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应对瘟疫之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9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方菲访谈。自2020年初以来,席卷全球的中共病毒瘟疫,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也让世界陷入混乱。面对疫情,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心态,也有着不同的应对之道,

本期节目我们再度请来对中医和气功领域都有丰富经验和体悟的武术大师李有甫先生,来谈一谈他对这次瘟疫的解读和应对。

主持人:李有甫先生您好。

李有甫:方菲好,观众朋友们好。

防疫两年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再度来给我们解读。我先想问你这个问题,李有甫先生就是今天最新发生了一个事情,我们看到说今天就在南非好像就是有一个变种病毒,现在引起全球关注,这个病毒叫做“B.1.1.529”,现在那个世卫把它命名为“Omicron”。

这个病毒呢,据说又比以前的什么Delta病毒的传染性更强什么的,然后大家又开始如临大敌,然后美国这边又把南非的这个飞机什么给禁了。就是您怎么看这个病毒的变种,似乎源源不断,这个基本上就是属于咱们常说的这种计划赶不上变化。很多人就说你有完没完,这个事情,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李有甫:其实有一件事情我早就想说,因为这个社会上大家的认识,还有这个人们对科学,和对这个无神论呢,对政府强权这种依赖,我们就没有讲这件事情。其实科学和政治上的强权哪,加起来是杀人的利器。他们认为他们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根本就解决不了,你比如说从开头,就是说这个病毒是能够治疗,不传人的。

而最后又是掩盖,最后是控制吹哨人去吓吓他们,然后把每个发声的,把他早期报导的,吹警报的人都给抓起来了,那么现在还在迫害他们。那么这个病毒呢,由于它掩盖就传遍了全球,这是从表面上看得到的,但是呢,全球呢又受它的影响,就是表现出是什么呢,就是用科学的方法,要用疫苗。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出了疫苗了,说打疫苗可以解决问题,但是疫苗的副作用大家都知道,我们也不说了。治疗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那就是说呢,大家就是用疫苗吧,就强迫用疫苗。但是疫苗呢我们也不反对,但是你能愿意打得就可以打。

可是呢,现在这个疫苗也好,治疗也好,它这个隔离政策也好,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病毒不断的变种,从Delta那个变种到现在,南非这个变种,好像是这个科学就越来越跟不上了。

观看会员网站完整影片:https://www.youlucky.biz/fangfei

解决瘟疫的办法 人类早就有了

那么我就想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就说这件事情就是解决瘟疫的办法,和人对一些个疾病的方法,我们早就有了。

比如说在中国古代的养生学里就有,比如说练功啊,就是修练的养生气功,比如修道的方法,打坐的方法都有,包括后来比如武术里边太极拳、内家拳的那些方法,都可以抗病毒。在那个八十年代大家就一直怀念这个年代,那个时候比较有点儿学术上的自由,那时候呢,我们就研究过,就是发现这个气功师,他用手发出的外气,可以杀死病毒,可以杀死细菌,这些都有实验数据,都有论文的。

那个比如这个气功师发出的功,那里面有红外线、紫外线,还有伽马射线,还有那个很多的中子、粒子、就是亚原子粒子都有。那么这些气功师这些修炼的人呢,他们的本身呢就是说能够治好自己的病,能够这个防病,那这些方法就是早就有,而且研究很多,当时在中国有很多这样的研究,后来到了美国之后呢,在2001年我们在圣地牙哥斯格尔浦(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生物医学研究所,我们有十几个人都做过血液的测试,这个在明慧网上登过,测试修炼人的他的这个嗜中性细胞,中性粒细胞,就是那个白细胞它是超常的。而且这种白细胞呢,就是在人体里是占70%,而且它代谢的很快,几个小时它就要产生新的,它旧的就代谢掉了。

那么它是抗菌的前线,那么这种细胞在修炼人当中呢,它比平常人的功能要强得多,一般人的那个白细胞呢,就是只有三到五个分支,它却有七到九个分支,它这个甚至更多。但是这些细胞呢,它是能够杀死特殊的那些个病毒和细菌,甚至癌细胞。这是在生物医学上都能够证实得到的。

但是那时候呢,对法轮功打压得很厉害,也不会报导。你说你这个能治什么病,确实对人类有好处。它当然不报导,它是用一些假的,掩盖的东西,这个中国江泽民集团它就造谣吧,不允许你说他的好。所以现在我就看起来,从整个研究过程来看,炼功人炼出的这个功呢,他的粒子是非常小的,你比如我们看这个病毒它是分子结构了,它是蛋白比如DNA,它这个结构都是分子结构的,那么你用原子以下的这个物质的放射能量,因为人体的生物辐射它是有游离性。

它在身体里边可以产生作用,那么它自己能够有自组织系统,它能保护自己,这时候你身体里的能量,我们过去古代中医叫气,炼功人也叫炼气功,叫气。

外来一些病毒细菌不是人体的东西 人体能够保护自己

其实这种能量是宇宙当中有的能量它都有。其实人体是一个小宇宙。那么这些个外来的一些病毒、细菌,它不是人体的东西,人体就能够保护自己,就像自己的军队一样,就把那外来的势力就把它消灭掉。而且是事实上确实治好了很多的疑难病,一般医学方法解决不了的。
主持人:所以您刚才提到一句话,我想问一下,就是您说这个因为病毒是分子结构的嘛,蛋白什么的,那如果说,人体释放的这种能量在更微观,比如说原子什么,那您是说它的放射性就更强,就能够把这个病毒杀死,是这个意思吗?

李有甫:对,你比如说我们大家公认说这个晒太阳,说这个紫外线能够杀死病毒啊,我们就用紫外线杀。但是呢,我们这个功里就有紫外线,也有红外线,红外线有几个它的特殊的功能。那么我们人类看的颜色就是红橙黄绿青蓝紫,就是七种颜色。那其实它是无限长的这个波长。这一段就是光谱下看着这个颜色。

那么红外线有多长?有多少东西我们看不到了。紫外线我们也看不到了,我们只看见这一段距离里的东西,往两边走的距离我们都看不到了。那么紫外线、红外线,还有很多东西,那种在我们人体的功里的都有。修炼人都知道,他的功不断地提高的话,它的光的亮度就是我们在辐射场,过去我也研究过这个生物的辐射。

比如你把手,带一种功能态,放在那个辐射场照相,照出来它那个辐射的光就比较强。那里的辐射是什么东西呢?我们只看到照出的是光,又很亮,但是呢,你不知道他是红外还是紫外还是什么。但是那些东西呢,对人体都是非常有好处的,是超常的功能。

那么这种修炼的方法,如果推广开了,如果是真的用起来,我看呢,谁炼谁就能得到好处。谁炼谁就能抵御这些病毒,我想人哪,还是要从自身上解决问题。

科学针对超级病毒 方法有限

主持人:就是其实您的意思是说,科学它现在针对这种病毒,特别是这种超级病毒可以说,它的那个方法是非常局限、非常单一的。当然不是说不行,像疫苗啊,你也可以去试,也可以去打。但是它真的就是很可能解决不了问题。

而甚至一旦变种它就没有什么用了,但是呢,就是在科学以外的不同的方式,特别是比如像是修炼,这样的方式,他能够根本上提升人的对于病毒抵抗力的这些方式,是不是因为某种原因,整个社会就没有去看,没有去探寻说有没有什么不同的方式,这样的话很多人他也不知道科学之外,还有什么样的方式。对吧?就是在这个修炼也好,气功也好,在其它方式也好,人类现在就不去看还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应对这种疫情和病毒。
李有甫:是的,因为尤其是在中国,就是对传统文化的破坏。他就相信马列主义、唯物论,这无神论尤其是。他把科学当作皇上,他说我们相信那是科学。其实这个科学呀它是一个技能,是一种方法,科学不能作为一种信仰和反对别的信仰的一种武器。就是谁不信,或谁说了什么,我就拿科学这个大棒来打他。

其实科学如果足够完美的话,它的方法也能解决问题,我们也承认这一点,它也能够对疫苗也能产生效果,也能治一些病吧。但是呢,我打个比方啊,我先从科学的不完善的地方来讲述,它为什么不能解决问题。

为什么上了呼吸机的人 死得更快

你比如开始有那个呼吸机,说这个呼吸机,就说这个人他得了那个冠状病毒了,他呼吸困难,我们给他一个呼吸机帮他呼吸,像拉风箱一样赶快给呼气,多一点氧气,可是上了呼吸机的人,死得更快。

我跟你讲,为什么?我讲出这个道理来,并不是我给它扣帽子。我们人体啊,比如我们炼功的时候,炼气功的时候,他的气呼吸是深长的,他吸进来的氧气呢,慢慢地往下走,他腹肌放松,中间的横膈放松,就那膈肌放松,他就往下沉,那个肺的下端是肺泡,那个肺泡那个扩张得更完善。这时候呢,吸进来的氧气呢,他就到了肺泡了。他就能够交换把二氧化碳给带走。

但是如果你呼吸不顺畅的话,很短促的话,那个呼吸道有病的人,他就着急地喘气,因为他紧张嘛,那么吸进来的氧气呢,到了气管到支气管,还没有到达肺呢,他就呼出去了。这一段的那个气体呢,我们叫做气管、支气管就是气体的我们叫做无效腔,他这地方不能进行气体交换,他只能输送气体。

所以呢,这时候你在呼出一个新鲜的气,然后再吸进新鲜的了,还是到了气管又呼出去了,肺上根本没有得到氧气,没有进行气体交换。所以你呼吸机有什么用呢,他自己也不会说话,他也不知道他没有氧气。所以你看着硬塞,可能强加到肺部的肺泡,它没有在舒张的情况下,没有放松的情况下,它不能舒张,它不能舒张它就得不到氧气。所以强迫这个是不行的。所以对科学的方法,呼吸机有什么好处?我觉得没什么好处。

你就不如让这个人静下来,为什么说有的人啊,我念什么诀,我思想静下来,我静下心来想什么事情,然后我慢慢的放松自己,他的病慢慢能好呢,他的心能静下来的时候呢,他的呼吸能够深长了。他就不紧张了,他慢慢地肺泡能够进行氧气交换,人只要一有气、有氧气他能活,他的自身的免疫系统在那个情况下,就不用人自己去想什么,他自己就会抗争这个病毒,就会消灭病毒,这是人的本能。所以说这是科学的一个方法,从呼吸上看。

那你说疫苗也好,疫苗大家知道它有副作用,他就假设人得了这个冠状病毒了,然后给他产生抗体。那么这个抗体如果我来了就是这个病毒,它有多少病毒我产生多少抗体。我就把它消灭掉了,实际上我们的研究当中,我们也发现这个问题。

就是说那些病毒专家们他们也谈到,他说人体的黏膜呀,人体的这个上皮细胞,甚至在呼吸道里边,在人体血液当中都有抵抗的东西,抵抗疾病的东西,都有免疫的那些物质。比如蛋白酶,什么唾液这些,气管里的物质都能够把它消灭掉。所以说看它的能量强不强,我们看到这个免疫的东西,只是看到了分子结构的,你再往下你看不到了。

我们看到有什么杀死这些病毒的东西,但是那个能量里边,就是那功里边它有红外、紫外,有亚原子粒子,甚至中子,它能够击穿这些蛋白、这些个病毒、这些个大分子,这个大的结构的东西。所以说就像用一个锐利的武器刺一个大的东西,一次就刺中了它了,所以说就能够抗击这个病毒。

强制打疫苗并不符合科学 信神会有奇迹

主持人:那如果这样的话,您刚才提到疫苗,我想再问一下。因为现在对于这个疫苗,很多人有不同的解读。那当然就是说很多人觉得还是有用的,或者是它可以减轻病症,它即使不能保证你不受传染,但也可能病症不那么重。

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说这个疫苗很悬乎,因为有不少副作用的例子,只不过媒体不报导。所以就是您怎么看这个疫苗,单就疫苗这个效果?另外,不少政府现在在推这种强制疫苗的这种政策,您又怎么看呢?

李有甫:我认为这个推强制的是不对的,也不符合科学。其实你说我强制你打疫苗,就是要保护你们。它说保护一部分人是可以的,有的人他人家也不修炼,人家就说我也害怕,我就打了疫苗,它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你要让所有的人都打呢,就有的人就是他没有必要打,他不需要,他就能够抗病毒。我刚才说了,比如修炼人他可以,美国还有个法律嘛,就是说可以申请宗教豁免。

宗教信仰的人他为什么他能够公认的,就是宪法里就是也是有这个自由嘛。就是说你可以由于宗教信仰的原因,你可以不打。但是他们政府现在没有执行这个,因为什么呢?它的理由就是说你会影响别人,其实这个理论都不成立。

那我要讲这些生活宗教信仰,我过去有个病人,他说他小的时候,他有一次得了肝炎了,那个很小才几岁,但是怎么治也治不好的,非常痛苦。后来他妈就给他说,你求上帝吧,你祈祷吧。

他就特别,他说我小孩嘛没有什么想法,就在那儿就要哭了一样,他就祈祷上帝,最后突然他的病就好了。这样的事情是有的,因为宗教信仰是能起作用的。那我刚来美国的时候93年,我在电视上还看到,经常有基督徒他们祈祷呀,这个病人就起来走路了,就好了。

那时候是为了让大家能够知道他的神奇,那最终解决问题是靠自己修炼了,不能每个人都给治,那成千上万上亿的人,你也治不了那么多,所以就是让大家修炼。那么就是说信仰是修炼的一个根本,因为你真的信神、信佛、信道,它就是宇宙的规律,我们从哪一个角度上去看,它都是。那么你要是说这样的话,我那天讲的,就是我们做事情都是给神看,给佛看,那么他就不会做坏事。

只要有自由、放松 免疫力就强

不会做坏事,你的心就不用去担心什么,我也不怕失去什么,你在炼的时候,你就能静下心来,这人就非常地放松,他就能够炼出高的功夫来。有高的功,他就能够抵抗这些病毒,他免疫力就会强,就这么简单。

你要给我打,我也不反对,你非要给我打,我也就打。没关系,我连病毒都不怕,我还怕这个疫苗嘛。但是你政府做这个事情的话呢,你说是科学,那我们从科学上说一说。那就说说这个病毒它的产生,科学要调查这个病毒的起源,那既然那么科学。

主持人:查不出来。

李有甫:调查了半天,病毒起源不知道,最后不知道怎么起源,也没有说清楚。那你的科学哪里去了呢?你政治上的正确哪里去了呢?那这病毒影响这么大,在全世界危害这么大,死了这么多人。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损失,生命损失多大,那么为什么就不谈科学了呢?你不是科学吗?那新的病毒正好又出来变种,这些变种,那你说疫苗能够最终解决问题吗?所以说你过早地下了这个结论。

还有一个,就是我看在中国各地,它们隔离人的时候,比如说这个小区有两个病人,有两个感染的出现了,就把这个小区都封了。这个城市比如说武汉,武汉又感染了,就把武汉都封了,不让出城。可是我们就是,这个老百姓就是不科学的人,拿脑子也能想得出来,这个人有病了,我给他送到医院,谁有了这个病了,有传染病了,给他隔离开。

那个没有传染的,你不要隔离人家呀,你让他去呼吸新鲜空气,让他去自由。

他只要有自由,他就能放松,他的免疫力就能强。我们也做过实验,过去在病理学上,生理学上也研究过,就是那个小白鼠,你给它放在笼子里头,两个小白鼠同样条件,一个给它压力,吓唬它,就电击它,它不久就得病了,它的免疫力也很低。

那个笼子你没有那种环境的话,你不吓唬它,你不电击它,没有精神压力,食物都是一样的,条件都是一样的,温度一样的。

但是那个没有压力的那小白鼠,它的免疫力就高,它就能够杀死一些病菌。那么动物都是这样,人难道不是吗?

清零政策 没病也给折腾出病来

主持人:就没病,也给你折腾出病来了,就你这种政策,所谓清零政策。
李有甫:它这么封闭,那不是有的人都逼得跳楼了吗?吃饭也不让出去,买东西也不让。他家里还有一些我们能想像的到,他不能喝水,或者是水断了,或者是不能上厕所,或者什么都不能的话,他真的是不想活了。那没病,那还不如得个病,那去医院算了,那你得病他还有活的希望。你把人关在那里几个月不让出来,人据说7天不吃饭就得死,当然现在的人也不一样了。

但是在古代就是7天不吃饭就得死了,那你说你不让人家出去。而且这个隔离的方法是非常的笨的,我们说科学也不科学了。所以强权政治加上科学的这个借口,真的是杀人的利器。
主持人:我发现您在分析的时候,您很着重一点,就是人的免疫力。就是说不管是什么方法,它是不是能够增强这个人本身的免疫力,还是把他免疫力给削弱了。比如说呼吸机也好,还是中共的清零政策也好。所以这个是不是就是一个思路,中医中是不是也是有这样一个思路,而不是像现在,它都是从一个特别物质化的层面,去看怎么样控制这个病毒的传播。

李有甫:其实免疫力我们也是科学上的名词。我再说一点跟科学不完全一样,免疫力是科学研究出来能够看得到的。比如免疫细胞呀,免疫的一些物质啊,什么化学物质啊是吧,都能免疫。但是,所谓的真正免疫是靠比如说更高层次的东西都有,你比如说修炼人,他不仅仅是免疫细胞变化,也不仅仅是他的能量场辐射的变化,它还有更微观的物质,因为它这物质都是由更小的粒子组成的呀。

那分子不是由原子组成的吗?原子它不是由更小的粒子组成的嘛。你如果炼了高的功夫,那它不就是更小的粒子,那么它对待表面的这个大的粒子和这个分子结构的,比如细胞,一个细胞就多少万亿个原子,那你要解决这个问题,你有能量,有这个功,那你对抗病毒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免疫功能所能够概括的了的。

如何提升自身免疫力 中医讲究扶正祛邪

主持人:那当然就是说对于没有修炼的人,比如说他如果想提升自身的免疫力,那我也看到一些人从中医的角度去分析,就说正气存内,邪不能侵啊什么,这方面您怎么看呢?

李有甫:中医就是,中医它是信道的,它是信天的。它说我们看见一个天象的变化,我们就得考虑我们人体,我们人自己是不是我们的身体已经有了变化了,有了不好的,我们要注意防范。就是说从大的环境来讲,对国家来讲,我们是不是考虑人类道德要提升了,是不是做了坏事了,有业力了,都这么考虑。那么你比如说中医就讲扶正祛邪,扶正祛邪就是维持人体的正气,他那个比如说病毒呀,风寒。

比如说风寒,说邪气,它也是一些更小的粒子,那些湿气,或者是那空气当中充满了病菌或者灰尘,这些东西都是侵害人体的东西。那么人体就要是扶正气祛邪气,那你比如通过炼啊,比如一发汗,可能这个寒气、湿气、邪气就跑掉了。因为用汗里边的热量就是一种功能,热量就是一种功,它热量就把它驱赶出去了,把它杀死了嘛,高温能杀死病毒嘛。那么人所谓的气呢,就是说在一个范围之内,就是我们看不到,它是能量。

这能量看不到就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那我们就把它概括成气。所以说他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他说我无欲无求的时候,我的心很静,那真气就自然在我心里,在身体里头保护我,真气就增加,正气就强,那邪气就进不来嘛。因为你里边热量很高,你能量很高,它就进不来。不是光说我得看怎么讲卫生,我要防范病毒,这是一种方法。但是从微观上,练气上,修炼上,中医讲的经络要畅通,畅通它的气就充足,它能量就能够代谢进来。

你比如他的氧气,他的血液带着氧,它会带着血红蛋白的物质,都在身体里循环开之后,他正气就强了,能量就充足,他就可以防范。那么怎么办呢?就是人要恬淡虚无,就是不要想那么多自己的利益,物质上的东西太执著了,太追求这个了,导致人最后是就相信物质了。

那么就把我们看不到的这些物质,就微观上的他看不见的物质,他认为不实惠,这个东西就失掉了。所以它和精神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我们精神境界的东西,实际上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物质。

精神层面决定了人的健康和物质层面

主持人:所以实际上您很强调,就刚才提到的一些就是要静下心来,要看淡,然后包括这个正气,其实它也和人的道德品性有关。那我们知道说历史上其实好几次瘟疫,就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好几次大瘟疫,其实宗教中的解释,或者信仰中的解释,都是和人业力大有关,做了很多坏事,业力大招惹来这样。所以如果说是在现在全球这种大瘟疫的情况下,甚至是无解的情况下,我的理解就是说,人其实应该还是要退一步真正静下心来去想一想精神层面的东西,像您刚才说的。而精神层面的东西其实是决定了人的健康和物质层面的东西,是吧?

李有甫:是的!其实我就直白点儿讲吧,就是道德。你比如说,他们用那些不好的方法来对待病毒、对待大众。这些方法,比如隔离的方法、强迫的方法,其实是他们政治上的道德的问题,因为他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自己权力的巩固,为了自己能够控制这些人,为了让这些人听他的,保持他的权力和政治地位,然后保证他的政治上的和他个人的利益。

其实如果说真正是为了老百姓想,你放开让大家去信仰自由,你信什么我绝对不反对,你信的只要是道德高尚的东西,道德就是信仰,因为“道”是天、地、宇宙的规律,“德”就是人按着这个规律去做事。你人按着道德规律就是信仰,按神啊、佛啊他讲的理和法,这个道德规律去做事,那么你就有了道德了。

人要是没有道德,比如在战争上,古代的战争它是说刀就刀、枪就枪,它都是简单的,后来有了热武器之后,现代人要考虑生物武器,其实你考虑生物武器,这道德已经非常的败坏了。另外在医学上,它走了歪门邪道,它活摘人体器官,这个人失去自由了被它控制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它把他器官偷了、摘下来,卖钱,发这个财,这个事情已经很明确了。

你要是知道、明白这些道理,你就有了道德了。有了道德人才能够在一个大的环境下,就是社会环境下⋯⋯比如你吃饭,这个餐馆的人有道德,你吃的就放心。他给你用点别的油,什么从地沟里边拿点油来,他没有道德,那你吃得放心吗?小孩子喝牛奶,奶粉有毒,你能放心吗?他不得这个病也得那个病,人没法养生,就是人没法活。还有别的原因啊,还有更多的东西呢,更多的因素呢。

比如污染啊,他不讲道德,他工厂里排出的物质使人得癌症,那人也没办法活。所以说整个的道德都沦丧的时候,那么会发生大的变化。你比如雾霾也是一种表现,你比如洪水也会淹死人,我们以前讲过这个水灾……对啊,你没有道德的话,你逆天,就是叛道,叛道就是沦丧了道德,就是这么简单。

人们对道德这个话,理解的、说的太复杂了,其实就那么简单,就是信,就是有信仰,对天地有着规律有信仰,对神佛的信仰,那么你就不会干坏事。

话说回来,没有道德人就寸步难行。目前为什么瘟疫遍布全球呢?我们就看最没有道德的一个党,我们大家也清楚了,就是中国那个共产党。它的思想、它的马克思也说过,到了毛泽东的时候也说过,它就说它要解放全世界,才能最后⋯⋯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它自己,就让全人类都相信共产邪灵,最后它才甘心,它说,这时候我们的使命就完成了。

这些人类没有秩序的时候,人类社会道德就不行了。现在它这种思想蔓延到全世界,可是这个病毒就随着它的思想一起……现在它有一个说法,叫什么“时空伴随者”。

主持人:对。“时空伴随者”,它用来控制清零政策的一部分。

李有甫:对。确实“时空伴随者”。这个瘟疫,这个中共病毒就伴随着中共、伴随它这种思想蔓延全世界。你看接受它思想的,明里、暗里,有的时候我们表面还看不出来,其实受它的好处,后来说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为什么这样对待百姓,这个国家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感染了病毒,后来发现这家伙他拿了中共那么多好处。

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国家的领导人被它收买。还有组织,比如有些世界上的组织,包括世卫组织,也拿它的好处。甚至奥运会里也有这种情况,也有拿它好处的,就帮它说话。

它的思想走到哪里,目前看来最明显的就是天意就告诉你们病毒就到哪里。如果它没有了,我告诉你啊,病毒可能就没有了,这是真的。但是它现在控制了很多⋯⋯就是考验人的品质,考验人的最终信什么、选择什么,我是这样看。

“中共病毒”一词的来源

主持人:对。其实你说到这个,我想再问一下您对“中共病毒”这个词的看法。因为就是我刚刚开场白的时候也说到这个中共病毒。我解释一下,有些观众朋友可能不太了解。其实在2020年病毒席卷全球之后,后来当时很多人就指责、批评中共政府是因为隐瞒疫情,所以导致疫情全球爆发。我记得当时川普总统还专门……当时中共为了推卸责任,居然抛出了说“这个疫情源头也可能来自于美国”这种说法。

所以当时川普总统就很生气,就说这是“中国病毒”,他说“China Virus”。后来当时《大纪元》就发了一个社论说应该叫“中共病毒”。说因为一个它是源发于中国,而且因为中共的隐瞒而全球爆发;另外一个,中国人也是受害者,所以你把它叫“中共病毒”,你可以区分“加害者”和“受害者”。

“加害者”是中共,中国人、中国、全世界都是“受害者”。所以当时是……后来我们媒体,我们基本上就把它叫“中共病毒”这么一个词。您对这个词,您能进一步阐述一下您的看法?

李有甫:其实这个词来源是自然产生的,而且是经过一个社会上的公认,一个大家的认识、一个共识。你比如川普那时候很生气就说这叫“中国病毒”。一开始叫武汉病毒,它们自己也叫武汉病毒,从武汉产生的,这是没有错的。

我发现一些网络上他们传出来说,是什么军运会期间,什么美国的军人把这个病毒带到武汉去了。那既然你是这么科学,你是这么英明,你能查出任何问题。那你就查查美国哪个军人名字叫什么,你把证据拿出来,病历拿出来,哪个医生化验结果拿出来,那你证实的不是有理有据吗?你说呀?它又不说,它就是混水摸鱼,那当然川普很生气。

川普说你那儿,你把国内的飞机,就武汉飞到国内,各个航班都封锁了,都停飞了。但是飞到国外的航班你却让它畅通,那时候武汉已经发生了大规模的传染,也就是什么目的呢?你这不就要传播全世界吗?

共产党是全人类最大的毒瘤

它要毁灭全人类,它最后也跟着毁灭,它就是这想法。马克思的诗、它们共产党的口号,都是这个。所以共产党要是……和这个共产主义要不去彻底消灭它,它危害无穷。

还有后来发现中国人民、老百姓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没有了自由了,说隔离就是把他们,不管有病没病,就是刚才我说的全体隔离,你这一个地方有一个病例,我把全部的人都隔离,不让你出来、不让你吃饭、不让你上街。

那个最容易感染了,那个他的精神压力大,他的免疫力也会降低啊,更容易得冠状病毒。所以说那时候大家就提出来说中共和中国人民是两回事。蓬佩奥国务卿当时就是公开的讲说,我们要分清中共和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是好的,中国人民他们有很多都是有道德的,中共它强权控制人民,它做了很多坏事。

现在它又控制人,它实际上说是……我给你一个健康码,就是你要是没有感染的话,我经过检测我承认你没有病毒,那就可以自由活动,给个健康码。但是它发现这个人不听它指挥,这个人或者有什么不同意见,它担心的马上把你的健康码给改了,就“时空伴随者”,我控制着你们每一个人,我想说你有病毒你就有,我说你没有就没有,它到了这个份上了。实际上它在全世界都是这样,它的思想伴随着人们,非常可怕。那个思想控制更可怕。

主持人:是。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共产主义或者中共,这真是全人类最大的毒瘤,你要真的说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话,把这个最大的毒瘤去掉了、割裂了,可能真的这个瘟疫也会减轻甚至就没有了。

隔离、封城、强制打疫苗  都来自中共

李有甫:这就好的太多了。因为现在很多不好的方法都是跟它学的。你比如说隔离、封城、强制打疫苗,都跟它学的。它毁了全人类,最后还要毁它自己,这是一点错都没有。

主持人:那您像这个疫情期间,您有没有您的学生或者病人来找您,就说我怎么办啊,我对这个疫情怎么办啊,我要不要打疫苗啊,我用什么方法来应对。有没有这样的学生或者病人来问您?您怎么回答他们呢?

李有甫:我多数是给他们讲,那就是你能好。你就是静下来,用些静坐的方法,你要信仰什么你就坚持这个信仰,你信耶稣的你就坚持你的信仰,我也不反对,我认为这是只要你能够有精神上的力量,就能战胜它。

有的当时自己很严重,就是发烧啦,在极特殊情况下,我就举个例子,这个人他就没症状,他也不去医院,他也不检测,就是这个症状,你就给他……用发烧的……给他退烧针,一打一扎就好了,他没事了。

这以后过了很多天,他们去检测说有抗体,说没有病毒。但是这个事我不想说也不想问。但是还有的就我说,比如有些他有修炼的一些东西的,那他修炼就好了,这都好了,一个都没有出现问题,没有出现危险。

当然我有些朋友他们能理解他说:你可以,你能抵抗我相信你能抵抗。他说:我不行,我没炼到你这份上。那我说:我希望你也炼,炼多少就有多少好处,也修,修就有好处,你信也有好处。所以人哪要回归传统,就是要有信仰,要有道德,要修炼。你比如说祈祷其实它也是一种修炼,但是现代的人…我开个玩笑:现在我看当初我在电视上看到那些个祈祷病好的,现在怎么电视上一个都没有了?哎,可能人哪他被一些思想给洗脑了。

真正有信仰、有道德 灵魂升华

他说他是在信,但是他实际上信了科学了。其实科学呢,大家千万记住,连爱因斯坦都信仰神了,牛顿都信神了。那么这些科学的小能小术的人,自己还认为自己是什么科学家、专家,别再说那个话了没有用,那差远了。你真正的好好思考一下相信什么,科学是一种技能、是一种技术手段,可以改善人的生活条件,只能做到一些,但是它用不好还能危害人类。

你比如说原子能可以发电,但是它也可以杀人,原子武器杀人。什么都是两方面,说科学是双刃剑,就是它是一种方法。千万要记住如果你真正有了信仰、有了道德,你就知道这个科学该怎么用,你就不会把它用坏,那一面就不会杀人就会保护人。

所以说医学也是一样,医学用不好就会伤人,弄不好还有副作用呢,对不对?不要光考虑经济利益,你考虑道德方面的。很多人过去跟我讲:如果这个人我讲他不符合法律啊,我会受到连累,那么我敢不敢救他?我觉得救人的时候就有可能牺牲自己,所以我说什么叫做道德高尚?

他能够牺牲自己保护别人,为了别人,这种是最高尚的。那耶稣不就是这样吗?耶稣他不就是牺牲自己,他为了救人吗?让人们能知道真正的信仰吗?所以说孟子也说过: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那义这个东西就是正义、就是真理、就是信仰,他就是道德最高尚的东西。

那么他为了这个可以舍去生命,舍生取义啊,所以说这个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他的精神上得到了,那么我们就说他的灵魂升华了,那这人是不死的。我们认为他就是这样,那么这个东西我们在这里也不多谈了。

但是人就是要提升道德,如果这样下去,最后大家可以看到就是那些道德不提升、道德很低下、突破道德底线,不管哪个党哪个政府。当然这个是中国共产邪灵是为首的,最后它们都得到报应,那么病毒也会消失掉,随着它们一起消失。

危险和机会并存 如何选择的问题

主持人:是,我觉得就是说在这种全球大瘟疫的情况下,你不能再去寻找一些表面的解决之道,那个解决不了的,很多人处于危机之中。但是中国文字也很有讲究,危险和机会并存。你在这种危险之中,你真的能够静下心来像您刚才说的去看一看找寻一下修炼之道也好,从精神层面去看一看信仰的东西也好,可能真的也就是一个机会。

李有甫:是。我跟你讲,现在最好选择就是真善忍三个字儿,真善忍三个这字儿,我就问过所有正的宗教的人,我说:你那个创始人,你那个先知,你那个神、代表者,他会不会反对真善忍?不管哪个宗教的,佛、道、耶稣甚至犹太教,哪个宗教他都说:不会反对真善忍。

如果他反对真善忍,你看他是啥?他什么教?我看是共产邪教。就是它,就是它反对真善忍。那个还不好明白吗?他有的人就是把这个信仰当成一种安慰,就跟疫苗一样,我跟你讲疫苗也能起到安慰剂的作用。

主持人:是。

李有甫:啊,我打了疫苗,我不怕传染了,我就高兴了,可以出国了也可以旅游了。是,他心里就放松了,实际上他这放松,他这压力小了也可以起点作用。这一因素还在有,因为他在测试当中也都用那个对照组来测试嘛,也有用安慰剂,其实安慰剂也在起作用。

所以说大家就是要考虑一下啦,到底什么才是长久之计,真正解决问题。因为这个事情我们也不要讲的太明了,因为太明了对人已经没有用了。我们也知道不能强迫人家信什么不信什么,但是我们讲到这里就是把事实摆出来。我们研究可都有证据的,你查历史上也好、我们现在的研究结果也好,都是有文章、有实验过程。

甚至我在国内的时候为了证实这气功,我说随时都可以给我做脑电图。我们那方便,因为我们那个老师实验室是可以随便进。我找那个大师,什么各家那个,说你来咱们一块做测试,到底你这个真的假的。就是说我们修炼人是可以说透明,我有体会吧,就是你到一定程度上,你真正的心里纯净的话,其实病毒都能感受到,它就进不来,它就被排斥掉了、被消灭掉了。

所以这有什么不好啊?但你说我难啊!你知道难,我觉得你就是一个进步,起码你没有上来就反对。所以我就想也不要争论,不要说非得必须信,你就自己好好考虑一下。这样下去,这个世界有什么变化要放开眼睛、要放开心胸好好的看一看,我们应该怎么选。

政府应对机械 应让民众都能参与

主持人: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其实现在各国政府,我们看到他们的应对是非常机械的,而且都很单一的。一有什么事儿就马上lockdown,一有什么事儿就封,然后不许进这个不许进那个。然后不打疫苗的人哪都不许进,然后这个病毒来了赶快又开始,英国、新西兰,包括美国又怎么怎么样紧急状态了。就是您觉得在政府的层面,什么是比较好的应对疫情之道啊?

李有甫:就是让大家都能够讲话、有信仰,让大家提升道德。你比如我们美国总统他宣誓的时候,他那手扶着圣经,还有个牧师在那,他说:我要对上帝讲,我应该怎么做好。其实他那个仪式是每届总统都得这么做,他明明干的不是那个事儿。他不是真信,他也摸着圣经也说了。

但是你有没有撒谎?你有没有造假?你对老百姓是不是真心的?你说你这个政策,是不是真正对老百姓有好处?就想想就明白了,就政府他自己能知道。其实我觉得他们说他们不知道那是推脱,那是推卸责任,其实什么都知道。

那个疫苗能发多少财、挣多少钱?在中国更是啊,那个疫苗多少副作用他们怎么不清楚?那为什么疫苗可以说强制人打?那么我就说你政府的责任,我可以打疫苗,你能不能把这个病毒的来源找出来?

你不是有权力吗?不是有科学吗?有很多专家吗?就是在老百姓身上能够发泄他的那个威风,甚至说给自己表现出多好,给自己歌功颂德。

那不是共产党那一套吗?现在都这样了,还在吹呢,还在说自己如何如何什么样、多么伟大啊、这个历史上的决议啊。你还活着呢,怎么就盖棺定论了呢?你以后会做什么事儿?那你怎么给自己的将来下了一个结论了呢?这很愚蠢的。

那么隔离也是一样,动不动就把所有人都隔离了、封城了。你就是下点功夫把那个医疗资源动员起来,发现了病毒、发现了根源在哪儿,赶快把那个有病的、传染的、把那个根源找到,集中精力做这个事儿。

但是这个又找不到的话,你集中精力想什么?为什么今天出现了这样?在历史上你比如说那个天花有疫苗,这个流感也可以打疫苗。这个疫苗怎么就不顶事了?而且是变种这么快,要不要考虑考虑?

政府是否从为民众着想的角度去考虑

过去我们传统文化里比如说范仲淹讲“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那你这个总统、你这个国家领导人、什么主席,你是不是要考虑考虑说:为什么整个世界出现了这个情况?到底什么原因?我估计他们不会考虑的,因为这个历史已经走到今天了,那么老百姓大家自己好好考虑考虑,该怎么选择这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是,每个人这个很关键。当然从政府或者是领导人的角度,我觉得您刚才说的一点非常关键,就是说你是不是真的在从为民众着想的角度去考虑。你如果真的是这样考虑的话,可能就是在这种不同的各种应对之道、不同的这种应对疫情的病毒的方式。

你都允许大家很充分、很自由地去交流去讨论,然后去公开,这个其实也是一个很负责的态度。而不是说我就帮你决定一种方式,然后大家你所有人都只能用这种方式,这个就跟中共的极权已经所差不远了。

李有甫:是啊,我们期望他们这样做,但是老百姓就是民众能起一定的作用。包括学者、专家、科学家这些人,我觉得能起一定作用。他们可以讲出很多道理来,都敢讲就行了,不要怕。你首先这个怕就是最害人的东西,有的让病毒给吓死的都有。

本来没有什么,他害怕,害怕的不得了什么都怕。最后不敢出去,在家里得了病了也不敢去治疗,最后不就死掉了,有这样的。他不是因为病毒死的,是因为别的原因。所以说我们这些能够讲出一些真理的人、一些道理的人也不要怕,我们就敢讲。这样能够促进这个政府走些正路,能够对人的危害小一点。

主持人:这样的话我觉得今天我们能来谈一谈,从您的角度来为我们来解读一下,这个瘟疫应对之道,我觉得也是挺宝贵的。

今天我们节目就先到这里了。

李有甫:好,谢谢方菲,谢谢观众朋友,再见。

主持人:好,谢谢再见。好,观众朋友那也感谢您收看这一次的方菲访谈,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观看会员网站完整影片:https://www.youlucky.biz/fangfei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