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持续资助凶残的缅甸军政府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演员艾奇顿‧库奇(Ashton Kutcher)曾经说过:“我不认为异性相吸。相反,我认为同类相吸。”他补充说,我们应该讨论异性相吸的唯一场合就是我们“谈论磁极”的时候。

人们不禁好奇,对中共(CCP)控制世界的野心略知一二的库奇先生,对于中共与缅甸暴政之间的关系会有什么看法。因为在这种特殊的两国关系中,同类相吸的现象占据了相当大的分量。对于专制政权和他们的盟友圈而言,毒苹果永远不会从有害的树上掉下来。

几乎就在一年前的2021年2月1日,缅甸(Burma,也称为Myanmar)这个内陆小国发生了一场政变。在那个命运多舛的早上,经民主选举产生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简称为NLD)众多成员,当时属于该国的执政党,即时被缅甸的军事力量废黜了。

时至今日,缅甸已经完全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无论是从字面上还是从实质上看,都是如此。当全球其它国家齐声谴责缅甸发生的军事暴政时,中共却一如既往继续资助那些凶残的将领和他们的邪恶计划。实话实说,对于中共此番所为我们真的应该感到惊讶吗?中共也许是当今所有共产主义政权中最凶残的一个,显然对缅甸发生的军事专政大唱赞歌、站台支持。

两国政权的密切互动再正常不过了。毕竟,中共领袖和缅甸的军事统治者塔马都(Tatmadaw)具有许多共同点:他们都憎恨言论自由,惩罚敢于发表不同意见的公民;他们都憎恨客观报导,惩罚敢于说出真相的记者;他们还使用铁拳严酷控制国民使用互联网。

正义发声的沉重代价

在中共治下,相信广大读者朋友都有耳闻,那些为民主正义大声疾呼的人经常消失于公众视野。2021年9月,两名长驻广州的民主活动人士基本上都销声匿迹了。一位是黄雪琴女士,独立记者,著名的中国妇女权利运动者,广受民众欢迎和尊敬,是中国#MeToo运动的先行者。另一位是王建兵先生,独立公益人,因谴责中共臭名昭著的强制劳动改造法律而受到外界关注。两人是朋友关系,都曾因为公众和公益事件公开发声而遭到广州警方拘留。黄雪琴女士曾计划前往英国攻读硕士学位。令人惋惜的是,她的计划从未实现过。

(译注:#MeToo运动,全球女性反性骚扰运动,源自美国,后遍布全球各国,译为“我也是”运动,或“米兔”运动。)

王建兵先生现在哪里?黄雪琴女士身居何方?他们是否还好好活着,还是身陷囹圄?他们是否在某个地方遭受酷刑,还是早已不在人世?外界根本无从知晓。

与此同时,在缅甸,一些为公众权益大声疾呼的活动人士被残忍地杀害了。

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去年3月,倍受喜爱的社区组织者、教师和全国民主联盟(NLD)活动人士梭密林(Zaw Myat Lynn)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政府军人杀害和平示威者的画面,场面令人震惊。梭密林先生在脸书(Facebook)上大声疾呼,称缅甸执政的军政府为“恐怖分子”和“狗”。不久之后,他就被这些“狗”毫无人性地杀害了。

执政的军政府让缅甸人民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该国记者更是深受其害。去年,在全球180个国家的新闻自由指数中,缅甸跌至139。

而在中共治下,新闻记者群体的职业环境更是堪忧。事实上,目前中国已是世界上新闻自由度第四差的国家。

此外,中共现在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记者抓捕者。根据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组织最近发表的一份题为“中国新闻业的大跃进”(The Great Leap Backwards of Journalism in China)的报告,到目前为止至少有127名记者被当局拘留。

报告指出:“只要涉及敏感话题,或发表遭受审查的信息,就可能遭遇在卫生状况极差的监狱中拘留数年,在那里受到虐待,甚至可能导致死亡。”报告认为,中共“以监视和签证讹诈为手段,对外国记者进行恐吓”的情况也在加剧。

北京和缅甸首都内比都(Naypyidaw)的统治者也严格控制互联网,密切监控民众的“数字起居”。缅甸的暴君们试图限制民众访问互联网,称网络世界是“虚拟战场”。同时,在中共治下,政府继续贪婪要求获取更多的私人数据,并对网民可以访问的网络内容拥有更大权限的控制。

因此,缅甸军政府和中共政权之间的互动关系似乎正在不断加深,这一点就不足为奇了。

2021年12月,缅甸军政府辖内的投资和对外经济关系部发表一份声明,宣布接受中共官方货币人民币作为官方结算货币。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促进军政府与中共的贸易联系。缅甸的统治者高度赞扬了它与中共的特殊“亲缘关系”,感谢北京提供的财政支持和持续供应的疫苗。

据英国路透社(Reuters)报导,去年8月,自缅甸军事政变发生以来,已有超过1,000人丧生。外界猜测,自此以后,这个伤亡数字已大幅上升。然而,这些可怕的事实并没有阻止中共向内比都(缅甸第三大城市)的暴君们提供各种支持。在地缘政治的世界里,我们可以看到,同类相吸的现象无处不在。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员和散文作家,其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新闻周刊》(Newsweek)、《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和《美国观察家》(The Spectator US)等国际知名媒体。他还是一位社会心理学专家,对社会功能障碍和媒体操纵等领域有着浓厚的研究兴趣。

原文:The Chinese Regime Continues to Fund the Murderous Generals in Burm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