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七十七回 老子一爇化三清

作者: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我们今天讲第七十七回〈老子一爇化三清〉。

一爇化三清,咱们说心里话:这不太好讲。因为它包括着老子的境界、元始天尊的造化——他们是神来的——人嘴不太好讲,所以我刚才还刻意花了一点时间去看了看,稍微整理一下,然后,觉得哪些能讲、哪些不能讲。

有些东西只有《封神演义》里有,别地方没有,所以我也不一定完全能够讲得明白的。这个跟大家解释清楚。因为确实有一个环境的局限性。因为在《封神演义》里的某些用词,有生命背后真正的因素,而这一份因素在书中是找不到的。会有这个问题,先跟大家讲清楚。

肯定这一回得讲两集,我们尽量的快讲……非常时期!

诗曰:
一气三清势更奇,壶中妙法贯须弥。
移来一木还生我,运去分身莫浪疑。
诛戮散仙根行浅,完全正果道无私。
须知顺逆皆天定,截教门人枉自痴。

上清、玉清和太清,通常说,是老子的三个化身。有人说是三个法身,我觉得都可以。其实是讲天、地、人——三个根本。

上清是“人”的根本;玉清是“地”的根本;太清是“天”的根本。人有三魂,这就是人“三魂”的根本,配让人知道的——在老子的造化中展现出来。

从道家来讲,人们知道的神就是老子,再往上,没有人能知道。“鸿钧道人”祂只是传说。鸿钧道人也是传了三个弟子:老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

陆压呢?各种说法不一,在我眼睛里看起来,陆压其实就是他们那个辈分中的游神散仙(这话其实从人嘴讲,就不太好讲)。你只能说他有非常独到的地方,有些门派的东西他连碰都不碰,连摸都不摸,他来无踪、去无影……他实际也就是跟广成子他们是一样的,但他是游神散仙。

所以同一个门下、同一个师父,修出了不同的人——其实,在展现世界生命的繁荣、繁华。也就是说:元始天尊在教他们弟子的时候,只是顺应着他们各自生命的特点,他们都有他们各自生命的归处。而不是像人教武术:练八技就是八技;弹腿都是弹腿,师兄弟练的都是一门的东西。在这一门里头都是这么练:分门别类。

修行不是,修行是尊重各自的(生命特点)。武术是把人给统一到他哪儿去。但当武术里面有内家功、心法等内在东西的时候,就开始出现差距。有“心法”,是因为人的境界不同。但练外形的东西:八极拳“金刚八式”(大八技、小八技),他都是一路的——外在(形)都是一样……

“三清”可能是演化出来的一种“法身”的样子,但他这里是讲“分身”。“一气三清势更奇”,势气表现是不同的。

“壶中妙法贯须弥”,这个壶,是酒壶还是茶壶呢?壶中妙法,在道家里,是有一个什么说法,但道家里是有喝酒之说。我们也看到,在姜子牙拜完帅,元始天尊给了他三杯酒(饯行)。

但我没看见人家喝茶,所以应该还是酒壶,酒中的概念。壶中如果是酒的话,(层次)就降到了人。“壶中妙法贯须弥”——到了须弥山,又到了一种至高。所以,用了“贯”字,就是上、下皆通。老子的境界上、下皆通。

所以我以为:真正修行的人是“上下皆通”。他不在其中,他(天)上、(地)下都通。用了最普通的语言、最普通的例子,人人都能理解的例子,去讲述了一个至深的道理。一个真正生命内在的道理。

所以我们才说“用形容词”那东西没用。引经据典,那都是人中的文化,而不是生命中的这种贯穿。

“移来一木还生我”,这句话一开始挺难懂!后来才明白,一木,是指一草一木。就是说,用最细小、最微不足道的东西都可以使得他生命完美地展现。我以为是有这样的意思。是讲他的道法之大、玄妙之深。

“运去分身莫浪疑”,这里讲的“分身”就是三清。“莫浪疑”:你不用瞎猜、瞎想这是怎么回事。其实就是他真正的造化。完全是形容老子。

“诛戮散仙根行浅”。这是讲通天教主。其实截教本身也是正果的。通天教主也是正果的。是他的门下有问题,不是他。

“完全正果道无私”,就是说,有私心就完了,没私心才是对的。一切都是天意的。

“须知顺逆皆天定”,其实这里面我以为有了更深的一个概念,包括通天教主的命运都是天定。更高的天定。

“截教门人枉自痴”,这个自痴就是自夸,我以为就是贪、嗔、痴的那个痴:自夸、自傲、自以为是。他无论自以为如何,一切都是枉然。

通天教主设恶阵 诛戮陷绝非道德

话说众门人来看诛仙阵,只见正东上挂一口诛仙剑,正南上挂一口戮仙剑,正西上挂一口陷仙剑,正北上挂一口绝仙剑,前后有门有户,杀气森森,阴风飒飒。众人贪看,只听得里面作歌。

歌曰:
兵戈剑戈,怎脱诛仙祸。
情魔意魔,反起无名火。
今日难过,死生在我。
玉虚宫招灾惹祸。
穿心宝锁,回头才知往事讹。
咫尺起风波,这番怎逃躲。
自倚才能,早晚遭折挫!

如果是一个修行的人,就不能有这种凶恶之说(诛仙)。仙、神他再有毛病,是他的事,你怎么能够出手去伤仙呢?

“情魔意魔,反起无名火”,这里面我就没理解好,是在讲述他(多宝道人)自己的情、意都是魔?实际,我以为就是他根本达到不了“空”的境界——人中的一切(红尘),都被称为魔。“反起无名火”,其实就是被情、意所惑。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是这样地“起无名火”。爱国主义、愤青,他所表达出来的,很多都是无名之火:你跟他说两句,他立刻就骂娘了。对不对!聊天嘛,你急什么?他就急了。那都是“情意之魔”,不是正常的。

这是多宝道人,他直接点名“玉虚宫”。他不该这么说的,玉虚宫是(意指)他的师伯。所以,通天教主的门下都是“以下犯上”,基本的礼俗全都没有。这就是通天教主犯的最大忌讳:教人家东西,(却)不修心。

但是,比较有趣的:广成子去碧游宫的时候,我们看到通天教主在给他弟子讲述“道德玉文”。其实最没道德的反而是他们:口善心魔,他们不修心!我觉得这是对修行人的一种认识。

话说多宝道人在阵内作歌,燃灯曰:“众道友,你们听听作的歌声,岂是善良之辈!我等且各自回芦蓬,等掌教师尊来,自有处治。”

话犹未了,方欲回身,只见阵内多宝道人仗剑一跃而出,大呼曰:“广成子!不要走,吾来也!”

因为他们都冲着广成子来。其实惹起这个祸端的就是多宝道人。是他的心胸狭隘、妒嫉。他随口去挑拨自己的师尊陷入其中。反过来,也就变成了多宝道人促成了自己的师尊通天教主遭此祸难。

广成子大怒曰:“多宝道人,如今又是在你碧游宫,倚你人多,再三欺我,况你掌教师尊吩咐过,你等全不遵依,又摆此诛仙阵。我等犯了杀戒,毕竟你等俱在劫数之内,故造摆此业障耳!正所谓:阎罗注你三更死,怎肯留人到五更!”

广成子在“诛仙阵”外头。他也不服气了。

广成子讲得对,你多宝道人根本就不听你师尊的话(这一点责难,也都是对的)。而多宝道人本身其实是出于羡慕、妒嫉、恨,从而咽不下这口气。

这里提醒大家,他们各自的借口都是为了维护自己教派。可是,在维护自己教派所讲出来的东西,却带着他们个人修行的弊端。这是多宝道人犯错的地方。也是命里注定的。

那里面一再谈到他们当初三教教主在一块去设定封神榜的时候立下来的是规矩,而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可以看到就连通天教主都犯了规矩,所以,可以想像在封神榜里列的是的“二十八星宿各神、各仙位置、名称”。但谁是那个(位置、名称),当时并没有定下来。如果完全定下来,这戏就没得演了。

有这些仙位,会促成通天教主他们在过程中有所改变。他们也知道自己如果露面的话会有麻烦。通天教主自己也知道,但咽不下这口气,从而带动了他的人,出现了这过程。

意思是什么?

各自都迷在自己的境界中。即使像通天教主这么大的神仙,他早已五气朝元、三花聚顶,他同样“在过程中”。如果他不迷在自己的境界里的话,他就不会有这麻烦。

所以说了左、说了右,都是一个命。在这种命运中,如何能够把握自己呢?就是守住自己的心性。不能由着性子来。自己一个人可能问题不大,但是在一个环境中,“针对别人”就是有问题。这里我理解的是这样。

广成子仗剑来取多宝道人。道人手中剑赴面交还。

怎见得:
仙风阵阵滚尘沙,四剑忙迎影乱斜。
一个是玉虚宫内真人辈,
一个是截教门中根行差。
一个是广成不老神仙体,
一个是多宝西方拜释迦。
二教只因逢杀运,诛仙阵上乱如麻。

这里讲的“根行差”,我以为就是指“修行的问题”,不一定是指多宝道人他的来处。

多宝道人后来去了佛家,但说法不一,有人说,后来的释迦牟尼佛就是他——应该不是。这里讲的是“多宝西方拜释迦”嘛!所以是释迦牟尼门下的——但查不着。说法不一,有人说他叫“多宝如来”,有这个说法。

多宝道人他应该是通天教主的首位大徒弟,所以他跟广成子交手——广成子是玉虚宫开门的大弟子,多宝道人是通天教主的大弟子。

有一个说法,说多宝道人跟通天教主、元始天尊、老子都在鸿钧道人之处。他为什么辈分差了呢?没有太多的解释。我也没有查太多。我觉得这都是神仙的故事。那为什么叫“多宝”?是因为后来鸿钧道人把很多宝贝都给了他。

你这里看到的,造“诛仙阵”时,通天教主也是让金灵圣母把四宝剑拿来,转给多宝道人,让他设阵。所以多宝道人相对来讲,他的根源满深的。但又说他“根行差”,我以为是因为他修行差,所以这里就道出了他后来的去处——进了佛家,在释迦门下,拜了释迦门下的谁。我们只知道他是这么个去处。

因为他们都是神仙,人嘴不太好说。我坚持是这样。

话说广成子祭起番天印,多宝道人躲不及,一印正中后心,扑的打了一跌,多宝道人逃回阵中去了。

这就厉害——多宝道人能够承受住广成子的番天印——番天印打不死他。有人是这么介绍过:当初殷郊拿着番天印的时候,广成子的师兄弟谁也不敢靠前,一看番天印起来划着红光,借着纵地金光法跑了——只能跑,禁不住这一印。但多宝道人能禁得住!

在这样的故事中能够知道:多宝道人他其实道行是很深的。根行浅,道行深是因为他的来处深,但不修——缘分大、修行差。他跟错了师父!这师父:通天教主,自己都不修心性。

按道理是不能这么说的。大家就理解这个意思啰……

燃灯曰:“且各自回去,再作商议。”

众仙俱上芦蓬坐下。只听得半空中仙乐齐鸣,异香缥缈,从空而降。众仙下蓬来,迎掌教师尊。只见元始天尊坐九龙沉香辇,馥馥香烟,氤氲偏地。

书中老用“氤氲”这个词儿,我以为是指仙界,可能是道家里常用的一个词,是讲那种雾气,但这种雾气里面含有“阴阳相配”,可能是“运生万物”的意涵在里头,跟别的词不太一样。(编注:古代称“氤氲”为阴、阳二气交会、和合之状)

正是:提炉对对烟生雾,羽扇分开白鹤朝。

话说燃灯众人明香引道,接上芦蓬。元始坐下,诸弟子拜毕,元始曰:“今日诛仙阵上,才分别得彼此。”

也就是说:元始天尊知道要过招。

“分别得彼此”等于是泾渭分明了。

元始上坐,弟子侍立两边。至子时正,元始顶上现出庆云,垂珠璎珞,金花万朵,络绎不断,远近照耀。多宝道人正在阵中打点,看见庆云昇起,知是元始降临,自思:“此阵必须我师尊来至,方可有为,不然,如何抵得过他?”

多宝道人他自己完全知道“此阵必须我师尊来至,方可有为,不然,如何抵得过他?”

次日,果见碧游宫通天教主来了。半空中仙音响亮,异香袭袭,随侍有大小众仙。

来的是截教门中师尊。怎见他的好处?有诗为证。

我们可以看到:当元始天尊、老子他们降临、出现在凡间的时候,都谈到了“仙乐”响亮。我以为,这些仙乐在另外环境中。祂们存在的环境自然有这样的东西,不是我们人中说的“擂鼓奏乐”。是指祂们的境界。只要祂们出现,祂们的世界、环境、氛围就是这样。就是生命境界、层面所出现的。

诗曰:
鸿钧生化见天开,地丑人寅上法台。
炼就金身无量劫,碧游宫内育多才。

这里讲了通天教主的来处。

“鸿钧生化”:鸿钧道人(通天教主的师父)生于开天之前。而通天教主是在其后。

一劫,二十亿年。劫,又含有“结束”的概念。无量劫,是指:通天教主不生不死。就是永生了。

话说多宝道人见半空中仙乐响亮,知是他师尊来至,忙出阵拜迎,进了阵,上了八卦台坐下,众门人侍立台下。有上四代弟子,乃多宝道人、金灵圣母、武当圣母、龟灵圣母。

通天教主当时是在碧游宫讲法,他贴身的众弟子都在听他讲法,所以当他来的时候,这些人就跟着一起来。

又有金光仙、乌云仙、毘卢仙、灵牙仙、虬首仙、金箍仙、长耳定光仙相从在此。通天教主乃是掌截教之鼻祖,修成五气朝元、三花聚顶,也是万劫不坏之身。

万劫不坏之身,是指长生不老。如果从另外角度来讲,通天教主任何劫难都可以过去。他不会死掉。一劫二十亿年,很长。从另外一个结束的定数角度来讲,他没有性命之忧。

至子时,五气冲空。燃灯已知截教师尊来至。

元始天尊,他已经修成“五气朝元”的境界了。我就不好评价了。我只能说“不好评价”。

次日天明,燃灯来启,曰:“老师,今日可会诛仙阵么?”

元始曰:“此地岂吾久居之所?”吩咐弟子排班。

“此地岂吾久居之所?”暗含的意思:这是红尘。仙、神不该在这地方待着。那在这个地方待,本身就是一种劫数(我以为就是一种难),所以反过来说:“越快越好,把这事了了。”

赤精子对广成子;太乙真人对灵宝大法师;清虚道德真君对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对普贤真人;云中子对慈航道人;玉鼎真人对道行天尊;黄龙真人对陆压;燃灯同子牙在后;金、木二吒执提炉;韦护与雷震子并列;李靖在后,哪吒先行。

“黄龙真人对陆压”,所以陆压应该是广成子这一辈的。但他就是游神散仙,所以他拿出来的葫芦也好……跟别人不一样,有他非常灵验的地方,就像“一招仙”那样。

在元始天尊众门人当中,燃灯高过其他人。燃灯配子牙,子牙低过他们半截儿(修不成的),但是他们是师兄弟。“燃灯同子牙在后”,在他们同一辈当中,一排阵,就排成这样。意思是:燃灯“承前、启后”,首、尾相扣。

只见诛仙阵内金钟响处,一对旗开,只见奎牛上坐的是通天教主,左右立诸代门人。

你看这里:在破诛仙阵的时候,杨戬没在。杨戬是督粮官。

通天教主见元始天尊,打稽首,曰:“道兄请了!”

元始曰:“贤弟为何设此恶阵?这是何说?

所以修行的人非常忌讳摆出恶的东西来。恶的东西就代表了生命的“取向”。

当时在你碧游宫共议‘封神榜’,当面弥封,立有三等:根行深者,成其仙道;根行稍次,成其神道;根行浅薄,成其人道,仍随轮回之劫。此乃天地之生化也。

其实这个《封神演义》“封神榜”它包涵高、包涵满多的。

封神榜,立了三百六十五个神(里面立的只是“神道”中的神),那些修成的,不在那三百六十五个神中。所以,(当初共议封神榜时)是立了规矩(立有三等)。

广成子、赤精子他们都“下凡”来了;哪吒、杨戬他们是从“肉身”开始修的——他们都属于“根行深者,成其仙道”。他们修成了——出三界。

“根行稍次,成其神道”就是那些修不成的……(编注:七十二回“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中,通天教主曰:“吾三教共议封神,其中有忠臣义士上榜者;有不成仙道而成神道者……”)

“根行浅薄,成其人道,仍随轮回之劫。”——姜子牙。

姜子牙他师父就说:“你根行浅薄,你修不成。你下去享受人生荣华富贵。”对吧!其实当初就这么安排的——就得有这么个“人”,要“随轮回之劫”。

所以“封神榜”实际讲的是天、地、人——天:修成的(仙道);地:立三百六十五个神(神道);人:在人中轮回。其实真读明白了,我觉得就什么都明白了。

“天地之生化”就是“以人为中心”,涵盖上、下一切。

为什么以人为中心?

人是最低的(站在最低位置),有机会上去最高(肉身修成),有一种“首尾相扣”——在这种劫数、劫难中,他能够修成。

成汤无道,气数当终,周室仁明,应运当兴,难道你不得知,如何反来阻逆姜尚,有背上天垂象。

“有背上天垂象”意思就是说:你阻止了姜尚,那姜尚要东进的,那他怎么办?是你的出手,挡住了东进。

所以现在弄明白了:封神榜不仅仅是姜子牙手上拿着的(榜上名单)——两边(天、人)都不在榜上——上、下都涵盖。里面(名单)有遮隐、有掩盖的。

且当日‘封神榜’内应三百六十五度,分有八部列宿群星,当有这三山五岳之人在数,贤弟为何出乎反乎,自取失信之愆。况此恶阵,立名便自可恶。

三百六十五度,其实就是一个“周天”。他这里说的就是对应姜子牙的拜将台。

只‘诛仙’二字,可是你我道家所为的事!且此剑立有‘诛’、‘戳’、‘陷’、‘绝’之名,亦非是你我道家所用之物。这是何说?你作此祸端!”

这里说“作此祸端”,就是挑出了事。他不该是这样。

通天教主曰:“道兄不必问我,你只问广成子,便知我的本心。”

通天教主怪罪广成子!

你作为师叔的觉着丢面子了,你去找你的师兄——他有家教,训他、整他,让他知罪——就完了嘛!而你反过来以长辈欺小,摆此绝杀之阵!你要杀他、毁了他,怎么都不在道理上。

你就知道通天教主为什么会出事!他门中的人为什么会出事!皆出于羡慕、妒嫉、恨。

元始问广成子,曰:“此事如何说?”

广成子把三谒碧游宫的事说了一遍。

元始天尊又何尝不知(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之事)?我以为元始天尊应该知道。但是反过来,既然元始天尊自己出手,也就……有劫难——自在其中,所以同样有他不知之处。

反过来,因为通天教主去挑战了元始天尊,元始天尊从公平的角度来讲,直接当面质问广成子,来给自己的师弟作为一个答复。那通天教主从辈分上说高估了广成子,元始天尊当然就反过来给通天教主面子。

通天教主曰:“广成子,你曾骂我的教下不论是非、不分好歹,纵羽毛禽兽亦不择而教,一体同观。想吾师一教传三友,吾与羽毛禽兽相并,道兄难道与我不是一本相传?”

鸿钧道人教了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就把这些话转到元始天尊那儿。这个话不应该当着门下去讲。你是师尊,你要找广成子麻烦,你就跟元始天尊打招呼。

从通天教主的境界角度来讲,总会有办法跟元始天尊相互通融。你为小辈设此恶阵,来讨教整个这一门派,纯粹就是无理,就是胡闹。

元始曰:“贤弟,你也莫怪广成子。其实,你门下胡为乱做,不知顺逆,一味恃强,人言兽行。

为什么元始天尊敢这么讲?原因就是当初他们的师父就给他们定规矩:不能传动物。那动物多有灵气也不能教,只能教人的。通天教主没听话。

有一个说法:鸿钧道人对这个最小的弟子比较偏心眼。所以通天教主在内心中养成了一种自认为自己比两师兄强。那元始天尊是师兄嘛!当然就有条件责怪他“你不能胡乱教”。是他自己胡乱教。

况贤弟也不择是何根行,一意收留,致有彼此搬斗是非,令生灵涂炭。你心忍乎!”

我自己的师尊教诲过,说“道家是找徒弟的”(不是原话)。通天教主他们是道家,你应该是选徒弟,要选有道行的、有德性的,你不能随便来。对吧!这就是元始天尊怪他的地方。

通天教主曰:“据道兄所说,只是你的门人有理,连骂我也是该的?不念一门手足!

这就“小心眼”了。人家讲的是一个道理,说“你有些事儿不能这么做”,那你不干,你就说:“你让我丢了面子。”

罢了!我已是摆了此阵,道兄就破吾此阵,便见高下。”

那两个师尊辈的在小辈面前动手的话,确实是不好看。

元始曰:“你要我破此阵,这也不难,待吾自来见你此阵。”

通天教主兜回奎牛,进了戮仙门,众门人随着进去,且看元始进来破此阵。

正是:截、阐道德皆正果,方知两教不虚传。

截教其实也是正的,是指通天教主那儿是正的,只不过传到下面那儿,当中有问题。

好笑通天有厚颜 空将四剑挂中间

话说元始在九龙沉香辇上,扶住飞来椅,徐徐行至东震地,乃“诛仙门”。门上挂一口宝剑,名曰“诛仙剑”。元始把辇一拍,命四揭谛神撮起辇来。

你如果查,你会看到“四揭谛神”这些神仙是佛家里说的,都是梵语说的,所以元始天尊有着佛家成分在里头,这个跟大家介绍过,所以他门中的弟子,后来有很多归为佛家。

其实我们人知道的佛家、道家,中间的分隔可能是跟我们后来人的文化有关。

四脚生有四枝金莲花,花瓣上生光,光上又生花,一时有万朵金莲照在空中。元始坐在当中,迳进诛仙阵门来。通天教主发一声掌心雷,震动那一口宝剑一晃,好生利害!虽是元始,顶上还飘飘落下一朵莲花来。

金莲,一层套一层,一层套一层。

那个宝剑挂着,只要一晃,那个剑锋、剑气本身就可以把人脑子给削下来,那元始天尊进来(诛仙阵)给斩了祂一朵莲花。表现出通天教主的功力、他的厉害程度。

元始进了诛仙门,里边又是一层,名为“诛仙阙”。

阙:如果你去一些古迹,会看到那个东西,就像个楼子似的,四方的,上头也有顶,就像楼。有点像楼牌,就在路两边,是一对的。你看到原来皇帝住的、王爷住的那些宫殿也好,为什么讲究这些呢?连神仙摆阵都是这么摆的。

当有这些东西的时候,跟上、下是对应的。这些建筑物相应地、照顾得越细腻、越全,上面对应得越高。

现在盖房都是玻璃、钢的、铁的。说句难听话,它对应的是外星人,搞不好!

…………

元始从正南上往里走,至正西,又在正北坎地上看了一遍。元始作一歌以笑之,歌曰:
“好笑通天有厚颜,空将四剑挂中间。枉劳用尽心机术,独我纵横任往还。”

元始天尊出来了,没事儿。

话说元始依旧还出东门而去。众门人迎接,上了芦蓬。燃灯请问曰:“老师!此阵中有何光景?”

元始曰:“看不得。”

“看不得”,什么意思呢?我的理解就是太凶险了,太过分了。

广成子得罪了你,你通天教主作为师长,你也不至于下这么大的狠手去整他。那我作为师兄,如果我不来,那他广成子进去了,结果,他什么都没了!他说的不好听,你也不应该这么做,有失师长之身份。

南极仙翁曰:“老师既入阵中,今日如何不破了他的,让姜师弟好东行?”

元始曰:“古云:先师次长。虽然吾掌此教,况有师长在前,岂可独自专擅?候大师兄来,自有道理。”话说未了,只听得半空中一派仙乐之声,异香缥缈,板角青牛上坐一圣人,有玄都大法师牵住此牛,飘飘落下来。元始天尊率领众门人前来迎接。

上面有师长,必须尊重师长。通天教主是师弟,面对自己的师长没有这一份东西,对吧!通天教主的徒弟也就不会拿师尊的话当回事。

通天教主教诲他的弟子,也骂他的弟子:“你们这群畜生,我跟你们说的,你们为什么不听。”他自己就是这样,他目中没有师长、没有兄长。

这就是一个修行的问题。没什么办法!大家能够品出其中的味道。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不二门中法更玄,汞铅相见结胎仙。
未离母腹头先白,才到神霄气已全。
室内炼丹搀戊己,炉中有药夺先天。
生成八景宫中客,不记人间几万年。

“不二门中法更玄”,这是讲老子。

道家修行中,汞和铅占有相当的地位。

诗中讲述了老子生命之久远……

话说元始见太上老君驾临,同众门人下蓬迎接,二人携手上蓬坐下,众门人下拜,侍立两旁。老子曰:“通天贤弟摆此诛仙阵,反阻周兵,使姜尚不得东行,此是何意?吾因此来问他,看他有什么言语对我?”

他们同门中对垒,彼此是因果,所以才会出现这种语言。如果不是同一个层面,老子肯定不这么说,他说:“你不要说了,我早知道了。”

同样也反映出:通天教主他的位置不输给老子。跟元始天尊等同。

元始曰:“今日贫道自专,先进他阵中走了一遭,未曾与他较量。”

老子曰:“你就破了他的罢了,他肯相从就罢,他若不肯相从,便将他拿上紫霄宫去见老师,看他如何讲?”

紫霄宫,鸿钧道人的地方。所以作为大哥,老子他就可以做主这么说。作为元始天尊,就不能这么说。大家从中能够学到这些礼数。

二位教主坐在蓬上,俱有庆云、彩气上通于天,把界牌关照耀通红。至次日天明,通天教主传下法旨,令众门人排班出去。

“大师兄也来了,看他今日如何讲?”

通天教主立刻就知道(老子来了)。

多宝道人同众门人击动了金钟、玉磬,迳出诛仙阵来,请老子答话。

哪吒报上蓬来,少时,芦蓬里香烟霭霭,瑞彩翩翩。你看老子骑着青牛而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仙音隔陇闻。
辟地开天为教主,炉中炼出锦乾坤。

话说老子至阵前,通天教主打稽首,曰:“道兄请了。”

老子曰:“贤弟!我与你三人共立‘封神榜’,乃是体上天应运劫数。你如何反阻周兵?使姜尚有违天命!”

所以通天教主他的罪过就是:当通天教主一设阵,就阻止了姜尚东进,他犯了天条,因为姜尚东进的本身,都不是老子他们定的,是应天运而生。所以老子质问通天教主:“你有你自己的原因,但你不能拿姜子牙这个顺天意之事来说事。”

可是反过来又是命里注定,因为当初姜子牙拜帅完了之后,元始天尊就告诉姜子牙,到界牌关遇诛仙阵!是你的麻烦。

老子、元始二圣 诛仙阵内战通天

我们常常说老子“一气化三清”,应该准确词叫“一爇化三清”,这个“爇”就是燃腾、火烧、热的概念……一种能量转变的概念;生命境界、物质升华演化的成分在其中。那个字很少用……

“一爇化三清”其实是讲述三魂七魄中三魂的根脉(朋友有不同的认识,我觉得这都不是太大的问题)。这三魂七魄在道家跟《封神演义》里就这么讲的。或者说“三清”就是“三花聚顶”更往上去的一种根脉。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是道家里说的,可能跟人的三魂七魄和天、地、人的概念相关联。再往下说,就牵扯到修行跟生命境界真正的本来——没必要(多解释),给说错了——大家理解这涵义在里头。

那时候传下来的东西,走到今天这种“改天换日”(完全大改变的概念),没必要太多的再去追古时候是什么意思,因为已经从那个时间蜕变到今天了(或者说人已经堕落到今天了),有些东西可能需要改变了。而且我们又在经历着这种大瘟疫磨难的过程,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朋友反而明白这些是怎么回事了!(我自己理解啦)

通天教主曰:“道兄!你休要执一偏向。广成子三进碧游宫,面辱吾教,恶语詈骂,犯上,不守规矩。昨日二兄坚意只向自己门徒,反灭我等手足,是何道理?

广成子三进碧游宫见的都是通天教主你,如果广成子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作为师叔的当然就可以教训他,还用等这时候?大家都是神仙,同一个层面既有相互约束的部分,同时又有相互共通的部分,所以通天教主这话一出口就有问题了。

说“我们哥仨是手足,二哥又说我,这是何道理!”你看,他讲述的都是替自己袒护,觉得自己吃亏、受委屈了。

今兄长不责自己弟子,反来怪我,此是何意?如若要我释怨,可将广成子送至碧游宫,等我发落,我便甘休。若是半字不肯,任凭长兄施为,各存二教本领,以决雌雄!”

广成子是在你那儿“三进碧游宫”,作为师叔,你已经给他放出来了,扭过来你又说让兄长把广成子送到你那儿去?这就是胡搅蛮缠。

老子曰:“似你这等说话,反是不偏向的?你偏听门人背后之言,彻动无明之火,摆此恶阵,残害生灵。莫说广成子未必有此言语,便有,也罪不致此,你就动此念头,悔却初心,有逆天道,不守清规,有犯嗔痴之戒。

“彻动无明之火”,多宝道人已经讲出来了,那是情魔、意魔。

他是晚辈,你是长辈,你可以教训他,但是你不能摆出诛仙阵,你不可以让所有的仙都在你那儿给毁掉。

贪、嗔、痴是佛家讲的,嗔是指怒火、无名之火;痴,就是笨蛋——动了无名之火就是笨蛋;而“贪”在另外一个角度直接讲就是淫荡。贪有五贪。

你可以看到在《封神演义》里,道跟佛是可以跨越的。在人这一层面不行,要在一定境界的生命才行。

你趁早听我之言,速速将此阵解释,回守碧游宫,改过前愆,尚可容你还掌截教,若不听我言,拿你去紫霄宫,见了师尊,将你贬入轮回,永不能再至碧游宫,那时悔之晚矣!”

老子这番话讲得相当厉害!因为如果将他通天教主贬入轮回,就是打入三界了,就再也没有生还之路了,意思是废掉他所有的功夫。老子这么说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你设这个阵,阻挡了姜子牙东进,犯了天条。”

因为姜子牙东进,不是姜子牙个人的事,姜子牙只是履行天意而已,这个天意本身的确定又高过了老子;高过了通天教主,所以老子才这么讲。他们三个人当初商量封神榜的时候,也是受旨于更高的神(法旨)。

通天教主听罢,须弥山红了半边,修行眼双睛烟起,大怒,叫曰:“李聃!我和你一体同人,总掌二教,你如何这等欺灭我,偏心护短,一意遮饰,将吾抢白,难道我不如你!吾已摆下此阵,断不与你甘休!你敢来破吾此阵?”

因为老子这话说得相当强横,再有就是通天教主的弟子都在,当着他弟子的面,大兄长把他给骂了,他就没面子了。而他确实是听了下面这些弟子的说法,他才替弟子们出头——表面上是替弟子出头,实际上是自己动了无名之火。

老子跟元始天尊一直讲的是天意的道理,而通天教主一直强调的是自己受委屈。我们看到的故事基本都是这样,上自通天教主也是如此,都是在一个大的背景之下去强调自我的感受,这就是大逆不道,这就是错的。

我们是讲《封神演义》、讲故事,有些朋友有自己的一些想法,特别是应对现在一些场面,有一些这样、那样的想法……我们只讲《封神演义》,至于各家有宗教的、有修炼的,有这个、有那个的,我觉得你就按照你自己的师尊怎么教诲你的去做。

我不讨论《封神演义》之外的,因为《封神演义》就是《封神演义》,你宗教门派是你宗教门派,我们只是在这个环境中去讲这个故事,你觉得像什么、不像什么,我个人不去参与其它的讨论。是、非、对、错,我也没资格参与……

真正修行的,都是找自己的,不去讨论别人。

其实我们讲这些故事不是同样吗?去找别人的麻烦就是截教,上自通天教主,下至他的其他门人,但元始天尊的门人谁都不出声,不会去讨论的。所以这就是一个相互的比较。

老子笑曰:“有何难哉!你不可后悔!”

正是:元始大道今舒展,方显玄都不二门。

这里讲“玄都不二门”是指老子独占鳌头,他的境界跟另外两个(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不一样。

老子复又曰:“既然要吾破阵,我先让你进此阵,运用停当,我再进来,毋令得你手慌脚乱。”

老子为什么敢这么说?老子是大师兄,大师兄就像半喇父亲,他当然可以教训他小弟。通天教主心里过不去,他大怒是因为当着他的弟子面被兄长抢白。但,那是他自己找的,谁让你摆这阵?

出了这事,你可以跟你师兄商量啊!广成子上你碧游宫了,你又为什么不教训他呢?你摆个阵去对付所有的人,这是啥意思?道理就在这儿了,通天教主泄私忿——羡慕、妒嫉、恨——这里讲的是生命个体的不纯净。

通天道人大怒曰:“任你进吾阵来,吾自有擒你之处!”

道罢,通天道人随兜奎牛进陷仙门去,在陷仙阙下,等候老子。老子将青牛一拍,往西方兑地来,至陷仙门下,将青牛催动,只见四足祥光白雾,紫气红云,腾腾而起。老子又将太极图抖开,化一座金桥,昂然入陷仙门来。

老子作歌,歌曰:
玄黄外兮拜明师,混沌时兮任我为。
五行兮在我掌握,大道兮度进群迷。
清静兮修成金塔,闲游兮曾出关西。
两手包罗天地外,腹安五岳共须弥。

没有天地,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老子他已经开始修炼,拜师父了。

在混沌时期,老子早已修成了,所以他根本在三界之外。

五行就在他手里。老子来拯救生灵,来度人的。

这里一直在讲述着老子后来“出关”去的那段故事。老子出关是在这之后,这是人的表象,但在另一层面、另一境界中,他已经是那样了。也可以说,定数中早已经定好了。

凡尘、凡事对他来讲根本不在其中。大地的一切就是他自己。天地所有都在他之中。(这是我能理解的。应该有更深的、背后的……)

话说老子歌罢,径入阵来。且说通天教主见老子昂然直入,却把手中雷放出。一声响亮,震动了陷仙门上的宝剑。这宝剑一动,任你人、仙首落。

老子大笑曰:“通天贤弟!少得无礼,看吾扁拐!”劈面打来。

通天教主见老子进阵,如入无人之境,不觉满面通红,遍身火发,将手中剑火速忙迎。

没管用!如果差着辈的广成子进这个门,那剑在上面一抖,他脑袋就下来了(不是剑放在脑袋上)——对老子根本就没管用。

正邯战间,老子笑曰:“你不明至道,何以管立教宗?”又一扁拐照脸打来。

通天教主大怒,曰:“你有何道术,敢逆诛我的门徒?此恨怎消!”

修道你都不知道何为道,你还独立一门!?

老子始终讲的是在他境界的“生命道理”,通天教主始终讲的就是“我吃亏了”。是有相当的借鉴之处。今天很多宗教里头,你听的故事都是这个:我吃亏了——在利益中,在占有跟失去的讨论中。

将剑挡拐,二圣人战在诛仙阵内,不分上下,敌斗数番。

正是:邪正逞胸中妙诀,水清处方显鱼龙。

这里讲通天教主是鱼,水清了才知道——事情在真正的“一对一”的过程中。

话说二位圣人战在陷仙门里,人人各自施威。方至半个时辰,只见陷仙门里八卦台下,有许多截教门人,一个个睁睛竖目,那阵内四面八方雷鸣风吼,电光闪灼,雾气昏迷。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风气呼嚎,乾坤荡漾。
雷声激烈,震动山川。
电掣红绡,钻云飞火。
雾迷日月,大地遮漫。
风刮得沙尘扑面,雷惊得虎豹藏形。
电闪得飞禽乱舞,雾迷得树木无踪。
那风只搅得通天河波翻浪滚。
那雷只震得界牌关地裂山崩。
那电只闪得诛仙阵众仙迷眼。
那雾只迷得芦蓬下失了门人。
这风真是推山转石松篁倒。
这雷真是威风凛冽震人惊。
这电真是流天照野金蛇走。
这雾真是弥弥漫漫蔽九重。

人那边的界牌关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变天了”。

风、雷、电、雾四样。

老子元气化三清 共伏通天道人

话说老子在陷仙门大战,自己顶上现出玲珑宝塔在空中,那怕他雷鸣风吼。老子自思:“他只知仗他道术,不知守己修身,我也显一显玄都紫府手段与他的门人看看!”

“顶上现出玲珑宝塔”,这是老子境界真正的造化。

这里,老子提到关键的问题:“他只知仗他道术,却不知守己修身。”这是今天很多宗教(甭管是各门各派),可能都有这个问题,所以我刚才说的意思也是——我个人不太讨论。如果从某种角度来讲,“不讨论”在我理解的就是“守己修身”。……

把青牛一拎,跳出圈子来。把鱼尾冠一推,只见顶上三道气出,化为三清。老子复与通天教主来战。

“只见顶上三道气出”:气是从头顶来的,所以可理解成由“三花聚顶”显现出来的。

在介绍通天教主的时候,说他已经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所以三花聚顶对人而言就是“天、地、人”,往上走,走到那儿,就是三花聚顶。一个修行的人,在你的修炼过程中,是秉承着这样的路,走到一定程度。你的身体组成就是“天、地、人”了。

就像我们身体有骨头、有肉,这是“人”;有血液,那是“地”;有脉络,那是“天”,一个道理。都是按照三样。如果按照形态,就是固态、液态、气态。

出了三朵花,自己师尊教悔过,当中有一朵花就像民间的荷花、莲花似的(不是原话),我以为那可能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人”,另外两朵花得你修到那里才知道。

所以我以为他说“顶上三道气出,化为三清”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三花聚顶。但是到老子那个境界,对人而言,那完全是至高的境界,所以不太好讨论。

反过来,有朋友说:你这么去讨论,什么意思?

(希望)每个朋友知道自己的珍贵,真正的珍贵。

所以当你贪、嗔、痴的时候,一点意义都没有。别人骂你的时候,你受不了,然后使点计谋,跟人家干点什么的时候,一点意义都没有。你谁都毁不了,只毁自己。

只听得正东上一声钟响,来了一位道人,戴九云冠,穿大红白鹤绛绡衣,骑白犼而来,手仗一口宝剑,大呼曰:“李道兄!吾来助你一臂之力!”

犼,像狮子。文殊菩萨骑的就是犼。

通天教主认不得,随声问曰:“那道者是何人?”

道者答曰:“吾有诗为证,诗曰:
混元初判道为先,常有常无得自然。
紫气东来三万里,函关初度五千年。”

道人作罢诗,曰:“吾乃上清道人是也!”仗手中剑来取。

我为什么说“三清”是对应天、地、人的概念呢?当他(上清道人)说出“函关初度五千年”,就道出了他是“人”。老子出关记(函谷关,这是老子出关的地方,留下《道德经》五千言),是人中的事情(我们知道的故事)。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初度五千年”。初度,就这两个字,把他放到最低,就是天、地、人的“人”。

你可以解释(上清道人)是老子的法身,但是更倾向于他对应着“人”——我们这一茬人一切生命的上、下对应。

那都是神啦!用人嘴,不太好讲。

通天教主不知上清道人出于何处,慌忙招架。

这里并没说上清道人跟老子长得一模一样。他们长相是有差距的。如果有些朋友讲那是他的法身,应该长得是一样的!这里没说长得一样,而是说通天教主不认识。

所以我才提到:三花聚顶那三朵花,是不同的花。天、地、人(不同境界的展现)对人来讲、对生命而言,同样是不同的。这是老子的境界、他的造化,他的玄妙之处。所以通天教主当然不认识。

只听得正南上又有钟响,来了一位道者,戴如意冠,穿淡黄八卦衣,骑天马而来,一手执灵芝如意,大呼曰:“李道兄!吾来佐你共伏通天道人!”把天马一兜,仗如意打来。

通天教主曰:“来者何人?”

道人曰:“你连我也认不得!还称你做截教之主?听吾道来。诗曰:
函关初出至昆仑,一统华夷属道门。
我体本同天地老,须弥山倒性还存。
吾乃玉清道人是也!”

所以第一个(上清道人)是代表“人”,第二个(玉清道人)是“地”。

整个道家的概念,根本是在他(玉清道人)那儿。“我体本同天地老”:所以我认为第二个(玉清道人)是代表“地”。

须弥山都倒了,他生命的根脉依然在。

通天教主不知其故。

“自古至今,鸿钧一道传三友。上清、玉清不知从何教而来?”

“鸿钧一道传三友”是指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三个徒弟。上清、玉清是谁?通天教主不认识!也就是说:通天教主也可以达到三花聚顶,但是他仅仅达到那儿,没有往上走。

换句话说:他不是(道家)真正的根脉。

手中虽是招架,心中甚是疑惑。正寻思未已,正北上又是一声玉磬响,来了一位道人,戴九霄冠,穿八宝万寿紫霞衣,一手执龙须扇,一手执三宝玉如意,骑地犼而来,大呼:“李道兄!贫道来辅你共破陷仙阵也!”

通天教主又见来了这一位苍颜鹤发道人,心上愈觉不安,忙问曰:“来者何人?”

道人曰:“你听我道来。诗曰:
混沌从来不计年,鸿蒙剖处我居先。
参同天地玄黄理,任你旁门望眼穿。
吾乃太清道人是也。”

他(太清道人)在混沌之外。“鸿蒙剖处”他在前的,其实是指他的位置。

你根本不知道我,你根本看不见我,因为我在你之前,我在你之上。

所以我以为“老子一爇化三清”应该是讲“天、地、人”,由“三花聚顶”演化出来的。

四位天尊围住了通天教主,或上或下,或左或右,通天教主止有招架之功。

且说截教门人见三位来的道人身上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光婵灿烂,映目射眼。内有长耳定光仙暗思:“好一个阐教,来得毕竟正气!”深自羡慕。

后来,长耳定光仙背叛了他的师父。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红)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七回(上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