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邓小平南巡30周年的“冷”与“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是邓小平南巡30周年。中共中央一级党媒与海外有江泽民、曾庆红派系色彩的媒体的报道,呈现一冷一热的两极现象。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邓小平南巡湖北、深圳、珠海、广州、上海等地,就改革开放发表一系列讲话,史称“邓小平南巡谈话”。在当时,这是一个重大事件。

2022年邓南巡30周年之际,就中共中央一级党媒来说,无论是《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新华网,还是中央电视台,全都保持沉默,没有发表一篇纪念文章。中共中央也没有举办任何纪念活动。

而有江、曾派系色彩的海外媒体,专门开辟了一个专题“邓小平南方谈话30周年 解放思想的宣言书如何改变中国”,在这个专题下,从1月18日开始,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如《1992年邓小平为暂停的改革开放按了快进键》、《时代变迁下 中国改革应有的反思与坚持》、《江泽民的应对与抉择》、《邓小平VS戈尔巴乔夫 核心体制破解政治继承难题》等。

为什么上述两类媒体对邓小平南巡30周年呈现出一冷一热的两极表现呢?

中共央媒对邓南巡30周年的集体沉默,显然是在与习保持一致。

习上台十年来,反腐打虎得罪很多人,过程中,不断有人抬邓反习。比如:

2016年3月4日,新疆无界新闻网刊登要求习辞职的公开信。2016年3月30日,美国明镜新闻网刊登要求立即罢免习的公开信。两封公开信都在利用邓反习。

2018年5月4日,邓小平长子的密友樊立勤在北京大学贴反习大字报。2018年9月16日,邓的长子在中国残联七大闭幕式上的讲话,通篇都讲“以邓小平理论为指导”,不提以“习思想为指导”。

去年12月9日,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曲青山在《人民日报》发文,为邓的改革开放大唱赞歌。文章9次提到邓,一次也没有提到习。

去年12月22日,上海公共政策研究会会长胡伟,在上海《解放日报》发表特稿《始终不渝坚持三中全会路线和改革开放道路》。同一天,作者“修改完善”后“授权”美国卡特中心办的《中美印象》发表此文。

通常中共重要的纪念文章,是逢五逢十发表。上述胡伟的文章却是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43周年,显然是刻意而为,借题发挥。文章8次提到邓,1次提到习,且是在习引用邓的讲话时提到的,目的也是为了突出邓。

作者授权《中美印象》发表的修改完善稿中,特别增加了对邓纠正“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的颂扬。

这些做法无疑令习或震怒,或警觉。

邓小平南巡最大的成果是什么?是1992年下半年召开的中共十四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使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

今年是2022年,中共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30年。在邓南巡30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的是市场,还是权力?

答案很明确:是权力,而不是市场。正因为此,美国、日本、加拿大、欧盟等发达国家都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那么,邓南巡的真正成果是什么?就是权力介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切领域,就是中共权贵家族,利用父辈、祖父辈的权势,以权谋钱,权、钱、色通吃。

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原安邦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就是邓南巡后利用邓家或其他中共权贵家族的权势暴富的典型。

2004年,安邦财险在宁波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亿元。至2014年12月16日,安邦集团宣布收购比利时劳埃德银行时,其披露的资产总规模为7000亿元。吴小晖仅用十年时间,使安邦一跃成为中国第二大综合保险企业,也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之后,吴小晖不但在国内收购金融股权,还在海外高调大举收购。到2016年底,安邦保险官网称,其总资产约为19710亿人民币。

据旅美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介绍,中共金融领域的进入门槛极高,需要审批的金融牌照主要包括银行、保险、信托、券商、金融租赁、期货、基金、基金子公司、基金销售、协力厂商支付牌照、小额贷款、典当12种。

能够成为拥有金融全牌照的大财团的人,毫无疑问,都是与中共权贵家族密切相关的人。邓小平外甥女婿吴小晖的安邦集团,就是中国极少数拥有金融全牌照的大财团之一。

吴小晖能够进军金融业,并迅速攫取巨额财富,不是因为他按市场经济规则办事的结果,而是他有“邓小平外甥女婿”这个金字招牌。

2015年夏,中国发生了一场A股暴跌的大股灾。这场股灾被认为是企图把习近平赶下台的“金融政变”。有不少报道称,吴小晖或涉反习“金融政变”。

2017年6月9日,吴小晖被抓捕。2018年5月10日,吴小晖被控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被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判刑18年。

2019年9月18日,吴小晖被法院没收、追缴的财产的执行裁定书曝光,计857多亿元人民币。有人形容,这是“一份创历史金额的法院执行裁定书”。

吴小晖不是红二代,也不是官二代,仅仅是邓小平的一个外甥女婿,他竟然能在极短时间内,聚敛超过普通中国民众几千倍、几万倍、几十万倍的财富。那么,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的亲生儿子江绵恒,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亲生儿子曾伟,利用江、曾的权势捞了多少钱?对于6亿月收入仅千元的中国老百姓来说,可能是天文数字。

习近平2012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上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

从2013年1月起,习发起反腐打虎战役,至2022年1月26日,十年间,习查办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官员551人,其中多数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

江、曾是名符其实的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也是将中共变成全世界最腐败的党的“总加速师”。

进入2022年以来,习多次就反腐打虎放重话。比如,1月18日,习在中纪委六次全会上讲,要“防范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成伙作势;反腐败要“抓住‘关键少数’以上率下”。有评论指,这是习在释放“擒贼擒王”的信号。是否确实如此,还有待观察,但习剑指江、曾的意味明显。

时至今日,江、曾没有什么资本可资宣传的了,继续打邓小平的旗号,冒充中共改革开放的领军人物,跟习一争高下,可能是其重要策略。

上述江、曾背景的海外媒体,连篇累牍发表纪念“邓小平南巡30周年”的文章,实际上,是在利用邓的政治遗产,在海外大造舆论,争取将全球反习势力汇聚在江、曾的旗下,让习变成众矢之的,以便在中共二十大上把习赶下台。

就在上述媒体大力宣传“邓南巡30周年”之际,华尔街金融巨头索罗斯1月31日在胡佛研究所发表倒习言论。

索罗斯称:“中共内部有很强的反对习近平的力量,习精心安排的想把自己提升到与毛泽东和邓小平同等地位的事,可能不会发生。”

索罗斯表示,习党内四伏的敌人,房地产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效果不佳的中国疫苗,人口出生率下滑,都是对习连任很不利的因素。

索罗斯希望习被一位对内不那么专制、对外趋向和平的人所取代。

这是去年8月13日、30日,9月8日索斯斯接连在《华尔街日报》等国际主流媒体发表倒习文章以来第四次公开倒习。

索罗斯的倒习言论代表了美国一批在习上台前与中共权贵家族联手“闷声发大财”的权贵的心声。

去年1月28日,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发表《更长的电报》,核心就是“去习、存共、美国反习势力与中共反习势力共舞”。去年一整年,这样的声音一直在美国传递着。有人甚至直接提出通过政变把习搞掉。

习上台时面临的是江泽民当政和当“太上皇”时留下的一个几乎无官不贪的烂摊子。从2013年至2017年,习与江、曾斗了五年,总算将实际掌控在江、曾手上的一些权力夺到手了。

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开始,邓南巡以来、江当政和当“太上皇”时期积累的各种深层次矛盾全面爆发。邓提出的改革开放(只改经济体制不改政治体制)实际上走进了死胡同。改革改不动,开放推不动,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却日盛一日。至2022年的今天,习坐在一座接近爆发的火山口上。

习将党政军最高大权集中在自己手上,同时,也成了中共内政外交所有矛盾的交汇点。中共毛、邓、江时代积累的所有问题,也都集中到习身上。

习已无路可退。习打掉的几百只“老虎”及其背后的“老虎儿子”、“老虎孙子”、“老虎王”,个个都想要了他一家老小的性命。往前进,习又没有抛弃全世界最腐败的党的勇气,还在一个劲地保党。

习越想保这个党,面临的危机就越严重;这就给江、曾在中共二十大前调动海内外一切反习势力倒习以可趁之机。

上述有江、曾派系色彩的海外媒体,与习眼皮底下的中央一级党媒集体沉默的做法相反,高调纪念邓南巡30周年,实际是借此向海内外反习势力发出“倒习”信号。

最近,海内外出现一系列倒习或不利于习的传闻和言论,如传军中有人写信劝习放弃连任;传中共上将刘亚洲因反习被抓捕或被监控;传习最重要的亲信栗战书是曾庆红安插在习身边的人;称徐立毅被免郑州市委书记,是李克强派对习近平派发起的一波重要攻势,成功干掉习“之江新军”的一名要员……这些或是江、曾派系“倒习组合拳”的一部分,或与之有关联。

对邓小平南巡30周年的冷与热,或预示中共二十大前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来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