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调 意外扯出山东警方推诿卸责不作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21日讯】北京市近日爆发新一轮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官方加大了疫调力度。日前官方公布的一位无症状感染者的活动轨迹引发公众关注,意外牵扯出这位民工辛苦打工寻找失踪儿子的辛酸往事。当事人向媒体讲述事情的原委,曝光了山东警方推诿卸责不作为错失寻人时机的恶行。

北京市防疫机构1月19日公布了多名中共病毒感染者的行动轨迹,以便曾经在相同时段去过风险地区的民众主动接受病毒检测。其中一位居住在朝阳区石各庄村的COVID-19无症状感染者的行动轨迹,意外引发公众的关注。

疫情调查显示,这位民工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从1月1日至18日,他先后辗转在北京市多个区域的20多个不同的地点打零工,而且有多日是在凌晨时段工作,网友感叹这位民工是“流调(疫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

随后,有中国国内的媒体采访了这位民工,报导了他背井离乡在全国各地的辛苦打工寻找失踪儿子的辛酸经历。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这位岳姓男子(下称 老岳)现年43岁,原是山东威海捕鱼船上的船员。2020年8月的一天,在食品厂工作的大儿子打电话告诉家人,自己身体不舒服要回家。但此后,这个孩子并没有回家,反而与家人失去了联系。家人多方寻找,只得知儿子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在汽车站。当时老岳的儿子年仅19岁。

老岳一家在当地派出所报了警,希望警方通过定位他儿子的手机,或者调查监控录像,帮助他们寻找失踪的儿子。但警方人员却以他儿子已经是成年人为由,拒绝采取定位措施。在警方拖延两三天后,老岳儿子的手机关机了,家人怀疑,那是手机上储存的电耗光了的缘故。

对于老岳要求调看监控录像,警方也借口称“只管车、不管人”,也不同意调看。直到老岳的儿子失踪3个月后,警方才给予立案。

老岳说:“我认为,在我儿子刚走丢的那几天里,要是给定位的话,就找到了。当时,我老婆在派出所门口哭了两天,他们置之不理,所长说话还很难听。”

为了找儿子,老岳自己先后去过山东、河南、河北、天津等省市的多个地区,想方设法去寻找儿子的踪迹。“到了地方,我就在银行的ATM机房睡,天气热,蚊子又多。没有钱,我就在当地打工,赚够钱了,就去其它城市”。

因为儿子失踪前曾经在北京做过帮厨,他就来北京寻子。他说,自己家中还有生活无法自理的父母,加上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一家六口都靠他赚钱糊口。

在北京寻子期间,由于北京市区白天限制工程车辆通行,老岳经常在凌晨出发,做搬运水泥砂石的体力工作,通常做完工天就亮了。

老岳还对媒体提到一件事:去年10月,他突然接到官方通知,让他去荣成市立第二医院认尸,但那具尸体刚被发现的时候,他就问过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员说不是他的儿子。但是到后来,“我一上访,他们为了结案,就说(那具尸体)是我的儿子”。

为了找回自己的儿子,老岳也曾经去威海市公安局反映此事,不料威海市公安局把这个案子又推回荣成市公安局。不甘心就此放弃的老岳又到山东省公安厅去反映情况,但也得不到回应。不得已,他来到了北京。他说,自己1月17日出门,就是去邮局寄了上访信。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 责任编辑:程非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