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抗议浪潮席卷全国 政局突变前景难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6日讯】哈萨克斯坦爆发全国大规模民众抗议,各地气氛突然紧张。哈萨克政府内阁解散。包括中国投资在内的一些大型能源企业的石油工人开始大罢工。示威者的诉求已从不满天然气价格上涨转移到政治领域,他们要求政府下台。

哈萨克斯坦,新年后持续多天的民众抗议愈演愈烈,示威活动并没有因为当局实施宵禁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而减弱。全国一些地方的州政府和市政府办公大楼、电视台等机构1月5日在抗议活动中都被冲击,有的建筑物被示威者占领。

局势紧张混乱 前景不明

在哈萨克斯坦的文化和经济中心,也是第一大城市和前首都阿拉木图,数千示威者在4日夜间和5日与防暴警察爆发冲突,警察使用震荡炸弹和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阿拉木图市政府大楼、总检察院大楼、阿拉木图市中心的一家经贸中心大楼等多处建筑被人放火燃烧。哈萨克斯坦执政党,也是全国最大政党“祖国之光”党在阿拉木图分部就设在这处经贸中心大楼内。

哈萨克警方说,已有数百名示威者被逮捕。阿拉木图和其他一些地方,大量警车和警方专用车辆被烧毁。哈萨克文传电讯社说,示威者冲击阿拉木图市政府大楼时,一度能听到自动步枪的射击声。阿拉木图市的外汇兑换点当天几乎全部关闭。一些地方的银行提款机无法工作。一些购物中心、商铺和餐馆、银行提款机等出现遭人破坏和抢劫事件。许多地方的互联网、手机通讯、社交媒体或是被关闭,或是工作困难。哈萨克斯坦许多主要媒体的网页5日傍晚后已无法打开。阿拉木图的一名中国问题学者说,他在当地已经无法使用微信。

当地的一些电视台也停止工作,因为这些电视台在示威活动中遭受冲击,设备受到破坏。主要航空公司“俄罗斯民航”宣布暂停飞往阿拉木图的航班。有报道说,阿拉木图机场因被示威者占领已被关闭。社交媒体上有消息说,在一些地方防暴警和军警已倒向了示威者。当地网络媒体奥尔塔(ORDA)说,阿拉木图警察局被示威者占领。阿拉木图的总统府周围也能听到枪声。5日傍晚后,哈萨克斯坦许多地方的主要政府建筑和市中心广场已看不到军警人员站岗。在一些地方,有示威者试图推倒第一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塑像。

纳扎尔巴耶夫下台 多地戒严

纳扎尔巴耶夫当天宣布辞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这是他3年前决定退居幕后以来所担任的最后一个职务。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宣布接任这一职务。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引述俄罗斯外交部消息来源的话说,纳扎尔巴耶夫准备离开哈萨克斯坦去国外治病。

托卡耶夫5日发表全国讲话说,这场骚乱的背后组织计划严密,可能受到资金资助。为保护民众安全,他将严厉镇压骚乱。他说,他不会离开首都,会与人民在一起,哈萨克斯坦能走出黑暗的这一页。

托卡耶夫4日夜间同样发表了全国讲话。他呼吁示威者保持理智,要守法,不要做违法行动。他说,当局将倾听民众的要求,会同示威民众对话,但哈萨克政权不会倒台。

托卡耶夫1月5日接受了以总理为首的政府内阁的辞呈,他随后任命前第一副总理代理总理职务。托卡耶夫稍早前下令在阿拉木图地区和邻近里海的西部地区进入紧急状态,紧急状态持续两个星期到1月19日,实施紧急状态地区的范围稍后扩大到了首都努尔-苏丹(阿斯塔纳)等地。紧急状态要求禁止车辆和人员进出城市,禁止人们集会示威,同时在夜间11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实施宵禁。

起因天然气涨价 中资企业工人罢工

这是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规模最大、波及最广和最为严重的一次抗议示威。持续多天的抗议活动让包括哈萨克社会在内的各方都感到意外。示威活动起源于从1月1日起,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价格成倍上涨。

在哈萨克斯坦西部里海岸边的扎纳奥津市和曼吉斯套州首府阿克套市,当地民众首先在1月2日走上街头抗议天然气涨价。数千名示威者稍后在阿克套市中心广场搭建账篷驻扎过夜。

哈萨克斯坦西部地区的公共交通,绝大多数汽车都使用天然气。当局多年前还动员和鼓励当地居民的汽车换烧天然气,因此天然气价格上涨严重影响民生。当地也是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基地,更是国家财政税收的主要来源地。

扎纳奥津市10年前曾爆发石油工人上街抗议事件,他们中包括了在当地的一些中资企业工作的石油工人,他们不满自己的待遇和工资过低。但那场抗议活动后来酿成了流血悲剧,有10多名石油工人被军警开枪打死。

扎纳奥津和阿克套的石油工人几天前也宣布加入抗议并开始罢工。在另一个开采石油和天然气的西部州阿克托贝州,当地民众和石油工人随后也宣布加入抗议和罢工。哈萨克“基础”(BASE)网络频道报道,有中资背景的几家哈萨克斯坦主要石油天然气开采企业,包括阿克托贝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工人都纷纷罢工。中国国有资本大约20年前获得了这家企业的多数股权和控股权。此外,哈萨克主要钢铁企业工人5日也宣布加入抗议和罢工。

1月2日开始的民众示威从西部随后波及到了阿拉木图所在的南部地区,以及首都努尔-苏丹和全国其他地区。

民怨长期积累 抗议风向转变要求现政权下台

在抗议压力下,哈萨克斯坦当局两天前开始让步,宣布天然气价格仅小幅上涨,西部地区的天然气价格回到过去。但示威者并不买账。许多示威者说,除了工资收入不涨外,食品、公共服务费用等所有民生必需品都在上涨。许多示威者要求当局采取措施停止食品涨价,甚至有人要求当局帮助民众偿还贷款和债务。

从1月4日起,示威抗议活动的风向开始转变,主要诉求口号从经济转向政治。示威活动中更多的标语要求现政权和议会下台,让民众自由选举地方政府。同时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老人下台”的标语,显示抗议民众对第一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不满,要求他彻底退出政坛。

纳扎尔巴耶夫从几年前起逐渐释放手中权力,他不久前还卸去了执政党领袖职务。但哈萨克社会和外界仍然认为,纳扎尔巴耶夫继续垂帘听政在幕后控制政局。哈萨克斯坦也被认为是权力移交仍未彻底完成的中亚国家。

天然气价格上涨被认为仅是这次抗议活动的一个导火索和借口。腐败、社会不公、官员无能和官僚阶层的长期滥权,民怨长期积累后最终沸腾爆发。许多示威者气愤地表示,哈萨克斯坦盛产天然气,但涨价后民众却买不起天然气,这等于当局把手伸到了居民的钱包里。

许多政治分析人士说,天然气的定价涉及背后的利益集团和权贵阶层的利益。哈萨克的石油和天然气领域都被纳扎尔巴耶夫家族控制,许多赚钱的能源企业都由纳扎尔巴耶夫的几个女婿拥有。熟悉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杜波诺夫说,纳扎尔纳耶夫的大女婿控制着当地的一家重要天然气企业。

但哈萨克斯坦官方说,天然气涨价是因为放开价格,让价格市场化,由交易所来定价。

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仅是假象 新一场革命?

哈萨克政治学者萨特帕耶夫说,权贵阶层的态度会对政局走向起到很大影响。

萨特帕耶夫表示:“我觉得哈萨克斯坦的权贵阶层试图达成一致和妥协,因为他们都害怕,如果政局动荡的话,遭受打击最大、损失最多的就是这些权贵。”

萨特帕耶夫说,哈萨克斯坦经济由财阀控制,所谓的执政党和议会都是“人工合成”和花瓶,它们并不代表真正的民意,而独立的媒体和政党、政治力量多年来都被当局摧毁,官僚阶层更严重脱离社会和不接地气,哈萨克斯坦多年来的经济和社会稳定仅是一种假象。

哈萨克斯坦的民众示威现在被称为“天然气革命”。但这是一场类似8年前在乌克兰所发生的推翻政权的“广场革命”,还是民众不满的抗议示威,许多政治分析人士仍对此看法不一。有报道说,搭载当地权贵的许多商务飞机5日当天纷纷飞离哈萨克斯坦。

(转载美国之音/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