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虎宇:影评——穿越生死的《沉默呼声》

——电影《沉默呼声》观后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部《辛德勒的名单》让所有观众记住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罪恶。对现代人来说,电影既是娱乐文化的最高端产品,也是演绎厚重历史事件的最好艺术形式,与历史书籍相比,一部好的电影,往往更能让历史事件和人物以鲜活的形象深深印在人们心中。

二战过去之后,人们进行了纽伦堡大审判,将纳粹的罪行曝光于天下。二战后的国际社会也不止一次的承诺,奥斯维辛集中营这样的邪恶永不再发生。

然而,“这个世界其实是健忘的,而且非常快。”这是电影《沉默呼声》中美国记者Daniel发出的感慨。Daniel这个角色是《沉默呼声》叙事结构的一条鲜明线索,也是这部以真实故事改编的历史题材电影揭露当代中国持续发生的大屠杀事件的一个独特视角。

影片中的Daniel被设定为美国《芝加哥邮报》的记者,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中,Daniel因为采访报导这起事件的真相,为学生发声,而被中共政府禁言十年。1999年的春天,Daniel重新获得了中共当局给予的记者签证,来到中国继续从事记者职业,不过,Daniel决定不再触碰中共当局认定的敏感题材,这不是因为他的妥协,而是他当年采访过的学生被中共当局杀害了。

一边是青春盛年的大学生,有着追求民主和自由的天然品质,一边是血腥残暴的中共政权,将人性和自由视为自己政权的敌人,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大屠杀让世人看清了中共的邪恶。然而,正如Daniel感慨的那样,“这个世界其实是健忘的,而且非常快”。国际社会很快忘记了六四大屠杀,并重新接纳了中共,而且比六四大屠杀之前对中共的接纳程度还要深。1999年11月15日,美中双方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在北京达成双边协议;2001年11月,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

也正是这个时期,在中国发生了另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和屠杀。1999年7月,中共对1亿法轮功修炼者发起镇压运动,其后发生的酷刑和屠杀,无论从范围、数量、程度还是从时间延续上都远远超过了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然而当今的国际社会,人们对这场大屠杀的真相依然知之甚少······

沉默呼声》这部影片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缓缓展开它的叙述:1999年的春日,六四大屠杀的十年之后,位于北京的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早晨的阳光是那么的柔和明媚,空气中弥漫着青春和爱情的味道,两对年轻的学生情侣,在校园的林荫道上,骑着自行车欢快的追逐他们的人生梦想。大学校园,这里既蕴藏着伟大的思想,不朽的真理,也承载着学子们的所有人生梦想。

两对年轻学子的自行车在一个校园炼功点停了下来,镜头里出现了悠扬的炼功音乐和安静祥和的炼功场面——法轮功,这是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属于佛家修炼功法,以“真、善、忍”为人生的准则。在1992年从中国长春传出后,在没有任何官方宣传推广的情况下,法轮功就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学员,到1998年时,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已经达到7000万到1亿人,超过了当时的中共党员人数。尤其是在中国高校里,修炼法轮功的教授、学生比比皆是,影片中的两对青年学子正是清华大学的法轮功修炼者。

影片的主人公王博宇是清华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的博士研究生,他修炼法轮功后道德升华,在科研资金的申请中不做假数据。要知道,在中国的大学校园里,数据造假、论文抄袭是一种普遍现象,就像中共官场的腐败一样,科研项目的申请也是与利益挂钩的一种权钱交易。而法轮功就像一股清流,流入年轻学子的心灵深处,让他们焕发出真正的人格魅力和青春活力,这也为被中共腐蚀的中国大学校园重新注入了学术研究的求真精神,使被玷污的象牙塔重新焕发出应有的光彩。

然而,中共却不允许这样的清流出现在中国,就像是经济学里讲的劣币驱逐良币一样,用谎言来维持自己政权的中共,从根本上是害怕“真、善、忍”理念的,如果人们不说谎、不造假,都本着求真的精神来生活,那么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中共政权就失去了生存根基,就可能会自我解体。出于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制定了对法轮功实施群体灭绝的迫害政策,并将法轮功问题定性为“与党争夺群众、事关中共生死存亡的一场政治斗争”。

《沉默呼声》用精心刻画的细节来表达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坚持信仰的精神意志,影片中设计的对白简单有力,给人印象非常深刻。有一场对白为全片奠定了基调,在面对好友董军的质问:你一个人能改变得了社会吗?主人公王博宇回答说:“至少我能不被改变。”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根本目标就是要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而王博宇的回答则告诉观众,中共的这个目标根本不可能得逞。那么,面对中共的国家暴力机器,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将会遭受什么样的魔难?他们将如何应对?中国社会以及国际舆论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些都是这部影片需要呈现的内容。

毋庸置疑,用108分钟的一部电影以历史的纵深度来讲述法轮功被迫害和以及反迫害的故事,展现那些惊心动魄的历史真相画面,是非常有难度的。但是笔者惊讶地发现,《沉默呼声》几乎做到了这一点。这部影片描绘的每一个历史事件的细节都非常到位,简单的对白凸显人物的性格特征,以这些细节将重大历史事件巧妙的融合在几个主人公的人生经历中,使影片的叙事流畅,内涵丰富,而节奏的控制也张弛有序,将矛盾冲突一环又一环的呈现给观众。比如影片的一个镜头展现主人公迈入婚姻殿堂,描绘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个画面,然而下一个镜头就是从结婚登记处出来的主人公,在街头的橱窗上看到了中共安排杀人犯冒充法轮功学员在电视上污蔑法轮功的宣传画面。导演在这里告诉我们,只要中共制定的这种群体灭绝的大屠杀政策依然在延续,就不会存在任何岁月静好的可能性,这些对比强烈的镜头将观众的心紧紧地抓住。

《沉默呼声》通过两条线索来展开影片的故事情节,讲述当代中国正在发生的这场人道灾难。除了清华学子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的这条线索,美国记者Daniel的这条线索也至关重要。Daniel在时隔十年后再度与一群风华正茂的中国学子们发生交集,这为影片构筑了一个宽阔的时空背景,在时间上将当代中国的两件大事件“六四”和“法轮功”联接在一起,构筑了影片的历史纵深度,从空间上将中国发生的事情和国际反应连接在一起,构筑了叙事空间的广度。而且,以突破中共特务层层围堵向外界报导法轮功真相的一个美国记者来展开第二条主线,与第1条主线深度融合,共同衬托出影片的主题——当世界都在沉默时,我们需要发出呼声。

影片的高潮部分出现在中共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之后。中共安全部门导演的这起杀人放火的栽赃嫁祸案,通过电视向全世界播放后,在中国民间掀起了对法轮功的仇恨浪潮,法轮功学员面临着更加险恶的处境。通过对中共电视台播放的自焚录像的分析,Daniel凭着记者的职业素养敏锐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中共历史上最恶劣的谎言”。于是,意图寻求真相的Daniel与试图揭露中共谎言的几位清华学子终于走在了一起,他们打破社会的沉默,历经重重劫难,用鲜血和生命的代价,终于成功地向国际社会传递出法轮功的真相。影片最后的画面再次扣人心弦,主人公王博宇因为帮助Daniel在国际上揭露中共而付出了代价,影片展现了主人公走过监狱长廊时的眼神,那丰富表情的眼神既充满了对妻子对父母的眷恋,又显示出内心不改初衷的坚毅,让人不禁为之动容。主人公最后的命运如何,笔者就不在这里剧透了,留给观众去影院观看。

针对二战后发生的一次又一次的反人类大屠杀,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于2005年在一次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时表示,我们决不能做的事情是否认正在发生的一切,或者是漠不关心。安南指出,当纳粹死亡工厂正在做其可怕的工作时,许多人正是这样做的(漠不关心)。

当奥斯维辛集中营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之际,当今世界的人们或许没有意识到,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正在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集中营,那里每天都发生着大规模的人权侵害,那里有人们想像不到的各种酷刑、肆意屠杀,中共甚至通过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支撑起世界上最庞大的器官移植产业······这个世界亟须了解中国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反人类罪行。而在这个娱乐文化占统治地位的社会里,通过电影这种艺术形式讲述当代历史的真实故事,最容易走进观众的生活,一部好的电影的影响力也许胜过千言万语的新闻报导。

在众多涉及法轮功题材的电影中,《沉默呼声》别具一格,让人印象深刻,这不仅因为这部电影故事情节的铺陈有宏大的时空格局,具有了国际视野,更让我惊讶的是,《沉默呼声》的几个主演都是台湾新生代的年轻演员,而他们的演出是那么的精彩。

这篇影评应该收笔了,笔者最后想说的,《沉默呼声》的确是一部值得推荐的好电影,它让当代中国历史的真实故事深深印在观众心里,在第28届美国奥斯汀电影节上,这部影片获得了故事长片类的观众选择奖,这充分说明了人们喜欢这部影片所带来的珍贵价值。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