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解析徐州八孩母调查报告:结论完全不能成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9日讯】徐州市官方日前发布了关于丰县“八孩母”身份调查的最新报告。但通告中描述的细节存在诸多疑点,引发外界强烈质疑。有律师发文分析了报告中自相矛盾之处与明显的漏洞,从法律与证据学的角度指出,报告的结论完全不能成立,且董男涉嫌多项严重犯罪,警方应马上立案侦查,并将董某民拘押在案。

当地时间2月7日深夜,徐州市官方公布了“丰县八孩母亲”事件的最新调查报告,声称“八孩母亲”杨某侠的身份已由公安部门调查认定为 “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原名为“小花梅”。

通报称,小花梅1994年曾嫁至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当时已表现出言语行为异常。 小花梅的母亲委托同村人桑某某将其带到江苏治病,“顺便找人嫁了”。桑某某则带着小花梅从昆明市乘火车到江苏省东海县,其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桑某某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至于“小花梅”这一身份是如何“确认”的,通告称,是调查组在查阅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时,发现其中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当即派员赴云南进行“核查”,而调查组通过组织亚谷村村干部及村民“比对照片、口音”(没有找亲属进行DNA鉴定),就确定杨某侠就是该村的“小花梅”。

网民发现,徐州官方这份最新的通告,与之前官方发布的两份通告的说法相比,明显存在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有网民在网络社交媒体上留言质疑:“一会儿说她精神病一会儿说她智力障碍,她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却能在办‘结婚’手续的时候提供‘云南省保山市亚谷村’这么详细的地址。到底谁脑子有毛病?”

还有中国网友就在网络社群中发帖称:徐州官方最早就“八孩母”事件发布的通告中,曾经强调该女子是“本地人”,是正常结婚;第二份通报又改口,称该女子是在流浪时被董父带回家收养,而民政办“未核实其身份”;现在第三份通告却声称,发现婚姻登记资料中有该女子的籍贯信息,而且还精确到村庄的名称,令人匪夷所思,而且新的通报中,对一些关键事实、关键的环节避而不提,疑点重重。

2月8日,中国律师郝亚超在其博客中发文,对徐州官方2月7日发布的8孩母事件调查报告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从法律和证据学的角度指出,该报告的结论“完全不能成立”,同时指出董某民已经涉嫌多项严重犯罪。

律师:徐州第三份官方通告在关键问题上自相矛盾

郝亚超律师在博文中表示,首先,徐州官方对婚姻登记上有所谓“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的采信,违背了基本常识,徐州调查组以该信息作为调查方向,是严重错误。

博文分析指出,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中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的原始来源是哪里?是否可信?官方的通报中未有说明。

即使假设上述信息属实,也恰恰说明事件存在三种可能:其一,有人贩子参与其中,人贩子知道其来历;其二,杨某侠当初有身份证在身,因而有详细地址,但既然该女子有身份证,为什么董某民要给她取名“杨某侠”?为何多年来不去联系其家人?其三,“杨某侠”可能根本没有精神病,最初说出了自己的真实信息,指望董某民的父亲送自己回家,但不幸被强迫留在了董家。

博文进一步分析:从常识上来看,人贩子不可能披露被拐卖者的真实家乡信息,而董某民既然都为该女取名“杨某侠”,更不可能披露其真实家乡信息。所以,结婚登记证书上根本不可能出现该女子真实的家乡住址。

博文中强烈质疑,“如果徐州方面想澄清事实,请披露:董某民是如何知道该‘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地址的?杨某侠不是精神病流浪女吗?难道是杨某侠自愿用假名、真户籍地址,自愿与董某民结婚?”

徐州官方的第一份通告中称,董某民父亲收留的是“流浪女”,那就说明其身上没有身份证件。如女子身上有身份证件,就应当交由警察联系其至亲家人,怎么就成了“流浪女”还随便就让董家“收留”?

第三份官方通告存在诸多严重漏洞

郝亚超律师在博文中指出:“桑某某”的陈述严重违背常识、漏洞百出,既达不到“高度盖然性”的民事诉讼证明标准,更达不到“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诉讼证明标准,不应采信,而且应该对桑某某立案侦查。

博文分析:当初桑某某既然与小花梅是同村人,还是受小花梅母亲所托带她去治病,怎么可能在小花梅走失后既不报警也不告知其家人?桑某事后从来没有回过娘家吗?如果回去过她该怎么向小花梅家人解释呢?日后,如果她因此“不敢回娘家”,那又为什么不报警?

结论是:桑某某不敢报警,很可能是因为小花梅是她拐来的,或她曾经是人贩子或者涉嫌其他犯罪。就凭这一严重违反常识的陈述,警方就可以对桑某立案侦查。

第三份官方通告中关键信息缺失

博文指出,此案还有诸多关键问题,徐州方面没有查清楚。

文章质疑:桑某与小花梅家是什么关系?桑某为何同意带小花梅跨越五千里去治病?尽管“小花梅”父母已去世,但其他亲人是如何解释“小花梅”的失踪的?家人不见了,不去问桑某家人吗?调查组有没有通过小花梅的兄弟姐妹查DNA,来确认该女子是否是“小花梅”?其父母又是哪一年去世的?女儿失踪了,父母难道不牵挂吗?

网络搜索显示,2017年“怒江州福贡县子里甲乡亚谷村”只是一个有469户农户人口仅2千多人的小村子,要查证该女子的身份并不难。博文质疑:调查结论有没有可能张冠李戴、移花接木?!

博文特别指出,这个女子即使现在生活能自理,长相俊美,而从近日录像能看出其眼神依然灵动,有起码的警觉心,能跟外人互动,甚至能用语言斥责“一家人都是强奸犯”、“这个世界不要俺了”这样的措辞,可见其精神状态是基本正常的,因此当初也不可能是被家人“甩包袱”抛弃。

博文质疑,如果官方如所言,该女子当初早已表现出精神不正常,那么这么多年来,当地的计生部门干什么去了?看着一个精神病女性不断违背自己的意志被强奸生育?

此外,博文还指出,关于八孩母因“牙周炎导致牙齿脱落”问题,严重牙周疾病是否会导致不到四十岁人牙齿大量脱落,这个问题希望有专业口腔医生“挺身而出予以解读”;至于网传的“舌尖被剪掉”是否属实,官方也应该给予明确的说明。

在博文中,郝亚超律师还强调,从官方已通报的信息来看,董某民及其父亲已经构成涉嫌拐卖妇女罪和强奸罪,警方应当立即对其立案侦查。

【郝亚超相关博文链接:点这里

与此同时,网上流传一封据称是四川南充走失儿童李莹的亲叔叔李大成的公开信,之前这位儿童被网民认为与杨某侠“高度相似”,该公开信要求对杨某侠及李莹亲属的DNA进行重新采集,交由具有公信力的机构比对、公开结果。

网传四川南充走失儿童李莹的亲叔叔李大成要求进行DNA鉴定的申请书全文。(网络截图)

相关视频: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胡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