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的电影审查令好莱坞头疼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是一位篮球巨星,他也有一个电影明星的标签。去年,他主演的电影《空中大灌篮2:新传奇》(Space Jam: A New Legacy)全球正式上映。正如娱乐界著名杂志《好莱坞报导》(Hollywood Reporter)作者评论的那样,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失败之作,只是“为讨好庞大的中国市场而量身定做”。

他们指出,毕竟,詹姆斯只是“一个巨大的商品,在这个对篮球痴迷的国家,他的签名耐克球鞋就是在那里生产的”。

可悲的是,他的电影也未能通过中共严苛的电影审查机制。为什么会这样呢?

一言以蔽之:耐克。

据另一家娱乐周刊《综艺》(Variety)报导,2021年初,“中国消费者要求抵制耐克品牌,因为耐克公司对新疆地区棉花供应链中的强迫劳动现象表示担忧,而美国政府认为北京正在那里实施种族灭绝。”一部分中国人“被激怒了,他们烧掉了自己的耐克鞋,并将图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

联想到詹姆斯在这部影片中穿的正是耐克球鞋,《综艺》的推断似乎是无懈可击的。

据《好莱坞报导》刊文报导,其它一众拼尽全力想要迎合中国市场的电影,如梁朝伟、杨紫琼等华人影星参与主演的好莱坞影片《尚气与十环传奇》(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en Rings),以及华人导演赵婷执导的好莱坞电影《永恒族》(Eternals)等,亦未能穿透中国的电影长城,无法在大陆上演。据悉,这些电影均“是围绕着中国电影人才打造的,以便迎合庞大的中国电影消费市场。然而这些努力却无济于事。”这两部电影都没能如愿进入中国的电影院。

如果您对此有一种莫名兴奋和幸灾乐祸的感觉,不必惊讶,许多人都深有同感。毕竟,现在的好莱坞基本上已经背弃了美国人民,转而选择精心制作讨好中国市场的电影。显而易见,这个计划并没有得逞,没有获得想像中的巨大甜头。

图为位于加州洛杉矶市好莱坞星光大道的格劳曼中国剧院(Hollywood Grauman’s Chinese Theatre),更名为TCL中国剧院,因为该剧院的冠名权已在2013年被一家中国公司TCL电子公司购买。(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以质换量 以量取胜

去年12月,著名专栏作家德里克•汤普森(Derek Thompson)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一针见血地剖析了好莱坞存在的种种问题。

他写道:“改变的不是思想,而是市场。”更具体地说,是“大片争夺的庞大国际市场”。

为了努力吸引全球观众,而不仅仅局限于西方观众,电影公司不太注重塑造人物性格和打磨精彩的角色对白,而是更注重动作特效。真正意义上的惊险刺激已经被昂贵的场面惊险刺激所取代,然而本质上这种惊险刺激是廉价的。

“同时”,汤普森指出,“电影制作和推广的成本不断攀升,促使各大电影公司只好将赌注押在安全的投资项目上。”

这就导致了同主题的系列电影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例如《哈利‧波特》(Harry Potter)、《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变形金刚》(Transformers)、《蜘蛛侠》(Spider Man)、《钢铁侠》(Iron Man)、《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速度与激情》(Fast and Furious)等等。当然,不是所有这些现象都是糟糕的,其中一些电影是叫好也叫座。此外,在《哈利‧波特》主演丹尼尔‧雷德克里夫(Daniel Radcliffe)和《变形金刚》主演希亚‧拉博夫(Shia LaBeouf)崭露头角之前,系列电影其实早就深入人心了。

我们拥有《第一滴血》(Rambo)系列、《洛奇》(Rocky)系列、《虎胆龙威》(Die Hard)系列、《致命武器》(Lethal Weapon)系列、《比佛利山超级警探》(Beverly Hills Cop)系列等等知名品牌电影。这些都属于典型的美国电影。当然,这些影片一直享有全球范围的超高魅力和人气。同时,它们就是明确无误、原汁原味的美国电影。《虎胆龙威》主演布鲁斯‧威利斯(Bruce Willis)、《致命武器》主演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第一滴血》和《洛奇》主演西尔维斯特‧史泰龙(Sylvester Stallone)和《比佛利山超级警探》主演艾迪‧墨菲(Eddie Murphy)等演员都是表演实力和票房号召力兼具的影坛英雄。唉,那些具有丰满角色的经典电影日子早已离我们远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无关痛痒的边缘处稍作调整,就能很容易地炮制出情节单调的新电影。

正如汤普森在文中所指出的,电影市场的多个转向“已经创造了一个自我循环:美国电影观众(近乎犯罪地!)冷落了许多深受好评的原创电影,只是因为这些影片没有炫酷的电脑三维动画特技,从而把手中为数不多的年度电影票留给了他们期待已久的系列电影故事;电影公司顺势对这类观众行为迅速做出反应,随波逐流推波助澜,对动作片系列电影的制作进行了更大的投资,验证并加深了观众对爆炸性电影续集的渴望。”

未来还要出多少部续集?嗯,中国市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或者至少直到最近都是如此。然而,就在去年,当《速度与激情9》(是的,第九部)进入中国电影市场时,它收到的反应充其量是不温不火的。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导,这部电影“本月早些时候在中国的票房达到了12亿元人民币(约合1.87亿美元),(并)为濒临破产边缘的好莱坞产业提供了一个可喜的推动。然而,这个看似光鲜的数字与该系列电影之前的中国票房收入相比则相差甚远。其第八部在2017年获得了27亿元人民币,第七部在2015年上映,获得了24亿元人民币。”

《速度与激情》主演范·迪塞尔(Vin Diesel)似乎已经耗尽了才华,以至于江郎才尽了。那么,为什么中国对好莱坞影片不再买账了呢?相比之下,中国对国产电影的需求正在增长。造成这个现象有两个原因,正如《南华早报》所指出的,“业内人士指责美国系列电影的雷同性,以及中国电影制作价值的上升。”

然而,值得我们特别关注的是,中共并没有完全关闭面向好莱坞的大门。完全没有。只是已经对此施加了更加严格的限制而已。进入中国影院的门槛已经提高,拔得相当高,只有对中共大唱赞歌的电影才能获得通行绿灯。

正如印度记者罗伊•乔杜里(Dipanjan Roy Chaudhury)最近撰文指出的,“中共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是好莱坞影片的内容,以及电影公司、导演和演员对待中国的态度。”北京方面的人将阻止“任何他们认为表现出反共态度的人,以及他们的电影”。

乔杜里以《永恒族》电影导演赵婷为例。赵婷“成为中共的眼中钉,只是因为她‘辱华’的旧闻在网络上疯传,其中包括她曾断言中国‘遍地谎言’。”

为了进入中国电影市场,抢占这个世界上最有利可图的蛋糕,好莱坞的高管们将不得不进行更多的自我审查。

现在,这些高管发现自己正面临一个重要的抉择:我们应该加大力度迎合中共严苛的审查机制,还是应该转而制作捍卫正义和艺术价值的电影?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他们将如何作出选择?未来几个月我们将拭目以待。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员和散文作家,其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新闻周刊》(Newsweek)、《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和《美国观察家》(The Spectator US)等国际知名媒体。他还是一位社会心理学专家,对社会功能障碍和媒体操纵等领域有着浓厚的研究兴趣。

原文:China Demands Even More Self-Censorship—Will Hollywood Compl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