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中美三大疫情事件暗藏联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6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月5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西安宣布“社会面清零”,翻版纳粹“水晶之夜”?西安“方方”长文击中官方痛点,与美国百万感染记录有何联系?爆料刘亚洲后,纽约作家再爆栗战书出事。

【中美三大疫情事件暗藏联系?】

西安封城在今天进入第13天,当地官方也在今天正式宣布,由于今天新增35个病例都在封控区、隔离点,“社会面基本实现清零”;达到解除条件的社区,经评估后,逐步有序予以解封。

这当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了,因为西安首创了这种可以定时定点想清零就清零的“城市面清零”及“异地隔离处置”的抗疫模式,所以几乎在一夜间成为整个国际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

与此同时,在此起彼伏的求救求助声、叫苦声、怒骂声以及一直都没有缺少过的赞美声等各种声音混杂一片的时候,一个弱女子的声音同样也是几乎在一夜之间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她就是被称为“武汉出方方,西安见江雪”的独立记者江雪。

此外,还有一条和疫情密切相关的重要消息,就是美国昨天的报告显示,全美在周一这一天24小时内,新增了1,083,948例确诊。这个数据把7天平均新感染人数瞬间推高到了48万,几乎是去年冬天病例激增高峰时峰值的两倍,刷新了全球单日确诊的最高纪录,堪称一波海啸式感染潮。

非常有意思的是,有个别朋友也在给我的节目留言中提到了美国这波新的感染高峰,说你做节目不公平,中国每天感染不过才一百多,美国是一百多万,这差距完全是十万八千里,为什么你不批评美国却来批评中国?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刚才我们提到的这三件事:西安首创的清零新模式、堪称西安版方方的江雪,以及美国创纪录的感染高峰,都和疫情紧密相关,而且相互之间还存在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在联系。

为什么我们很少谈美国的防疫而更多地在批评中共一刀切式的野蛮清零政策?原因就和这个重要的内在联系有关,而且严格地说,这与我们每个人都密切相关。

今天我们就先来讨论一下这个话题,我们先从“西安的方方”江雪说起。

【“西安方方”长文热传】

就在昨天,一篇题为“长安十日—我的封城十日志”的文章在大陆网络获得广泛转发,文章的文笔流畅犀利,客观而冷静,记录了作者在西安经历封城十天的生活,也描摹了自己身边的众生百态以及对西安模式的独立思考。

这篇文章的作者名叫江雪,和柳宗元那首脍炙人口的五言绝句《江雪》是一模一样的名字。

江雪是个什么人呢?她早年是《华商报》首席记者,专注民生与法治报导,曾获中共CCTV全国八大风云记者称号。2014年,江雪一度入职财新传媒,但为了“追求更自由的表达”,不久就离开财新并创立了自媒体“雪访”,现在算是一个独立媒体人。

在江雪这篇七千多字的文章中,绝大部分内容都是在客观地记录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所见所闻,谈到了买菜难,谈到了如何以物易物,甚至谈到了她如何向政府提建议解决问题等等,琐碎而真实。

要说有什么比较敏感的地方,就是文章在结尾处有这么一段话:“‘西安只能胜利’,这是正确的大话、套话,也是空话。与之类似的,还有‘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是不错,但具体到每一个普通人,我们可能要想一想,在这里,我们是‘我们’,还是要必须被付出的‘代价’?”

江雪还写道,不管官方最终如何从宏大叙事去讲述这场苦难,但她只想去关心那些被羞辱、被伤害、被忽略的人们。他们原本不需要遭受这样的痛苦。最后,她以一句“病毒没有在这城市带走生命,但别的,却真有可能。”作为结束。

这段结尾,是江雪这篇西安封城日志真正最关键的所在,因为她所有的亲身经历的记录以及字数很少的这么一点思考,实际上是对西安“社会面清零”模式提出了一个巨大的质疑:苛政与猛虎、天灾与人祸,究竟哪个更可怕?

西安清零与“掩耳到零”】

这个问题就直接涉及到了今天西安正式宣布“社会面清零”成功这个标志性事件。

根据西安市今天举行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的说法,1月4日早上9点开始,西安全市范围内开展了新一轮核酸筛查,共发现5例确诊,其中2例在封控区、3例在管控区(均为居家隔离人员),另有集中隔离点发现20名阳性病例。

官方的说法是,由于这些病例都是在隔离管控人员和封控、管控区域发现的,所以社会面已经基本成功实现清零,这意味着社区内已经没有传染源了,疫情蔓延势头得到了有效遏制。而各个封闭的区域此后经过评估,就可以逐步有序予以解封,恢复正常。

这个模式,已经被非常有才的网友总结为“掩耳到零”,非常地生动传神。因为那些“一人阳性、全楼拉走”的高风险人群并没有消失或被治愈,他们只不过被强制转移到了周边城市的廉租房、隔离屋、甚至被塞进了看守所或寒风呼啸的地下隧道中去“集中隔离”了。

他们在转移过程中的高密度聚集是否会造成交叉感染,在隔离点是否能吃饱,是否不受冻等等,都绝不会在官媒报导及西安官方成功的宏大叙事之中出现了。

因为西安官方已经通过微信发布“重要通知”,声称:从1月4日零点开始,微信群里不允许发各种疫情期间小道消息、疫情视频等负面新闻,违者将被立即封群。

这个人群有多大呢?根据官方的说法,截至1月4日,西安全市正在集中隔离的人有4万2,000余人。

也就是说,当局是把这4万多人从西安精准切割出来,像驱赶低端人口、甚至像倒垃圾一样扔到了周边某个犄角旮旯里去自生自灭了。就像江雪提到的“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中,当局成为真正的“我们”,而这批人就是那个“代价”。

而对侥幸还能保留在西安城中的一千多万人来说,他们也算不上那个“我们”,他们的真实地位只不过是潜在的“代价”。

因为我们都非常清楚,如果在未来某一天,西安再次大规模爆发疫情,连异地隔离都不好使的时候,当局一定会毫不犹豫把整个西安都视为代价给处理掉,就像当初的武汉人甚至湖北人,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全方位追杀围剿一样。

西安清零翻版纳粹“水晶之夜”?】

在我上一期节目下面,有好几位朋友都留言感叹,说这个场景让人想起了当年纳粹对犹太人的社会性清零。

我得说,朋友们的留言很有道理,因为西安连夜强制转移数万人关押的画面,和当年纳粹制造的著名的“水晶之夜”的内在逻辑其实是如出一辙的。这个逻辑就是:政府以“安全”的名义可随时将一部分特定的社会人群,在瞬间剥夺所有的人身权利,赶出家园,集中到特定的地方去关押,而且全过程不需要任何司法程序。《远见快评

可能有人会说,你这是胡乱类比,纳粹关押犹太人是为了进行屠杀,而中共关押这些密接人群是为了救人,这怎么能是一回事呢?

道理其实很简单,我们都知道,“水晶之夜”是1938年11月9日到10日凌晨,在德国和奥地利爆发的纳粹冲锋队和希特勒青年团等针对犹太人的袭击事件。这个事件标志着纳粹对犹太人有组织的屠杀的开始,而其爆发的导火索,就是德国驻巴黎大使馆官员冯‧拉特被犹太青年格林斯潘刺杀事件。

也就是说,纳粹清除犹太人之初,同样是以“保卫德国民众安全”的名义进行的。

所以,问题的重点并不在于西安这批密接者是否遭到了屠杀,而是在于政府突破了法治的最底线,将大规模人群随时转移到异地关押、秘密处置这种模式公开合法化了。

这就是最危险的。大家不要忘了,中共曾经以政治安全的名义,把数百万知识分子都在一夜间以“右派”名义送进学习班或劳改营实现社会面清零;也曾经以国家需要的名义,把数百万红卫兵全数流放到了农村去当事实上的劳改犯;1966年8月,北京大兴和昌平甚至曾经对“黑五类”人员实施了远比纳粹更残暴的“社会性清零”,进行灭门式大屠杀,这就是老一辈的人都知道的血流成河的“红八月”的由来。

这与今天西安清除“密接人员”差多少?恐怕只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差距。只不过纳粹与红卫兵是以“反动危险分子”来划分人群,而西安是用“病毒密接分子”来划分人群而已。名词不同,道理一样。中共今天可以以防疫的名义对你进行社会性清零,明天就可以以国家安全或其它什么名义对你进行社会性清零,必要的时候甚至直接肉体消灭。

你以为它们做不到或者不敢做吗?它们早就做过多次了,它们在新疆的集中营已经可以关押百万级的维族人,几乎被清一色地视为“恐怖主义密接者”而遭到了“社会性清零”,只不过他们是思想上的密接者而西安这些人是身体上的,就这个区别而已。

从这个角度来看,西安首创的所谓“社会面清零”模式,不过就是从土改、镇反开始,对黑五类、右派以及文革中的反革命清零,再到对“六四”民主人士、对法轮功信仰团体以及对新疆维族人清零这么一路沿袭下来的规模性族群迫害的一个变种而已。

这种模式曾经在毛泽东时代大行其道,在邓江胡时代转入秘密实施,然后到了习近平时代又再度以防疫的名义,戴着“为大家舍小家”的光环公开、合法地借尸还魂了。

在这样的模式下,没有谁是安全的,每个人都可能因党的不同的需要而随时被视为代价从而被清零。

【美国单日百万感染说明了什么?】

看清了这一点,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美欧的“与病毒共存”的防疫模式,我想可能朋友们会有不一样的理解了。为什么美欧有那么多的人一直抗议政府进行强制疫苗?他们不是不懂常识不懂科学的文盲,他们并不反对疫苗本身,他们只是反对政府强制疫苗的侵犯人权的行为。

因为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一旦开了先例,政府的权力就将无限膨胀,今天以这个名义强制疫苗,明天就可以那个名义强制隔离关押,后天就真的可能重演“水晶之夜”。

这就是为什么美欧这么多民主国家根本无法抄中共作业的深层次原因,从宪法到文化习俗,从官员到民间,都有很多的力量很多的人在防止政府开这个先例、越过这根最后的底线。

所以,这就是美欧防疫模式与中共防疫模式的最根本的区别所在。这不是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深刻的政治问题。

身在美国的朋友可能都有体会,尽管美国创下了一天过百万的感染纪录,但其实绝大多数人都几乎没什么感觉,该干嘛干嘛,整个社会依然在有序的运转,并未出现任何恐慌或动乱。

也就是说,各国民众面对的,更多的是猛虎是天灾,而中国民众面对的,更多是苛政是人祸。

“与病毒共存”和“一刀切清零”两种防疫模式

即便我们单纯从医学角度看,“与病毒共存”和“一刀切清零”这两种防疫模式,到目前为止仍然可以说胜负未分。采取前者模式的,其感染数肯定更高,因为其防疫思路就是通过共存来获取群体免疫,从而真正获得免疫屏障。

后者虽然暂时在数据上好看,但由于国产疫苗的失败以及清零造成的人群抗体不足,在未来的疫情中将面临巨大风险,且不说反复的封城能够坚持多久,这个模式的防线一旦在某种新的变异毒株中被攻破,一个经过多轮升级的强大毒株面对一个几乎没有抗体的人群时会发生什么,那个时候才是两种模式真正分出高下的时候。

我们看到西安每日新增病例才达到3位数,就已经扛不住封城在管控、民生、医疗支持等各方面的压力,不得不对密接人群转移清零,这事实上已经等于宣告了封城模式的失败。封城的原始初衷,就是风险人员不能外流的,现在是反过来了,被迫专门把风险人员外流,这不说明失败了吗?

如果未来西安出现日增4位数、5位数级别的新增病例,中共还能做到把一半城市人口都转移清零吗?如果多个城市都在同一时间段爆发疫情,中共还能把半个中国都转移到农村去清零吗?

不要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现在河南疫情不是突然升温了吗?几天时间至少6个城市进入封城或半封城状态,这就是我们说的摁下葫芦冒起瓢。清零模式就像大禹的父亲鲧治水,一味绝对化封堵,虽然看起来暂时安全,一旦溃坝,那就是灭顶之灾。

也就是说,这一场防疫模式的比拼,其实是万米长跑而不是百米冲刺,因为病毒显然将与人类长期共存,新的变异毒株肯定还会不断出现,谁能坚持到最后的终点,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当然,美欧与病毒共存模式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模式,同样存在各种问题,但至少在当前这种疫苗作用有限,又缺乏特效治疗药物的背景下,这是一条相对更符合客观现实的实用路线。

就像张文宏说的,欧美是医学抗疫,而中共是行政手段抗疫,谁更符合科学,更能持久,恐怕还真不好说。

【被曝案发:栗战书蹊跷缺席茶话会】

好的,最后我们简单说说栗战书的事情。

很多朋友都注意到,栗战书缺席了去年12月31日全国政协举行的新年茶话会,这个会是每年新年前的固定动作,依惯例需要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员出席。栗战书在3天前的12月28日都还出现在新闻联播的新闻画面中,所以他突然缺席茶话会,当然引起了高度关注和猜测。

鉴于栗战书是众所周知的习近平铁杆心腹,所以此前普遍都猜测他可能是健康原因不得不缺席了这个理应必须出席的会议。

但在昨天,纽约作家毕汝谐再次爆料,说栗战书的缺席是因为在贵州当省委书记期间的贪腐案发,被反习势力拿到了确凿的证据,并同时直接送到了其余6个常委的办公室,习近平无法护短,只能挥泪斩马谡。而背后的操盘手,据说是王岐山。

这位毕汝谐就是上次首先爆料刘亚洲被抓的人。刘亚洲出事,现在看起来比较靠谱,所以这次毕汝谐爆料栗战书自然也受到关注。

这个爆料当然目前也无法证实,但为什么我们还是要提到呢?这是因为,毕汝谐爆料栗战书出事实际上是因为他帮女儿女婿坑了一个企业家,这与2017年《南华早报》爆料栗战书女儿栗潜心及女婿蔡华波的财富密码相似,都是女儿女婿出事牵连到栗战书。

此外,栗战书诡异突然缺席新年茶话会,的确也是极其反常的事件,究其原因,身体上出事与政治上出事二者必居其一。所以,毕汝谐的爆料对我们来说至少是有参考价值的。

我们单从爆料内容本身看,利用习近平高压反腐的态势来砍掉自己的左膀右臂,这是最高效的借刀杀人,而且还可以把火烧到习近平曾经最得力的盟友王岐山身上,让习阵营自相残杀。这种狠辣手段大概率又是曾庆红的筹划,因为曾庆红控制的《南华早报》此前就是想用追打栗潜心来阻止栗战书入常的,这方面他有先发优势。

至于栗战书这次究竟能否平安过关,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我们只是可以肯定一点:今年这个20大,恐怕会有很多大戏让我们看个够,希望朋友们多多关注我的频道,我们一起看戏。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