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从法轮功到全民 施害中共官员面临制裁

作者:英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法轮功长达二十二年的迫害,让中共政法系统形成“第二个权力中央”,迫害延伸到更大范围的民众。自二零二一年开始,中共从中央到多省市政法委书记相继落马、换人或不知去向,他们几乎都曾是迫害法轮功的主力。二零二二年年初,从强制疫情清零、压制香港自由媒体,到异议教师“被精神病”……专家表示,这一整套践踏国民人权的持续性迫害机制,是中共二十二年来打压法轮功的过程中形成的。参与迫害的官员在中国境内和海外都面临清算。

中共的全民迫害机制源于对法轮功的迫害

 

关注中国人权的专家、律师都发现,中共对法轮功长达二十二年的迫害导致中国的法律体系不断恶化,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法也被扩展到全体普通民众身上。例如大规模肆意拘押,大规模监控(网格化监控、人脸识别、监视系统等),正常人“被精神病”,先抓捕后“定罪”等已经成为中共打压异议人士的惯用手段。执行迫害的人群是相同的——中共各地的政法系统、“维稳”人员。

加拿大卡尔加里的纪录片制片人凯兰·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近日联合撰文《专家:睁大眼睛看中共的镇压机器》表示,中共为消灭法轮功而建立的打压民众机器已经成为其践踏人权的持续性的机制。

这包括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对虔诚的基督徒的迫害,中共采取的策略与几十年来针对法轮功的策略相同,包括:大规模监禁、酷刑、强迫劳动、洗脑转化,还有活摘器官。

例如把正常人关入精神病院,已经成为中共打压异议份子的惯用手段。据明慧统计,截止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至少有865名法轮功学员曾经受过精神病院迫害,遍布中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例如: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陕西省宝鸡市原宝平路五星村法轮功学员张彩霞,在她上班的渭滨医院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市精神病医院(王家崖,挂牌名叫“康复中心”),让写“三书”(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才放人。她丈夫去要人,又威胁她丈夫让其写“三书”,否则把她丈夫也要抓走。

麦塔斯:中共不断树敌以证明其权力的合法性

麦塔斯近日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共通过不断地树立不同的敌人,来证明自己掌握权力是合理、合法的。

麦塔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国家的独裁政权从打击真实的威胁,退化为打击幻想的威胁。这有一个战略原因,独裁政权需要通过确定敌人来动员支持自己的力量,无论多么魔幻,以证明自己掌握权力是合理的。”

他表示,从毛泽东时代最初的敌人——企业家、资本家、地主、殖民主义者、西方人,到法轮功。“法轮功因为修炼人规模大、无处不在、又不是共产党内的团体,因而成为中共后期选定的敌对目标。”“与中共需要创造某种外部敌人以证明自己掌握权力的必要性有关。”

他表示,中共打压的理由通常都是不可信的。这种不可信性给独裁政权带来了双重问题。一是很难获得支持;二是,那些意识到权力不合法的当权者越来越害怕,并因此加剧镇压。

无视对法轮功的打压 让中共迫害扩大化

福特和麦塔斯在文章中称,法轮功受迫害在中国近代史上影响巨大,但对此了解或关注的程度却远远不够。

他们强调,基于真、善、忍价值观的法轮功是一种平和的修炼,但中共通过迫害将其政治化,并将其视为最强大对手。“虽然法轮功不是中共宗教打压的唯一目标,但迫害法轮功在范围、持续时间和强度上都是独一无二的。”

他们认为,世界各地政府、媒体对法轮功受迫害的漠视让中共的压迫机器转移,成为持续打压民众的机制。

“那些几十年来无视(中共)残酷打压法轮功的人,现在不能说自己对此(中共暴行)感到惊讶。”

中共政法委官员成高危职业

政法官员已成为中共官场上最高危职位。据明慧网曝光,二零二一年,六十八名中共各级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官员遭报落马,有的被判刑、有的跳楼自杀、有的投案自首、有的被抓、被查,有的殃及家人入狱。

从最高级别的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中共公安部前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长、国保局局长孙力军,前中共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到上海原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龚道安、重庆市原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邓恢林等。

据中共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网页、公安部新闻通报等称,中共政法系统从二零二一年二月底开始所谓“整顿”,向民众开通举报热线。最高法院公布了“公检法干警专属罪名”;最高检察院网站称,对违法办案者“过筛子”、“倒查”,二零二一年搞“倒查二十年”。

中共中纪委国家监委驻司法部纪检监察组在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发文称,该年前七个月,中共政法系统(含原任)厅局级及以上领导干部被查处的人数超过一百人,同比显着上升。

二零二一年落马的中共政法委书记包括江苏省委政法委原书记、公安厅厅长王立科;黑龙江省政法委原副书记何健民;河南省政法委原副书记、司法厅厅长王文海;黑龙江省委政法委原副书记沃岭生;广东省委政法委原专职副书记陈文敏;安徽省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许刚获刑十三年六个月;江西省九江市政法委原书记叶国兵被“双开”;山东省威海市政法委原书记刘茂德被“双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政法委原书记李鹤被查;吉林省四平市政法委原书记田野被查;吉林省农安县政法委原书记张凯楠被查。

而这些落马的政法委高官几乎都曾亲自组织、指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监控、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洗脑、酷刑等灭绝人性的迫害。

根据明慧网的统计,从二零二一年中国大陆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人次统计可见,政法委书记遭恶报人数多的省份如广东省、黑龙江省、辽宁省、四川省等地也是迫害法轮功严重的地区。

为迫害法轮功 中共扶持第二个权力中央又担心被其取代

为调集全国所有资源来镇压,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从中央到各省市都成立了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特务机构——610办公室。

该机构成为中共的秘密最高权力机构,从中央到地方的政法委书记一般都同时兼任当地610办公室负责人,这样一来,中央分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的实权比其他常委都大。

政法委对中共在财政、军事和外交上三位一体的控制。610办公室的一切都由江泽民躲在背后操控,并由政法委作为执行机构。继罗干之后,周永康掌控中共政法系统十余年,在政法系统党羽遍布。

自此,政法委的权力走向顶峰,形成了中共“第二权力中央”。

麦塔斯表示,610办公室是中共党内平行的权力结构。中共扶植了610,但是只要负责610的政法系统独立于中共极权的运作,中共高层就无法确保其不取代自己。“因为孩子长大了可以代替父母。610系统是中共的孩子。因此,它必须将其纳入中共的主流,才能避免其过于强大。”

他表示,610政法委体系成为打击目标,并不是中共想减轻对法轮功的迫害,而是使迫害更主流化。中共党内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是盲目的权力斗争。

法网恢恢 三十六国接恶人名单

明慧网报导,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国际人权日前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三十六国法轮功学员,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新一批恶人名单递交本国政府,要求依据《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等法律,实施制裁。

麦塔斯在采访中建议用五种法律途径在中国境外将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绳之以法。除了“利用《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禁止移民、扣押资产和起诉那些公开姓名的严重侵犯人权者,在实施该法案国家的犯罪名单中添加这些罪犯的名字”外,法律途径还包括:

1)利用普遍管辖权立法对危害人类罪提起刑事诉讼;

2)幸存的受害者对肇事者提起的损害赔偿民事诉讼;

3)要求国际刑事法院以迫害导致逃往法院条约缔约国的管辖权为依据起诉肇事者;

4)鉴于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而被大规模杀害,那些立法允许起诉活摘器官同谋者的国家应积极努力实施该立法,那些没有这种立法的国家应该制定相应的法律。

目前,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以及欧盟(二十七国)均通过《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该法案授权政府制裁侵犯人权的罪犯、贪腐官员及恶意网络行为者,制裁方式包括冻结相关官员、机构或团体在相应国家的资产,并禁止相关人士入境。

丹麦外交大臣Jeppe Kofod在就法轮功学员提交恶人名单一事的回复中写道:“我想强调的是,(丹麦)政府对于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和虐待的信息感到非常担忧。丹麦政府将与其它国家一起,继续就宗教和少数群体的(处境)问题与中共进行批判性对话,并继续支持对促进(改善)宗教与少数群体在中国(人权)状况的工作。这也适用于法轮功修炼者的权利。”

二零二一年四月,欧盟之外的挪威通过了《国际制裁实施法》用以制裁人权迫害者。日本政府可援引现有的有关外国交流与贸易的法律,对人权迫害者施以冻结财产、禁止入境的制裁。

此外,五眼联盟等西方国家之间也互通人权迫害者的信息。美国、加拿大及英国在这方面已有密切合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原文链接:受害者从法轮功到全民 施害中共官员面临制裁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