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出师未捷先受伤受限 冬奥会两问题难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对于所有参加北京冬奥会的运动员来说,最大的愿望是取得好成绩,从而不负自己过去所付出的辛苦。然而,在今年的冬奥会上,一些人的愿望恐怕要落空了,2月4日开幕式前的两则消息很说明问题。

一则是据日媒报导,准备参加单板滑雪破面障碍技巧和大跳台比赛的日本单板滑雪运动员芳家里菜由于3日在训练中不慎摔伤,导致脊椎受伤,已经确定无缘参赛。据报,她是在训练尝试跳跃时失误不慎摔倒在雪地里,倒地后无法移动。在救助过程中,芳家里菜因疼痛而大声哭泣。她将在北京接受必要治疗后再返回日本。

有分析认为,芳家里菜受伤极有可能与赛道过硬有关。北京冬奥会的滑雪竞赛场地主要在北京延庆和河北省张家口,这两个地方都是属于常年降雨量、降雪量很低的地方,因此中共当局选择了人工造雪。

2月3日,美国之音在报导中引述英国拉夫堡大学的一份新报告表示,与往届冬奥会相比,今年北京冬奥几乎百分之百使用人造雪。为了造出能够覆盖雪道的白雪,北京冬奥会动用了一百多台造雪机和三百多门雪炮。

英国前自由滑雪运动员劳拉‧唐纳森(Laura Donaldson)在接受英国《每日邮报》采访时表示,人造雪的结晶比天然雪坚硬得多,亦较为湿滑。运动员在进行高速滑雪或高空下坠动作时,如果降落时稍有不慎,随时有生命危险。

同样表示担忧的还有一些参加本届滑雪赛的运动员。如美国单板女将安德森(Jamie Anderson)2日在张家口进行首次试滑后,接受NBC采访时称“雪道超硬”,“绝对不想摔倒,这雪的触感像防弹冰一样”。爱沙尼亚的选手塔莉哈赫姆(Johanna Talihärm)也表示:“由于人造雪更硬,速度会更快也更危险。”

是以,芳家里菜在训练中摔伤,疼痛难忍,除了自己的失误原因外,与赛道上坚硬的人造雪应该是有关联的。而芳家里菜或许并非是最后一位受伤的滑雪运动员,谁又能保证其他运动员在整个奥运期间,在训练或比赛时不出意外呢?对此,中共当局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

不过,有了日本运动员的前车之鉴,更多运动员为了自身的安全,也会更为小心,更注意防范,而这或许也会影响比赛的精彩程度。

另一则消息是2月2日,比利时女子俯卧式雪橇选手梅勒曼斯(Kim Meylemans)发布求助哭诉视频。原来,她在抵达北京后被确诊病毒阳性,因此被从北京延庆区选手村移往一座隔离建筑。她对此深感震惊,因为自己在出发参加奥运会之前,已经检验过十几次,都是阴性结果。

她本认为自己可以在隔离三天、每天连续两次检测呈阴性后,就可以离开隔离设施。然而她没想到,她被检测阴性后,却仍被转到另一座隔离中心,必须在那里再隔离7天,而她的参赛项目却在11日就要开始预赛。她为此分外焦急和无助。

好在在她情绪激动哭诉的视频发布数小时后,国际奥委会出手干预,使她离开了隔离中心,可以继续备战。

梅勒曼斯的遭遇不过是北京当局严控疫情的一个缩影。一方面,由于奥运召开前,北京的疫情再度出现,而且感染源根本找不到,当局遂作出了“将原计划通过公开销售门票的方式调整为定向组织观众现场观赛”的决定,也就是说,当局组织的观众一定是层层严格筛选的,目的就是避免传染。

另一方面,北京将整个冬奥会在所谓的“闭环系统”内举办,即所有参赛和相关人员、组织者和服务人员等都被安置在一个跟北京其它地区和人口完全隔绝的“泡泡”中。在“泡泡”中被检测出中共病毒阳性的人,有症状者将被送往定点医院治疗,无症状者将被送往隔离设施。在所有症状消失且连续两次检测呈阴性之前,他们不能返回“泡泡”。

据统计,自1月4日至31日,共有268人检测结果为阳性,其中66人为运动员或代表团成员,其他为包括工作人员在内的“其他利益相关方”之人;而检测结果为阳性的人数,在1月28至30日达到高峰,每天均有逾三十宗阳性个案,三天就有近百例确诊。

另据北京冬奥组委官网消息,2月4日0:00至23:59,机场入境涉奥人员总数累计287人,复检阳性26人,其中,运动员及随队官员20人,其他利益相关方6人。此外,同一时间,“泡泡”中复检阳性19人,其中运动员及随队官员5人,其他利益相关方14人。

确诊的运动员中包括挑战高山滑雪项目的香港冬奥选手金和晓等,一些人已经决定放弃参赛。如俄罗斯奥委会冬季两项运动员瓦斯涅佐娃(Valeria Vasnetsova)表示,在抵达北京后两次检测呈阳性,她说自己的“奥运雄心”已经结束,确认不会参赛。

蹊跷的是,很多外国运动员和随行者在入境前的多次检测为阴性,但却在抵达北京后测出阳性,甚至入住后复检阳性。看来来无踪去无影的病毒也很愿意和大家开玩笑,并以特有的方式来欢迎他们参加冬奥会。那么,谁又能保证,未来十多天中,“泡泡”中的疫情不会出现聚集性传播?不会影响一些运动员参加比赛?甚至影响某个赛事的进行?对此,中共同样没有根本性的解决办法。

面对着伴随冬奥会自始至终的两大问题,中共当局内心无疑也是焦虑的,生怕会出现难以控制的事情。只是谁又能预料得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