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徐州通报“8孩母事件” 疑点重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9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2月7日(星期一),亚太时间是2月8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徐子捌事件定论,徐州发布疑点多;小花梅就是李莹?拐卖细节曝光;人贩子自爆黑幕,活人死人都是买卖;丢失儿童何其惨,12岁女童孕检;新华社主任被封杀,5女相百男。

60秒新闻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7日开始了亚太之行,他将先后访问澳大利亚、斐济和夏威夷,并将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非正式会议,讨论在印太地区的协调,以应对中共军事扩张。

《悉尼先驱晨报》7日头版刊出题为“达顿:我们必须挺身对抗中国(中共)”的文章。文章表示,澳洲国防部长彼得‧达顿强调,澳洲必须在南海与中共对抗,否则澳洲及盟国将“失去未来10年”。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7日表示,北约正考虑在东欧建立比较长期的军事态势,以加强当地防务。北约各国国防部长可能在本月16—17日的会议中,商讨增兵问题。

广西百色市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严重,从7日0点起全市居家隔离,非必要不离开,成为虎年第一座封城的城市。全市公共交通停运,学校及教培机构停课,全域执行人员车辆“不进不出”措施。

截止到美东时间2月7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人数177万2,734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3亿9,598万545人;单日死亡5,793人,累积死亡总数是575万8,701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徐州市政府对徐子捌事件有定论了,但这个定论有太多疑点。而且这起事件所引发的效应越来越明显,更多的黑幕被曝光了出来。

徐子捌事件定论 半夜闹鬼?

今天(7日)上午10点,也就是大陆的夜间11点,徐州市政府通过官方微博对“徐子捌事件”做了通报。声称公安对“杨某侠”的身份以及与董志民的关系等等做了鉴定,简单说就是没什么大问题。

徐州当局在“徐州发布”中表示,调查组查阅了董志民与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发现其中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字样。经过亚谷村相关村民“比对照片、口音,确定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父母已故)”。

通报称,小花梅1994年嫁到了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已经出现了“言语行为异常”。

通报还称,小花梅亲属反映,本村已经嫁到江苏省东海县的桑某某将小花梅带到江苏治病。丰县公安找到桑某某后,桑某某称当年受小花梅母亲所托,带小花梅到江苏治病并找个好人家嫁了。两人从云南乘火车到江苏东海县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未报警,也没有告知小花梅家人。

“徐州发布”还表示,经过对杨某侠精神分裂会诊,目前精神状况趋于稳定。“杨某侠牙齿脱落因重症牙周病所致,其它健康指标正常”。而那8个孩子,经DNA坚定,与董志民、杨某侠“均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等等。

这个“徐州发布”通报的主要内容大概是这些。我知道中共没下限,邪恶至极,但是徐州的流氓这波操作还是超出了我的想像。给我发送邮件的网友写了这么一句话,“光是用气愤和无语都不足以来表达。只想简单(对汞惨党)说一句:高速路上逆行的最终结果一定是车毁人亡。”

大家注意,这次发通报的是“徐州市政府办公室”,也就是说这是徐州市政府的最终说法,不再是丰县出面了。换句话说,徐子捌事件已经被徐州市政府盖棺定论了。

徐州通报刚发出,一位网友就留言质问,“你家怎么老是半夜发通告啊?”下面有网友跟帖表示,“不容易被顶上热搜”,“不想被太多人看到呗”,“能少挨骂”;“那么喜欢半夜发通告,这件事是多么地见不得光”;“晚上才能干见不得人的事啊!”

虽然是大半夜,但没想到,仅仅2个小时,就有10万人转发,4万7,000多人评论。而从评论内容来看,中共成功地把网友的愤怒给勾了起来。一位网友表示,“徐州发布”以为大家都睡了,没想到每个人都醒着!

每个人都醒着!徐州通告疑点太多

徐州的这份通告,已经是第三份了,把前面两份通告又推翻了。换句话说,“徐州通告”已经证实了,前面两份通告都是骗人的。其实这份通告也是一样,漏洞百出,禁不住任何推敲。

徐州市刻意编了一个“故事”,说杨某侠原籍是云南的“小花梅”。但是小花梅究竟姓什么、叫什么?哪一年出生的?年龄多大?既然“言语行为异常”,她还记得自己的老家?

江苏公安声称“小花梅”的父母已经亡故,弄一个死无对证。为了确定身份,经过了村民“比对照片、口音”,于是认定杨某侠就是小花梅。现在警方鉴定身份,不需要做DNA比对了吗?

就算是小花梅的父母已经故去,她总有姨舅姑伯吧?血缘也可以鉴定的。24年过去了,口音准确吗?比对照片,是哪一年的照片呢?24年前的,还是现在的呢?

为了圆谎,当局安排了一个小花梅嫁到云南保山2年的桥段,声称在这两年后,离婚时“言语行为异常”。请问小花梅嫁到了云南保山市的具体地址是哪里?她的前任丈夫是谁?有没有子女?当局不会说她的前任丈夫和子女也都亡故了吧?

当局称桑某某受小花梅母亲之托,带着小花梅去江苏治病,并帮小花梅在江苏找个好人家嫁了。反正小花梅的母亲已经死去了,桑某某怎么说都是死无对证。但是这个桑某某具体在哪,丰县警方为什么也不通报?是怕人找到桑某某吗?

桑某某带着小花梅到了江苏东海,声称小花梅走失了,当时没有报警,也没有告知小花梅的家人。一个大活人走失了,为什么不报警也不通知家人?是没有报警还是不敢报警?你们家的孩子被别人弄丢了,然后不声不响地就过去了,是这样吗?

就算徐州通报这个是真的,那么接下来我们想问,小花梅是怎么从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到的徐州市丰县?小花梅离开云南的时候,已经是“言语行为异常”了,董志民死去的爹是怎么把她“捡回来”的?“捡”到一个大活人可以不用报警,直接带回家收留?有这种逻辑吗?

中共的《婚姻法》第七条规定,患有精神病的人是“不应当结婚的”。那么董志民是怎么跟小花梅领取的结婚证?是谁给他们发的结婚证?相关的中共各级官员该不该追责?

中共《刑法》第236条和《残疾人保障法》中规定,明知对方为精神病人,与精神病人发生性关系的,“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都应以强奸罪论处”,在小花梅“言语行为异常”的情况下,董志民和她发生关系,这不是强奸吗?

董志民生了8个孩子,别说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中共搞一胎化,就是现在放开了二胎三胎,生8个孩子也是严重超生。是谁给上的户口?为什么他的7个孩子都办了低保?是谁给办的?

另外,为了人们相信,特别是让四川南充李莹的家人相信,徐州当局请把小花梅领取的结婚证晒一晒,把那上面的照片公布一下。让大家看看那上面的照片,究竟是不是四川南充丢失的女孩李莹?

再有关于杨某的牙齿,徐州通报称是因为“重症牙周病所致”。就这个问题,我咨询了一位曾经做过多年医生的朋友。这位朋友告诉我,重症牙周病可以使人的牙齿脱落,但最多也就是一两颗,绝不会使满口牙都脱落。所以当局这个说法完全是胡言乱语。

我不想评论,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了。我只想问一句,地狱还有它们的位置吗?

小花梅就是李莹?被拐卖细节曝光

一位网名“骄傲女孩”的朋友在推特上披露,杨某侠(也就是现在官方说的小花梅),经过网友认真仔细的比对,确定她就是四川南充当初丢失的女孩李莹。李莹是怎么被拐卖的呢?

“骄傲女孩”表示,李莹是由董家老二弄来了。董家老二就是董志民那个曾经进过监狱的弟弟。董老二通过当年的人贩子头目姚战峰、姚战杰兄弟转手来的。

这对姚氏兄弟是有后台的,“他们的近亲属,被他(姚氏兄弟的后台)安排进了徐州公安局某派出所,现在是副所长”。“除了这小副所长,他们姚家兄弟的大树——有的现已经是厅级干部!”

根据“已挖出来的信息:自1985年—2000年间,徐州参与贩卖人口的公职人员有411人。这些人中,有的已去世,有的已高升,有的已退休,有的还在徐州!”

“骄傲女孩”还披露,“徐州司法有多乱?王在清、李豹是黑社会老大吗?在徐州当地,都知道他们是‘上面有人’!王在清案拉下的四位公安局长当王在清的‘小兄弟’,但是,王在清背后的靠山呢?升官了!”

公开资料显示,王在清被看作是徐州的黑老大,“手眼通天”、“黑白通吃”,编织了一张情色巨网。2018年6月落网时,徐州官场曾掀起巨浪,包括四名原公安局长、原徐州云龙区委书记方正华等等,都是他的保护伞。这仅仅是当局通报的,没有通报的不知还有多少。

李豹也是徐州的一个黑老大。他曾说,“全徐州的公安都不敢抓我。就是你把我抓了,我手下也会天天盯着你。”

“骄傲女孩”还披露,“徐州官场、学校有多乱?徐州书记,一年换仨!”“从江苏师大到江苏师大培养出来的老师:强奸、诱奸、药奸学生,不是事!”

据称一名江苏师大的男教师曾说,“毕业时,你班女生还有处女,这对那个‘剩女’是残忍的(意思是她太丑了)!”全徐州没有不知道的,王在清的“情色集团”瞄准的第一目标就是“大学生”。

目前“骄傲女孩”披露的这些,已经令人触目惊心了。但是“骄傲女孩”却说,“很多东西还没晒出来”,“能晒出来的不及我们做得几百分之一”。

“骄傲女孩”称能晒出来来的仅有几百分之一,也就是说他们还掌握着更多、更可怕的黑幕。究竟那个黑幕有多少呢?

人贩子自爆黑幕 活人死人都是买卖

网上有一段问答,据称是人贩子被抓后的回答,从中可以看出,人贩子没有任何人性可言。他们贩卖儿童的原因就是“钱来得快又比较简单”,“每个月都卖好几个,最多一次拐了3~4个”。

这些人贩子有分工有合作,一条龙作案。作案手法“哄得听的就骗,太机灵的就抢,不听话的就打晕带走,大人不留神就下手”。

大家注意最后一个问答。在回答“拐卖过程中你是否杀害儿童”这个问题时,人贩子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点头。人贩子说,“那娃哭声太大,差点把人招来,和我一伙的怕事,就把娃丢河里了。这是他干的,不是我。”

这个人贩子提到了“把娃丢河里”,很显然那个娃已经被害死了。这样的事还有多少呢?

“骄傲女孩”在推特中,披露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据老人回忆,1985年—2000年间,杨某侠所在的徐州丰县欢口镇董集村就死掉了30多名女人。“有的是被打死,有的是喝农药自杀,连牲口都不如。”

据称开始死一两个的时候,就是“扔河里(即沿河而埋)”。后来死的多了,丰县县城就有人来“收尸体”。收走的尸体大多数卖给徐州医科大学和南京医科大学。“骄傲女孩”引述老人的说法,“这是一个从活人到死人的产业!当地人都觉得这是买卖,没人觉得这是罪恶。”

我咨询了一位曾经在大陆某市一家三甲医院做医师的朋友,他认为徐州医科大学和南京医科大学收购尸体“是可能的”。这位朋友表示,医学院确实需要买尸体,而且还不好买。因为中国人都比较忌讳,有亲人的都不愿意自己的亲人死后还要千刀万剐,所以买来的尸体往往都是这类“没亲人的或来源不明的”。

警察洗白“拐卖” 丢失儿童何其惨

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姚诚也对大纪元和新唐人谈到了中国大陆拐卖人口的情况。2016年离开大陆前,姚诚从2007年开始,担任着非政府组织“中国妇权”驻大陆负责人。

姚诚表示,中共抓政治犯一抓一个准。但对那些拐卖犯,公安就是不抓。因为许多被拐卖的儿童已经被“户籍警”洗白,如果警方协助抓人,最后就是找到自己人。

有的家庭花钱找派出所,给小孩入籍,将买来的孩子转为自己所生养。一找他们,自己警察就要倒楣。因为警察收钱了,所以中共“查缉拐卖团伙并不积极”。

据“回家网”和民间数据统计,中国每年有7万左右的儿童被拐卖失踪。这还不包括弃养、没有寻亲的家庭,所以真实数据远远不止于此。

姚诚分析,大量的失踪儿童有的被买回去当了童养媳,有的被人贩子送到了色情场所,最悲惨的是“被摘取器官”。在中国大陆,人体器官已经成了人贩子们发财的渠道。他说,“在广东汕头,整床整床的孩子,男男女女被送往东南亚去摘取器官。”

姚诚说,“一个孩子身上的器官要值100多万人民币。”将小孩送到海外,因海外很多人在排队等待器官移植。姚诚曾在汕头地区发现了贩售孩童器官的嫌疑犯,但他也没办法再进一步行动。因为“你发现以后,你要再去解决,就有生命危险”。

姚诚还讲了一件事。中国陕北与内蒙地区有“配阴婚”的。未婚男子过世后,亲友安排娶一名已过世未婚女性,将两具尸体合葬。但中共统治中国后,“配阴婚”已经演变为买一名女孩子“活埋”。

姚诚介绍,陕北和内蒙一带有很多煤矿,那些找不到老婆的矿工死后就“配阴婚”。他在查找拐卖女童时,调查到一起实例,并直接向新闻媒体爆料,当时连中共央视都不得不进行报导。

徐州又曝一桩 怪异现象何其多

昨天(6日),微信朋友圈和微博又再疯传一则消息。一名“十分年幼”的女孩,在一男一女陪同下到徐州市中心医院(徐州四院)做孕检。经检查小女孩确实已经怀孕,孕周相当于12周。但女孩实在太小,只有12岁。

这是2017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四次被评为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徐州爆出“徐子捌事件”后,网友们晒出的2016年的消息。事实上,类似的事情在今年过年期间就发生了好多起。

大年初四,山西兴县枣卯粱村11岁女孩赵雪在家里丢失了;正月初一,山西稷山县仁义村13岁女孩孟茹钰在村子里丢失了。

在家里、在村子里,一个正常人不明不白地“丢失”了,这是个什么样的社会?人去哪了呢?现在的中共警察是找不到的。

再看几个早前的消息。2021年12月31日,大陆门户网站搜狐报导,“云南:男子捡了个智障流浪女当老婆,生了两个儿子,都是正常人”;2021年11月29日,大陆门户网站网易报导,“七旬光棍老人捡了个年轻姑娘,他们生的儿子让人看了心疼”;2017年8月25日,中共政府官网报导,“农村一光棍和捡来的老婆生了三个娃,日子贫困且招人非议”;2011年3月5日,江西新闻网报导,“男子先后捡来俩女人做妻女,政府为其妻办社保”等等。

那两名女孩,会不会变成下一个“杨某侠”呢?会不会“被智障流浪”,然后被老光棍“捡”走呢?她们的命运是非常令人担心的。

新华社主任被封杀

昨天(6日)中共顶级喉舌新华社对外部主任韩松发了一条微博,“这几天我更关注的不是水门桥(长津湖第二集),也不是冰墩墩(北京冬奥吉祥物),是拐卖妇女的,是网上讲江苏丰县八个孩子妈妈被虐待精神失常疑遭拐卖的事情。”

韩松写道,“还有个视频,一个四川的叫曹小青的女的被拐卖,十五年被关在内蒙的一个窖洞里,吃喝拉撒都在同一个铁锅里完成,生存环境跟猪圈一样。是倒手卖了四次,最后是一对刘姓兄弟花六千元买来做‘共妻’。他们没钱娶老婆。想跑被抓回来,毒打。生了两个孩子,墙上写满跑字。被解救时基本精神失常了。”

微博中指出,“另外还有一些报导说,那些被拐妇女距离派出所、乡政府可能就几百米、一公里,但就是跑不出去。这都是二十一世纪元宇宙元年女航天员在太空中讲课了”;“又有人找出《光明日报》的一篇文章,讲对十一个女研究生被拐骗案的思考。说到一个上海名牌大学的女生、地区高考前几名、全国重点大学研究生班长、共产党员,她为写论文去做社会调查,在郑州被用人两千四百八十块钱卖给一个弓腰驼背的中年农民,‘成婚’后被关押七十一天没法逃脱。”

目前韩松发表这篇微博后,先是遭到微博管理员的警告,随后相关文章又被删除了。不过有网友已经截图下来,才可以让我们看到一些痕迹。

前天(5日),一位曾在1988年参加湖南某县检察院三个月“打拐专项行动”的网友发帖表示,丰县、沛县等地,每个村至少都有几十户的媳妇是从南方省份拐卖去的。

这位朋友表示,当时曾到过徐州及周边地区,打拐和解救妇女非常艰难,也很危险。他写道,“他们每个村口、交通要道及分界处常常有老人手提铜锣值班把守。见到谁家媳妇逃跑或外地公安进村办案,就立马敲响铜锣,片刻整个平原大地锣声传遍,家有收买媳妇的人立即组织追赶或相互通风报信,被拐卖的女人休想逃脱。”

5女相100男 计划生育种祸根

为什么拐卖妇女这么严重呢?还有一个原因不能忽视,这也是中共祸害中国人种下的祸根。

可能有朋友看到了一个消息,江苏徐州邳城河前天(5日)的相亲大会上,只有5名女孩,但是男孩有上百人。

大陆媒体昨天(6日)引述当地红娘江某表示,江苏存在着男多女少的现象。仅在江某的婚介所,男女生的比例就是100:20。据江某介绍,当地女孩对男方的基本要求是有房有车,工作稳定。江某表示,当地彩礼的起步价是16万元,多的高达三四十万。还要求有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镯等等。

这些条件即使都具备,还得看家里兄弟姐妹多不多。如果兄弟姐妹多,男孩就不好找对象。如果男孩长相好,而且家里经济条件不错,找对象就相对容易一些。

几十万元的彩礼,再加上房子、车子和“三金”,有多少农村家庭有这样的实力?所以相比之下,还是花上几千块钱买一个“媳妇”更省钱,如果“运气好”,家里有这样的“门路”,可以花很少的钱,就能买来一个。

其实,这是中共前几十年搞灭绝人性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恶果。一家只能生一个孩子,这导致农村家庭无论如何都得有个男孩。胎儿性别鉴定如果是女孩,立刻堕胎。这造成了中国人口、特别是农村地区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而在当地娶不上媳妇的男子,就是人贩子眼中的“商机”。

**************************************
百年难遇的一代高僧──虚云大师,坐阅五帝四朝,受尽九磨十难,生为肉球,19岁进入佛门,一生修行,得到从皇帝到总统的敬重,准确预言二战,却在112岁被中共军警打至肋骨断折,120岁圆寂,留下舍利数百。

在文化看点,一起来看一看大师百年传奇。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再会。

优乐客会员新年优惠方案: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2022年费通票大优惠,每个月只要不到2美金(优惠只到2/22喔!马上行动)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