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盛夏热浪暴雨 夺走近80条人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8日讯】巴西人酷爱夏季,但从去年12月21日开始的这一季盛夏,却在巴西各地留下沉重的印记,热浪和极端降雨造成干旱、洪灾和土石流,影响成千上万人的生活。

上周,暴雨在圣保罗州造成至少34人死亡,其中18人在佛朗哥达侯夏市(Franco da Rocha)。去年底,巴伊亚州(Bahia)南部降雨导致20多人丧生,近100万人无家可归。几天后,类似事件在米纳斯吉拉斯州(Minas Gerais)发生,20多人丧生,340多个城镇进入紧急状态。

巴西东北部的巴伊亚州和东南部的米纳斯吉拉斯州都在短短几天内降下500到700毫米雨量,相当于历年整个夏季的平均降雨量。

2022年1月31日,在巴西圣保罗州佛朗哥达侯夏市,暴雨造成的山体滑坡掩埋了房屋。(FILIPE ARAUJO/AFP via Getty Images)

其他地区的问题则是极端高温。例如南大河州(Rio Grande do Sul)西部一些城镇1月的气温高达摄氏41.7度,圣路易斯冈萨加镇(São Luiz Gonzaga)气温超过42度—那里的夏季平均高温为27度。

去年12月以来,巴西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圣卡塔里纳(Santa Catarina)、巴拉纳(Paraná)等州,以及阿根廷、乌拉圭、巴拉圭和玻利维亚等邻国都出现热浪和极端降雨。

2022年1月31日,在巴西圣保罗州佛朗哥达侯夏市,暴雨造成的山体滑坡掩埋了房屋。(FILIPE ARAUJO/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夏天的极端天气不寻常,引起气象学家注意、密切关注天气变化。巴西国家监测和自然灾害警报中心(Cemaden)主任马连哥(José Marengo)接受英国广播公司巴西新闻网(BBC Brasil)访问说,夏季变得越来越不规则与极端。

马连哥说,2005年和2015年巴西也出现热浪、大雨和长期干旱。无论当时还是现在的极端事件都是由同一因素引起,即反圣婴现象(La Niña)。在南美洲和巴西,反圣婴也影响被称为“飞河”(rio voador)的亚马逊湿气走廊。

源自亚马逊的湿气是南美洲大陆大部分地区降雨的原因,而反圣婴现象提前北部、东北部和东南部地区的降雨。亚马逊的湿气没抵达巴西南部,导致东南部降雨过多,南部气候干燥降雨不足。

这样的后果之一是在巴西南部、阿根廷和巴拉圭形成一种湿气走廊无法穿破的“干气泡”(bolha seca)。在这个气泡内,地面变得更温暖,有助于进一步提高温度,因此许多城镇创下历史高温纪录。

今年更复杂的是,反圣婴现象连续第2次发生。2020年9月至2021年5月间,反圣婴在巴西造成大雨,并伴有创纪录的高温和干旱。2021年10月,南半球夏季之前2个月,反圣婴再次发生。

南大河州气象局(MetSul)气象学家西亚斯(Estael Sias)表示,在之前的干旱中,河流水位下降很多,巴西已面临水和能源危机,新的反圣婴现象到来没有给河流恢复的时间,冬季雨量不足,土壤也没有从干旱中恢复,所以南部面临连续第2年的严重干旱。

马连哥和西亚斯都说,天气现象越来越极端,原因是全球暖化,即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在巴西观察到的极端情况也在地球其他地区重复出现,例如北美、欧洲和澳洲,那里的热浪引发大规模的森林火灾。

马连哥认为,除了全球气候行动——通过减少碳排及砍伐森林来控制全球暖化——各国政府还需要投资应对极端现象的措施,例如禁止在危险地区建设及投资基础设施。

(转自中央社/责任编辑:夏明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