区和淮河路街道昆仑乐居酒店施行。

被“管控管理”的区域,当局要求“人不出区、严禁聚集”,并进行核酸筛检和健康监测。每户家庭每2天由1人外出采购。

被“防范管理”的区域,单据要求“严格限制人员聚集”,进行核酸筛检和健康监测。持有48小时内的核酸阴性证明,可以按规定进入商超农贸购物等。

郑州当局通报,截止到今天晚上6点,共确诊2例患者,无症状感染9例。确诊病例症状都是“轻型”,病情相对平稳。

当局初步流调,查出三条传播链,分别是牌友、丧宴和家庭。涉及密切接触者161人,次密接触335人。

郑州市也是一座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截止到2019年,郑州的常住人口高达1,035万。如果仅看通报情况,这几个病例数字相对千万人口来说算不上什么,但郑州的动作却不小。

不过河南县级市禹州市的动作更大,仅仅是通报称发现了3名无症状感染者,禹州市昨天(3日)就封城了。当局要求近120万市民全部居家隔离、足不出户,任何人未经授权不能离开禹州。

当局在官方微博警告,市内各地“将设置障碍,严格执行预防措施”,所有车辆在路上行驶。同时禁止停止所有商业活动,以阻遏病毒的传播。

3例无症状感染,就让一座120万人口的县级市封城,是荒唐,还是当局在隐瞒真相?

事实上,河南的周口市、洛阳市等地区也出现了疫情。当地一名酒店服务人员向新唐人透露,新安县整个县城已经被封了。

一位新安县政府工作人员证实,“高速,现在所有路都封了,现在所有的公交,所有的交通都暂停了。”

周口市太康县今天(4日)要求所有小区、企业和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除大型商超、医院、银行、加油站等等在实行疫控措施情况下正常营业外,其它经营性场所一律暂停营业,全县禁止一切聚集性活动。

我不确定河南当局对疫情真实情况是否有隐瞒,因为中共太不透明,所以它通报的数字很让人怀疑。而且它的疫情传播也很奇怪,当局并没有说明疫情源头是哪里。同样说不清的还有浙江宁波的“申洲国际”。

上万人被隔离 宁波有些危险?

昨天(3日)晚上8点半,宁波市通报表示,从1月1日以来,宁波市北仑区累计确诊了23例病患,集中在北仑区申洲国际公司制衣三部车间。当天早些时候,申洲国际公告表示,位于北仑区的部分生产区域已经实施了封控。

今天(4日)一位申洲国际女工向大纪元透露,1日放假那天,有个人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结果感染了中共病毒,现在整个申洲公司的人全部都被隔离了。

这位女工说,“整个申洲公司几万人,全部隔离,正常的就居家和在宿舍隔离,染上的一个宿舍几千人全部拉走隔离。”但是那个人“怎么传染的,不太清楚”。

一位住在申洲国际成衣车间附近的男子介绍,在申洲国际发现疫情的当天,周边还没强制居家隔离或停业,但是2日就采取强制措施了。周边一定范围内的企业和店铺全部关掉,居民不许出屋。

这名男子介绍,“厂子的工人到过周边的一些早餐店去吃饭,工人还去过其它的店。这次宁波有些危险,居家隔离至少得20多天,已经做了四轮核酸了,这个工厂人太多了。”

根据前面那位女工的介绍,第一个通报的患者感染病毒是很奇怪的。此前宁波地区并没有通报病例,换句话说,宁波地区好像是没有疫情。那么那个申洲国际的工人是怎么感染的呢?这怎么解释呢?

从宁波的情况可以看出,当局通报的疫情水分太大。很可能是在中共“清零政策”的压力下,各地政府官员为了保住乌纱帽,在拚命地隐瞒真相。或者隐瞒不报,或者缩减数字。也正因为如此,那位宁波男子才担心“宁波有些危险”。

宁波与河南的情况我们也需要继续关注,如果当地有知情网友,可以向我们提供信息。我们目前的关注重点还是在西安这边,在当局“社会面清零”的邪恶政策下,西安百姓的惨况令人揪心。

男子绝望跳楼 失独老人恐危险

今天(4日)一大早,孙春兰和刘国中等人去了长丰园。虽然网友没有说明这些人做了什么,但也可以想到他们是去“督战”了。

郭德纲在相声里面曾有段嘲讽,说于谦的父亲是个有钱的大善人,看见世上有穷人就心里难受,于是就将方圆二十公里范围的穷人全都赶走了。《新闻看点

官方数据显示,西安有近4万人被集中隔离。在网友转来的一份聊天截图中显示,在西安市灞桥区向阳沟小区,有一名被隔离男子,因为受不了,从18楼跳下去了。

有推特网友介绍,西安市有很多小区的人被转移到了向阳沟小区隔离。不过在这张聊天截图中,并没有显示那名男子跳楼的原因。另外有一张网络截图,似乎能反映出一些问题。

这是在向阳沟廉租房小区租住的一名男子发出的求救微博,从23日封城到现在,这里“几乎买不到任何新鲜蔬菜”。

男子自称有些冻货,还能撑几天。但是那里“许许多多失独老人大爷大妈们,眼睁睁看着面缸见底,待米做炊。他们不会智能手机,没有收入,只怕真的会活生生饿死在廉租房里面”。

这名男子哀求,廉租房里面住的是最需要帮助的最脆弱的人们,“不要轻易地抛弃我们”。

前几天我就说,武汉封城引发的次生灾害,用不了多久就会在西安出现。现在传出的这些消息,已经证实西安百姓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但当局的封控措施并没有就此收手,还在变本加厉地封控,手段一天比一天严厉。

看守所变隔离点 隔离房成集体宿舍

今天(4日)已经是西安封城的第13天了。网友在爆料邮件中透露,今天新城区的长缨路与万年路小区被“一锅端”了。原因是那边可能发现了阳性。

网络上有一段视频,在西安的某个村子,当局正在用电焊焊死住户的铁门。这一幕在武汉出现过,在哈尔滨出现过,在其它地区都出现过,只能说是昨日重现。不过西安当局不断有新的隔离措施,也不断刷新着人们的思维底线。

一位退休的公务员刘女士对自由亚洲表示,“这些领导简直是把事情弄得一塌糊涂,当时武汉(封城)那么困难,也平安度过了。前一段扬州也是,没有像西安这样搞得这么紧张,这么狼狈。隔离点一个房间四个上下床,一床被子,什么叫隔离?这都弄成集体宿舍了。不交叉感染就不错了,胡闹嘛。”

4个上下床,也就是8个人住在一个房间。你见过这种奇葩隔离吗?8个人隔离成集体宿舍,只要有一个感染,那么其它7个人谁都跑不掉。

在网友转来的一张某小区业主群里,有网友透露,一位同事全家人被带到了渭南看守所进行隔离。网友表示“18个人”挤在一个房间,“被子是军用被,其它都没有。一整天吃了一桶泡面。”

看守所是关犯人的地方,但是现在被当局用来关隔离人员。但它们是真的要隔离吗?如果隔离会要求18个人挤在一个房间吗?你不怀疑当局这种做法,究竟是隔离还是关押犯人呢?

我提出这些疑问是有原因的,真正需要隔离的,连续几天向有关部门申请,当局就是不允许隔离。

申请隔离不批准 全家6口都染疫

一位化名叫孙辉的男子,在封城前的21日,出现了发热、头痛、咽喉痛等等症状。22日凌晨2点,听说了公司同事确诊,于是密切接触者孙辉收拾行李准备被接走隔离。

没想到,当局一直把他当成次密接触,要求居家隔离。他的家门被贴上了封条,整个楼栋也被封了。孙辉不断给相关部门打电话,说明自己的情况,请求被带走隔离,但却遭到了“踢皮球”。

21日到24日,他怕传染给自己的5位家人,孙辉就自己关在小房间隔离,没有得到任何救治。直到孙辉的症状严重了,在他强烈要求下,防疫人员才上门将他的家人全部带走隔离。

但已经太晚了,24日晚上,孙辉的妻子被确诊了。过了几天,其他4名家人也相继确诊了。

孙辉把这些情况发在了微信上,也接受了大陆媒体的采访。不过当局的反应很迅速,开始删帖和删除媒体的相关报导。在控制了人之后,当局又开始控网了。

昨天(3日),马化腾的微信团队给“所有微信群”发了“重要通知”,从4日零点开始,不允许发各种疫情期间小道消息、马路新闻、小程序、链接,以及疫情视频,尤其是负面新闻。如果传播,就会封群。

开年炮打双灯 习近平开铡金融系

关于疫情的情况,我们先说到这,下面来看看中共的打斗情况。今天(4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了两个情况。中央金币总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董事长牟善刚和光大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行长张华宇分别涉嫌严重违法,正在接受当局的处理。

通报显示,牟善刚落马前,也就是2017年11月至2021年12月,他曾经任职中央金币总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董事长这一串职务。金币总公司是中共央行直属、中国唯一经营贵金属纪念币的行业性公司。

不过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按正常情况,对嫌疑人的通报,一般会使用现任职务。但中纪委这次有点奇怪,标题上使用的是牟善刚以前的职务,中共央行机关服务中心党委书记、主任。

中纪委的这波操作是什么用意呢?难道是要有意降低人们对牟善刚案件的关注度?是不是怕人们引起联想,想到中共的金融腐败窝案呢?

大家是否还记得,前不久我们曾提到过一桩案子,就是中共印钞造币总公司董事长陈耀明“主动投案”的事。说是“主动投案”,如果不是被抓到把柄,不是自己感觉到悬了,谁会去“投案”?

网络传闻表示,陈耀明落马与私印2万亿“同号钞”有关联。这个消息传出后,中共曾紧急辟谣。但后来在推特上,确实看到过三张“同号钞”的一段视频。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纪委在标题中使用牟善刚以前的职务通报,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牟善刚和陈耀明之间,有没有什么瓜葛牵连呢?这两人是不是属于窝案呢?他们的案件背后,还会不会有更多的老虎被牵出来呢?

就在人们还在猜测阶段,仅仅过了几个小时,中纪委又通报了另一只金融虎张华宇涉嫌违法的情况。张华宇落马前是光大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行长,光大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不过这个张华宇的情况挺有意思,他是从2018年4月开始任职光大党委副书记、副行长的职务,但是2018年9月辞职了。

我们知道中共官员为了往上爬,常常不惜一切。除了送礼之外,有的甚至把自己的老婆、女儿都贡献出去。就说中共官员为了爬上高位,可以不择手段,爬上了高位,就轻易不会下来。但是张华宇上任只有4、5个月,却“辞职”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张华宇自称是因年龄原因辞职,但这个理由真的很侮辱人的智商。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张华宇1958年10月出生,辞职的时候已经快60岁了。

以张华宇的职务来说,60岁正好是船到码头车到站,可以正常退休。但是张华宇却“辞职”了,最后几个月都等不了吗?是张华宇等不了,还是被习近平当局给拿下了呢?这是明摆着的事。

我没有查到牟善刚和张华宇两人有什么背景,但联系前不久多名金融系统官员落马的情况,显然这两人的落马不太可能是孤立的事件,很可能牵涉到中共的内斗。

中共的金融系统长期把持在江派人马手中。2015年爆发的股灾,外界认为是江曾系统发动的“金融政变”。从那以后,习近平当局对金融系统的整肃就一直持续不断,先后打掉了赖小民、肖建华、姚钢、徐翔等江派官员。

但北京当局也清楚,江派官员在金融系统树大根深,打掉这些人,并没有真正撼动他们背后的势力。习近平要想在20大顺利连任,只能继续向各个领域的江派人马动刀。

今年下半年,中共要召开二十大,习近平一直在谋求连任,甚至终身执政。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金融系统的障碍就是习近平必须清扫的。从这个角度分析,牟善刚、张华宇在开年阶段落马,很可能习近平把他们当成了祭旗。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想,在二十大到来之前,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更多落马官员,甚至更高级别的落马官员。双方必定还有一番你死我活的恶斗。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我们明年再会。
******************

哈佛大学知名教授利伯原本在业界有着很高的声望,甚至有望获得诺贝尔奖。但随着六项重罪指控全部成立,一切都离他而去,利伯真的栽了。

在今天的红朝看点,我们通过晚节不保的利伯,看看中共祸害世界的千人计划。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