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北京冬奥会引发新一轮政治波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7日,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过年后重开,一半的问答都聚焦于北京冬奥会,负面消息包括参加开幕式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检测阳性、维吾尔族火炬手、曾参与中印边界加勒万河谷冲突的士兵参与火炬接力、芬兰指责运动员隔离条件差,还有美国国会通过竞争法案、美国要求中共落实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等。

北京冬奥会引发了新一轮的政治波澜,中共还主动添柴火,彭帅再次被亮相;党媒引述中共驻联合国代表的话报导,“美国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再加上荷兰媒体在冬奥会开幕式直播期间被驱赶,中共巨资筹办的冬奥会,因为另类疫情防控和邀请的政要严重缩水显得很没面子,自己也不断引火烧身。

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检测阳性仍参加开幕式?

中共党媒报导2月4日晚的冬奥会开幕式时,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马拉佩(James Marape)的名字赫然在列;然而随后的信息证实,马拉佩2月3日抵达北京时,病毒检测呈阳性。

看起来,要么中共为了凑数,不顾马拉佩确诊,仍让他继续参加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要么中共党媒的报导公开撒谎。

2月5日,习近平宴请参加冬奥会开幕式的政要,但党媒似乎隐去了参加宴会的政要名单,应该不只是因为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马拉佩缺席,中共邀请到的头号政要、俄罗斯总统普京估计已经离开。普京拿钱走人、一点也不客气,中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露出了真容。

2月5日和6日,习近平走马灯式地会见了蒙古国总理奥云额尔登、摩纳哥元首阿尔贝二世亲王、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卢森堡大公亨利、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波兰总统杜达、新加坡总统哈莉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厄瓜多尔总统拉索、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埃及总统塞西。

中共应该花了大价钱才请到这些人,怎么也得再配合中共领导人一下。习近平两年来未能会见外国元首,这次当然不能放过恶补的机会。两天里会见这么多人,还有高规格宴请,应该也谈不了什么实质内容,大概就是彼此寒暄、露脸,配合中共党媒宣传而已。中共很可能试图把这些会面当作建立反美和反西方阵营的资本,但这些国家政府的大多数应该不会跟着中共反美,而是同时也要与美国搞好关系。

染疫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马拉佩,只能与李克强视频会晤,之后回国;这位亲共的政客不知是否能从中吸取教训、转变立场。曾配合中共掩盖疫情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此次没能见到习近平,只见到了李克强。

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马拉佩染疫事件,再次凸显中共隐瞒疫情的操作,反映出中国大陆虚报的疫情数字没有意义。目前,不能排除京津地区实际有更多病例,但中共为了冬奥会继续故意隐瞒。

不知普京是否了解更多信息,或许在冬奥会开幕式上,他主动要求远离各国政要和其他人,独自待在贵宾席的隔间。开幕式结束后,普京匆匆离去,放弃了与各国政要的见面、寒暄,是否也怕感染呢?

中共故意安排的特殊火炬手

维吾尔族火炬手和曾参与中印边界加勒万河谷冲突的士兵参与火炬接力,显然是中共有意安排的,这等于向美国和西方示威,也再次挑衅近邻的印度。中共费力地涂抹恶劣的人权记录,还煞有介事地利用冬奥会呼吁和平,但火炬手的安排彻底暴露了中共的真实面目。

2月6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接受CNN采访时说,中共让一名维吾尔运动员在北京冬奥会上点燃奥运圣火,“试图分散我们对当前真正问题的注意力”,“我们知道那里发生了种族灭绝”,“我们已经明确表示,反人类罪正在中国发生。”

2月7日,中共党媒新华社报导《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美国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报导专门回应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格林菲尔德,再度否认新疆存在种族灭绝,并称“严重毒化中美关系”。

显然,中共的特殊安排,相当于对美国和西方各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的报复,以往西方世界期望通过奥运会主办权改善中国人权的愿望彻底落空了。

习近平和普京会面后,新华社发布的中俄联合声明直接针对美国和北约,显示中共还没等到冬奥会开幕,就迫不及待地对美国和西方下战书了,打破了冬奥会前假意的低调。中美对抗升级在所难免,中共与近邻的关系还会紧张。

冬奥会期间中美对抗进行时

2月5日,美国国会通过了《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说,该法案“开展对华战略竞争”,中方“坚决反对”,“停止损害中美关系和双方在重要领域的合作”。

赵立坚不可能不知道,中美关系已经很坏,可能合作的领域极其有限;中俄联合声明已经明确了中美对抗的实质,中共直到现在却还不肯接受中美“竞争”,实在是自相矛盾。

2月7日,有记者提到美国官员要求中共采取具体举措落实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赵立坚没有直接回应,仅重复“贸易战没有赢家”,“推动中美经贸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把球踢给了“有关主管部门”。

2月1日,美国副贸易代表比安奇(Sarah Bianchi)曾透露,北京未能履行其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所做出的购买承诺,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对话“非常困难”。

北京冬奥会的开幕并未改变中共被孤立的现状,中共的宣传或许只能转移一些中国老百姓的视线,但中美对抗从未停止,只会愈演愈烈。

2月6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说,“北京最终将承担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部分成本,他们在考虑未来几周与俄罗斯政府的接触时应该计算这一点”;“因为制裁将针对俄罗斯的金融体系,而这当然也会涉及中国经济”;中共“将可以选择是否遵守制裁,或者,如果它选择不遵守,那么当然会有相应的处罚。”

中俄联合声明直接针对美国和北约,萨利文的话应该算是白宫的回应。他还说,“如果中国(中共)被视为在支持俄罗斯,那么在世界的眼中、在欧洲的眼中、在其它国家的眼中,中国(中共)也将付出一定代价”。

普京匆匆的北京行程,更像是对美国和西方发出信号,自己没有与中共走得太近,甚至没有直接反对各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只不过想赚更多钱而已。相比之下,中共虽然也没有直接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但把矛头直指北约、美国。中共准备继续对抗美国和西方,俄罗斯却仍然在试图捞筹码。

中美正在接近撕破脸,美国大概也放开了手脚。2月7日,美国商务部将33家中国实体列入“未经核实清单”,又给了中共一记闷棍,这可比中共单纯唱高调实际多了。

中共莫名其妙自己添乱

2月4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当晚,荷兰媒体NOS Journaal在北京直播时,现场记者被中共的“红臂章”人员强行推走,令荷兰演播室内的女主播目瞪口呆。现场记者用中文解释正在直播,也未能躲过这类无厘头的粗暴打压。

“红臂章”在中国大陆司空见惯,但在西方人眼中却是没有合法身份的人。中共应该也没想到“红臂章”们如此随意,奥运开幕当日出丑大概情非所愿。不过,中共再度安排彭帅露面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彭帅事件虽然还没有过去,但新闻热度已经降低,中共完全可以继续当哑巴、保持低调,谁知却偏要在冬奥会期间主动炒作。

2月7日,彭帅被安排接受外媒采访,称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见了面,还宣布退休,并再次否认张高丽性侵,自己也没有被消失。

对比荷兰媒体被强行骚扰,在北京冬奥会期间,人们几乎不会相信彭帅有类似自由发声、露面的权利。这显然是中共自导自演的又一出丑剧,但实在想不出中共为何在此敏感时期自揭其丑,难道是中共新一轮内斗的需要?

2月7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还被迫回应了芬兰冰球教练指责运动员隔离条件不佳,赵立坚没敢乱说话,仅称这名运动员病毒检测呈阳性,已经“为各国运动员提供细致周到的服务和便利”,之后把球踢给了北京冬奥组委。

赵立坚不得不敷衍,抱怨的不只是芬兰运动员,波兰运动员马利舍夫斯卡(Natalia Maliszewska)的遭遇更离奇。2月5日凌晨3点,她被送上救护车,她说先被告知“我可以出去,五分钟后又说我不能出去。他们告诉我,有很多政治上的东西,你不会明白。这就是中国”。之后,她在“准备热身的半小时前收到消息,称他们犯了一个错误,我不能参加比赛”,但再次接受测试的结果却是阴性。她说,“我现在什么检测都不相信”,“现在没有谁给个说法。他们沉默了。”

澳大利亚冰壶运动员吉尔(Tahli Gill)和搭档休伊特(Dean Hewitt)赢得了第一场比赛,但随后一人被告知病毒检测呈阳性。美国男子花样滑冰运动员周知方(Vincent Zhou)也被检测阳性,退出了比赛。若他们在入境前感染,说明入境检测失灵;若是入住奥运村后被感染,问题就更大了。目前为止,据称有363名参赛者检测阳性。中共混乱、无效、严苛的防疫模式露出了端倪,正如防疫人员所说,这都是政治。

北京冬奥会开始还没几天,就闹出这么多事,外界之前曾预测,中国大陆相应的疫情防控、箝制言论等可能露相,但应该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多的猛料。中共的处境可谓今非昔比,冬奥会尚未结束,不知是否还会有新的故事发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