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习团拜会喊话招降 以退为进保连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中央、国务院1月30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2022年团拜会。中共7常委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集体亮相,习近平按惯例发表团拜会讲话。

团拜会粉饰太平

中共的团拜会始于延安时代,初始由毛泽东倡导,表面的目的是为了避免下级官员向领导送礼上贡,杜绝腐败,中共中央领导层汇聚在礼堂里,每人一碗清茶团拜。其实中共延安时的腐败是一种等级森严的制度化公开化的腐败。团拜实际的效应是在向全党粉饰太平、掩盖权力斗争的同时,宣示独裁者的威权。

江泽民上台以来直至2016年,团拜会一般由党的最高领导人主持,国务院总理致辞发表讲话。2017年之后至今,团拜会基本都由李克强主持,习近平发表讲话,凸显习全党核心地位得到加强。

2022年1月30日,7常委和王岐山全员出面,此前一个月内,栗战书缺席新年茶话会、赵乐际缺席中共政治局第36次集体学习会议,曾引发外界对高层内斗酣热的猜测。日前原中央巡视组副组长董宏被判死缓,更引发外界对王岐山处境不妙的热议。

2020年和2021年,连续两年来,中共因为疫情袭击、内斗加剧、外交窘境以及经济下行等等方面因素的冲击,政权处于极度的不稳定之中。因而团拜会上,习近平的讲话基本避重就轻,只谈成绩不谈乱象。

今年的团拜会致辞更是虚列了一堆大而空的政绩,什么“经济发展和疫情防控保持世界领先”,“新发展格局”“高质量发展”“碳达峰碳中和”“香港实现由乱转治”“反‘独’促统斗争”“党史学习”等等,这些恶政败象、反人类的罪行,在中共眼里全变成了“中国共产党向人民、向历史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

习喊话招降

但今年习团拜会致辞较2021年,有一个明显不同之处。在一段只有263字的论述中,习大谈特谈“团结奋斗”,一连用了10个“团结”和11个“奋斗”。

习近平称,“百年奋斗历史告诉我们,团结就是力量,奋斗开创未来;能团结奋斗的民族才有前途,能团结奋斗的政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百年奋斗历史还告诉我们,围绕明确奋斗目标形成的团结才是最牢固的团结,依靠紧密团结进行的奋斗才是最有力的奋斗。”

既要斗争又要团结,是中共内部权斗格局的双向频波,目的是保政权不倒,保党不亡。暗里刀光剑影、你死我活,明面上团结和谐、一心向党。毛邓江胡,无不如此。

习近平此次在团拜会上的致辞,结合20大的连任谋局,习大有向全党各派、特别是向反习派做最后的招安劝降兼警示宣告之意,既投射习担忧政权不稳之困境,又暗藏后续的激烈权斗手段。即软话招安,不阻习连任者相安无事,反习不收手者、搅局习连任者杀无赦。

内斗空前激烈

中共政权的共产原教旨主义回归光谱,使得中共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经济与政治红利基本上快消耗殆尽,同时,习的大力反腐也动了红二代及权贵主义们的蛋糕,这使得真心拥护习当局者鲜,反习派除了江曾主线外,团派、红二代、改革派等各方势力均对习的全面左转与连任不满。

2021年12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中共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曲青山全面吹捧“改革开放”的文章,只字不提习近平。2021年12月22日,一篇由中共上海市公共政策研究会会长胡伟撰写的特稿《始终不渝坚持三中全会路线和改革开放道路》刊登在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上。上述文章外界认为是江曾派借邓的“改革开放”路线对习展开路线攻击。

日前,国务院调查组对郑州去年7・20洪灾的调查结果和“之江新军”河南省原常委、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被中纪委立案后免职,外界普遍认为是李克强团派在中共元老支持下,与习近平的权力较量。

另一位“之江新军”浙江原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的落马,是反习势力联合中纪委赵乐际对习的重创。栗战书的神秘隐身,外界传闻是反习势力将栗的黑材料交到六常委面前,给习做局。日前,贵州省数位省管干部落马,原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认为,是反习势力对栗战书与陈敏尔发起攻势。

2022年1月24日,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蔡鄂生被中纪委宣布开除党籍并移交检察院,蔡鄂生和董宏均是王岐山的亲密旧部。十八大期间,令江派闻风丧胆的“习王体制”如今在中共内斗血腥中分崩离析,凸显出中共的反腐模式已经彻底走进死胡同。

十九届中纪委六次全会公报将中共的反腐美化成“自我革命”和解决中共政权危机的新路径,纯属自欺欺人,中共一再强调要把反腐推向纵深,殊不知贪腐早已突破了纵深,江泽民时代就已是无官不腐,无官不贪。如今,敢贪的和不敢贪的,都一如既往地前腐后继。

20大前维稳,三管齐下

在习近平举起反腐大刀砍向对手之际,反习派也同样会挥舞反腐铁拳砸向习派人马。危局中的习式政权日前在笔杆子、刀把子、枪杆子三方面三管齐下,为习20大连任拼力搏击。

一是文宣系统,全力为纵深反腐开道,中纪委、央视等党媒大力宣传五集反腐片《零容忍》,让贪官现身说法,震慑对手;

二是刀把子公安部,日前由习亲信王小洪成立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并要求各级公安机关也要尽快成立相应领导机构和工作机构,全面绞杀反习势力

三是枪杆子方面,习近平1月21日晋升7名上将,5名为政工干部,替习监军。1月28日,习穿迷彩服慰问位于北京的中部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强调要“迎接”二十大召开,与2022年军委1号令释放的信息基本一致,为保20大连任,枪口一致向内防政变。

习改版内斗战略,招降作用有限

中共党媒在2022年农历新年前夕,发布了习近平慰问政治老人名单,江泽民和曾庆红均在列。发文称老同志们“对习近平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表示衷心拥护”。

这或许是习近平与江曾暂时妥协之举,为保住党的“团结”脸面和冬奥顺利进行。习近平团拜会讲话的安抚招降也有此意。但就下半年的20大习连任的终极权力保卫战而言,习的安抚招降恐怕作用非常有限。

1月27日,《日经亚洲评论》社论撰稿人中泽克二发表文章称,如果习近平在20大上无法确保超长执政,那么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失败,如果党内成员们意识到5年内会换一个最高领导人,那么他们可能会假装服从,同时暗中反抗。中泽克二判断,习近平很可能20大前,会清除另一个具有非常影响力的人物,来确保自己至少再获得两届任期,甚至终身在任。

日前,大纪元报导,旅澳法学家袁红冰内幕消息说,习近平在计划否定邓小平权贵经济和江泽民腐败政治的目标受挫后,习智囊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李书磊提出目前先集中力量“打江”,清除江泽民在中共政治路线上的影响。

大纪元1月25日刊登旅美学者何清涟的文章《外宣媒体发出清算“江泽民路线”信号》指出,大外宣多维网最近接连推出“邓小平南巡30年”系列,除了表示习近平要继承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之外,多篇文章都点到江泽民的名字。作者研判,“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正在全力对付中共党内最后一支有挑战能力的暗盘力量:江曾系势力。”

习近平十八大以后,打掉的贪腐老虎基本都是江派军政两届人马和江曾的资本白手套。而江派在政法系统留下的余毒孙力军等团团伙伙直接威胁到习近平的生命安全,孙力军或涉及2015年的金融政变。

种种迹象表明,阻碍习连任的最大幕后力量为江曾派系,习连任,意味着这帮人马将永无翻身之日。习近平团拜会喊话招安,以退为进,对除江曾之外的反习力量或能起到止戈息火的作用,但对江曾来说,恰似鸡同鸭讲,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习近平跨入2022年以来,一直在紧锣密鼓地部署清剿江曾势力,此时发出招安告示,恐怕亦是对其的最后通牒,如果20大前,江曾不收手,更大的打江风暴一定不会缺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