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院长赵军害人终害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得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罔顾良知与法律,听不进海内外一切劝善之言,执意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许那有期徒刑八年,心中有说不出的悲凉。

去年8月31日,我在大纪元发表《致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院长赵军的一封信》,谈了当年我被非法抓捕后亲历的出乎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官员、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意料之外的事。这些事充分证明: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

信末,我写道:“自古以来,迫害佛法修炼者,罪大无边,害人害己害子孙。”

“我给你写这封信,不图你对我个人有任何回报,只希望你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平安,不要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不要重走周永康的不归路。”

去年10月19日,我在大纪元发表《致北京东城区法院院长赵军的第二封信》,信中,我谈了我亲历的五件事。这些事充分证明:操纵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610办公室确实坏,但是,在610办公室的权势之外,还有制约610办公室的力量存在,人算不如天算。

信末,我写道:“赵军院长,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来,作恶者遭恶报的教训,已经很多很多了。三尺头上有神明,冥冥之中有天意。为了你和你的家人好,我再次劝你从善如流,不要继续‘助纣为虐’了。”

我相信,有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将上述两封信寄给了赵军,赵军也看到了我的两封信,但是,赵军在善恶之间仍选择站在恶的一边。

许那出生书香门第。父亲是画家,母亲是吉林美术学院教师。

许那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后转学美术,被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免试录取为研究生,最终成为一名自由画家、诗人。

许那的丈夫于宙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是“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这个民谣乐队的歌手、鼓手兼口琴师。

1990年代中期,许那和于宙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实修过程中,他们和全世界法轮功修炼者一样,都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如果中共没有迫害法轮功,心地善良、多才多艺的许那和于宙,可能在艺术上取得很高的成就,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良善与温暖。

但是,1999年7月20日,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听不进关于法轮功的任何真话,一意孤行,非要迫害法轮功不可。

这场迫害毁了无数的家庭。许那先后三次被非法判刑,许那的丈夫被迫害致死。

2001年7月,许那因为外地来京的法轮功朋友提供住宿被非法抓捕。同年11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许那遭受了11种酷刑折磨。

2008年1月26日晚,于宙、许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被警方拦住搜查。警察在他们车上搜出一本法轮功书籍,并以此为由将夫妇二人关进通州拘留所。11天后,正值大年三十,除夕夜,体格健壮的于宙,突然离奇去世,年仅42岁。

2008年11月25日,许那被非法判刑三年。

2020年7月19日,中共迫害法轮功21周年前夕,许那再次被非法抓捕。

许那三次被中共法院以“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非法判刑。

客观事实是:法轮功是教导修炼者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正道大法。在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后的今天,法轮功已洪传到亚、欧、美、澳、非五大洲的11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超越国界、党派、种族、语言、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各阶层人士发自内心的推崇。

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许那从来没有“利用X教组织”,更没有“破坏法律实施”。

过去22年来,中共法院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其所谓的依据,是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的两个断语:一是1999年4月25日晚江写给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提出的“战胜法轮功”的结论;二是1999年10月25日江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提出的“法轮功是X教”的结论。

关于江“战胜法轮功”的结论,此前,我多次发文谈过,它是江在没有对法轮功进行全面、深入、细致调查研究的情况下武断得出的错误结论。

至于江“法轮功是X教”的结论,则是江为了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强加给法轮功的诬陷诽谤之词。

过去23年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讲真相,已经将江泽民制造的关于法轮功的谎言彻底揭穿。

过去23年来,中共从最高层到最底层,一批接一批追随江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到了恶报。

最近遭恶报的典型案例,就是所谓“孙力军政治团伙”了。

原公安部副部长、公安部国保局局长、公安部610办公室主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孙力军是个什么人?

中纪委的通报说:孙“毫无道德底线”,“政治品质极为恶劣”,“狂妄自大,恣意妄为”,“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长期沉溺于各种奢靡服务”,“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极度贪婪”,“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毫无道德底线”的人,是不是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

提拔重用孙力军的是谁?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拔重用孟建柱的是谁?是迫害法轮功的两大元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

想当年,孙力军是多么狂妄自大,转眼之间,就沦为了阶下囚。23年来,“历史老人”以他的“无形之手”,像抽丝剥茧一样,一层一层地在清理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现在,已剥到接近孟、曾、江这一层了。

对孟、曾、江迫害法轮功滔天大罪的大清算必然要到来。这是不以任何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历史的安排。

在法轮功学员以“仁至义尽”这个词无法形容的大善之心讲真相22年后的今天,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院长赵军,仍坚持选择走孙力军的死路,走孟、曾、江的死路,能不是一件极其可悲的事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凡死心塌地跟随孟、曾、江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最终决没有好下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