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孙力军案涉及的一个要害问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13日,中共公布孙力军被提起公诉,罪名是受贿、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持有枪支。这与2021年9月30日孙被“双开”、立案调查时的通报相差极大。

该通报700余字,总共罗列了45条罪名,措辞极为严厉,例如指孙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散布政治谣言;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大搞团团伙伙、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等等。

当时即有论者指出,“这一批罪名,都是属于谋反类型的,放在一个人身上非常罕见,说明情况有多严重。”更像是给一个政治局常委定的罪名,而孙仅是一个副部级官员,孙真有这大能量?

而且,从孙2020年4月19日落马,到这个正式调查结论出台,共历时一年半。如此长的审查时间,非同寻常。相比较而言,周永康从被调查,到正式开除党籍,也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这就引出两个问题:第一,孙被提起公诉的罪名与其立案审查通报的反差为何如此之大?第二,孙案“非同寻常”的要害在哪里呢?本文试作解读如下。

众所周知,中共今年即将召开的“二十大”,围绕习近平是否“三连任”问题,习与反习势力正激烈较量。反习势力的算盘是,如果不能阻止习“三连任”,那就要在权力分配格局(主要指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层面)和“接班人”布局(主要指中央委员会和省部级层面)求得补偿。

对习而言,打击反习势力绝不手软,但又不能把桌子掀翻,要有效控制着“斗争”的进程和力度,确保“二十大”开成一个达成其目的的“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因此,孙力军案就成了习的一面锣鼓,敲打得梆梆响,威慑各方,但到实际处理的时候,要平衡与各方的关系,适可而止,而非穷追猛打、公开决裂。孙立案审查时45个罪名,为什么到公诉时锐减到3个?这应是主要原因。

但是,习当局为什么选择孙力军案来大做文章呢?除了公安部这个部门非常重要之外,孙力军的年龄应是个关键因素。孙力军47岁(2016年)就成为公安部党委委员,兼任公安部一局局长、二十六局局长、610办公室副主任、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这四个敏感职务,这明摆的就是公安部和政法委“接班人”的架势,一颗政治“明星”。

孙力军之所以能成为公安部当时最年轻的副部级官员,有其鲜明的“上海帮”背景。孙的简历颇有诡异之处。1969年出生,居然1988年9月参加工作,年仅19岁,而又迟至1997年12月才加入中共。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孙已是上海市卫生局外事处的一名干部,1999年—2003年赴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大学攻读公共卫生管理硕士学位,30多岁已晋升为上海市卫生局的副局级官员,不久又调任上海市外事办副主任。2010年左右,孙力军迎来了他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步,调至公安部办公厅,任副主任。作为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大秘”,2013年44岁的孙力军出任公安部一局局长。从孙的上述简历中,可以看出,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着他前进,而且有着明确的规划。同时,这也表明两点:(一)习对公安部的掌控有限;(二)习当时对孙力军是信任的、寄予希望。

不过,鉴于公安部的重要性,同在2016年,习的亲信,时任北京副市长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的王小洪,也进入公安部任副部长,并于2017年5月被明确为正部长级、2018年3月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逐渐掌握了公安部实权。

孙力军所掌管的部门,在公安部内部是相对独立的,外人难以介入。暗地里一贯嚣张跋扈的孙与代表习近平要完全掌控公安部的王小洪,就不可避免地碰撞了。2018年3月,孙力军成为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但不久就调整工作范围,主要分管治安。这表明孙已不被信任,开始边缘化了,大概2019年对孙的秘密调查即已启动。

处理孙力军,绝不只是王小洪与孙力军两人之间的矛盾,而是两人背后的势力之间的较量。习近平拿下孙力军,就是一举粉粹了“上海帮”的人事布局,将其长期培养的“接班人”一棍子打死,使其出现人事断层。

这一招不可谓不凌厉,但也有前例可循。例如,周永康曾将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当作“接班人”培养。从基层一步步做起的郑少东,47岁即进入公安部党委;但于2009年1月落马,后被判死缓。外界普遍认为,这是胡锦涛、江泽民内斗的结果。

事实上,中共内斗中,焦点之一就是破坏对手的人事布局,打掉对手培养的“接班人”。习近平所以能在 “十八大”顺利上台,就是因为2012年初拿下了“上海帮”暗中安排的“接班人”薄熙来。“十九大”前夕,习近平又拿下了“上海帮”暗中安排的另一个“接班人”孙政才。

现在,“二十大”将要召开,习的动作应不会少。拿下1969年出生的孙力军,习释放的信号之一,是在“接班人”布局方面不容他人染指。习欲完全掌控政局,反习派也不会坐以待毙,中共的内斗只会加剧。结局如何?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