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作协主席称卫生巾女“矫情” 引发网络热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7日讯】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日前发文称,一名被隔离的女士向防疫工作人员哭诉没有卫生巾是“矫情”、“小姐做派”,引发网络一片谴责声浪。

西安隔离女哭诉无卫生巾

近日,一段网传视频显示,西安一名女子在酒店集中隔离,因月经来临没有卫生巾,多次求助未果。女子情绪崩溃,向酒店防疫工作人员哭诉。

该女子哭泣着说,“我想问一下,早饭到现在没有送过来,还有,我来大姨妈了,也没有卫生巾,我就想问一下,是没有人管吗?”

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受到舆论谴责

针对这起事件,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1月4日在撰写的夸赞西安防疫官员的文章《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中,批评哭着要卫生巾的西安女子。

文中称:“你自己有没有卫生巾,什么时候用卫生巾,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吗?而在紧要的时刻,还要苛责别人不能上门给你送!这就你的不对了······疫情当前,什么矫情,什么小姐做派,是没有用的,别人才不会惯着你,任由你大喊大叫!”

吴克敬此文刊出后,引发争议。凤凰网网民评论说:“真的一点同理心都没有吧?你要一个处在这样环境下还要保持冷静替别人思考,那是因为轮不到您老啊!我们该理解每个人的难处,而不是把他们放到对立的局面,他们是共患难的战友,不是敌对分子。女生来大姨妈没办法解决就和你一直尿失禁连续一周一个道理,你自己想一想这个时候人的尊严还在吗?你还指望她在面临种种情况还保持良好心理状态心平气和?”

“请问这位吴主席是否有去前线抗疫,他自己是否有女儿或者孙女,如果他的亲人遇到同样的问题他会骂谁?倚老卖老在哪个知识含量的人中都存在。”

“就一个问题,为什么视频一发出去,卫生巾就能买过来?问题的根本不在于是不是大小姐做派,而是隔离管理工作根本就不到位,对于正常合理的需求根本没有准备!饿不死就可以,这才是某些人想法!”

1月6日,发布该文的微信公众账号已将文章删除。但在其它网站仍可搜索到。吴克敬称西安女子没有卫生巾“矫情”,也引发网络热议。

网民纷纷指责:“嗯,你倒是没大姨妈。”“拉屎需要纸不,你需要就是矫情了。”“什么话?请男人们憋一下小便试试?”“女人来例假时的状态不清楚就不要说话,来例假一定是大事。来例假没有卫生巾肯定会有事!!!”

“希望国家提高生育率的时候放过女性,让男人自己生。毕竟咱女的连月经都控制不住,咋能做出生二胎三胎这种高难度动作。”“防疫工作人员需要用到的东西你们没有准备好是你们的不足,请zf反省一下不是第一次爆发疫情,为什么还是做不好,越是细小的地方越是显现出你的能力。”

(微博截图)

吴克敬:“疫情肆虐的西安,听话即是美德”

陕西省作家协会是中共陕西省委领导下的团体。公开资料显示,吴克敬是陕西扶风人,小学毕业,曾当过木匠,后来进入西北大学作家班学习,上世纪80年代,他在《当代》杂志上刊发了成名作《渭河五女》。吴克敬曾任《西安日报》、《西安晚报》副总编,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

新唐人记者搜索发现,西安封城后,吴克敬发表了多篇官方提倡的所谓正能量“疫情日记”,包括《血样的红手印》、《点亮西安》、《你不能拒绝》以及《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等。

吴克敬在文章中称:“我们虽然身处肆虐的新冠疫情当中,但我们是乐观的,我们点亮了钟楼、点亮了鼓楼、点亮了大雁塔······西安城无处灯不亮,无处灯不灿。”

他夸赞西安市莲湖区枣园街道唐都花园社区党委书记兼主任姚美珍,扎头发的皮筋没有了,用废弃的医用手橡胶套扎头发。

他还写道:“面对当前严峻复杂的疫情防控形势,少点儿抱怨和不耐烦。”“疫情肆虐的西安,听话即是美德,拒绝不是。”

江雪封城日记:西安民众封城后的艰难生活

吴克敬描写的封城下的西安,与西安知名媒体人江雪在封城日记中记录的西安大相径庭。

江雪在日记中真实记录下了西安民众封城后的艰难生活,如“住在城中村的一个年轻男人因封城吃不上饭,饿得大哭”,“仅仅过了两天,全西安人都开始在网上找菜,全民买菜难”,“很多人说自己已在饿肚子,等吃的”,“高危孕妇无法去医院备产,肾移植后急需用药的病人无处买药,农民工在关门的建筑工地上无法吃饭,考研学生滞留街头挨饿······”

江雪在文中还写道:“‘西安只能胜利’,这是正确的大话、套话,也是空话。与之类似的,还有‘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是不错,但具体到每一个普通人,我们可能要想一想,在这里,我们是‘我们’,还是要必须被付出的‘代价’?”

她还表示,“在今晚,我只关心那个失去父亲的女孩,关心那个流着泪去找一个陌生的防疫人员要卫生巾、一遍遍诉说的年轻母亲,以及那些被羞辱、被伤害、被忽略的人们。他们原本不需要遭受这样的痛苦。”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