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锁链八孩母震惊国际 6大疑问待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3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2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徐州锁链八孩母亲”震动国际社会,“合法婚姻”如何掩盖阳光下的人间地狱;6大疑问待解,政府官员涉案?一本书揭露更惊悚黑幕。

今天要和朋友们聊的话题,按说本来应该是在周一就谈了,但周一时逢除夕,正是中国最重要传统节日的时候,而这个话题又太过黑暗太过沉重,实在不想在这样的时候给大家添堵。所以当天我就只是简单和朋友们提到了一下,而重点讨论的是中共《长津湖之水门桥》这部虚构中美为保桥炸桥而殊死激战的抗美神剧。

我想朋友们可能已经知道了,我说的这个话题就是徐州锁链八孩母亲这个震惊国际社会的事件。

说震惊国际社会,并不是我在这里夸张,到目前为止,像BBC、《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澳洲ABC等国际大媒体都纷纷进行了报导。

这些报导基本都聚焦于中共过去严厉的计生政策导致严重的人口性别比例失调,从而造成众多的人口拐卖现象。但就目前事态进展所透露出来的信息而言,这个事件的残酷性、普遍性与黑暗的深度,要远远超过“娶不上媳妇的农村人花钱买媳妇”这个性质。

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位八孩母亲的真实姓名是什么,官方通报说她叫杨某侠,这是当事人董家在据说与她合法办理结婚手续时给她取的名字,在我看来,这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性奴的代号,是一个值得载入史书的极其耻辱的代号。

我看到已经有网友将其称为“徐子八”,意思就是徐州那位有八个子女的农村妇女的代称,并且还把“徐子八”与曾经红极一时的农村网红、同时也被中宣部捧为顶级大外宣的“李子柒”相对比,因为后者是非常华丽动人的“中国故事”,而前者是非常恐怖惊悚的“中国现实”。

所以,为了方便叙述,我们这里就暂且也将这位母亲称为“徐子八”,如果将来她的身份查清楚了,这个蒙受了24年残酷虐待的当代性奴找回了真正的自己,我们再改回她原本的名字,那是她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在这个世间生活过的名字,那与她作为一个性奴存在的代号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八孩母亲”震动国际 官方声明惹疑】

徐子八的经历,我想朋友们基本上多多少少都看到一些了,我就简单概括一下。

在上个周末,一位原本是抱着献爱心送温暖去走访贫穷地区的网友在徐州丰县欢口镇董集村村民董志民家一间破旧的独立小屋中,发现了董志民的妻子被铁链锁住脖颈、仅穿着单衣关在里面,而当地的气温只有摄氏零度左右,她就是我们说的徐子八。

董志民与徐子八已经生育了至少8个子女,7男1女,董志民也声称自己非常感谢徐子八为自己的家庭人丁兴旺做出了贡献,但对为什么他口口声声要感谢的妻子被铁链加身锁在破屋内,只是简单地说因为她有精神病,可能伤人,所以只好这么做。

这个视频在网络上急速地发酵,震惊了所有看到视频的人,其引发的舆论效应可以用海啸来形容。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丰县地方政府不得不先后发布了两次官方的情况说明对外界给出了一个说法。

第一次是丰县县委宣传部在1月28日发布的情况说明,声称该女子于1998年8月与董志民办理了合法结婚手续,“不存在拐卖行为”,而该女子因为经常无故殴打老人孩子,被诊断患有精神病,已对其进行治疗,并对董志民家予以经济救助,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第二次是丰县联合调查组在1月30日晚上发布的调查通报,给出了更多信息,说徐子八于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流浪乞讨时,被董志民的父亲收留,此后就与董志民生活在一起,而杨某侠是董志民给她取的名字。在办理结婚登记时,镇民政办工作人员未对其身份信息进行严格核实。

2020年11月,公安机关将杨某侠DNA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和“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比对,至今未比中亲缘信息。调查中也未发现有拐卖行为。

通报还说,2021年6月以来,杨某侠病情加重,经常摔打东西、殴打家中老人和孩子,所以董志民暂时使用锁链约束其行为,但声称该行为涉嫌违法,公安机关已对其开展调查。

至于为什么生育了8个子女的问题,通报解释说曾经对徐子八实施了节育措施,但因身体原因失效。同时董志民也多次采取不同方式逃避计生部门的管理和服务。此后计生部门未及时实施有效节育措施。

然后通报还较为详细地罗列了当地为董志民一家发放了多少救助金,提供了多少生活物资以及帮助盖房等细节。在最后,通报也留下了一点弹性余地,说还将对相关情况深入调查,对失职、渎职工作人员要依法处理,已成立专案组对违法行为开展调查,涉嫌犯罪的将依法处理等等。

我们之所以比较详细地介绍了这份通报的内容,是因为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几大关键问题与此直接相关。而根据持续关注此事件的大陆民间人士的披露,徐子八过去可能被严重虐待,她的牙齿几乎都被拔光了,她的舌尖也疑似被剪掉或咬掉了,目前她已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疗。

与此同时,同一个村的另外一家人也被发现有一个精神失常的母亲,据大陆前调查记者邓飞的信息,说她与徐子八是差不多同时进村的。这位母亲更惨,被铁链锁在地上,身上没有衣服,仅裹着一床破旧的被子,已经失去了行走能力,据说这样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在徐子八事件曝光后,由于巨大的舆论压力,这位母亲也于1月31日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治疗。

徐子八的真实身份是谁?现在官方尚未给出答案,但据多位网友发起的信息挖掘显示,徐子八与四川南充市一位名叫李莹的失踪女孩长相极为相似。李莹出生于1984年,于1996年12月失踪,时年12岁,当时身高已有1米58。

据网友提供的资料,说已经委托了多家国际机构把李莹的照片与徐子八进行脸部骨骼轮廓比对、眉间距精细测量、眼球大小精细测量等多项数据进行了多次比对,结果都显示:这二者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非常高。

与此同时,据说李莹的父母已经获悉这一情况,南充警方也已经采集了李莹母亲的DNA样本前往徐州接洽进行亲子鉴定工作,至于结果如何,至少到我做这期节目的时候为止,还没有看到任何官方的通报。

【6大疑问 暗藏令人发指罪恶】

以上就是截至目前我们能够知道的有关徐子八一案的主要情况。接下来的重点,就是我们要讨论的,从官方对这个案子的两份情况通报以及网友提供的信息中,可以看出什么样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徐子八于1998年6月被董志民父亲“收留”这个说法。我们都知道,90年代末那个时候,不要说一个看起来近似成年人的女性,哪怕收养一个婴儿,都必须经过若干合法手续的。因为这不是临时救助某个流浪者,而是仅仅两个月后的8月,董志民就与徐子八办了结婚手续,是要入户的。

试想,一个非常年轻的女性,如果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出来,还要董志民给她取名,只能说明可能存在智力问题或精神问题。擅自收留这样的人而且很快就结婚,明显存在拐骗的嫌疑。

第二个问题,就是董志民与徐子八所谓的合法婚姻。根据大陆《婚姻法》规定,办理结婚证手续的时候,男女双方必须出示两份证件,一个是身份证,另一个是户口登记簿原件。

董志民办理结婚手续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徐子八身上并无这些证件,否则不可能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徐子八的证件名字是什么。所以,董志民与徐子八的所谓合法婚姻,实为非法,相关民政部人员涉嫌渎职造假,官方以“合法婚姻”作为认定“不存在拐卖人口”的依据,完全不能成立,那句“未对其身份信息进行严格核实”的说法完全是轻描淡写。

第三个问题,按照官方两份通报,都声称徐子八患有精神病,第二份通报更明确说其与董志民生活在一起后就被发现有智障——大家注意,智障与精神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但因为其生活能够自理,所以仍然办理了结婚登记。

我们简单翻查一下就可以看到,根据1984年最高法院《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其中明确界定:“明知妇女是精神病患者或者痴呆者,程度严重的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都应以强奸罪论处。”

1990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同样有明确规定:“奸淫因智力残疾或者精神残疾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残疾人,以强奸论。”

所以,我们基本可以肯定地说,董志民已经涉嫌触犯强奸罪。

第四个问题,就是明摆着的超生问题。谁都知道,在一个曾经以“一人超生,全村结扎”作为计生口号的年代,一口气超生了7个孩子是个什么概念。这8个孩子最大的23岁早已成年,最小的还被董志民抱着走路。那么问题就在于,这些孩子都怎么上的户口?

这么多年之中,我想计生部门对董志民家的情况应该一清二楚。对于一个明显存在精神障碍,又一年接一年不断生孩子,牙被打落,人被关小黑屋的女性,计生部门难道从来没怀疑过是否存在拐骗和强暴问题?

第五,董志民八个孩子中老大23岁,但老二仅有10岁,此后几乎隔年就生一个,这就使得老大和老二之间长达12年没有生育小孩的空白期显得极为反常。很多网友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八个孩子7男1女,只能说,要么董志民对如何生男孩有极高的理论自信与道路自信,要么就有更可怕的隐情尚未揭开。

也就是说,不排除这12年中徐子八生下了不止一个孩子,但可能都因为是女孩而被处理掉了,这种处理,可能是被卖掉了,也可能是因为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被无害化处理了。

第六个问题,也是最关键的问题。根据多个来源的本地人信息,甚至包括就是董集村本村人的信息,都显示徐子八是被拐卖来的,而且绝不仅仅是董志民一个人的妻子这么简单。相关信息指出,不仅董志民父子三人均有强暴徐子八,就连当地多位村干部、甚至欢口镇的党委干部,都有参与强奸。一些干部的家属还因为自己丈夫沾了徐子八的“腥味”而大闹。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因为徐子八当初长相清秀,而且身材姣好,拐来的时候又是未成年的鲜花,因此人人眼馋。

这个疑问,才可能是徐子八被凌辱虐待长达20多年,当地基层政府包括民政、计生等部门完全了解情况却一概视而不见,反而还帮忙造假的真正原因。

我想朋友们都看到了,董志民一家无钱无势,穷得叮当响,这样的家庭不可能有什么背景。但为什么董志民能够如此近乎公开关押、虐待一个年轻女性,轻松不断超生,不但没有受到牵牛扒屋的惩罚,反而还不断得到当地部门的救助?这恐怕远不是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都充满了爱心与人性这么美好。

我们看到董志民在徐子八情况曝光后不但没有丝毫压力与不安,反而还非常高调地在抖音注册了账号,兴高采烈地开始圈粉赚钱。

我们不得不问,谁给他这么强烈的自信和勇气?

也许,董志民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在前来董志民家“打卡”“献爱心”的博主们的视频中,对于孩子们身世的质疑,董志民满不在乎地这么回答说:“管他随谁去,他只要喊我爸都管。”

所以,以我们目前获知的有限信息来看,至少村、镇两级的干部可能多人涉案强奸徐子八是大概率事件,而针对8个孩子的DNA进行鉴定以确认犯罪事实的存在,应该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徐州非个例 贩卖妇女是体制痼疾】

从刚才提到的信息中,大家已经看到了,类似徐子八这样的女性绝非个例,也绝不是最近才出现。

早在1989年,大陆作家谢致红和贾鲁生就曾经写过一本纪实文学,名为《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书中引述官方数据证实,仅仅从1986年到1989年这3年期间,就有4万8,000多名女子被拐卖到徐州,年龄最小的13岁。在有些村,拐卖来的媳妇通过当地的保护“被合法”成为夫妻的,占到了青年婚配人群的三分之一。

可能不少朋友会有疑问,如此猖獗的拐卖妇女,当地警方不管吗?

这本书列举了大量真实案例,其中一个案例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据书中明明白白记载,贵州同仁县的年轻女子李小兰被拐卖到徐州后,曾经在当地大街上向一位警察求助。结果警察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堂兄家里。当晚,警察的堂兄强暴了李小兰,然后在第二天把李小兰再次以1,800元的价格转手卖出去了。

这个案例,极其真实地反映了徐州当地拐卖人口之猖狂已近乎公开化,不但那些花钱买媳妇的村民,就连公安机关这些执法机构人员也都习以为常,将被拐卖的女子视为猫狗一样的玩物看待,从未当作一个人。

更为可怕的是,这样的情况并非徐州个别。

徐子八事件发酵后,在2016年曾经震动全国的“重庆巫山县童养媳事件”当事人马泮艳女士,立即在微博和Twitter上发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当地村委会、镇政府全都知情,派出所所长曾经多次接到报警电话都无动于衷,原因仅仅是卖掉马泮艳的大伯贿赂了所长2,000元。

如果不是经媒体报导引发舆论轰动,马泮艳说自己很可能也像徐子八一样,被铁链锁起来折磨到精神失常,彻底沦为买家一家的性工具。

这个话题聊到这里,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拐卖妇女充作生育机器甚至作为性奴,在很多地方都是得到地方政府默许甚至配合的,这种令人发指的罪恶在类似徐州丰县等地方已经完全公开化、并长期化,以至于当地的很多人都已经习以为常,意识不到这是一种犯罪行为,而总是以“家事”来代替。

徐子八与马泮艳等案件所揭露出来的,是中共地方政府长期呈系统化、集团化甚至是产业化进行人口贩卖、性奴圈禁的罪恶的冰山一角。这其中绝不仅仅是几个村民、村干部涉案的问题,而是整个地方行政部门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参与。

这是一张巨大的吃人的网络,从80年代到现在,这么多年来,已经不知有多少青春年华的女子甚至是天真烂漫的少女,在这张吃人网络中被体制纵容或豢养的各种野兽吞噬、消化了,连骨头都不吐,渣都没剩。

大家可能都看到了,徐子八曾经对着镜头说了一句话,她说“这个世界不要俺了”,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悲伤痛苦的表情,她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个自己都不容置疑的、无可撼动的事实。

从这个角度看,我个人对徐子八一案的最终结果并不是很乐观。尽管这个案件在冬奥会前夕,在习近平最需要面子的时候,狠狠扫了习近平的脸,但案子如果深究下去,其触动的将是徐州、乃至江苏的整个官场,而众所周知江苏就是江泽民的老巢、大本营的所在地。

誓言反腐永远在路上的习近平,誓言要不断自我革命的习近平,有这个魄力吗?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