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冬奥现亡党征兆 400徐州官卖活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9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点:彭帅退休受访的阴谋、阳谋!363名外国人继续遭北京隔离,多人哭惨,参赛者抱怨食物不足;少女选手朱易两次摔倒,为何微博“禁骂”?新华社官员谈拐卖。

现在北京冬奥刚刚开幕,没几天,但是人们谈论的相关话题也不少了。我们今天节目一开始呢,就聊聊这些事。

冬奥藏一中共“大凶之兆” 普京的“无情” 习国宴的尴尬】

华人圈,普遍大家做事都讲个“吉利”二字。逢年过节的,更是如此。这北京奥运的时间点,落在了华人新年的大年初四。按说,这一天,既是年节时光,在中共看来,也是它自己非常瞩目的冬奥的开幕,大陆知名导演张艺谋不可能不懂这点,可是在开幕式的总体策划上,却犯了大忌!这也许不是他意识不到,也不是他周围的人都笨到这都看不出来,而是我们常说的“天意”。

李白是我非常喜欢的诗人。他,还有李世民、岳飞,是中国历史上我最感兴趣的三个人,他们的传记我都比较仔细地读过。古人讲立德、立功、立言,他们每个人在这三方面都有宝贵“财富”留给后人。而李白是大诗人啊,语言很生动,写诗讲究“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他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他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他的“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等等,有好多脍炙人口的佳句佳作。哎呀,我太喜欢李白诗,我跟您在这咱们能谈一宿,说不完的话题,但咱们还是得讲新闻。

就说啊,按说中共既然重视北京冬奥,这“大导演”张艺谋应该有数之不尽的、取之无穷、用之不竭的素材可以挑来作为主题,从李白的作品中找不出,用用别的唐朝诗人的佳作,也行啊,边塞诗人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虽是送别诗,但是很热烈,意象的使用也很积极,基调是“依依不舍”的,感情是奔放的,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欢迎国际友人的诗句。

但是,张艺谋偏偏挑了李白的一首《北风行》,这是一首女子思念战死沙场的丈夫的诗句,里面有句说:“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只看这一句,人们以为是写景的,但是放眼整首诗,就知道这悲凉凄苦之感。比如“箭空在,人今战死不复回。”还有“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再回头看诗中那句“燕山雪花大如席”,大家浑身发冷的感觉应该就有了。而这其中还有含义,结合历史背景,我们就能读出。有学者就说啊,这个“席”字常常是形容沙场战死的士兵,尸体草草掩埋的情景,所以“燕山雪花大如席”,这从天而落的雪花,不只是形容它的“大”,而且诗人是用此暗指,雪花是落在死者的“尸体”上,像“席子”,盖在了那些曝尸荒野的将士遗体身上,而雪花落的地方“轩辕台”,就在北京西郊以外不远,在冬奥举办地张家口和延庆区之间的河北省涿鹿县。这首诗的题目“北风行”,也被认为出自《诗经》中的作品《北风》,而《北风》描述的正是政权倾覆,“贵族逃亡”,人们也纷纷出逃的悲苦乱离的“亡国景象”。

张艺谋选用了这么有“内涵”的一句诗,这么有深意的诗歌背景,若非是胆力过人的“高级黑”,便是马屁拍到蹄子上的典型代表。按照张艺谋的解释,2月4日晚在鸟巢举行的北京冬奥开幕式,他把“燕山雪花大如席”作为一个主线来贯穿整场演出,是“讲了一朵雪花的故事”,各种雪花汇在一起,最终构成一张“燕山雪花大如席”的景象,实乃党国大凶之兆。

怪不得普京在2月4日晚的开幕式上昏昏欲睡,也没有出席习近平2月5日举办的所谓“国宴”,而是在跟习近平匆匆在2月4日下午,签了总价值约5000亿人民币的经济协议后,在开幕式上打个盹、等飞机,便匆匆离去。挥一挥衣袖,没有带走一片云彩,而是卷走了一箱箱的金钱,原定两天的行程,缩短到一天还不到,这连装都不想装一下。然后中共国有个别网民还给普京睡觉做了个阿Q一般自我安慰的注解:说只有在最“安心”的地方才睡得着,普京老爷子辛苦了,休息一下。但是外人谁都看得明白,中共党已经到了给钱都买不足面子的时候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一切的、哪怕表面上那么一点点的恩、情、义、礼都不必讲究了,跟中共的交往只要“你给钱、我办事”就好,这就成了约定俗成的东西,甚至中共外交语汇中常提到的“14亿中国人民的感情”,那伤害就伤害了吧。特别是,针对俄罗斯老子,任凭普京怎么不给面子,中共什么都不敢说,还是网友点评等那句最精简到位:百善孝为先啊。

而2月5日,习近平夫妇亲自出席的“晚宴”,则被《南德意志报》称为“独裁者晚宴”,充满恶意。举办晚宴的地方是北京大会堂的金色大厅,宽阔的长桌上,中间是花雪辉映、河草青青的人造景观,四周是嘉宾列席的位置。而这场面隆重的所谓“国宴”,却根本没几个中国人认识的外宾,不信我问一下,屏幕前的朋友,塞尔维亚总统是谁你知道吗?土库曼斯坦总统是谁您知道吗?卡塔尔埃米尔是谁,您知道吗?很多就都是这些地方,当然也有一些人、一些国际机构领导人大家可能熟悉。但几乎所有大国、西方民主国家领袖都未列席。普京真的是聪明得很,他没有出席宴会,是很明智的,而且在冬奥的开幕式上,他也是一度自己坐在一边,不跟任何人坐在一起。这说明什么。这是普京给世界传达的明确信号:我来北京,目的单纯可爱,我就是来要钱的,拿完就走,至于那帮货色,我跟他们不一样。保留了自己跟西方主流国家继续对话的一个政治色彩上的身份自认,老谋深算。而习近平这边,还在称赞刚刚血腥镇压民众抗议的哈萨克总统托卡耶夫,又在国际媒体刷了一波热度,当然,说的都不是好听的。其实中共都没敢在媒体上公布具体列席的名单,外界是根据习近平会见的一些外国领导者,才能对出席宴会的人,有一定了解。

悲催的开幕、尴尬的“国宴”,就连策划得好好的公关表演,也被看穿。

【新疆火炬手点火后迅速“蒸发” “彭帅受访”背后的阴谋】

开幕式上,一位来自新疆阿勒泰的“火炬手”衣拉木江(Dinigeer Yilamujian),吸引了人们的视线。她早就被当局挑选,而当时正是各国对新疆问题批评的高峰。除了开幕式扮演火炬手外,她本身也是个参赛运动员,但是成绩太平凡,在2月5日的越野滑雪女子双追逐的比赛上,她只排到了第43名,这样的成绩,她为何可以成为火炬手呢?很显然,就是她的新疆身份。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在2月6日直言,中共找衣拉木江当火炬手,就是别有用心,转移新疆人受迫害的注意力。此言不假,因为在此前一天,2月5日,衣拉木江这个本来中共拿来做包装的噱头,在比赛之后,尽管有众多媒体记者等在现场,而且还是运动员的必经之路,衣拉木江也没有再现身,直接就在冬奥现场“人间蒸发”。而在衣拉木江点火炬之时,中共央视转播中出现的那些在北京3000多公里外,看直播的20多个亲戚,也像烟花秀一样,一天就没了热度。而且当时还有人说,这一大家子,怎么大都是女人呢?男人都哪里去了。早有报导说,新疆好多村子里,大多剩下老幼妇女,青壮男子很多被抓去做奴工。而这个衣拉木江及其家人,是来也悄悄,去也悄悄。美国《华尔街日报》为此还发了一篇报导,称此事为“24小时旋风”。

很简单,这就是中共用来作秀的,你外国媒体根本是无法近身采访的,就算能,也要经过当局的层层监视和审核。这就像是2月7日,在北京一家高档酒店的16楼套间里面,接受法国《队报》采访的中国网球运动员彭帅一样,这是她去年底举报张高丽性侵之后,第一次接受外媒“采访”。尽管她会说英文,全程采访中,还是被中共当局全程安插了一个“翻译”,彭帅只能用中文回答记者提问。

这让我想起来中共多次邀请外国记者去它的“监狱”里参观,还有中共外交部邀请外国人到新疆“看一看”。可是所有布景、人员、包括你媒体走的路线,全都是安排好的,真实的场景你根本看不见。《队报》的采访是毫无意义的,但是中共就抓住媒体会追逐事件热点和当事人的心理,引导着媒体一步步,走向各方都心照不宣的、明知故做的,设好的局。就连问彭帅的问题,都是被一一审核好的,必须照单提问。

不用想,彭帅的回答,一一如我们预期。她在此否定自己被性侵,说自己从未被消失,外界对此所有相反的说法都是“误解”。《队报》的编辑们后来说,彭帅不断重复中共官方说法,而且他们的在地记者知道,去采访风险很大,但他们也想亲眼看看,彭帅的身体状况。可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满足了中共反过来利用外媒,宣传彭帅“平安”的阴谋。《队报》根本不该接这一茬。

从《队报》拍的现场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满面堆笑的彭帅,还有一侧镜子中的两个中国男子,其中一人是中共奥委会官员王侃。显然,中共在现场安排得相当严谨。事实上,彭帅受访,当局更害怕,一定是担心任何地方出纰漏,对彭帅本人,也不知在采访前施加了多少压力。美媒CNN在北京报导时提到彭帅二字,信号立即被掐断。这些都透露出此事的敏感,和当局的紧张。需要提到的是,在此次接受《队报》采访时,彭帅顺便正式宣布自己“退休”,这个意思就是说,以后网球场上看不见彭帅,还问“彭帅在哪”的人,你们可以闭嘴了。

其实共产党这都是明目张胆耍流氓。但是一般的西方大媒体都是本着新闻学的严谨和平实,并不是痛痛快快揭穿。咱们是自媒体就可以直接讲,中共安排的“彭帅受访”,这就是明目张胆面向世界耍流氓。一个女人,被性侵了,还要跪着说强奸者好话,还要否定自己的指控。无论这个女人当初是不是心甘情愿想怎么样,但是她最终选择揭露了,选择说出来,但也确实被共产党的铁拳砸得稀巴烂,这个角度讲,她就是需要被同情的那一个受害者。在中国,这样的人很多,违心地否定自己的委屈,把这些人编织到一起,再掺点脑子给洗懵的小粉红,就变成了中共的“盛世”、“大国”、“东昇西降”,多么壮观,多么壮烈!

这些还都是赛场外,中共搞出的名堂,在所谓的冬奥“闭环”内,包括赛场上,也发生了一连串的故事。《新闻拍案惊奇

【多国运动员“大哭” 瘦到皮包骨 参赛者也指食物不足】

运动员们在冬奥“泡泡”里面经历的种种防疫故事,简直可以出一本《冬奥日记》,或者《张家口十日》之类的。我们上期节目提到一位比利时运动员遭受反复检测的经历。2月7日,还有一位波兰去的冬奥选手对路透社说,她2月5日凌晨,正在中共设置的隔离点内,原本被告知可以出去了,可是突然有挎着相机的工作人员来敲房门,说是她不能去原定的预赛训练了,不能出去,因为先前对她的检测有误,她还是阳性,不能解除隔离。然后就匆忙把她带到救护车上拉走了,而工作人员也没有告诉她突然发生这一切的细节,只说是这里是中国,有很多政治上的东西。因此她一直在救护车上哭,说自己没有任何安全感。到了2月5日晚上,她的最新检测结果变为阴性,这一切才结束。但是这场经历被她形容为“创伤”。

俄罗斯选手瓦斯涅佐娃(Valeria Vasnetsova)也在北京隔离,她说自己在隔离酒店经历的是恶梦一般的遭遇,网络很差,食物不仅分量不够,也很难下咽,这对一个运动员来说,都是很要命的事,没有网络即意味着不能跟团队密切沟通,吃得不好会影响到表现。她后来说,连续至少5个日夜,她得到的食物都是没有任何调味的意大利面、烤焦的骨头,还有一点点土豆,一点青菜叶都见不到,说自己这几天能活下来,主要是靠意大利面。到了隔离后期,她说自己已经只剩下皮包骨。就算是参赛的外国运动员和教练,也有不少人抱怨赛会方面食物供应不足,他们又不被允许自己跑到北京去买。而最不易的就是那些被隔离的人员。

【仍有几十运动员被隔离 当局护着“朱易”的原因】

而截至2月7日,美联社报导说,还有363名各国人员,因为检测阳性被隔离中,这其中有几十名运动员,如果不变成阴性,他们是不被允许参赛。有的选手在比赛过程中,被检测阳性,也要立即被隔离。比如澳大利亚冰壶选手吉尔(Tahli Gill)和休伊特(Dean Hewitt),在赢得第一场比赛后,其中一人因为被发现检测阳性,他们的赛事便受到巨大影响,比赛状态一路下滑,甚至差点被迫离境。

不过,中国的参赛选手们,也不都是顺心如意的。中国女子花式滑冰选手“朱易”,是放弃美国籍,跑到中国来比赛。可是在2月6日和7日连续两场比赛中摔倒,整个中国的花式滑冰队伍,也受此影响,差点出局,没拿到任何奖牌。因此,“朱易跌倒”等词汇变成微博热词,在网上跑火,大家对朱易的表现,很失望、愤怒,就算朱易在第二次摔倒后哭了出来,也无济于事。而以朱易的水平,为何能站在奥运的赛场上,成了人们议论的重点之一。原来,朱易就是出生在美国的,父亲朱松纯是人工智能专家,还曾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可是2020年回到中国,帮助开发人工智能技术。所以,很多人怀疑朱易是“入乡随俗”,到了中共体制下,凭借“拼爹”的本事,靠走后门进了奥运队伍,就连知名选手陈虹伊都没能参赛,可是朱易却有资格到赛场上亮相。而大家在网上对朱易的评论,也成了当局审查的对象,把一些有关朱易的词条统统删除,这不是因为他们爱护一个“小女生”,而是因为这个小女生能够入队参赛的背景,可能真的是见不得阳光。而且其父朱松纯的背景经历,从美国学成后,又跳回国内,在美国严厉打击“千人计划”、中共知识产权窃取的当今,还没准诱发什么“国际矛盾”,当局自然是会进行惯性的网上维稳。

【新华社官员发的微博遭封杀 学者揭拐卖人口骇人实情】

同样在这几天被封杀的,竟然还有党媒新华社对外部的主任“韩松”,2月6日,他发微博说,自己更关注的不是冬奥,不是电影《长津湖》第二集的那个水门桥之战,而是“拐卖妇女”的问题,是徐州那个被虐精神失常的女人。此短文发出后,立刻被微博封杀。估计他本人也会被有关部门约谈。

而且,韩松在这篇短文里,还列举了别的例子。比如四川女孩曹小青,被关在内蒙窑洞15年,吃喝拉撒都在一个铁锅里,还被卖过四次,最后一次是卖给了一对兄弟做所谓“共妻”,期间备受蹂躏,生了两个孩子,每次想跑都被抓回去毒打,屋子里的墙壁上,写满了“跑”字,后来被解救的时候,精神已经不正常了。还有上海一个研究生班的高材生,去郑州做社会调查,被人贩子骗走,卖给一个中年农民。还有贵州省一个妇联的人,想去救人,结果自己差点被人贩子卖掉。

经历微博删帖事件后,韩松很快在微博上变了一个腔调,发文说:冬奥太好看了,坡道追逐、短道速滑,那些动作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但是言语中,似乎都是不走心的捧臭脚之词,总感觉带着一丝酸味和嘲讽。

韩松是作家出身,还带有自己感性、人性的一面。也许作家们,大抵都有对社会罪恶的憎恶,和对事件探知入微的本能。旅美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也在自由亚洲发专文,关注中国大陆拐卖妇女一事,举了好多例子。

她说《海南纪实》一书曾揭露,60年代初的三年大饥荒时期,是人贩子的一个“辉煌”时期,一个人贩子讲述自己当时从河南、安徽、江西等地带走了几百名女性,甚至有的是一家人都被拐走,包括丈夫儿女,然后卖到了西北,人贩子在贩卖过程中,自己也“采百花”,非常无耻。而在江苏徐州,那更是一个贩卖人口恶名昭著的据点,当地的出租车司机,据《古老的罪恶》一书介绍,半数的司机都参与过拐卖女人的罪行,只要是在车站拉到的单身女子,出租车司机转身就会卖给人贩子。

看过这些,大家都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在监视镜头遍布中国街道、大数据监控如此发达的今天,拐卖人口的问题始终解决不了,那问题不是出在人贩子身上,而是该管的人没管,甚至是共犯,这才是问题所在。比如2月5日,就有大陆网红发出了几个疑问,包括事情发生这么长时间了,当地的妇联等机构去哪了?官媒哪里去了?此事为何没有进展?有没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有没有人为此担责?等等。

【徐州400多官员参与卖人口 真正锁住女人脖子的是公安】

一位网名是“骄傲女孩”的人发帖揭露说,那个徐州“八孩母”,当初是那户董家兄弟,通过姚氏兄弟姚战峰、姚战杰这两个人贩子买去的,而姚战峰早有近亲在徐州公安局任职,现在已经是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而且他们还认识江苏省的一个厅级官员。这篇名为“江苏性奴案”的帖文还指出,仅徐州一地,就有超过400名公职人员参与人口贩卖,这些人魔,有的都已经老病而死。帖文还透露,徐州当地有人回忆说,他们说的就是那个“八孩母”所在的董集村,说至少有30多个女性,因为不堪折磨而死,有的是被打死的,也有的是自杀。

这些就是中共当局的中国梦吗?强迫买来的女性性奴,跟自己一起在被窝里做梦?如果不是,为什么当局从不在全国去清除这种罪恶呢。而为了权斗,共党官吏之间的内部斗争,可是一直打得很凶。

最近,有个匿名人士,在海外网站发表了四万字长文,去评价习近平。宣称习近平底下的官吏,都“彷佛集体陷入了魔怔”,习打掉政敌,权力前所未有地集中,却时刻都陷入在不安和缺失之中。文中提到,2022年,习近平即便抱着权位,2027年也可能面临全面破败。而这,不仅是习近平选择保党的最终走向,也是共产党作为罪恶整体的历史必然。《新闻拍案惊奇》

好,今天我们的节目就先到这里。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