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减碳再留后路 改变政策背后有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4日讯】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在中共政治局会议和世界经济论坛上讲话,一再释出中共要为此前承诺过的减少碳排放(减碳)目标留后路的信号。

去年年底,中共当局已在减碳相关政策上做了多处重大调整,大大放宽对高能耗、高污染行业的限制,并改变统计方式,为其未来可能无法或按时达成减碳目标,留下更大回旋余地。

在1月24日举行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称,减碳不是说就必须减少生产,也不是说就不排放了,只是不能“急于求成”,要避免一刀切式限电限产或运动式减碳,以防范可能由此引发的风险。

在1月17日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视讯会议中,习近平称,中国要实现“双碳”目标“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在短时间内完成其所承诺的减碳目标。

而在去年和前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中共当局都声称,中国将在2030年之前碳排放达到顶峰(碳达峰)、在2060年之前达到相对零碳排放(碳中和),即所谓的“双碳”目标。

中共官方媒体都声称,去年9月以后中国发生的大面积限电停产事件,是因为推行“能耗双控”(对产生全部GDP的能源消耗总量和产生单位GDP的能源消耗量强度进行控制)政策而引发的。

去年12月10日举行的中共中央经济会议,就是以解决其运动式减碳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为借口,放松了对高能耗、高污染产业发展的限制。

会议还称,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以燃煤为主的传统能源才会逐步被替代退出。中国煤炭消耗目前仍占能源消耗总量的6成以上。

中共当局在这次会议上调整了能源消耗计算方法,对所有新增的可再生能源(包括风电、光伏和水电等)和原料用能,都不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

该会议还提出,要“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让经济发展与能源消耗脱钩,避免影响经济发展。

中共调整统计方式

在上述会议宣布调整多项减碳政策的第二天(12月11日),中共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兼统计局长宁吉喆,对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的“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作出解释称,可再生能源包括水、风、生物、海洋能源等,而原料用能则包括煤化工、石油化工等。

他称,因为在煤化工、石油化工生产中,煤和石油作为原料时的碳排放只有作为燃料时的20%,其余80%转化成原料,所以要在统计上分开计算,不计入能源消费总量。

据发电用煤炭单位能耗的每度电400克(g/kWh)二氧化碳排放量计算,20%仍有每度电80克,远高于风电、光伏和水电(均小于每度电30克);而有些煤化工和石油化工生产的原料,如焦炭和液体燃料等,在消耗时的碳排放量仍然相当高。

海通证券分析说,这些碳排放不计入能源消费总量,有助于高能效的化工增量项目发展。这给中国各地更多能耗和碳排放空间,避免发生去年下半年的全中国大范围限电限产。

据去年8月中共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在全中国30个省份中,只有三分之一能耗强度降低进度基本过关,只有一半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没预警。

中共发改委通知称,能耗双控不达标的省份,20天内不改善,那些基建等能耗高、排放高的项目,就会被搁置不批,而这就会断了地方政府的主要资金来源。这被认为导致中国超过一半省份从去年9月开始的对煤矿、钢铁、化工等高耗能产业的限电、限产,又推动煤炭等原材料价格暴涨,反过来又让仍以煤电为主的发电量骤减,多个省份因为真正电力短缺而限电。

有8年中国环保行业经验的东京工业大学环境理工学博士高峰一认为,减碳需要整个社会经济结构的改变,中共的体制决定了它不会做根本改变,所以中国减碳和经济发展的矛盾也不可能调和。

他对大纪元说,中共从根本上就没想要真正地减碳和环保,它所做的就是一直在找借口而已。

中共称能源消耗仍将“以煤为主”

在去年9月的限电限产危机后,中共一方面全面放开国内燃煤发电和煤炭生产,同时又到国际上为放缓减少煤炭消耗争取更多时间。

在去年11月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上,中共与美国达成一项协议,中方要求的,是在2025年以后才会让煤炭消费“逐渐减少”(phase down),而不是按照大会当时正在推动并写入公约中的要“逐渐停止”(phase out)。不过,中共的要求,却在最后时刻也体现在了《格拉斯哥气候公约》中。

煤炭是中国最主要的传统能源。根据信达证券在去年9月29日发表的报告,2019年中国的煤炭和石油在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分别为62.8%和20.8%。

中国化石能源占总能源消耗的八成以上,而能源行业碳排放又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80%以上。所以,减少煤炭消费的速度,被看作是中国减碳过程的一个重要指标。

去年12月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特别提到,“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称从煤和石油等传统化石能源过渡到新能源,要循序渐进,不可能一蹴而就。

而在去年9月21日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中共当局还再次声称要实现“双碳”目标。

中共仍声称在气候问题上合作

在中共私下调整政策为减碳留余地的同时,习近平则继续在联合国演讲中声称,中共“将积极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共同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

在中美关系紧张以后,减碳被一些人认为是两国间唯一能够进行全面合作的领域。美国的气候变化特使克里(John Kerry)就是积极推动拜登政府与中共在气候变化上合作的主要推手之一。

习近平因未参加去年11月在英国格拉斯哥(Glasgow)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而遭诟病,美国总统拜登和东道国英国的首相约翰逊对此颇有怨言,因为中国是全球最大碳排放国家。

按照中国产业信息网2021年8月发布的来源于BP和智研咨询的综合数据,2020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为98.9亿吨,全球排名第一,占全球总排放量的30.9%;比第二名美国的44.3亿吨多出一倍多。

据这个数据,2020年全球碳排放量比2019年下降了6.0%;但中国因为要在2030年前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在今后9年碳排放将呈增长趋势,这样此消彼长,中国碳排放占全球总量的比率将会更高。

高峰一博士说,中共的本质决定了它不可能因为对人类社会有益而去做环保,它是把气候问题作为一个政治筹码去搞。

“中共的环保口号喊了几十年,中国的环境反倒越来越糟。”他说。

专家:中共一直在耍花招

高峰一博士说,中共最初的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为中共继续发展争得至少10年时间,这也是中共钻了发达国家空子才得到的。

他说,中共找借口声称全球环境遭到破坏都是发达国家所为,称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现在正在发展中,并指责发达国家用环境保护来限制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发展。

他表示,但中共在骗得发达国家的宽限后,不但不做根本改变,反而我行我素,继续按照原来的破坏环境的方式发展。

“它只是以环境保护为借口、牺牲中国人的福祉来为中共权贵赚钱。”他说。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