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孙力军为何被控“操纵证券市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13日,中共最高检察院官网发布消息: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近日被提起公诉。孙被控受贿罪、操纵证券市场罪及非法持有枪支罪。

孙被控的三项罪名中,“受贿罪”几乎是所有被查办的中共高官的共同罪名;“非法持有枪支罪”在被查办的公安系统高官中有先例,如原内蒙古公安厅长赵黎平的罪名之一就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孙被控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因为:

第一,2021年11月5日,最高检察院官网发布消息称,孙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其中没有提到孙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

第二,2021年9月30日,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孙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中纪委的通报中,也没有提到孙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

从2020年4月19日孙力军被查,到2022年孙被公诉前,习近平当局对孙的问题的定性一直重点放在孙“严重危害政治安全”上,为什么现在突然提到孙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

如果把2015年发生的大股灾(也被称为针对习的“金融政变”),与2015年以来习反腐打虎的历程结合起来看,孙被控“操纵证券市场罪”,就比较好理解了。孙的所谓“操纵证券市场罪”,表面上是个经济犯罪的罪名,实际上是“阴谋搞政变罪”。

2015年夏,正当习反腐打虎的关键时刻,中国发生一场A股暴跌的大股灾。

2015年6月1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股价指数(上证综指)一度到达5178.19点的高位,之后急速下挫,并于8月26日暴跌至2850.71点;沪深300指数由6月9日5380.43点的高位,持续下跌,至8月26日暴跌至2952.01点。期间,发生过千股跌停、千股停牌的千古奇观。

习当局投入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做多、限制卖出、动用公安机关查处恶意做空等紧急救市。最终,股市流动性恢复,但股市27万亿元人民币财富被吞噬。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股灾,被认为是习的政敌对习反腐打虎发起的一场“金融政变”,目的是从经济命脉下手,给习致命一击。

习立即强势反击,从“金融反腐”到“政法大清洗”,先后抓捕了一批金融高官、“金融大鳄”、政法高官。

其中包括中共金融系统“一行三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一批高官,中共权贵家族在金融市场上“空手套白狼”的“金融巨鳄”,如明天集团创办人肖建华,以及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等。

随着习一波接一波的清洗,2015年企图把习赶下台的“金融政变”的前台幕后人物逐渐水落石出。

2021年9月30日,中纪委关于孙力军的通报,措词之严厉,超过了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原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

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孙政才、令计划,被习当局称为“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野心家阴谋家”。

习当局对孙力军的指控,比对以上六个中共党政军最高层的“野心家阴谋家”还要严重,这说明什么?很可能是指,孙力军参与了2015年的“金融政变”。

1月14日,旅居澳洲的法学家袁红冰对大纪元分析说,孙力军“操纵证券市场”,是指六年前明天系创办人肖建华主导搞的一次反击习近平的金融政变。“当时肖建华跟很多人都有联系,包括中共政府里边的,公安部里就是孙力军。”

袁红冰是肖建华在北大法律系读书时的老师。袁红冰说,“我在台湾的时候,他(肖建华)派人来跟我见面。我讲,你要搞这个事,得使自己处于安全的地方。他居然认为他在香港就很安全。”

袁红冰说:“据我了解,孙力军的这个罪名,实际上是肖建华交代出去的。”

“操纵证券市场”,搞“金融政变”,这是涉及国家经济命脉的大事,孙力军作为公安部的一个副部级官员,级别还低了点。孙只能算其中的一个参与者,孙的上面肯定还有人。

孙的问题居然比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还严重。这表明,孙的上面还有比周永康地位更高的人在“操纵”他。

1月15日晚,央视播出电视专题片《零容忍》,专门谈到了“孙力军政治团伙”问题。点出孙力军与原上海市公安局长龚道安,原重庆市公安局长邓恢林,原江苏省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原山西省公安厅长刘新云结成“政治团伙”的内幕。

电视片中,中纪委官员顾桧说:“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极度腐化堕落的典型。孙力军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孙力军说:“他(王立科)去了江苏当副省长、公安厅长,后来又当了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一路我都提供了帮助。我把他当作自己人。”

孙力军还帮助邓恢林先后提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公安局长、重庆市副市长;帮助龚道安提任公安部技侦局副局长、正局长、上海市公安局长、上海市副市长;帮助刘新云提任公安部网安局局长、山西省公安厅长。

孙力军本人只是一个副部级官员,他怎么能够帮助王立科、邓恢林、龚道安、刘新云提任副部级官员?

很可能是提拔重用他的“老领导”,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以及孟建柱的“后台老板”,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发挥了重要作用。

王立科最后任职的地方,是江泽民的老家江苏省,将江苏省政法大权掌握在江、曾、孟的亲信手上,无疑是孙力军的“老领导”所希望的。上海是江、曾、孟的大本营,重庆是中共第四大直辖市,山西是煤炭资源大省,这三个地方,孙的老领导当然希望“自己人”主掌公安。因此,孙力军助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刘新云当上四地政法高官,背后真正发挥作用的应该是孟、曾、江。

2015年“金融政变”发生前,中共的金融系统掌控在谁手上?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金融高官和替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等在金融市场上圈钱的“金融大鳄”手上。

因此,与其说是孙力军“操纵金融市场”、发动“金融政变”,无宁说是江、曾、孟在背后“操纵”孙力军,孙力军再“操纵”江、曾等中共权贵家族的“白手套”等,在金融市场翻江倒海,兴风作浪。

据央视播出的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报导,仅王立科一个人送给孙力军的贿赂,竟然高达9000多万元!

据长春市检察院的起诉书,孙力军从任上海市卫生局外事处副处长起,到任公安部副部长,一直在受贿。孙是2008年调到公安部,到2020年孙被查办,这12年间,全国有多少官员、商人给孙送钱?一共送了多少钱?真实的数字肯定非常惊人。

“孙力军政治团伙”的五位副部级高官,给孟、曾、江送了多少钱?全国各级党政军高官给孟、曾、江送了多少钱?对中国老百姓来说,可能是天文数字。

孙力军操纵“金融政变”的盖子已经揭开,接下来肯定有大戏上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