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Omicron正持续摧毁中国经济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吴约翰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变种病毒Omicron,正在拖累中国的经济复苏。现况是,病例数正不断地增加,而且中国的疫苗已被证实无效。

中国共产党(CCP)奉行“清零疫情”政策,但自Omicron爆发以来,病例数远高于零。尽管至少有75%的人口接种了两剂疫苗,但因Omicron而感染的人数仍持续增长。即使是第三剂科兴疫苗,似乎也对Omicron毫无招架。于是,中国准备要进入第三年的封锁,实行各种限制措施,而这也会让经济继续瘫痪下去。

最近几个月,北京一直在加强社会控制。12月28日,因为西安市当地报导,出现了810例有症状的COVID-19病例,所以约有1,300万居民被封锁城内。在内蒙古,因几十个病例,有近10,000名游客被迫滞留。还有大约33,863人被困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因为其中有一人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此外,两辆开往北京的高铁延宕,因为发现两名机组人员与感染者有接触,就将数百名乘客集中隔离。还有,江西省某市发现一宗个案后,便关闭所有交通号志,藉以阻止民众开车上街。

就连家庭宠物,也深受其害。在内蒙古,预防COVID-19的工作人员,当他们在进行屋内消毒时,甚至屠杀了被隔离民众的宠物。在成都、哈尔滨和无锡等城市,当局进入隔离者的家的唯一目的,就是处决他们的宠物。

各大城市仍处于封城状态,警察设置路障、学校停课、火车取消班次,以及有数百万个COVID-19检测正在进行中。如果在当地发现案件,地方官员将面临处罚,因此,许多官员采取严厉措施,来应对疫情。中国北方城市黑河,宣布发动“人民战争”,以高达约15,600美元的奖励,给举报违反限制措施的民众。

销售退烧药的药局,必须在病毒追踪数据库中,登记购买者的姓名,否则恐面临失去执照的风险。检测呈阳性,但未到发烧门诊报到的公民,也可能会遭到起诉。

中共当局不但要隔离与感染者有直接接触的人,还要隔离他们的间接接触者,新的追踪规则,甚至延伸到感染者附近的人。手机APP应用程式,被应用在测试和隔离经过潜在感染区域的人。在成都,有82,000人被要求检测,因为他们的手机出现在疑似病例的800米范围内,且停留了10分钟或更长时间。

北京想要消灭病毒的尝试,已证明是失败的。

两年过后,我们再看疫情,适当的策略应该是“管理”,而不是“根除”才对。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国家,已经放弃了“清零疫情”政策,因为他们意识到不可能永远处于封锁状态。然而,中共正在继续定期性的封锁,并一再地破坏经济;中共还透过限制旅游和货运,与世隔绝。

因为中国的COVID-19防疫规则突然改变,达美航空公司的一架班机,被迫在西雅图和上海间中途折返,这使得飞机在降落美国时,造成严重的混乱。因为造成一些乘客的签证和COVID-19检测过期,理论上无法再重新进入美国。北京已决定将国际航班入境人数,保持在疫情前的2.2%,新入境者也必须隔离14天。就算是回国的中国公民,也必须完成大量的文书作业,并递交多项COVID-19检测报告。至于出境旅游,政府几乎是完全停止签发新护照。

中共“清零疫情”政策的代价已是天文数字。

边境已实际上关闭近两年之久,与中国有大量贸易往来的蒙古和哈萨克斯坦等国,都遭受重大损失。2019年,蒙古33%的进口、89.1%的出口、和64.4%的贸易总额都依赖中国。到2020年边境关闭时,蒙古对中国的出口下降到68%,而进口保持在35.2%,这是因为与2019年同期相比,矿产出口下降了约30%。在哈萨克斯坦,人们在出口和进口产业上,也都承受着经济损失,更有数以万计空着的集装箱,闲置于边境上。中国因单一感染案件而定期性地关闭海港,对全球供应链已造成严重的破坏。

中共已在进行一场科技镇压,而国内也正面临一场房地产危机。浙江等地的新建设,在重复封城政策下,步调已经放缓。与此同时,由于经济疲软,房价一直在稳定的下跌中。

零售业的增长,也正在减缓,更低于北京原本的预期。失业率高达5%,这还不包括可能在工厂失去工作的数百万农民工。分析师预测疲软的经济,将持续进入新的一年,特别是如果中共继续施行“清零疫情”政策。然而,为了减轻打击,中国人民银行正计划,向银行系统释放1,88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此举将再度恶化中国的负债,粗估中国的债务已经高达GDP的300%以上。

2019年,旅游业占中国GDP总量的近12%。单就国内旅游业一项,价值就达9,420亿美元,提供了大约3,000万人的生计。但2020年,旅游业下降了约60%。由于持续的限制措施,预计它也将不会在2022年恢复。

尽管中共正在采取“清零疫情”的政策,但中共仍计划要推展今年的冬季奥会。中央当局已下令各市政府,为数千名海外入境者,建造大规模的隔离设施。然而,这些隔离和检测的做法,也不大可能刺激旅游业的复苏。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葛雷斯佛(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生活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大学(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并拥有上海交通大学(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的中国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安东尼奥也同时是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不同国际媒体撰稿。他出版过一些中国书籍,包括“《一带一路之外: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和“《中国经济短程计划》”。

原文Omicron Wrecking China’s Economy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