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临近 揭中国运动员服兴奋剂内幕

原标题:【内幕】党支部督阵下 运动员吃兴奋剂秘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6日讯】北京冬奥会下月举行。逃亡德国的前中共国家体育运动队队医薛荫娴的儿子杨伟东将她当年的工作日志整理,拟出版《中国毒品》一书。中共举国体制下运动员服用禁药问题的再受关注。杨伟东日前接受大纪元专访,披露更多内幕。

薛荫娴今年已84岁高龄,她是中共建政后的第一代运动医学专家,1980年代担任中共国家队队医。自从1970年代末,中共掀起国家倡导的兴奋剂热潮后,薛荫娴成为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

薛荫娴记有68本工作日志,其中记录着大量中共体育界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即将出版的这本书,涉及日志中的很多内容。

前中共国家体育运动队队医薛荫娴2017年携带68本工作日志逃离中国,她的儿子杨伟东将日志内容整理成书《中国毒品》并即将出版。图为薛荫娴2017年在德国。(大纪元)

薛荫娴之子杨伟东1月14日对大纪元表示:“这本书有上、中、下册,中册就是写中国体操队是如何使用兴奋剂的,有多少人使用,吃了兴奋剂以后出现这种伤病到底是什么?这上面全有了。”

杨伟东说,该书已准备出中文版和法文版,英文版暂时还没有。

生于1966年的杨伟东,是中国知名的艺术家。他说,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前夕,因为官方给李宁等体育明星使用兴奋剂,母亲说不参与你们的决定,我持保留意见。结果全家从此遭受中共数十年的打压。

2007年,杨伟东的父亲杨克遭到中共国家体育总局来人上门围攻,于同年12月去世。2015年,杨伟东因到中共国家体育总局抗议而被拘捕。薛荫娴2016年生重病却无法得到医治。杨伟东与母亲和妻子2017年流亡德国。

禁药如何残害运动员?

杨伟东告诉记者,1982年的《体育科学》杂志上刊登了当时的国家队队医罗维丝的两篇文章,一篇就是谈运动员吃铁片(硫酸亚铁)。一个普通人一天对铁元素的摄入量是10到15微克,但那些运动员为了保持旺盛的运动能力,每天大剂量服用铁片,摄入量是600∼800微克。吃了以后,身体消化不了,这些铁元素就沉积在体内,很多年后才会出现问题。

另一篇文章是讲“人工经期”的运用,就是用药物来操控女性的经期提前或延后。主要就是吃避孕药,而避孕药里有激素。

杨伟东说,在八十年代中国很多运动员都是被动的吃药。“1986年的亚运会前,体操队的一个教练告诉我母亲,说有一个11岁的后备小运动员,小男孩,吃了激素以后乳房增大了。”

副作用之一是会造成残疾。杨伟东说他亲戚的小孩,十二岁练习游泳,成绩很好,被选到安徽省合肥市,每天吃兴奋剂。后来国家队准备让孩子测验的时候,这孩子却被合肥省队给开除了。现在看来是教练发现她吃兴奋剂以后可能会出问题了,提前给开除掉了。孩子回家后就出现有轻微的抑郁症,后来结婚不能生育,然后离婚,精神出了问题,生活不能自理。

杨伟东说,体操队也有非常明显的案例。

1987年11月的体操杂志上,薛荫娴以体操队医务组全体医生的名义发了一篇文章,叫《体操运动员跟腱断裂的病因分析》,其中讲述了国家体操队运动员李东华,他在连续服用激素一个月后出现了问题。他在做一个后空翻,落地时,两只脚的跟腱断裂了,就是吃兴奋剂的一个副作用,致使血管壁会变得很脆弱,稍有外力的碰撞,跟腱就断裂了。

还有2008年北京奥运时,田径运动员刘翔跟腱断裂被迫退赛,官媒刊登了整个有关其治疗的描述,薛荫娴看了之后就说,这个跟李东华跟腱断裂的成因是一样的。

杨伟东说,澳大利亚《悉尼晨报》和德国电视二台采访过当时中国一个兴奋剂研究小组的组长叫陈章浩(曾任中国奥运代表队首席队医),他说过到他这儿来咨询的当时就有姚明、有刘翔,咨询什么呢?其实就是他们在吃兴奋剂。被残害的著名运动员,还有李宁。

“临时工”操刀“喂”兴奋剂

据杨伟东披露,中国的运动队里因为需要让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催生了一个行业,就是医务组里面有一个叫按摩员的队伍。

“这些人连正规的护校毕业都没有,就是有把子力气。构成的人员:有退役的运动员、有体育馆扫地的工作人员,有运动员食堂的大婶,还有锅炉工,农民,还有复员的战士,都是没有受过任何高等教育的,在运动队当按摩员。”杨伟东说。

他说:“在医务这个行业里头,他们的地位还不如护士,是没有发言权的。陈章浩和李富荣就看准了这一批人,专门给这一批人设计了一个假的职称序列叫按摩技师。完了以后,让他们享受跟医生的同等待遇,就是说在医务组里边,如果医生抵制兴奋剂,这帮按摩员,他的权力跟医生是一样的,就通过他们的手把这些药给发下去。

“到了2000年的时候,那些医生年纪也大了,有的将要退休,这些按摩技师全部没有经过任何考核,就变成医师了。就等于说第二次收买了他们。这就是他们现在闭嘴的一个最主要原因。”

杨伟东说,当时的运动员是被动的,被教练和按摩员哄着吃,说这是特殊的营养药,吃了体力会很好,但是教练是很清楚的,让他们吃出成绩。出了成绩以后,运动员得了冠军,教练有奖金的。如果运动员得了奥运会冠军的话,奖金一直发到他上体校时的教练,包括厨房的大师傅都能分到一点,“就这么一个逻辑链,都拿到好处了,谁还敢出来说?”

党支部督阵的举国体制吃兴奋剂

外界一直有指控中共有组织有预谋的使用禁药,杨伟东认为是这样。他说,就揭露吃兴奋剂这个事,经常有五毛在他的微信上,或者在他的脸书上说,全世界的人都吃。杨伟东说,人家国外吃是运动员自己的事,让比赛了,他们就组织起来成了一个国家队,回国以后就解散了,全是各个俱乐部。自己吃可能有教练的因素,也有可能和医生有关,只是个体事件。而中国这是一个国家体制造成的。

“整个国家队,一年365天,国家队是发工资的,是在国家统一发工资的队伍里头,每个队有党支部,这样贯彻下来吃的兴奋剂。这兴奋剂都是不花钱的,都是国家白给你吃的。而国外吃兴奋剂是自己花钱。所以本质不一样。”

中国的运动员退役之后,出现许多凄惨的结局,有人靠出卖奖牌为生。有的会写一个自己曾经辉煌的经历,挂上牌子就在马路上乞讨。

杨伟东说,这些人都是兴奋剂的受害者。还有些运动员,比如举重运动员,拿了冠军以后,不太会理财,可能买一套房子就没了。

杨伟东认为,这些人都属于老实人。做运动员的百分之九十都不是红二代、官二代家庭的孩子,全都是工人农民的这种家庭的居多。得了冠军最后落到街头的这些人,或者其他很惨的人,全是出于没什么背景,最后被这个体制抛弃,这就是只有中国社会才出现的问题。

“一个公开的秘密”

杨伟东说,在八九十年代,是使用兴奋剂最猖獗的,一直到现在,使用兴奋剂在整个中国体育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不过你外人介入的话,人家都沉默不说话了。

他解释说,当时的做法就是提前一个月或二十天往身体里面注射激素,完了以后经过二十天的排尿,训练完了以后出汗都排泄出去,但是它的能量还在。基本上在一个月、二十天,你到比赛的时候查又查不出来了,只通过验尿是验不出来的。

杨伟东说,中国女子羽毛球运动员李玲蔚,在1986年汉城亚运会比赛中,因服用中药的兴奋剂药物被查。但她现在是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员。

杨伟东说,李玲蔚吃的不是兴奋剂,是吃了含兴奋剂的一种中药,里头含有主要的成分是麻黄素。尿检的时候给查出来,她说是误吃了这个药,完了就抗议,最后抗议有效,但是成绩被取消了。

杨伟东说:“从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这个层面看,像孙杨这种服禁药给抓住了,还把那个瓶子给摔了,中国现在这种不要脸的人太多了。包括李玲蔚也一样。你还有脸去当国际奥委会的委员?”

他说,中共对国际机构渗透太厉害,“国际反兴奋剂中心的一个副主席叫杨杨,中国原来的速滑运动员。但是他们这一辈的人就是吃兴奋剂,她同一时代的两个运动员被抓住过”。

杨伟东表示,中国的运动队,不管是在什么项目上,只要有一个队的运动员被查出来(服用禁药),这整个队就是全吃的。

大纪元记者无法联系到本文中提到的中国知名运动员置评。

杨伟东一家出逃后 国内亲人被骚扰

杨伟东谈到逃亡德国后,因为持续揭露中共黑幕,国内的亲人也被骚扰、伤害。

他说:“我们在国内的时候被打压,逃到德国以后,这声音是非常微弱的,而且也经常被国内的国安国保骚扰。

“举个例子,在东京奥运会前,我母亲的亲弟弟在山东济南刚做完手术,刚下手术台能睁开眼说两句话。不知道是山东省的国安还是北京的国安,让我那个小舅给我妈打电话,让我妈回去。其实这就是一种威胁嘛,用这种亲情来干扰你,骚扰你。最后小舅一个星期左右就去世了。

“(中共)就是这样没有道德底线。本来这是一个医学问题,他们自己上升到一个国家层面、一个面子的问题了。对我妈打压这四十年来一直没有间断过。”

杨伟东说推特也封了他一个号,做了另一个号就很少在那发声了。

从一个儿子的愤怒到一个有良知的人的呐喊

杨伟东对大纪元表示,1978年10月11日,当时的国家体委副主任陈先,在一次国家体委训练局医务处的会议上说,现在国外都在使用兴奋剂,我们为什么不能使用?从那天开始,他母亲就开始抵制兴奋剂。

“她从一个医生的角度,就是从一个运动医学的角度,对运动员吃了兴奋剂以后的身体健康这个角度去考虑抵制,没有任何政治的因素,这是一个医生责任感的问题。”

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夕,薛荫娴拒绝给李宁等体育明星打兴奋剂,从此全家遭受中共数十年的打压。图为薛荫娴随中共国家队出征1988年汉城奥运会。(薛荫娴提供)

“对于我来讲,我是从2007年父亲被打开始理解母亲这几十年来做的。你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不能打人。最后我父亲被打以后住院去世了。也是(对中共)一种愤怒,家人被无辜打,我是不能接受的。我做这个事坚持了有十五年了,被中共监控十五六年了。动力就是我父亲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一个社会总是要有规矩的,世界也是如此,你不能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去做中共的帮凶”,杨伟东说,“我这个话不光要说给中国人,也要说给奥林匹克(委员会),要说给美国和欧盟这些国家的政治家们,我们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人,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这点利益去做中共的帮凶。让中共挣了钱之后去再去残害中国人。这是我想说的话。”

杨伟东认为,现在世界各国抵制北京冬奥,主要原因就是关于人权问题,包括新疆问题、法轮功、基督教、人权律师,还有香港等问题。

“这个人权是浮在表面上,实质上整个中国社会就缺少人权。任何一个有智商的、有良知的普通人都可以看到,中国(中共)处处在违反人权。”杨伟东说。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