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疫情使整个邮轮业逐渐沉沦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im Collins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一向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的杯子总是半满,而有些人则总是认为半空。当然,生活中存在怀疑论是十分正常的,但我整体上还是属于乐观派。

这种乐观情绪通常也适用于我对市场的看法。事实上,外部新闻越糟糕,我就越是乐观。

例如,当一个市场的所有因素都遭遇困境时,几乎总是能拨开一众坏消息,找到真正具有价值的资讯,就像差点儿连同洗澡水一起被扔掉的婴儿。在一个面临崩溃行业的废墟中,往往会产生至少几家信用坚挺的公司,你可以选择在那里投资,并期望得到超过正常程度的回报。

然而,最近来自一个行业的消息使形势看起来特别严峻,那就是邮轮业。

公海难现往日荣光

2019年是邮轮业的辉煌之年,全年收入超过400亿美元,同时为近3000万乘客提供优质服务。

而2020年中共病毒(COVID-19)全球大流行导致的停业大潮对邮轮业市场的打击特别大。邮轮公司损失了近80%的业务和约85%的价值。

但是,随着疫苗成功推入市场并开始接种到普通民众,整个行业似乎迎来了曙光。今年开年时期,邮轮公司在严格的疫苗注射和病毒测试要求下恢复了他们的旅游业务。股票价格在反弹,一切似乎在好转。

直到最近,形势发展急转直下。

据报导,一艘荷美(Holland America)公司邮轮被拒绝进入墨西哥港口,理由是21名已经接种疫苗的船员经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此前不久,一艘王家加勒比(Royal Caribbean,RCL)邮轮因55名接种过疫苗的船员和乘客检测呈阳性而被迫滞留在海上。

看来COVID-19在海上很猖狂。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总共调查了来自89艘船上的确诊病例。结果导致该机构将其疫情旅行健康风险通知提高至四级,即最高级别。

仿佛是雪上加霜,CDC还建议公众无论是否接种疫苗,都要避免集体乘坐邮轮进行旅行。

让我们直面现实吧,游客参加邮轮旅行是为了尽兴放松。他们不是来遭受严厉的健康安全要求带来的多重约束,甚至在不幸中招病毒检测呈阳性时被强制隔离在船舱里。这些苛刻的应对措施直接与这些邮轮公司的商业模式背道而驰。

当然,我这样讲绝对不是要淡化病毒危害。病毒是非常可怕且真实存在的,对于老年人、合并症患者和免疫力低下人士等特定群体而言,COVID-19是非常危险的。问题是我们现在掌握了近两年前尚不清楚的事情。

但是,政府对COVID-19零忍容(就像银行零利率一样不切实际)政策的痴迷已经令这个行业开始显得不堪重负。邮轮公司的股票价格已经开始反映出这个趋势,并持续趋向恶化。

所有这一切的巨大弊端

现在,通常我会考虑查看对比不同的邮轮供应商,看看是否有任何一家表现比其它公司更好。但这个市场本身有一个特别的现象。

邮轮公司的市场是非常巩固的。

例如,嘉年华邮轮公司(Carnival Cruises Line,CCL)是公主(Princess Cruises)、歌诗达(Costa Cruises)和荷美等八家邮轮公司的母公司。

王家加勒比公司和挪威邮轮(Norwegian Cruise Line,NCLH),除拥有自身公司品牌之外,也是另外两家邮轮公司的母公司。王家加勒比还拥有另外两条航线的50%股份。

这三家公司共运送了79%的乘客,贡献了整个邮轮业72%的收入。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份额。这就意味着没有太多的其它公司可以填补这个空缺。

所幸邮轮业颇具弹性,这也是该行业为数不多的竞争优势。早在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就令邮轮业遭受重创,但最后均挺了过来恢复了元气。然而,如果无法达成与SARS-CoV-2病毒长期共存的广泛共识,整个邮轮业的发展仍然会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

作者简介:

蒂姆‧柯林斯(Tim Collins)曾数年担任公司财务顾问,之后建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该基金在Facebook、Twitter和AirBnB等公司上市之前,就已在私人市场上收购它们的股份。他目前与鲍勃‧伯恩(Bob Byrne)合著《街灯机密》(Streetlight Confidential)投资通讯,他在TheStreet.com网站上的RealMoney和RealMoneyPro等栏目上发表各类文章和评论超过十年。欲了解如何在付费通讯服务中获得他的专有研究,请访问《街灯机密》(Streetlight Confidential)期刊网站。

原文Sinking an Entire Industr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