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俄乌危机会重演“古巴导弹危机”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最近宣布准备向东欧快速投放8,500名军人,并提醒美国公民撤离乌克兰,似乎预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风险在升高。美国政府态度的迅速变化,不仅令人想起了冷战时期的“古巴导弹危机”。当年美苏各自让步后,“古巴导弹危机”化解,毛却趁机发动了中印战争;如今的俄乌危机也有类似之处。

拜登忽然变得强硬

1月19日,拜登在上任一周年的记者会上,表示俄罗斯若入侵乌克兰将付出巨大代价,但随口一句“小规模的入侵行动”的说法,却引发了热议,被外界普遍认为示弱。

乌克兰总统还发推特称,“我们要提醒大国,没有小的入侵和小国。正如没有小的伤亡和失去亲人的小的悲痛一样。”

1月20日,拜登澄清“如果任何——任何——集结的俄罗斯部队越过乌克兰边境,那就是入侵”,“它(俄罗斯)将得到严厉和协调一致的经济上的回应”。

1月25日,美国特拉华州多佛空军基地的人员正在准备启运援助乌克兰的武器装备。(美国国防部推特)

1月25日,拜登确认,“如果他要进入乌克兰,将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包括重大的经济制裁,而且我觉得有必要加强我们的存在”。五角大楼随后证实,继续向乌克兰运送武器,同时大约 8,500 名美国军事人员已进入高度戒备状态,若北约提出要求,可随时快速部署。

拜登还提到会对普京个人进行制裁,但他也重申美国军队不会进入乌克兰,而是与北约协调行动,部署在东欧边界。

美国政府忽然对俄乌危机表现出强硬态度,与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有类似之处。

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

美苏冷战一直以核武器竞赛为一大标志。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前夕,美国对苏联拥有核武器的较大优势,美苏核武库数量对比为27,000 : 5,000;战略核弹头对比3,600 : 300;洲际弹道导弹对比为294 : 56;美国还有5艘弹道导弹核潜艇。

美国将核武器公开部署到了意大利和土耳其,展示了对苏联的公开核威慑。苏联为扭转战略劣势,决定在古巴秘密部署核武。到1962年10月,美国才开始听到风声,当时苏联已经运抵古巴至少36枚战略核弹头,并部署了至少42枚中程导弹、7艘常规动力弹道导弹潜艇、22架可投放核弹的IL28轰炸机,还有部分战术核弹头和短程导弹,以及防空导弹。

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得到情报时,还不相信,但苏联故意没有伪装导弹发射架,让美军侦察机拍摄到了照片。美国军方强烈要求空袭和派兵进入,但肯尼迪仅决定对古巴封锁,以阻截苏联船只;肯尼迪发表电视演讲,要求苏联导弹撤出古巴,美军进入戒备状态。

苏联内部讨论了美国的强硬反应,也担心美国军队可能进入古巴,但仍然宣布不接受美国的封锁,并称布署的导弹是防御性的。

1962年10月28日至29日,美国海军一架HSS-1 Seabat直升机在古巴附近海域迫使苏联潜艇B-59浮出水面。(公有领域)

美国得到北约盟友和美洲国家组织支持后,开始拦截苏联船只,苏联在古巴海域的4艘攻击潜艇依次被美军逼迫浮出水面。其中一艘苏联潜艇艇长失去了与莫斯科的联系,误以为核战争已经爆发,决定发射核鱼雷,但因大副不同意、未能执行。苏军在古巴的防空导弹则击落了美军的一架U-2侦察机。

双方谈判僵持不下,美军强烈要求对古巴空袭,但最终被总统肯尼迪总统否决,希望继续谈判解决;美国军方对年轻的肯尼迪总统表示了强烈不满,甚至表示可能自行发动攻击。巨大压力下的肯尼迪私下派出了弟弟罗伯特·肯尼迪,前往苏联大使馆秘密谈判。事后表明,肯尼迪口头答应撤回在意大利和土耳其的导弹,表示迫于军方压力不能书面承诺,否则局面可能失控;而且为了不使得美国难堪,将比苏联核武器撤出古巴要晚一些,还只能秘密进行。

苏联认为达到了预期的战略意图,削弱了美国核武器的部署优势,立刻答应从古巴撤出。“古巴导弹危机”在紧张中化解,表面上苏联退却、美国胜利,实际上各自妥协。

面对苏联以攻为守的策略,美国民主党总统肯尼迪表现是否过于软弱,至今还在争论当中,包括到底谁真正获胜。

不过,中共却趁机扮演了一次获胜者。当时,因“人民公社”和“大跃进”的失败,毛正面临党内质疑,马上抓住美苏自顾不暇的时机,突然发动了中印战争。中共军队获胜后,眼看“古巴导弹危机”解除,又迅速撤离,还主动从原来的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显示此仗并无真正的战略意图,更多是为毛本人化解了领导权的危机。

1月25日,俄罗斯军队在靠近乌克兰的南部军区进行实弹射击比赛。(俄罗斯国防部)

俄乌危机又是同样的路数?

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俄罗斯已经无力与美国争霸,仅能维持地区性强国的形象。因经济原因,俄罗斯常规军力大幅缩减,但希望继续维持世界第二核武器大国的地位,保持对美国、西方和中共的威胁。

如今的俄罗斯实际不再有实力挑战美国和北约,但中共公开与美国争霸,令俄罗斯看到了机会,在乌克兰边境再次摆出了以攻为守的姿态,以争取更高的战略位置。这一点,与当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倒是颇为相似。

拜登应该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因此挑明说,俄罗斯“正在中国(中共)和西方之间寻找位置和角色”。他还说,“大国不能虚张声势”(Big country can’t bluff)。

显然,拜登更关注的是与中共的“激烈竞争”,在俄乌危机当中,美国更准备防范的是中共趁乱在台海挑起战事,这对美国是关乎自身安全的头等大事。

相比之下,俄乌危机对美国并不构成多大直接的安全威胁,更多影响的是美国的头号强国地位和领导力。美军依然把重兵部署在西太平洋,防止中共浑水摸鱼;1月21日,美国国务院还宣布制裁中共军方参与了导弹技术扩散的三家实体。

1月24日,美军的杜鲁门号航母舰队(USS Harry S. Truman)在地中海参加北约的海王星打击(Neptune Strike)2022演习。(美国欧洲司令部)

同时,美国也意识到,在俄乌危机当中不能过于软弱。大概也是在美国军方的建议下,拜登忽然决定展示强硬姿态,最起码不要再犯“古巴导弹危机”时的错误。

如今的民主党正面临中期选举压力,在欧洲盟友面前也需要展示领导力,对俄乌危机展示强硬符合逻辑。美国政府大概不想轻易让俄罗斯借机捞取太多筹码,更不想令中共领导人产生重大误判。

中俄之间谁在利用谁?

2021年4月,俄罗斯也曾陈兵乌克兰;当时中共的辽宁号航母也绕行台湾东部,并进入南海。随后,俄罗斯又忽然撤兵,把中共独自撂在了与美国和西方对抗的前台。

2021年10月,中共舰队前往海参崴与俄罗斯海军演习,随后与俄罗斯舰队一同穿越了日本的津轻海峡。中共不敢提舰队去了海参崴,却称彼得大帝湾,之后又与俄罗斯军舰威胁日本,应该急切地希望与俄罗斯抱团。俄罗斯再次利用了中共后,却马上称不会与中共建立军事同盟。中共尴尬之余,只好称中俄“不是盟友,胜似盟友”。

2021年12月,中共的辽宁号航母又一次短暂出动,俄罗斯也再次陈兵乌克兰边境。2022年1月,俄乌危机加剧之际,中共军委1号命令却不再提“聚焦备战打仗”。中共大概也想把俄罗斯拱到前台,最起码在冬奥会前先暂时躲一躲风头。

1月25日,中俄海军在阿拉伯海西部联合演习,中共的驱逐舰乌鲁木齐舰和补给舰参加。(俄罗斯国防部)

1月20日,中共驱逐舰乌鲁木齐舰参加了中俄伊三方在伊朗附近海域的军演。1月24日,中共又主动公布,中俄海军5艘舰艇在阿拉伯海北部海域联合演习。中共等于继续把俄罗斯往前顶。

1月26日,中共外交部也想火上浇油,发言人赵立坚称,“北约是冷战时期的产物”,“坚决反对各种‘小圈子’”,“希望有关各方充分考虑彼此的合理安全关切,避免对立和对抗”。

中共忽然对俄乌危机表态,不惜得罪北约,明显挺俄罗斯,实际在故意挑事,希望俄罗斯与美国和西方继续对立。与此同时,中共在中亚也没闲着。1月25日,中共党媒高调报导习近平主持了与中亚五国建交30周年视频峰会。新华社和中共外交部齐声称,中亚国家是“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新华社还引用习近平的话宣称“打造中国-中亚命运共同体,开启中国同中亚国家相互关系的新时代”。

年初哈萨克斯坦动荡,俄罗斯军队迅速介入,中共却插不上手,还自我辩解不是“外部势力”,显得相当尴尬。如今趁俄罗斯忙于乌克兰危机,中共大概想从中亚扳回一局。

俄罗斯利用中共对抗美国的时机,制造了乌克兰危机;中共也在试图利用俄乌危机,把俄罗斯推到对抗美国和西方的前沿,自己先缩起头来,还打算继续搞俄罗斯的后院。不知普京最终会如何选择,他参加北京冬奥会时,和习近平当面又会怎么谈。

结语

1月21日,德国海军司令舍恩巴赫出席印度智库举行的“德国印太战略”研讨会,他以个人名义表示,给予普京一些尊重成本很低,甚至没有成本,德国和印度需要联合俄罗斯对付中共。他还说“中(共)国不仅仅是一个对手”,它“对许多国家来说都是以一个敌人的方式行事”。之后他迅速辞职。

看来,能清晰挑明中美俄战略关系的不仅仅是拜登,普京应该也不会不懂。北约是防御性组织,对俄罗斯实际并无威胁,在前总统川普坚持下,各国才开始努力达到2%的国防预算标准。俄罗斯的举动,只能加强北约的作用,欧洲也会更加警惕俄罗斯的能源供应,东欧国家也会继续倾向西方。

俄罗斯是否真要向前戕,准备承受更多制裁,甚至陷入战争泥潭,反被中共利用;还是继续在美国、西方和中共之间寻求机遇,应该是俄乌危机背后的关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