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海外“猎狐” 三大凶狠手段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18日讯】中共于2014年展开海外“猎狐”行动,追捕被控贪腐的官员。关注亚洲人权的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最新调查报告披露,中共利用三大凶狠手段逼迫外逃人士回国。

据中央社报导,“保护卫士”这份报告名为《非自愿返国自首:中国迫使海外‘逃犯’回国的秘密行动》,当中列举中共当局海外抓人的三种手段,包括以在国内的家人为筹码、海外特工劝说威胁及绑架。

一、以中国家人为筹码

“保护卫士”指出,施压海外逃亡者的中国国内亲友,让他们当游说中间人、人质,甚至是代罪羔羊。一名曾参与猎狐行动的上海公安曾形容,逃亡者犹如飞往海外的风筝,中共手操风筝线,总是能透过家人循线找人。

根据中共中纪委数据,2014至2020年6月间返回中国的60名百大通缉犯中,有44人是被劝返或自行回国,比例将近七成五。

当局可能行使监控、讯问、开除、冻结资产、不让孩子就学或接受双亲照料、威胁人身安全或自由等手段,骚扰亲友配合用电话、视讯、简讯或录影等方式,说服逃亡者返国。

2019年中共中央电视台的《红色通缉》节目就曾提到,家人会翻拍手写信,并藉社群媒体发给海外亲友,说服他们返国。某些案例中,当局还会派亲友连同律师、官员亲赴海外。例如:被控挪用公款的原武汉发改委主任徐进,2017年他的老父亲就曾被迫飞往美国说服儿子归国。

若对亲友动之以情收不到效果,当局可能捏造证据加以拘留,把他们关进拘留所或黑牢做人质,或禁止他们出境。

海外旅客也不能幸免。2018年中国交通银行广州分行前行长刘昌明的美国籍妻儿赴中国探亲后被禁止出境,就是为了诱使刘昌明回国。

假设用尽手段都无法让逃亡者返国,中共当局可能会株连亲友。

中国男子王靖渝因质疑2020年的中印边境冲突共军伤亡人数,被中共当局通缉,目前人在荷兰申请庇护中;重庆公安局以其母亲病危等理由逼他回国未果,如今他的父母不仅失去在国营企业的工作,父亲更遭刑事拘留。

二:海外特工

中共派遣公安、特工或非政府成员前往海外,藉由承诺或威胁迫使目标回到中国。

采用面对面、在目标家中留字条的方法,或是间接骚扰他们住在海外的朋友、家人或同事。不管是获得当地国家允许或暗中进行,这种手段有可能合法,也可能非法。

根据“保护卫士”图表,海外代理人行动的受害者遍布英国、法国、泰国、斐济、阿拉伯联合大公国、澳洲、加拿大及美国等国家。

例如,曾是湖北省武汉市不动产开发商的李刚,2009年与家人移民美国。武汉公安开始指控他挪用公款,后来又指控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017年,李刚的一名兄弟曾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中共公安以挪用公款罪名通缉他,并且呼吁他回中国。之后,中共公安持续骚扰并威胁他的两名兄弟、母亲及前妻娘家,试图迫使李刚屈服。

2018年3月,他们逮捕了李刚的弟弟。在公安不断施压恐吓下,李刚的母亲数月后中风过世。中共公安还告诉李刚的另一名兄弟,如果李刚拒绝屈服,他们将转而指控他的弟弟,这名弟弟将被关进监狱。

李刚表示:“他们也派在美国的人马来骚扰我。2018年11月某天,我不在家,一名白人男子现身我的纽约房东住处,给他看我的照片,问说我是不是他的房客。”

那个人声称正在处理李刚的汽车保险理赔事宜,但李刚从未在美国出过车祸。还有一名男子前往李刚的公司,同样带着他的照片,询问李刚是否在那里工作。

三:绑架

中共当局会在海外绑架通缉目标,并将他们秘密送回国内。“保护卫士”的报告指出,其中包括秘密绑架(直接绑架)以及间接绑架,意思是通缉目标在东道国执法部门的非法或秘密合作行动中被捕,之后移交给中共当局。

资料显示,泰国发生的中国公民遭绑架的案例最多。由于中国是泰国最大贸易伙伴,也是主要游客来源国,北京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有时甚至可在不动用非自愿返国自首手段的状况下,让曼谷同意将境内的中国公民驱逐出境(泰国未正式承认难民身份)。

根据“保护卫士”资料库,中国曾企图在海外绑架22人,其中18人绑架成功,包括泰国(7人,3人失败)、缅甸(4人)、香港(2人)、越南(3人)、阿拉伯联合大公国(5人,1人失败)和唯一的民主国家澳洲(1人)。

报告指出,绑架的实际受害人数很可能远高于此。2018年,一名未透露姓名的美国情报官员表示,他们相信,单是在澳洲,中国涉嫌绑架的人数就有两位数,且在多起案件中,受害者遭到殴打或下药,之后被拖上返回中国的船只。

直接绑架

2015年,一名身穿条纹衬衫的男子被拍到在前香港铜锣湾书店瑞典籍股东桂民海居住的泰国社区内闲逛,并在桂民海失踪当天上了他的车。3个月后桂民海再度现身时人在中国,并在电视上被迫认罪。

间接绑架

在间接绑架案例中,东道国通常不会透露目标为何遭到遣返,某些情况下甚至会协助捏造指控或否认参与绑架案件。

例如,埃及和阿拉伯联合大公国警方曾逮捕并驱逐合法居住或拜访当地的维吾尔人,有时甚至会与中共警方联合行动

此外,近年还出现一种新趋势,即中共与东道国合作,但由于东道国与中共之间没有引渡条约,不方便直接将个人驱逐出境,因此中共改将目标引诱到有签署引渡条约的第三国。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