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美中科技脱钩进入“小院高墙”新阶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从2020年底起,美国朝野智库涌出一系列报告,讨论美中竞争问题,其中美中科技脱钩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经过一番大讨论,美国朝野似已形成对华科技竞争的新共识。进入2022年,美中科技脱钩应无悬念正式进入“小院高墙”新阶段。

小院高墙”(small yard, high fence)的概念由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于2018年提出。这个概念指的是,在科技竞争领域,应由美国政府确定与国家安全直接相关的特定技术和研究领域(即“小院”),划定适当的战略边界(即“高墙”),以保护美国的核心技术;对“小院”内的核心技术,政府应严密封锁,“小院”外的其他高科技领域,则可开放。这个概念后来在2020年11月由国会“中国特别工作组”发表的长篇政策报告正式提出,该报告题为《如何应对中国的挑战:美国的技术竞争新战略》。而聚集了美国科技界、学术界和政界各路精英的“中国特别工作组”,在报告中反思了特朗普政府对华全面科技封锁的政策,认为在科技领域,美国对华应采取“小院高墙”的针对性打击办法。

各智库的报告显示,美国朝野已经就“小院高墙”,形成对华科技脱钩的新共识。譬如,美国商会在报告《理解脱钩:宏观趋势和行业影响》中指出,美国如果与中国全面脱钩,将会付出非常高的代价,美国只有针对性地与中国部分脱钩,才能更好保护美国的安全和利益。谷歌前任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领导的智库“中国战略组”(CSG)出台《非对称竞争:应对中国科技竞争的战略》,对如何界定美中科技脱钩的关键技术作出了阐述,并且建议,美国不能单打独斗,必须建立科技联盟。此外,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美国创新与竞争法》,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扩大美国在高科技方面的政府投资。

各智库的报告还显示,美国方面对美中科技脱钩的理念,在以下几个方面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趋势上的重大变化:1)从特朗普时代的过于宽泛的科技脱钩,大幅缩减到具有战略意义的前沿或核心科技脱钩;2)恢复美国政府-企业-学界的科研创新铁三角,改变走弱已久的政府投资趋势,加大政府投资力度;3)从美国与中国单打独斗发展到用科技联盟应对中国。这些趋势性变化已经成为美中科技脱钩“小院高墙”的新理念。

而“小院高墙”已经不只是理念,也不仅仅是一种新共识,而是实实在在地反映在现实中的美中科技脱钩上。据美国之音报道,2021年11月19日,被称为“亚洲沙皇”的美国白宫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在美国和平研究所发表演讲。依我之见,他从美国政府的角度,不仅诠释了什么是“小院”,什么是“高墙”,也透露了这个新理念事实上已在实施之中。坎贝尔的讲话大意是,美中在印太地区的竞争,虽然是军事的,更是科技的,特别是在AI、量子计算、5G和人类科学等方面的竞争。在这里,“小院”包括了名列前沿的几项高科技产业。

而“高墙”则包括,为了确保美国的技术不被用来促进中国军事建设,确保美国的数据不被中国企业“滥用”,美国政府正在采取更为全面和系统性的手段对中国进行防御。具体而言,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中国企业,如华为和中兴等,美国将禁止他们获得美国政府颁发的新设备采购许可证,从而阻断了这些企业生产的设备进入美国通信网络。美国政府还对某些中国企业设立了“实体清单”,对他们实施出口管制,并禁止美国企业和投资者对他们投资。

总之,美国朝野,包括商界、国会、公共舆论、非政府智库和大学都认为,在美中科技竞争上,只有选择性脱钩才能既保护美国又遏制中国。拜登政府正在采用的“小院高墙”新理念将对中国高科技产业进行精准打击。美中科技脱钩在新的一年里,将产生重大变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