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负重任?他未出生就获得上天保护

怀忍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6日讯】天道如何展现给人呢?其实,中华文化一直以来都在探寻着、实践着天人合一之道。这一篇文章要为各位介绍商汤的得力贤臣--伊尹。提及这一位影响商王施政决策的伊尹,可真是了不得,因从开国之君商汤开始,伊尹一生共辅佐五代商王,而他还曾经替商朝的先祖“教育”了第四代的武甲,让他从残害人民的王变成一个爱民的人君,像伊尹这样的政治家在史上真的是少有人能出其右了。因此伊尹逝后,得到商朝王室的敬念感恩,报以天子之礼来祭祀他。观看伊尹的一生,其身负的重任实属少见,令人深觉天降大任之理的意义,而在他身上出现的不寻常现象,令人了悟--伊尹是带着上天使命来的!

伊尹,名阿衡,因其母曾居伊水,以伊为姓,尹是官名。他是商朝开国劳苦功高的辅臣,《诗经・商颂・长发》赞颂他:“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长发”是祭天颂天的乐歌之一,陈述有商一族得天之祐,传至成汤,受天之命,又得贤臣伊尹阿衡大力辅佐,而有天下。

伊尹显然是衔天命来世的,奉着使命降临的,在他出生和逝世时,都有不寻常的现象出现。

预警之梦 怀天命者获救

在伊尹将出生之时,他的母亲做了一个预警之梦。梦中有人告诉她说:“臼出水,疾东走,毋顾!”也就是说:当看到臼出了水,你就要快快往东走,千万不能回头看!

翌日一早,她赫然看到家中的臼出水了,于是在告诉邻人们后,急急往东走了十里路才稍稍停下来。这时才看到她的故乡,已经浸在一片大水中。她肚中的孩子--伊尹未来还有重大的天命要实现,命不当亡,所以在危难发生前,她这个作母亲的就得到了感应梦,因而趋吉避凶,让胎儿得以脱离险境。

伊尹出生在伊水边,长大后的他人在田亩间,心系天下大事。孟子说:伊尹在有莘国的田野耕种,不是他的东西,不符合道义的福禄,即便天下之禄也动不了他的心。诚如苏轼《伊尹论》说伊尹是“办天下之大事者,有天下之大节者”,伊尹就是这样的有大操守、大志节的贤人。他不同凡常,有高世之行,呼应他不同凡常的出身。

使吾君为尧舜之君 吾民为尧舜之民

当时天下由夏桀当政,但是夏桀残暴荒淫,通宵达旦嬉戏饮酒,不理政,不听进言。有勇敢忠臣关龙逢者,进言劝戒他稍稍改正一点,以延长国祚,夏桀不听,他直立于朝廷不离。夏桀就把他处死,并处以炮烙之刑示警。大臣们心惊,贤良莫敢直言。伊尹在野,一心系挂“使吾君为尧舜之君,而吾民为尧舜之民”,看到夏桀的暴虐昏庸,再看诸侯中的商汤是个贤能的国王,就想要辅佐他代天行道、治理天下,可是却苦于没有媒介。

于是伊尹求见诸侯有莘氏,献身给作厨下奴隶。渐渐地他的才干得到有莘氏肯定,被提升为厨房的总管。商汤和有莘氏时有往来,且迎娶有莘氏的闺女。伊尹终于得到时机,请愿当了随嫁的臣仆,去到了商汤身边,果然得到商汤的赏识重用。可见天降大任于伊尹,他忍辱负重,大智寄托诚心,终于得到圣君的认同。

借着掌厨的机缘,伊尹和商汤谈论烹饪美味的秘诀,借此媒介,进言商汤致王道之法理。《韩非子》说伊尹孜孜矻矻,凡七十次有余,才得以劝动商汤决心代行王道。伊尹论述烹饪美味,要认识食材的特色,要善用物性的生克互补加以调理,去其腥膻臊,并且要掌握烹饪的先后顺序和火候分寸,烹饪出美妙滋味。美味变化无穷尽在一鼎,连通着治理国家、政通人和的窍门。据说后来老子名言“治大国,若烹小鲜”,是反映伊尹与商汤论王道的这个故事。

伊尹教导商汤王道的起点在于先修己身。他们君臣之间,治国的用心与识见相契合,达到水乳交融般的境界。商汤说“人视水见形,视民知治不”,就说人从水中看到自己的样子,而看看人民也就知道一国政治的好坏。伊尹赞美勉励商汤:真明哲呀!能听建言,治国之道就能增进,一国好坏的关键皆在王官身上啊,好好自我勉励啊!

有了伊尹的辅政,一些心术不仁的人都自动离开了,一些贤良的人,都聚集过来,起了良臣类聚相加乘的功效。

这边商汤修己修仁义,而那边夏桀更加无道,暴虐百姓,饰非文过越来越严重,更且不遵循天道轨度,骄矜自满,无法无天,作威作福,国人民不聊生。商汤忧惧天下不宁,他和伊尹探测着起义的恰当时机。不过,商汤也不忘以箭射击伊尹演出反目剧,以掩人耳目,伊尹则借机逃亡夏都,以窥伺军情。这一去就是三年才返。

在这三年中,他看到夏桀迷惑于末喜(妹嬉)的美色,爱玩美玉珠宝财货,不管不顾人民的死活,民心积怨深重,民间都传说着“上天弗恤,夏命其卒”--上天不眷顾,夏朝要灭亡了!商汤得知军情,与伊尹起盟约,明示必定灭夏的决心。

伊尹又回到夏都,从末喜处打探消息。末喜说:“天子做了一个梦,梦见西方有日,东方有日,两日相斗,西方的日胜出,东方的日败了。”

伊尹把这来自天上的讯息转告商汤。此时,最后三个拥护夏桀的诸侯国韦、愿和昆吾都被灭了,夏桀孤立无援。商汤履行和伊尹之间的盟约,率六州之军讨伐夏桀。他命令军队从夏朝王畿的西边进入攻击。两军未接,夏桀就败走了,一切尽如夏桀梦中所见的结局。商汤的军队追逐到大沙,夏桀受到天下人杀戮。

商汤受三千诸侯的拥护立为天子,夏朝的遗民如得慈亲一般喜悦。天下之至公、至安、至信,尽在伊尹之盟中兑现了。从商汤开始,伊尹当了五朝宰相,辅佐商汤、外丙、仲壬、太甲、沃丁五代,历时五十余年,劳苦功高,在第四代商王太甲一朝,使殷室王道昏而复明。

伊尹活到百余岁,在沃丁八年(公元前1549年)逝世,第五代商王沃丁以天子之礼为他备办丧事,并且亲自临丧三年,以报答伊尹对商朝的大德。一直到商朝末代,伊尹都享有天子规格的祭典。在伊尹去世时也出现异象,天候突变,连续起了三天大雾,如同奇异的感应梦接引他来世,这场为他送行的大雾,是为他不凡的人生做了前后对应的注脚。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李晓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