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海外放风文章与中共二十大变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09日讯】中共二十大预料今年秋季举行,习近平能否成功破规连任最高领导人,近期成为热点话题。日前一篇自称“客观评价习近平”的四万字长文,在海内外热传。背后涉及的中国政局敏感动向令人关注。

北京冬奥会正在举行期间,一篇作者为“方舟与中国”,发表在海外留园网的超四万字长文《客观评价习近平》(下称《客》文),突然引起关注。大纪元记者查询发现,这篇文章始发于1月19日,已经流传了一段时间,但最近才引起更多注意。

这篇文章前部分比较全面回顾和分析了习近平执政近十年的种种情况,试图通过对习近平性格、心理的分析,揭示其政策失败的个人因素。后半部分集中分析习近平的三大危机:一是“破灭的金缕衣”——霸王硬上弓式的虚构政绩;二是“溃败的蚁穴”——习近平权位的政治基础已经被他自己掏空;三是“绝对不忠诚”——习近平与“整个中共官僚系统对立”。作者最后部分用很多笔墨对比薄熙来和习,并有很多抬高薄氏的表述,甚至个别言词对和薄一样、同被公认是人权恶棍的江泽民也颇为抬举。

一些中国分析家认为,这篇文章对了解中国政治还是有参考意义,或显示中共二十大可能还有变数。但该文反习保党立场是个问题。

李恒青:反习力量集结 二十大有变数

华裔经济学家李恒青2月8日对大纪元表示,目前这个时间点是反习力量集结,各方在中共二十大前这个时间,要把最后的所有力量投入。

他说,文章现在也在国内流传,“甚至国内的好几个朋友都给我转了”。

他认为“方舟与中国”撰写的《客》文,释放一个比较强烈的信号。过去我们大家都在讲习近平连任应该阻止不了的,因为现在他已经拿到了权力。但是目前来看,未必那么简单。“他在二十大上能不能顺利地连任,存在很多的变数。”

李恒青认为,这篇文章从内政、外交诸多方面大篇幅写习近平的问题,很多内容其实只是据外界的过往分析做了一个疏理和总结。

陈维健:反习不反共是要害问题 有人希望薄取代习

《北京之春》主编、新西兰资深媒体人陈维健对大纪元分析网络流传的《客》文,他认为,本身“方舟与中国”这个作者名就是带有隐喻的。“把整个习近平这十年当中的方方面面都梳理了一遍,可以说是国内对国际社会的一个呼应。”

陈维健认为,《客》文中,很多对习的评价还算是客观的,但其立论是反习不反共的,这是一个要害问题。

陈维健表示,这篇文章立场有问题。“他的立场是建立在共产党的立场上,认为要换掉习近平,就是说: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党不能让习近平给绑架了。在习近平绑架之下,我们政府也崩溃,党也崩溃。它是这样的一个立论。”

另外,《客》文最后部分抬出了薄熙来,把薄熙来跟习近平做了一个对比。比如说习近平打黑、搞共同富裕等都是抄袭薄的,赞扬薄具有领袖魅力、有西方政治家的风采……,甚至说出“不免会让越来越多的人怀念他”。

陈维健表示,“从中可以看出,这个文章的作者非常希望薄熙来取代习近平,有这样的味道。虽然他也批判了薄唱红打黑的一些文革的做派。但他认为这是一个形式上的东西,实际上不是这样的,这篇文章的要害就是反习不反共。”

薄熙来历来被认为人格低劣,前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曾表示,薄熙来一贯是政治舞台上标准的两面派,是不讲信誉、出尔反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样的一个人物。姜维平分析,薄熙来本身就是一个黑势力,他在重庆上演的打黑不过是出于权力斗争的一场戏,并且制造大量冤案。

大纪元曾报导,1999年江泽民下令打击法轮功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最卖力,薄也借此一路高升,迫害人权变本加厉。直至后来在权斗中落败成囚。

分析:不推翻共产党 一切进步都不可能

陈维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自毛泽东去世,到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后,人们把所有的希望都集中在邓小平身上,结果邓小平又是镇压人民;后来有人把希望寄托在江泽民身上,结果江本身闷声发大财,把中国搞得一塌糊涂;后来又把希望寄托在胡锦涛身上,认为胡锦涛是团派,这个人还是比较有可塑性,结果也不行;最后习近平来了,又把希望寄托在习身上,说习近平这个人比较忠厚,而且他父亲习仲勋是一个具有改革开放精神的官员,他应该继承父亲的改革开放的思想。结果习近平一直要走回毛泽东的时代去。

“所以说我们一定要改变,把一个民族的希望,一个国家的希望,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某一个中国共产党人的身上,这个东西不改,中国人的苦难是不会结束的。共产党要不下台,它是不可能进行彻底改革的。因为它身上负有这么大的罪恶,从当年镇压反革命、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罪恶在不断累积,现在还在杀人。这样一个罪恶累累的政权,你不能对它抱有幻想的。”

“但是我们希望(中共)党内有人出来,像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一样结束共产党,以共产党总书记的名义宣布结束共产党,由一些这样的共产党人把共产党推到一边,自己重新干。而不是再通过某些改革,换一下习近平,让中共这个政权再延长下去。那么中国的苦难还要下去。”

陈维健还认为,《客观评价习近平》这种文章出来的时间节点也是值得观察。“因为现在全球的眼睛都看着中国,刚好举行奥运。这一次奥运,西方国家在抵制,来参加的全部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国家,都是找习近平来讨钱的,大把大把的钱拿回自己国家。”

“来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你看普京,请到的唯一的大国领导人,这么大的订单拿走了,他在观礼台上打了个盹,连习筹备的豪华宴会都没有参加。中共搞这种排场,这种虚假的东西,他根本不看。自己所求的东西拿到就走人了,甚至你习近平的脸面都不给你。”

陈维健认为,《客》文当中有些分析是对的,就是说习近平虽然现在党内没有力量搞定他,但是他会自己把自己搞垮。“但是这篇文章的观点跟我们民运的观点不一样。它是只要把习近平换掉来保党。我们是要把习近平跟共产党连根挖掉,要全面推掉。前提就是推翻共产党,否则所有的进步都没有任何可能。”

索罗斯也吁“换习” 分析指“利益使然”

华尔街金融巨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北京冬奥会前也曾发声吁中共“换习”。

索罗斯1月31日公开表示,习近平可能无法在中共二十大成功连任,因为房地产危机、疫情、党内敌人和出生率下降等都是对习近平不利的因素。他还希望中共的温和派取代习近平。

陈维健对大纪元表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就是赵紫阳改革开放的时候,就有一个索罗斯基金会,中国很多的改革开放的项目都是索罗斯基金会支持的。

“他虽然是一个金融家,但是他是从东欧出来的,他也希望中国能够像东欧一样走向民主化的道路。”

陈维健表示,索罗斯应该是从作为金融家的角度,认为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支柱,现在不行了,制造业也不行了。中共政权不换人就是整个政权跟习近平一起垮台,他的判断主要是从经济上来判断。

李恒青则认为,索罗斯作为一个美国的投资者,在过去的投资历史当中,有过很多不光彩的东西,“实际上他是跟共产党内一些大的家族捆绑在一起的。前几年他在海南做了大量的投资,赚了很多的钱。所以他现在出来叫板(习)也好,或者是反对也好,有他的利益使然。”

中国研究学者、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的冯崇义教授此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索罗斯的言论代表他们一派的观点。他们希望中共有人把习近平翻掉了,回归到邓小平那种继续搞开放和江泽民那种有财大家发,闷声发大财的状态。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