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纯清:中共为什么老是拚命“甩锅”?

——论共产党滥用比喻撒谎散毒小智术之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疾控中心1月15号公布,海淀区确认一起本地传播的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17号随称,患者曾收到来自加拿大,现被测出阳性样本的邮件。可这锅刚甩出,就撞了自家南墙。北京邮政当即声明,严格按照规定落实了防疫包括外包装消杀措施,相关人员及其工作场所环境、家庭现场采样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而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在未经消杀的纸张、布等多孔性无宿主表面的存活期很短,最多数小时后就丧失传染活性。这已是常识(中共也承认)。而这一“污染邮件”,自7号寄出加拿大,经香港入境送达,四天内经过多次消杀, 13号尚能致人发病,潜伏期仅两天;九天后还能被测出;而病毒对前八名接触者一概“避开”,唯独“突袭”最后一个。这“邮件播毒”说太“玄幻”了,因而成了国际笑话。其实,闹“非典”的时候,中共已经在向法轮功甩“邮件播毒”之黑锅中,碰过一鼻子灰了

但这些,中共不管,也顾不得,还只记吃,不记打。它隐瞒疫情导致了中共病毒在全球的蔓延,这锅它背不起,非甩不可。把病毒源甩到海外,已是“压倒一切的第一要务”和当务之急。做贼心虚,有锅必甩,一直甩着。

然而,这并非一时失手所致。从某一角度看,共产邪恶主义本身,就是“甩锅”甩出来的。不过,它不叫“甩”,美其名曰“扬弃”。它宣称的其三个来源,全给抹成了“黑锅”,“共”完产,即甩人。对于德国古典哲学,给扣以“唯心主义”或“机械唯物主义”、“朴素唯物主义”大帽子而甩掉,尔后将其“合理内核”鲸吞;最后,合二为一,名曰“辩证唯物主义”,就算作自己的“发明创造”。对于古典经济学的所谓“批判地继承”,也是如此。对于“乌托邦式社会主义”,则是先扣后甩以“空想” 的帽子,再加以 “科学”之冕,“共”为己有。于是乎,从其抹黑的锅堆里,就“甩”出来一个“科学共产主义”体系。由此可见,“甩锅”实际是共产党胎里带来的一种生存本能。

而“共”出自己的“锅产”之后,再“甩”的方向就反了过来。但基本准则没变,那就是:“甩”的,全是错——错全是别人的。

甩锅”最初的经典说法,出于恩格斯之口。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末,针对法国所谓“冒牌的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讲:“马克思曾经说过:‘我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马恩选集》第四卷第476页)

海涅那比喻诗句,更兼夸张、虚拟。当然,从形式上看属于正常手法。但内容呢,所表达的是,对希望与果实之间巨大反差的感受,也系人之常情。可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诗言志”:受到马克思影响、被恩格斯称为“我们队伍的革命战士”的海涅,其志向,却已混杂了背离传统的“革命想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而恩格斯看重的并非其“诗意”(这里与诗无关),而是其“诗外之意”,即:其违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常识之义内所夹杂着的“甩锅”意味。而一经马被恩“代言”援引,就“扬弃”为“甩锅”教条了。这不是推测,今天仍将之当作祖师爷“名言警句”的五毛、小粉红们,就是这样理解的(这也正是共产党所要的)。

事实上,恩格斯当时也确实是在“甩锅”。所谓“冒牌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外是“马克思主义的二把刀”(类似于所谓“歪嘴和尚”),没有摸清“马克思主义的底牌”,不知道共产党一身两面(一真一假),不清楚共产党有一套黑话式的“党话”系统。如同“雏妓”,只知当婊子,不会立牌坊,给妓院捅了漏子,老鸨不买单。

这也难怪。为了全面祸乱神创的世间,共产主义邪理歪说,分为表面上互相对立的两支(暴力共产主义和非暴力共产主义)。相应的,其面目分为真假两个共产党,策略和手段分为阴阳两套,其党话系统也分为黑白两面以及表层、中层、深层等多个层次。这样一来,就使得其“甩锅”方式非常繁杂,表现的光怪陆离,令人眼花缭乱。久之,便形成了其革命传统和斗争艺术。

对此,列宁也有所“建树”。他专门写过《论共产主义“左”派幼稚病》的小册子,对“左”派大加挞伐。其实呢,是通过批“左”一面甩“黑”——污名,即“左”派玩弄“理论的烈火”给其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消除掉;一面甩“锅”——责任,即把“左”派的罪责推卸掉。而“左”派及其言行均属于“共运”的一部分。

可以说,共产党“无事不甩锅”。这是因为,这个邪灵是宇宙中的异数,它张口即谎,动手即罪,以最终毁灭人类为使命,所以谁都想除掉它。因而它一直处于被围剿被讨伐被追惩的状态与亡党恐惧之中,老是讲“敌人亡我之心不死”。它无恶不作,罪孽深重,却从不想承担任何后果,也偿还不起,它那颗“玻璃心”也承受不了。故而从来不敢言败,从来不敢认错认罪,而老是通过标榜“战无不胜”、“形势大好”、永远“伟光正”、“负责任的大国”,来自我安慰、自欺欺人。

就是说,中共之所以老是拚命“甩锅”,根本原因在于,它不“甩锅”,难以存活。“甩锅”,实质上是这个邪灵附体求生、混世、避险的一种魔法妖术,

“甩锅”这一手,中共玩的炉火纯青。手法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明甩,如把“大饥荒”说成“自然灾害”;暗甩,如“截访替代接访”;温水煮青蛙般地甩,如从“政府给养老”到“养老不能靠政府”、“自己再吃苦,也得养政府”、“宁肯自己受穷,也要养子弟兵”;直接甩,如矢口否认“活摘”、“隐瞒疫情”;曲线甩,如改口承认“活摘死刑犯器官”;只甩不说,如废弃宪法、法律等(不过,镇压法轮功之后,也开始说“不讲法律”的话了);说甩不甩,如“彻底否定文革”、“禁止游街”、“废弃对法轮功的禁书令”等。

中共“甩锅”的具体方式多种多样,诸如:
(一)直接赖账式。无产阶级,原来叫“流氓无产者”(所谓“巴黎公社起义”,实为“流氓暴动”)。造反起家的所谓“湖南农民运动”,也是“痞子暴乱”,毛泽东都不否认,只是大夸“流氓地痞最革命”,狂叫“痞子运动好得很!”后来嫌不好听了,就甩去“流氓”二字,以掩盖其流氓本性(这个“跳蚤窝”——政治流氓集团的骨干始终是痞子,“创始人”是,“夺权先锋”是,“维稳主力”也是,尤其是专门镇压法轮功的“六一零”机构更是“跳蚤虱子”聚集地——人渣堆)

(二)拐弯抹角式。 “(共产党)经是好的,叫歪嘴和尚给念歪了。”这一“甩锅经”,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至今还有不少人相信、念叨。这实在是共产党“甩锅”的一大成就。

(三)先内后外式。在党内划分为“左、中、右”三派,其中还有 “极左”、“中右”、“极右”、“形‘左’实‘右’”等等。先把锅内甩给“左”或“右”,或同时甩给“左”和“右”,然后对外宣传战胜了敌对势力在革命队伍内部的“代理人”。这么一甩,好像它“左”、“右”干的坏事,就都不算它干的了。而毛泽东自己明明说过,“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历来如此。”可是,对此,不光思维已被洗碎片化了的脑残者,业已丧失了“联想”能力。就是一般善良的人,也很难想那么多,因为共产党的邪恶远远超出了人的想像。

(四)蝎虎断尾式。“延安整风”副手、中央文革组长康生死时,中共谥号为“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文革后,又改讽为“野心家、阴谋家”,掘起坟,“平民愤”;甩其骨灰,化为党的胭脂粉。中共御用理论家,几乎都在用完之后,随即被甩成了“马列主义理论骗子”。而“骗子”贩卖的都是“党理论”,所以,对此从未作过任何真正的清除。所谓“肃清其流毒”,只是“甩着骗子再骗一回”的戏码。而今亦然,所谓肃清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孙力军的流毒,无非是“打击异己”的旗号,而周永康、薄熙来们无法无天的邪恶套路,“雷打不动”,以致有人说“习近平穿着自己的鞋,走着薄熙来的路”。

(五)大张旗鼓式。耍“平反”诡计,把“罪锅”甩成“伟绩”:“历史上中共犯了很多大错。但是,它总是通过‘平反昭雪’把错误归到某个人或某个团体身上,不但让受害者感恩戴德,更把中共的罪恶推得一干二净。‘不但善于犯错误,而且敢于纠正错误’成为中共一次次死里逃生的仙丹妙药,于是,中共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九评共产党》之九)毋庸讳言,中共的“甩锅艺术”高超,真的是甩出花来了。由此观之,中共的所谓“纪检”、“监察”部门,并非通常意义的“监督”机关,而是专门的“甩锅”机构。从毛泽东开始,就高呼为学生“减负”,“着重减轻小学生的书包”的口号,至今还在高调地“减”在嘴上。结果,越减“孩子的书包越沉”,被“减轻”的,只是家长的钱包。为什么?它总在借孩子的书包掏家长的腰包,这“锅”得总甩着。反腐更是如此,上唇“零容忍”,下唇“永远在路上”,越反越腐败。实际“零容忍”的,只是“二话”、“二心”。“锅”不老甩着,人民一“零容忍”,党就完了。

(六)先声夺人式。为了建立和把控颠覆亚洲第一个民主政权——中华民国政府的统一战线,高举“民主”旗帜,大唱“民主”颂歌,臭骂“一党专政”,而将其通过“暴动”建立“暴政”图谋之锅,甩人脑后,一骗人为其篡夺政权当帮凶、炮灰、同盟军(而由中共以前的论述编辑成的《历史的先声》一书,中共给“禁”了)。

(七)冒名掩饰式。从政府、军队、公安、法院,到医院、剧院、广场、道路,处处挂者“人民”的招牌,藉以掩饰其“专政”黑锅。

(八)张冠李戴式。故意混淆“中国与中共”、“国家与政权”、“政府与政党”的概念,硬给“反共势力”贴上“反华势力”的靶纸,动辄即把所有黑锅都甩给“境外反华势力”。

(九)强词夺理式。歪解“人权”基本概念,还出《人权白皮书》,甩人权恶劣记录黑锅;捏造“全过程民主”,甩专制独裁黑锅。

(十)洗地伪证式。苏家屯活摘、隐瞒武汉疫情罪行败露后,待将现场洗地和粉饰完毕后,随即公开宣传,包括让相关国际组织、外事机构到现场参观,为其“黑锅的不存在”作伪证;在近期的彭帅事件中,又故伎重演。

(十一)反守为攻式。无耻宣扬“中国最安全”、“中国比美国人权好五倍”、“病毒来源于美国”等,“甩锅”加栽赃嫁祸。导演“天安门自焚”闹剧,诬陷法轮功,欺骗全世界,是这一“甩锅”方式的巅峰之作。甩的是,匪夷所思的“荒诞罪行”之锅,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地迫害最善良民众的“荒诞罪行”之锅。

(十二)收买帮手式。诱骗、收买西左或政客、商人游说、写文章、著书,吹捧“延安革命圣地”、掩盖“大饥荒”真相、传播对法轮功的诽谤,“讲好中国故事”等,实际上就是让那些“有用的白痴”当其帮凶。

(十三)打折式。减少甚至仅仅象征性的公布(韩战、中印、中苏、中越等)战争、(唐山大地震、非典、中共病毒等)天灾人祸伤亡数字,通过规定灾难等级及追究领导责任额度,变相限定死亡上报人数等。1月21号,中共国务院公布了半年前的郑州“七•二零”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确认”郑州市“瞒报”死亡人数139人。可是,仅从京广快速路北隧道内一处拖出的被水没过顶的车辆就远远超出这个数字。此可谓“揭小瞒,隐大瞒。”

(十四)闷葫芦式。即严密封锁讯息,完全掩盖。围困长春的“饿殍战”,饿死几十万人,谎称“兵不血刃”;直接烧掉“大饥荒”饿死数字;对一九七五年八月八日河南省南部驻马店地区板桥水库溃坝造成二十三万人死亡事件(美国“探索”《Discovery》频道专题节目在《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TOP 10》中排名第一),对外一声不吭,若无其事,对内打击知情记者(至今属于“绝密”)。在骑虎难下、难以为继的境况下,后来将对法轮功的镇压转入地下,则是对闷葫芦式“甩锅”术的超限战化的再利用。

(十五)推陈“簇”新式。在“武汉病毒”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病死后,将之追认为“抗疫英模”,象征性地甩出有关警察,给予轻微处分。但信息封锁更加严厉,对艾芬、方方等发声者的压制如故,对方斌、陈秋实、张展等独立媒体人的迫害更加严酷。“七•二零”特大暴雨灾害半年后,才甩出郑州市委书记一众顶雷,顶当前郑州疫情的“新雷”。

(十六)贼喊捉贼式。贼喊捉贼,这一中共的惯用伎俩,在“甩锅”方面,也表演的淋漓尽致。骂蒋介石“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当“帝国主义走狗”。而中共不止是苏共派人、出钱组建起来的,而且在骂蒋的时候,就暗中与皇军勾结,并毫无忌惮地以苏共为靠山,毛泽东们还公开喊斯大林“爸爸”;污蔑法轮功为“X教”,而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马克思就是撒旦教徒),且是与暴政合一的最大最黑最恶最凶的邪教;中共以反恐的名义在新疆大搞法西斯集中营,对少数民族实行灭绝政策,而它自己正是最庞大最暴虐的国家恐怖犯罪集团。反观之,这些均系“甩锅”手段。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了解中共的许多读者,都会在此续写下去。限于篇幅,不再赘述。以上是“分说”,而实际上,它是有分有合,综合运用的。

遗憾的是,中共对疫情隐瞒的“甩锅”,虽然没有像对疫情的隐瞒本身那样成功,但其“甩锅”本身的散毒效应,却非常严重。在当下的“防疫”中,多少国家抄了中共的作业?不止如此,连“伟光正”的毒都中了。不计后果的盲目缩短疫苗的试验期不说,强制普及疫苗不说,不打不行打了责任自负不说,限制出行、餐饮,甚至解职、罚款等,这与“无产阶级专政”有多大区别?而当已经发现疫苗难步病毒变异后尘的时候,至今还没听到哪个政要反思、认错、悔改之声。而这才是中共“甩锅”的最大成功之处,也是人类令撒旦大笑的悲剧所在。

遗憾的是,很多西方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并没有意识到中共已经把全世界带入了阴沟里。

“甩锅”,是共产党极端自私的邪恶本性的表现,也是其逆向淘汰内斗机制的一种必然要求和产物。即是说,“甩锅”不止是邪党的逃生妖术,也是其党徒混迹党内的偷生偏方。谁邪谁强,谁坏谁上,谁横谁行,这种逆向淘汰的内斗机制,使“甩锅”成了上爬和保位的捷径和妙招。毛泽东不甩“富田事变”、“打AB团”和历次运动等锅,就难以“一贯正确”,更难以自吹“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尽管这“锅”甩的太过了,都连带着把党也甩到了被“挽救”的地步,已跟“伟光正”自相矛盾了,但由于对精英的灭绝性残杀与愚民洗脑的持续不断,业已使得其“庐山中”很难有人能以看穿、敢于说破了)。邓小平不把“反右扩大化”甩出去均摊,并留几顶右派分子的大帽子,以证他主持的反右“大方向没有错”,不把“六四”屠城黑锅甩给“国内外大小气候”,就没法自封和安享“第二代领导核心”及垂帘听政之位;江泽民不甩“二假二奸”(假革命烈士之子、假地下党员;日伪汉奸、俄〔苏联〕奸)等锅,就不可能爬上去。

“甩锅”,还是中共的一种内在的单向压迫机制和“潜规则”:“锅”,只许“自上而下”的甩,而不许“自下而上”的甩。只许党妈甩给个人或团伙,中央向部门、地方甩,上级往下级甩,而任何个人和团伙却不许甩给党妈,不许下级甩给上级。所以,赵紫阳向来访的戈尔巴乔夫透露“邓小平说了算”,这种如同说破“皇帝没穿衣服”的童言般之语,尤其被视为“大逆不道”。

这样以来,特别是镇压法轮功之后,十恶毒世,道德下滑一日千里,国不国,政不政,无官不贪,十贪九淫;人不人,如行尸走肉;环境失去生机。中国大陆如此,西方亦堕落了,那些非暴力共产主义者,也丢掉了人的灵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此言不虚啊!
然而,物极必反。在天灭中共的今天,这一套越来越玩不转了。上面所述的西方争抄中共“清零封城”作业的问题,令人遗憾。但与之同时,中共的“甩锅”和西左的“抄作业”,也暴露了两种共产主义共同的邪恶本质。最近,大陆疫民对“清零封城”公开表示不满和反抗,全球抄中共作业的现象渐渐收敛,英国已甩弃,美国最高法院叫停私企疫苗令等现象,表明:全球越来越多的人渐渐清醒过来。而谴责中共“甩锅”、追惩“隐瞒疫情”和“活摘”罪责、清算共产主义罪恶,抵制“西左”滥权的的正义力量,正在扩展和集结。

同时,在防疫过程中,武汉对于“隐瞒疫情”之锅,西安对于“野蛮封城”之锅,开始向中央甩了。而“自下而上”的甩,早就开始了。就是说,包括五毛、小粉红们在内,中国大陆不仅也越来越多的人不认党妈“甩锅”的酒钱了,而且奋然挥拳砸向“党锅”来了。显然,这是亡党的一大凶兆。

由此可见,开头讲的“国际邮件甩锅笑话”,亦非偶发。那充满血腥的黑锅,共产党是甩不掉的,它自己却很快就要被觉醒的人们甩弃了。

万幸的是,到了与日俱增的三退人数超过三亿九千万,神韵在全球持续巡演十几年的今天,创世主救度世人的福音越发广为传播,未来的光明大道正越来越明晰的展现在人类眼前。天灭中共,离彻底收网的时日,不远了。

何去何从?系于一念,任人自选。正是:
小小嗜血虫,附体咬人猛。
跳蚤本相现,再怎充龙种?
正邪大决战,善恶泾渭明。
血腥锅枉甩,驴橛拴傻疯。
甘霖沐身心,良知漂邪红。
创世主恩洪,归正获新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