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冬奥会举办地应在东北而不是北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5日,中国短道速滑队在北京冬奥会上为中国队夺得首金。中国的短道速滑好手主要来自东北,中国主要的滑雪场也在东北,冬奥会在北京举办,中国选手实际并未占有多大东道主优势。按地理和气候条件,东北地区应该是冬奥会最佳主办地,而不是北京。

韩国教练培养的短道速滑队

中国短道速滑队以0.016秒的极微弱优势,击败意大利队,夺得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金牌,获得了中国队的首金。当然,之前美国队、俄罗斯队因犯规无缘决赛;决赛中,匈牙利队和加拿大队又发生碰撞,双双退出;最终中国队惊险战胜意大利队而夺冠。

短道速滑算中国队的优势项目,其余的冰雪项目仅个别有些优势,更多项目还长路漫漫。对短道速滑有些了解的人大概都知道,中国短道速滑队的进步离不开一位韩国教练金善台。

2004年,金善台(Kim Sun-tae)被聘请担任长春短道速滑队主教练。2004-2006年和2010-2014年,金善台在长春执教,把韩国短道速滑技术带到了中国,在长春发掘、培养了一批青少年选手。中国的短道速滑基地也曾一直设在长春。

2006年至2010年,金善台被聘请为日本国家队主教练。2014年,金善台回到韩国,被任命为韩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并带队参加了2018年的韩国平昌冬奥会,当时中国队仅获得1枚金牌。2019年,金善台正式被聘请为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直到现在;后来另一名韩国人安贤洙(Ahn Hyun-soo,Victor An)又作为金善台的助手加入,他们也被称为中国短道速滑队背后的两个韩国人。因此,中国短道速滑的成功得益于韩国教练,主要选手来自东北。

中国举办冬奥会,来自东北的短道速滑选手却不能在家乡比赛,只能来到北京,最多只能算半个东道主。

2015年,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中国短道速滑队和花样滑冰队的训练基地都改到了北京。为了冬奥会,北京重新建起了训练基地,东北的选手都集中到北京训练,应该为了尽早培养东道主的感觉。然而,这不但劳民伤财,还令选手长期远离家乡,实际也不利于东北地区的后备选手培养。

如此缺乏逻辑的不只是冰上项目,还有雪上项目。

2月6日,北京延庆新建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因强风推迟了冬奥会的比赛。(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冬奥会远离东北滑雪场

各国举办冬奥会,一般都会选在知名滑雪场附近,特别是冰雪项目大国,更会充分利用现有滑雪场,不但省去大批费用,而且运作成熟,一般也符合比赛要求或举办过类似赛事。

以前三届冬奥会为例。2018年的韩国平昌冬奥会,选在韩国太白山区的平昌滑雪胜地,该地也举办过冬季两项世界锦标赛。

2014年的俄罗斯索契冬奥会,选在俄罗斯最大的度假城市索契,既比邻黑海,也靠近罗莎库塔滑雪度假村,该地也举办过北欧滑雪赛事。

2010年的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充分利用了附近的里士满郊区、西温哥华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等冰雪设施。加拿大还利用东道主的优势,成功登上奖牌榜首位。

中国的主要冰雪运动基本在东北地区,吉林和黑龙江都有不少滑雪场,其中最理想的应该是吉林北大壶(湖)滑雪场,距吉林市53公里、距长春龙嘉国际机场126公里;这里曾举办过多场国内外赛事,包括自由式滑雪世界杯、第六届亚洲冬季运动会、第八、九、十二届全国冬季运动会等。1993年,为承办全国冬运会和争办1996年亚洲第三届冬季运动会,北大壶(湖)滑雪场开始建设,由加拿大公司设计,采用了国际标准和大量进口设备,具备举办国际赛事的条件,拥有国际标准雪道19条和各类滑雪项目设施。

吉林省还有其它滑雪场,如松花湖滑雪场、长白山滑雪场等;黑龙江省也有几大滑雪场,黑龙江的哈尔滨、齐齐哈尔和尚志都曾举办过全国冬季运动会。中国举办冬奥会,按理应该在东北地区;然而,中共却偏偏把冬奥会的举办地放在北京,放弃了东北得天独厚的优势和真正的东道主之利。

中共早已将体育政治化,如今遭遇西方各国外交抵制,露脸已经不可能,但仍试图为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遮羞。此次冬奥会,北京不但新建了各大比赛场馆,还新建了一个所谓“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作为高山滑雪比赛场地,并在这里大量人工造雪。

2014年确定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时,原本的6个候选城市,有4个城市主动退出,最后只剩下了北京和哈萨克的阿拉木图。国际奥委会应该没有更多选项,缺乏冰雪设施的北京才获得了主办权。

北京周边原有一些小的娱乐型滑雪场,但不具备赛事条件。2015年,中共将北京的松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部分区域划出,用于兴建高山滑雪中心、雪车雪橇中心,到2021年底基本建成、开始造雪。大量资金被中共浪费掉,而且这些新建设施根本没有运营经验。

北京冬奥会成了中共的政治游戏,早已背离了体育赛事的基本规律,更难说奥运精神。中共为了掩盖这一窘境,假称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项目,也成了笑谈。

2月6日,挪威队在北京冬奥会的冰壶比赛中。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对众多冬奥会项目了解有限。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冰雪运动在中国的处境

1924年,法国举办了第1届冬季奥运会,至今已经是第24届,主要还是欧美选手的赛场。中国东北地区虽然气候、地理条件也适宜各类冰雪运动,但场馆建设缺乏资金,也没有多少老百姓买得起昂贵的冰雪装备。中国实际从事冰雪运动的人数,远远不及欧美国家大量冰雪爱好者;中共仍然靠金牌战略,选择欧美国家的冷门项目,或能够引进人才的项目,短道速滑便是其中之一。

历届冬奥会累计奖牌榜上,前五名国家为:德国(150金、145银、113铜,共408枚)、挪威(132金、125银、111铜,共368枚)、美国(105金、112银、88铜,共305枚)、前苏联(78金、57银、59铜,共194枚)、加拿大(73金、64银、62铜,共199枚);之后是奥地利、瑞典、瑞士、俄罗斯、荷兰。

中国目前位居第17位,累计13枚金牌、28枚银牌和21枚铜牌,共62枚奖牌,在韩国(第15位)和日本(第16位)之后。中国队的一半奖牌来自短道速滑,包括10枚金牌。北京冬奥会上,短道速滑仍然是中国队重点夺金项目。

剩余的累计奖牌,除了一枚冰壶铜牌外,基本来自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和滑雪技巧。大多数中国老百姓稍微了解的项目,也大都是这几个中共一直宣传的夺金项目和冰球,对其它众多项目应该没有太多概念,包括冬季两项、冰壶、各式雪橇、更多滑冰和各类滑雪项目等。

外界提到,出生于美国的中美混血谷爱凌(Eileen Gu),2019年取得中国籍,本次将参加女子自由式滑雪三个项目,包括坡面障碍技巧、U型场地技巧和大跳台。她去年在世锦赛上获得两枚金牌。

辽宁的徐梦桃刚刚获得了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杯加拿大站女子冠军,此次还将参赛新增设的混合团体项目。吉林的孙佳旭刚刚获得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杯加拿大站男子冠军,预计也将参赛新设的混合团体项目。体育赛事的混合团体项目,历来是欧美国家的冷门,也无疑是中共金牌战略的重点。

来自黑龙江的花样双人滑组合隋文静和韩聪,曾获得2018年平昌冬奥会银牌,还获得过两次世锦赛冠军,也应该是热门。此外,中国队还会冲击女子滑雪U型场地技巧项目、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和大跳台项目;但在7个大项、15个分项、总计109个小项比赛中,中国队更多争取的还是参赛资格。

依照金牌战略,中共仍然会继续以宣传夺金项目为主,实际却没法充当冬奥会的主角,与夏季奥运会的情形大同小异。中共舍弃了东北作为冬奥会举办地,在北京投入巨资,浪费大量老百姓的血汗钱,不过试图为中共领导人脸上贴金,实际却演变为丑事。正在消费降级的大多数中国老百姓,也不会因为冬奥会就有多少人真正参与冰雪运动,当然这也不是中共领导人真正关心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