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左翼信贷政策使穷人受害最深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由主义政策往往产生与他们的预测完全相反的效果,这是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例如,左翼对犯罪的软政策并没有帮助少数族裔社区,而是增加了盗窃和枪击事件,并使这些社区成为恐怖区。

另一个例子是,左翼试图以结束“掠夺性贷款行为”和高利息为幌子,对低收入贷款人实施更多监管。通常,这些政策的持久影响是使少数族裔和退伍军人无法进入信用卡市场,无法得到短期过桥贷款,甚至抵押贷款。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签署了一项国会联合决议案(S.J. Res. 15),反对川普(特朗普)政府的“真正贷款人规则”。川普时代的这项政策确保了无数美国人获得短期贷款。它自实施以来一直受到左翼的攻击。不出所料,民主党人在掌权后废除了它。

我们的现役和退伍军人被民主党人灾难性的贷款限制抛在了一边。2006年,国会批准了《军事贷款法》(Military Lending Act)。这项联邦政策将现役军人的贷款利率上限定为36%。听起来不错,对吧?

错。实际上,它所做的与民主党人的想法完全相反。虽然《军事贷款法》的支持者声称它将帮助军人免于债务,但它并没有。HarrisX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与《军事贷款法》通过之前相比,担心偿还债务的军人数量是其两倍。由于《军事贷款法》,50%的受访者被拒绝获得贷款或贷款产品。

同样,发薪日贷款为在两次发薪日之间或艰难时期面临财务紧缩的家庭提供200至1,000美元的短期过桥贷款。而这项法规在许多州受到了限制甚至废止。自由主义者抱怨贷款收取的利息太高。但对于成千上万的低收入借款人来说,这些两到三周的贷款是救命稻草。如果它们如此邪恶,为什么贷款商店如此受欢迎?

民主党人没有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而是继续推行这些失败的政策,甚至变本加厉。参议员杰克‧里德(Jack Reed,罗德岛州民主党人)最近推出了《2021年退伍军人和消费者公平信贷法案》(S. 2508, the Veterans and Consumers Fair Credit Act of 2021),该法案将采用《军事贷款法》的贷款标准,并将其应用于每个美国人。

里德声称,该法案将帮助退伍军人,以及更广泛的消费者,但我们都知道真相。如果民主党人通过这项提案,它将剥夺数百万人获得信贷的机会,包括里德可笑地声称将从他的立法中受益的退伍军人。

由于左翼政客,那些有需要的美国人被剥夺了信贷。当民主党人谴责第三方贷款机构对短期贷款收取高利率是“贪婪的”,并采取行动对其进行监管时,他们忽视了现实。左翼的贷款限制并没有使借款人更容易通过降低利率来偿还贷款。相反,许多潜在的借款人无法获得信贷。

退伍军人并不是唯一受到国会决议S.J.Res.15等政策伤害的群体。少数族裔和低收入美国人,那些左翼在支持这些破坏性政策时声称要为之奋斗的群体,也不成比例地遭受了后果。鉴于平均收入较低,当利率受到限制时,这些群体的成员不太可能从银行获得贷款。

通过攻击第三方贷款提供者,左翼的贷款法规使银行垄断了谁可以获得信贷的决定。强制性的低利率导致银行拒绝高风险借款人获得信贷,而这些人以前从第三方贷款机构获得贷款。当依靠贷款维持生计的人无法获得所需的信贷时,他们在经济上往往就被摧毁了。

最清楚贷款利率上限的破坏性的人,就是我们的现役军人和退伍军人。他们受到了《军事贷款法》的伤害。像S.2508这样的贷款限制只会阻止数百万需要获得信贷的人获得信贷。

作者简介:

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一位经济记者、作家和专栏作家。他合著的许多书中的最新一本是《川普经济学:振兴经济的“美国第一”计划》(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尔还是经济自由与机会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经济学家。

原文“Do-Good Leftist Lending Policies Hurt the Poor Most”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