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不计代价清零背后的深层逻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12月23日,西安继武汉之后,成了中国第二个封城的千万级人口城市,也成了中共不计代价清零的又一个生动样本。

封城后,这座闻名世界的千年古城瞬间变成大小牢笼,乱象迭出,魔幻纷呈——有打工者不惜冒着违法和生命危险逃离西安,有市民数次请求隔离未果一家6口全感染,有小伙外出买馒头回小区时遭工作人员群殴,有39岁男子突发胸痛被3家医院拒诊最终猝死,有孕妇腹痛却因核酸过期无法入院就诊,苦等2小时后流产。有的小区业主饥饿难耐翻出小区购物,被志愿者捉住后勒令视频道歉,场面如同现场庭审;有的小区业主连翻墙都遭到限制,防疫人员竟往围栏上涂抹黄油“下手一抓就能把人劝退”;有的小区业主的确收到了生活必需品,但送菜上门的防疫人员却要求对方说出“感谢政府”的“那句话”后才撒手;还有隔离市民在领导视察时高喊“我要吃饭”。

有人称这是“西安特色”。没错,西安城市管理之粗放确实堪称“防疫差生”,但纵观全中国,又有哪座城市封了之后不是一片乱象,民怨沸腾?!说到底,所谓西安特色不过是中国特色的极端体现罢了。

众所周知,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坚持清零的国家。但实行清零并未实现官方保存一片净土的意愿,感染病例仍层出不穷,而由此导致的社会停摆、管理失能、民生困苦等一系列次生灾害更是令人瞩目。甚至可以说,在新冠疫情爆发距今两年后,中共不计代价清零所带来的伤害,已超过了病毒本身。

想必许多人都还记得,去年八月上海的张文宏医生就提出要学会和病毒共存,结果遭到批判。其实在那个时候不光是张文宏,包括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还有钟南山也都讲过类似的话,要学会和病毒共存。外国的专家学者更没见什么人主张清零的。那中共为何非要不计代价地坚持清零?这种政策背后的深层逻辑到底是什么?

在我看来,新冠大流行以来中西方抗疫方式之所以存在巨大差异,是因为各自的价值观以及社会制度迥然不同。中国不同于西方民主国家,中国是当今世界屈指可数的极权专制国家之一,而且是最大的极权专制国家。极权专制国家看待病毒的逻辑和民主国家相去甚远。在中共眼中,新冠不仅是生物病毒,更是政治病毒,疫情不仅是对国民生命健康的威胁,更是对其政权的威胁。而对于威胁到自身统治的因素,不管是什么,中共历来的对策都是竭尽全力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可以这么说,哪怕只存在很小的那么一点点不稳定因素,都会令中共当权者坐卧不宁,甚至寝食难安,何况新冠病毒对中共统治的威胁远不止一点点呢。胡平先生说得不错:“中国的清零模式绝不单纯是基于医学和公共卫生的科学考量,更多的是出于政治考量。”讲得再直白些,病毒一天不清零,当权者一天睡不安稳!这是其一。

其二,新冠疫情发展到今天,越来越多的医学专家和政府都认为,要在短期内彻底消灭新冠病毒是不可能的,人类眼下还不具有这种能力。但中共并不这么以为。大家都知道,中共一贯狂妄自大,自以为无所不能。在它眼里,再可怕强大的病毒,最终都将为其战胜消灭。也就是说,中共之所以不计代价地清零,不仅是因为它认为清零有必要,而且也是由于它自认为有能力实现清零。

其三,中共不计代价清零还与其奉行的斗争哲学有关。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是毛泽东的名言,也是中共一贯的宗旨。一百年来,中共哪天不斗?而且一旦斗起来,中共就非把对手彻底斗垮斗死不可。对于病毒,中共同样也是这种态度,不斗到病毒销声匿迹,它能善罢甘休吗?与病毒共存?对中共而言,这完全是不可想像的事。

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中共搞清零搞到今天,不但老百姓怨声载道,而且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如果说中共不计代价清零的初衷是为了维稳,那么清零本身现在已经成了影响中共稳定的最大因素。是不是很讽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