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盛世蝼蚁”——一月五大社会热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人过的是什么日子呢?2022年第一个月里,从如下五个社会热点中或窥一斑。

元旦,孕妇就医被拒,八月胎儿死于腹中

1月1日晚8点,西安一名孕妇被送到医院,医院以她的核酸检测结果有效期超过了四小时拒绝她入内,她“很艰难地用手支撑著身体那样在椅子上坐着,血顺着椅子和裤子流下来,地上全是血”,两小时后才被允许入院,但腹中八个月大的胎儿已经死亡。

4日,相关视频在网上热传,网民愤怒。“这个妈妈吃了多少苦怀了八个月就这么在寒风里等着,最后孩子没了,还是在医院门口,想想就要窒息了,”一条评论写道,该评论获得了23万个赞。

6日,迫于舆论压力,西安市卫健委主任在记者会上向流产孕妇鞠躬道歉,并将事件定性为“责任事故”。但是,从陆媒和网络陆续披露的情况看,这名孕妇的经历并非个例,而是此起彼伏。

西安这件事的背景是中共极端的“清零”政策——西安封城。中共从未公开严肃讨论过从“封城”得到了什么教训,只是喋喋不休地强调“中国模式”的成功与西方民主国家的无能。一些网民开始将西安极端的防疫措施比作另一种病毒:“在西安,你可以饿死,可以病死,但不能死于新冠。”

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

1月19日,北京市官方通报朝阳区新增一例“无症状感染者”,意外曝光山东男子岳某赴京打工寻子的辛苦历程,岳被称为“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从1月1日到1月14日,在北京23个地方通过打零工养家糊口(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总共工作85小时25分钟,其中在深夜和凌晨工作的时间为54.5小时;1月10日,更是从凌晨12点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9点以后;18天仅1天就餐记录。

岳19岁的大儿子在一家食品厂工作,2020年8月12日说肚子疼,被送到汽车站(山东威海荣成市),不过儿子没上车也没回家。岳上威海的派出所报警,希望能手机帮忙定位找人,只获得回复,成人不给定位手机;至于调监控,他们说只管车,不管人,也不给调。事情过了三个月才立案。(网民质疑,“大数据可以轻易将一位苦苦寻子的父亲挖出来,具体到他每天几点几分在哪里做什么,却未曾帮他找到失踪的儿子。 ”)

岳的遭遇引起广大的回响。1月21日,威海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2020年8月26日,警方接到群众报警,在一处水塘内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但未发现有犯罪事实存在的痕迹,因此没有立案。后,警方采集了岳先生夫妇的DNA,经过多次鉴定发现遗体确为岳的大儿子,但岳夫妻二人“一直不接受事实”。同日,岳的小儿子在微博直指警方并没让家人看DNA鉴定结果,“就凭嘴一说是我哥,就让俺家人带走”。

陆媒《中国新闻周刊》刊发文章《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来北京找儿子,凌晨打零工补贴家用》。该文很快冲上热搜,但1月21日在微博已被禁止分享。

17岁刘学州被逼自杀

1月24日零点7分,刘学州发布了最后一条视频,只有一张照片,向阳而拍。2 个小时后,他在三亚的海边吞下了几十片抗抑郁药, 凌晨4点,经抢救无效死亡。死前,他在微博留下一篇长文《生来即轻,还时亦净》。

据刘遗书,他来自河北邢台,2004年到2006年之间出生,父母是未婚时生下他。父亲为了娶他母亲的彩礼钱,以两万七千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他卖给了人贩子,到手的只有区区四千元。在他3个月大时,养父母从山西大同一家饭店将他买来。四岁时,养父母因为烟花事故爆炸身亡,他在姥姥家生活过几年。但在小学的校园里,刘学州因为被收养的身世,遭到学校老师和同学的歧视和霸凌。上了初中,刘学州又曾受到男教师的猥亵。

2021年底,刘学州在警方的帮助下找到亲生父母,但已经分别重组家庭的父母很快以各种理由推脱对他的抚养责任,生母甚至把他的微信拉黑。刘学州将父母的做法在网上曝光后,媒体听信其父母的单方面说法,进行片面报导,又引来社交媒体上的各种网暴,刘学州的抖音和微博私信收到各种攻击性言论。刘学州在遗书中写到,“把这些全部加在我一个人身上我实在是承受不起来了,因为我才十几岁,还是其他大人眼里的不懂事的小孩子……”

其实,刘学州可谓“坚强男孩”,他自称有良好的心态面对生活,曾任河北邢台南宫双语学校学生会主席,生前是河北石家庄法商职业学校学前教育专业学生,还打算2023年毕业后参加高考。2021年12月14日之前,他发布的视频是青春少年的气息。但是,残酷的现实毁灭了他。

有评论指,刘学州的经历就像是新版的《悲惨世界》,出生时,父母缺位;父母卖掉亲生儿子时,警察缺位;在学校被欺负时,公共教育机构的保护职能缺位;媒体片面报导、社媒网暴时,公共舆论的道德和规范缺位。自由亚洲电台刊发的报导,标题就是“刘学州绝望自杀 中国社会黑暗面集中再现”。

手术室里全是钱

截至1月28日,一则图片新闻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的相关浏览量已超过1.5亿次,引发舆论风暴。这是一则什么图片新闻呢?

1月26日发到网上的这则图片中,有不少人在一个大厅里聚餐,上面挂的横幅写着“虎虎生威迎新年,手术室里全是钱!”横幅下排的小字是“2022年康华医院手术室总结大会”。

当日晚,该医院发“道歉声明”,称该院手术室部分人员“自发组织”的聚餐,“为了营造轻松用餐氛围”,是该院护士“自行制作”的横幅,并称“横幅内容表述极其不当。”不过,大陆网民对这份“道歉声明”不买账,多数人认为“医疗本来是救人”、“如今的医院以挣钱为主要目的,治病救人放在次要位置”,“终于说实话了!”“现在赤裸裸说出来了。”

有论者指,在中共治下其实整个社会都处于道德沦丧的状态,医院不过是一个缩影;而在医院沦落的过程中,中共的“医疗产业化”是催化剂。

徐州一女子连生8孩 被拴铁链囚禁

1月末,一段网友拍摄的视频引全网关注。视频中,在一处简陋的小屋子里,一名女子穿着棉裤、上衣单薄,其脖子上拴着一条铁链,铁链上的锁垂在女子下巴下方。女子旁边有张床,脏乱不堪,床上还有一碗饭、一个馒头。该女子口齿不清,似乎无法与人正常交谈,无论拍摄者怎么询问,女子的回答都难以听懂。

拍摄者称,视频拍摄于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欢口镇,她是8个孩子的妈妈,并表示该女子冬天穿得很少,于是便给其拿了一件厚外套穿。在此视频的评论区中,有网友称村里人说孩子妈妈来的时候有学历,会说英语,是被其丈夫董某某打傻的,并表示不听话还会拔她牙齿。还有网友披露,被囚禁女子是高中生,被拐卖到此地。

但是,针对此次舆论焦点,当局迅速“维稳”,先后发布“辟谣”通报。目前,该女子已被当局以送医治疗为由带走。最初网民发布的视频已被删除,相关话题也遭到官方封杀。

不过,网民仍对此新闻持续关注。很多热心网友到寻子网站上,扒出了多位样貌、年龄与杨某侠有相似之处的多年前的失踪女性。如有陆媒称,这名女子与12岁时走失的四川女孩李莹长相和年龄均十分相似。

2月1日,大陆前资深调查记者邓飞在微博爆料说,同村里还有一名女子遭遇更为悲惨,长期被铁链锁着已不能行走,这名女子和生了8孩的女子差不多时间来的。

事实上,类似案子在中国数不胜数。仅仅在这次的事发地徐州,大陆作者谢致红和贾鲁生在一份《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的调查报告中引述官方数据指,从1986年到1989年,有近5万女子被拐卖到徐州,年龄最小的13岁。

结语

中共窃国七十余年,神州大地上发生了多少天灾人祸?没人说得清,也没有多少人去记录。但是,在2022年,就在我们的身边,就在我们生活的同一时间,一些罪恶被曝光、被浮现,我们还能视而不见吗?

仅仅一月里的五个社会热点就表明,中共把中国变成了一个互害社会,变成了地狱。令人义愤填膺,如果要归结到一句话,就是:中共不灭,天理不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