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习近平再示警 称考验“前所未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11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新年后首度集体亮相,参加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开班式,包括传闻缠身的栗战书。习近平的讲话称,“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之重、矛盾风险挑战之多、治国理政考验之大都前所未有”,与一年前的“时与势在我们一边”形成了鲜明对照。

“时与势”不见了

一年前的2021年1月11日,中共也曾举办了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在当时的开班仪式上,党媒报导习近平讲话称,到了“强起来”的“历史性跨越的新阶段”,“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

一年之后,中共高层所说的“时与势”和“底气”都不见了;变成了“矛盾风险挑战之多”、“考验之大都前所未有”,后面还跟了一句“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变化前所未有”。

看来,中共高层曾提出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并不是对中共有利的“大变局”,而是直接威胁了中共政权存亡的“大变局”。中共高层对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训话,应该在试图强调形势的严峻性,对各级干部再度示警,并要求“增加历史自信、增进团结统一、增强斗争精神”。

这次研讨班主要目的是学习贯彻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中共高层讲话再次强调形势严峻,但并未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2个月前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同样没有真正讨论当前局势和应对策略,而是着重推出了第三份“历史决议”,为习近平连任铺路。因此,研讨班继续学习所谓“历史决议”,并不能解决当前的困境。

高层讲话不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

李克强主持了开班式,他概括了习近平讲话的五个方面内容,包括“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正确把握社会主要矛盾和中心任务”、“重视战略策略问题”、“永葆党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本色”、“党史学习教育常态化长效化”。

这五方面内容,显然无法解决当前的实际问题。习近平讲话称“矛盾风险挑战之多”、“考验之大都前所未有”,应该不是一般人理解的概念。中共高层实际并非在谈中国社会面临的发展难题和陷入国际孤立的窘境,而是能否首先保住中共政权,然后是能否确保习近平在二十大上顺利连任,以及更多习阵营的人马全面占据关键位置。

6个月前,中共大搞百年党庆,宣传“伟光正”;6个月后却面临“矛盾风险挑战”、“考验之大都前所未有”。责任该谁来承担,当然不能提。习近平讲话的主题也不是针对中国内外部问题的解决之道,而是中共的权力斗争。

中共高层真正关注的是内斗

习近平讲话称,“没有理论创新的勇气”,“马克思主义也会失去生命力、说服力”;“矛盾风险挑战之多”、“考验之大都前所未有”,“提出了大量亟待回答的理论和实践课题”;“没有理论创新的勇气”,就“无法继续前进”。

由此可见,六中全会推出的第三份“历史决议”,等于推出了一套“新时代 ”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不但超越前三任中共领导人的“改革开放”,还至少可以比肩毛。如果“新时代 ”的新理论解决了“前所未有”的“矛盾风险挑战”和“考验”,似乎就能产生二十大需要的权威和“自信”。

参加研讨班的官员们应该也能听明白,关键不在于形势多么严峻,而是准备好及时对“新时代 ”的新理论表态、喝彩就行了;能够这样做的人就是“团结”,相反就会被“斗争”。因此,中共高层讲话谈到的形势,是中共内部斗争的形势,不是一般人理解的国内外形势。中共高层目前真正关心的是权力的延续,其它国内经济、社会问题和外部问题反倒是次要的。

习近平讲话中也谈到,“面对复杂形势、复杂矛盾”,要“优先解决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讲话中似乎没有直接明确到底什么是“主要矛盾”,但中共官场的人应该都知道。两周前,12月27日至28日中共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习近平称,二十大是政治局明年工作的“首要政治任务”。

习近平讲话还谈到“战略策略问题”,称是“一个政党”的根本性问题,需要“制定正确的政治战略策略”,并提出“党中央作出的战略决策必须无条件执行”。

解决当前中国发展的种种内外部问题,显然不是中共的“政治战略”,二十大才是中共高层的最大“政治战略”。

二十大面临挑战

李克强附和了习近平的讲话,最后也称要“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迎接二十大的召开。

2022年伊始,中共高层给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训话,相当于新年的总动员,在场的还包括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人大、政协、国务委员、最高法院、检察院和中央军委委员等一众官员。

中共高层所说的“矛盾风险挑战”和“考验”,指的主要是党内,开年动员讲话谈到的实际是中共围绕二十大的内斗形势严峻、“前所未有”。

2022年的第一天,栗战书缺席新年茶话会成为了一大焦点。反习派很快针对习近平的最铁杆栗战书,放出了不同版本的传言,习近平讲话提到的“矛盾风险挑战”着实不虚。10天后,栗战书露面了,但能否真正平息传言还有待观察。反习派正在利用一切机会发难。

不难想像,2022年中国内外的诸多问题没人真正会去解决,中共的激烈内斗还会导致更多、更大的问题。无论为了保党,还是围绕习近平连任,2022年注定又是中共瞎折腾、乱折腾的一年,老百姓的日子恐怕更加不好过。两年来,中共隐瞒疫情祸害了全世界,也一直在祸害中国老百姓。

中共暴力夺权后的一系列运动,导致中国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不得已“改革开放”后,全球化令中共维系了独裁统治,中共权贵们先富了;如今,中共又把中国推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自己也陷入了生存危机。

红朝末日尽显,朝内之人还在可悲可叹地挣扎,越来越多的人应该在想退路,而更多的中国人应该在期盼红朝解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