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天国乐团法轮功学员中国新年谢师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1日讯】(明慧澳洲悉尼记者站报导)二零二二年一月三十日,壬寅新年到来之际,悉尼天国乐团大法弟子更加思念师父。他们相聚一堂遥拜师父,祝愿师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图1:悉尼天国乐团大法弟子感恩师父慈悲苦度!衷心恭祝师父过年好
 


视频:悉尼天国乐团大法弟子:谢谢师父!

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高德明于二零零七年参加天国乐团后,为了用音乐形式有效救度世人,他苦练技术。为提高演奏水平,他找了三位专业老师,参加了七个吹奏乐团,直到担任悉尼一个专业交响乐团助理指挥兼长号演奏员。他说:“在各种乐团中排练和演出是为了积累经验,提高技术,而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培养自己有过硬的本领,能在大法的项目中更多更有效的救人。”

现任天国乐团长号声部长的德明,虽然获得了音乐硕士学位,但他认为这十五年在天国乐团中获益最大的还是在修炼上的提高,心性和技能的共同提高和互相促进。“在整体项目中修炼,我时时提醒自己要无条件的配合。我是在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在过去的日子里,我有时执着心一起来,就开始偏重技术,自我膨胀,有时强调自己的固有经验、认识,虽然不表现出来,但心里较劲,造成集体的场、气氛不对劲,但都能很快在法中归正自己,最后也都能在向内找中放下执著,放下偏执。”

德明表示感谢大法,使他在修炼中得到不断清洗和锤炼,“我越修越感受到大法的洪大慈悲、圆容及无量智慧,是大法改变了我,我从以前单纯的强调:我要努力,我要精进,我要做好,渐渐的为别人着想,体谅别人的难处,更多的为整体考虑,我认识到:不管我自身做的如何,但如果我没有在整体的修炼与救人中起到应有的作用,那就是我根本没做好,没修好,更加愧对师尊的苦心救度。”

德明还认识到:“在吹奏乐器上,以前是单纯强调技术,技巧,个体水平的提高。现在认识到,每一个团员都要圆容整体,并身体力行去做到。虽然有技术的要求,但不是为突出个人技术的展示,要融入整体,要为整体展现服务。”

选择的项目应无条件和代价做好
二零零六年底,无音乐基础的黄佳珍加入了天国乐团。刚开始吹萨克斯时,她认为把曲子吹出来就行了,没重视基础训练,给后来进入正规训练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两年多前,当基础训练走到瓶颈口时,她动了退出乐团的念头。“重新学,就得把原来的都忘掉,重新学的人要难得多。刚开始时,嘴唇咬得很紧,怎么也松不了,咬得经常出血,心里也感觉很苦。当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努力还达不到标准时,我想退下,还不如用这些时间打电话可以直接救度更多众生。”

好在一九九六年走入修炼的佳珍对自己的修炼有个要求:“同一件事发生时,如有三个人来和我交流,我就要求自己想想,有啥执著没放下?当第三位同修与我交流时,我不再争辩了,从修炼的角度来说,我不能太固守自我了。”
通过静心学法,佳珍悟到应该把这过程当作修炼,就如当初修炼时,要把一切执著都归正。“譬如自己在天国乐团中面对的都是剜心透骨的苦,谁都认为你不行;而在电话组已经轻车熟路了,同修说你啥都行,感觉自己挺有用的。我就找这些是什么心呢?名利心,妒嫉心,爱面子的心……是这些心促使我不想留下。如果我一走了事,轻松了,麻烦少了。那修炼人修什么呢?想修炼,就应该把这些挡在我面前的执着心去掉。”

佳珍在以后的声部排练时,让她吹,她就吹,她说:“我不要爱面子心了,我就大大方方的吹,吹不好就记下来,回家练。不管怎么难,下决心每天要练。就拿着节拍器练,没有捷径。观念上转变过来了,就会有进步。”

佳珍在接下来的练习中,也同时把执着心逐个去掉,去得快,吹得就好。当她扎扎实实把基础打好后,再回过去吹大法的曲子时,那节奏也吹对了,那音色也自然达到标准了。

佳珍表示:“想想自己选择到天国乐团的初衷和使命。不管在哪个项目里,真的都是修炼,法是有要求的,所以自己想修炼了就不要找任何借口,既然你选择了这个项目就应该做好,没有条件,没有代价的去做好。就应该达到标准。如果自己退了,对声部和整个乐团都是损失。新进来的人还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从新学起。再则,这些人心不去掉,到哪个项目中去还得显出来,还得再过一遍,也没有自己现在修出的境界。”

佳珍说:“十多年来,我选择并坚持做三个项目,我一直以轻重缓急来平衡好三个项目。譬如神韵推广是必须做的;打电话讲真相是缓做的;天国乐团吹号是保持做的。我认为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能否百分之百的去投入很关键。”

持之以恒做好应该做的每件事 受益匪浅
胡俭是加入悉尼天国乐团的第一批成员,吹中音号。从一九九七年修炼至今,他认为感触最深、受益最大的是:“勤而行之”,“持之以恒”。“我在修炼中不管做什么事情尽量这样要求自己,长期坚持下来,自己觉的确实是受益匪浅。承受能力也是越来越强。”

“就拿我参加二零一九年的7.20香港天国乐团游行来说,当时天气异常闷热,让人感到热气逼人,游行线路据说也是最长的。大多数参加游行的同修可能都感到了那次游行的严峻,我也一样。不过,我身体倒没有什么受不了的感觉,从游行准备开始,到最后到达终点,整个过程,尽管天气炎热,我没有喝一口水。而且这次游行,让我在吹奏上有了很大的突破,以前觉的比较难的,比较发怵的曲子,像《佛恩圣乐》,在游行中都能吹的很顺畅,而且不再惧怕多次反复吹奏我觉的难吹的曲子了,我想这是因为有师父的加持保护。这次游行确实让我消除了对吹某些曲子的心理障碍。”

一九九六年走入修炼的李麒忠也谈到了“持之以恒”对做好项目的重要性,“因为我没有音乐基础,所以学起来就比较困难。这是一个集体项目,大家配合很关键,而要做到能和大家配合好,提高自身技能就很重要。对我来说持之以恒的平衡好工作、学法、炼功和练号是一个考验。搞音乐的人都知道有一个说法: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二天不练老师知道,三天不练全团都知道。”

麒忠加入天国乐团才六年,为了勤奋练习萨克斯又不影响家人,他只能去公园练号,“这个阶段因为封城,乐团要求大家抓紧练习基本功。以前我为了参加乐团游行,就反复练表演曲子,没怎么练基本功曲子,所以练基本功曲子的水平还不如新学的,自己就又着急了,所以用了一个多小时反复练一条练习曲,结果公园里溜狗的人给我提意见了,问我还有其他曲子吗?”

麒忠回家找找自己的执着心,他自己想今天一定要把这个曲子练出来,比新学的吹得好,结果不但没有练出来还被人抱怨了,那就放下心明天再练吧,没想到第二天又被人抱怨。 “回家后我想对于修炼人来说,没有一件事情会是偶然发生的,再往深处挖一下自己的执著,我还有妒嫉心,觉得自己吹了几年应比新学的吹得好,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新学的花在练习上的时间比我多几倍,这叫不失者不得。我想师父是利用这件事让我找到自己的执着心。”

放下执著后的麒忠感觉心里坦然了,虽然附近几个公园都不合适练号,很快有同修提供准备出售的空房子让他静心练号。麒忠感恩师父的加持保护。

珍惜神圣机缘 全心全意助师正法
徐梅于二零零六年参加天国乐团,吹长笛。梅感恩师父赐予她在天国乐团发挥作用的神圣机缘,她很珍惜,天国乐团证实法的活动,梅几乎每次都参加。特别是前几年参加香港大游行,她每年七、八次来回香港,从来没有犹豫过。当她看到中国人被声势浩荡的法轮功游行队伍震撼而叫好时,她觉得非常值得去,希望那些被中共造假媒体洗脑的中国人能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从而明白真相被救度。

“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二零零零年出国前,我和母亲在大陆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母亲被非法抓捕关押八个月,我也因为发真相资料有过两次有惊无险的经历,所以我知道大陆那种环境、那种心理压力,给家人造成的压力,很不容易。然而,大陆同修都能冒着生命危险前赴后继的出门讲真相。对在海外的我来说,去香港没有经济问题,又没有危险,真是责无旁贷,不但应该去,更应尽力做好。”

其实,梅和丈夫都是普通打工族,除了付房贷,还要供养两个孩子读书,但他们从不感到缺钱用。有一次梅刚买了去香港的机票,女儿读书的教会学校就一反常态退回多余学费,数目与机票钱差不多。梅表示:“我非常感谢师父的保护加持,让我有这样的一个修炼环境,能全心全意助师正法。”

几年前梅担任长笛声部长,有更多修炼心性的机会。她说:“有时候遇到不符合自己观念的、看不顺眼的人和事,我知道那不是别人有问题,而是自己气量小,这时我尽量调整好心态再处理。我意识到应该珍惜师父给的机会,把暴露出的不好的心修去,我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做的更好,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本文转载自明慧网文章:悉尼天国乐团大法弟子中国新年谢师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