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查器官移植黑幕 原陆医:中共给我两条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0日讯】从大陆出逃美国的外科医生骆成(化名),早前因调查大陆非法器官移植黑幕,而被中共盯上。中共警方逼他,要么参与几台器官移植手术来“自证清白”,要么就被中共医疗界“拉黑”。他毅然选择了第二条路。他接受近日接受本台专访,为我们讲述了这段经历。

震撼、难以置信!这是骆成在2017年,通过网络翻墙,观看人权电影活摘十年调查》时的感受,这也是他第一次了解大陆的非法器官移植

他发现,自己差一点也参与了非法器官移植手术。

原大陆外科医生骆成(化名):“在我们医院进行学习的时候,因为人手不够,他们安排我去做器官移植,后来又因为突然发生一些事情,又没有安排我去做。假设我移植的病人,他的器官来自于非法摘取,那样的话,我岂不是谋杀了一个人?”

促使骆成下定决心去调查非法器官移植的,是他的一位新疆维族医生朋友。这位朋友默认,中共确实有摘除活人器官,但出于恐惧,他不敢透露细节信息。

骆成(化名):“是非死刑犯,然后被摘除(器官)的,在他们实施全身麻醉的情况下进行摘除的,还有些维族人,他只能透露这样一点。”

这再次让骆成震惊。他想,如果有朝一日,中共倒台了,应该要有足够证据让这些人权罪犯为自己的暴行负责。于是,他开始秘密调查非法移植器官黑幕。

骆成(化名):“我不能查到供体的来源,因为供体来源是很机密的事情,我只能查到受体,也就是说,接受器官移植的这些人的信息。大部分都是达官显贵,包括了一些企业家、金融家、艺术家还有些商业人士。部分涉及到一些省级以上的干部。”

调查进行一个多月以后,骆成就被警方发现,并遭到传唤。在被关押的十几个小时中,警察对他反复逼问。但由于骆成将所有调查证据都上传在海外的云端储存,所以警方无法将他刑事拘留。因此,警方给了骆成两个选择。

骆成(化名):“一,要我自证清白,去参与几台器官移植手术。因为你觉得你跟这些事情没有关系,对不对,那你参与一下,你去取器官。警方会跟医院讲好,让我自证清白。第二就是,医院会把你开除,接下来你就被中共医疗界给拉黑。我选择了第二条。”

拒绝成为杀人帮凶,这条路走下去,需要勇气。更重要的是,骆成认为,揭发大陆器官移植黑幕,是“自己的责任”。

他发现,目前大陆器官移植,除了正常渠道等待器官采购组织(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s,  OPO)分配的器官外,还有两种地下途径。一种是有需求者通过移植手术的医生,私下和瘫痪卧床、生命临终的患者家属进行金钱交易,拔除患者的生命支持设备,然后摘取器官用于移植手术。另一种是贿赂手术医生,让他们安排来源不明的健康人体器官。而这两种非法途径,在大陆医疗界,都是公开的秘密。

骆成(化名):“第一种它属于擦边球,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你没有经过患者的同意,你自行停掉了他的生命支持设备,关键是,你有个经济利益的来往,所以这也是非法的。”

大陆的肝脏移植手术大多是一对一移植,只有少部分是亲属配型成功捐赠,可以切除部分肝脏移植。但是在骆成调查的案例中,几乎没有亲属捐赠,都是心脏停止死亡后的器官捐赠(Donation after Circulatory Death, DCD)。

骆成还表示,进行非法器官移植的团队,会有专人与监狱或医院联系,一旦器官配型成功,专人会立即取回器官。

骆成(化名): “取完后会放在一个箱子里,那箱子是用来保存器官,然后他们会计算时间,这个器官处于缺血时间是多少时间,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把这个器官移植到新的病人身上。他们一般会去医院,就是去当地的医院,或者去监狱里面去取这些器官。这是,我是听他们亲口说的。”

目前所有的调查证据,骆成都已交付相关单位,等待完成调查后,再将资料解禁公布。

编辑/王子琦 采访/徐绣惠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