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惊涛骇浪”更凶险 中南海虎年熬日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0日,中共《人民日报》在评论版发表评论文章《正确认识和把握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文章又见一个这几年中频频出现的字眼:惊涛骇浪。惊涛骇浪的解释是汹涌吓人的浪涛,还有两层意思,一是比喻险恶的环境,二是指尖锐激烈的斗争。无疑,虎年针对中南海的惊涛骇浪不一般,要更强于以往。

文章开头即说:“更好统筹发展和安全,守住新发展格局的安全底线”,要在“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惊涛骇浪”中增强所谓的生存力等,要“抓早抓小,着力避免发生重大风险或危机”。两句话透露出的是中共当局深深的忧虑,那就是现在时局很不安全,有预见不到的惊涛骇浪袭来,极有可能发生重大危机。

随即,文章进行了具体分析,不无担忧地提到现在所面临的风险,那就是:国际形势波谲云诡,周边环境复杂敏感,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尽管具体的风险,文章不敢明言,但从中共在北京冬奥会遭到多国直接或间接的抵制和开幕式的落寞看,从欧美出台的一个又一个制裁举措看,中共在国际反共大势下,内外交困已成为现实。而且,由于北京针对台湾不断升级的恐吓,中国周边国家对其越来越充满了不信任,也正在与其拉开距离。雪上加霜的是,疫情封锁导致本已不堪的国内经济,更是一落千丈,哀嚎一片,社会不满之声是从上到下,遍布所有阶层。

面对这样的国内国际形势,虽然中南海最高层早已意识到重大风险,并在过去几年“反复提醒”,提出各种要求,化解了一些风险,但文章坦言,未来仍将面临“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各种风险挑战,既有国内的也有国际的,既有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的也有来自自然界的,既有传统的也有非传统的”。因此“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

此外,文章还特别用一整段提到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称“防止在处置其他领域风险过程中引发次生金融风险”,以及要“压实企业自救主体责任”。这大概与此前江派势力发动金融政变有关。

显然,对于虎年将发生的风险,文章传递的是风险将来自多个领域,而且范围极广,且有些是不可预测的。这样的表述过往并不多见。这不是在暗示虎年的惊涛骇浪更强更猛吗?不管该文是何人授意而为,其浓浓的忧惧已无需多言。

“惊涛骇浪”之语最开始引起媒体关注是在2018年12月,当时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了这样一句话:“改革开放每一步都不是轻而易举的,未来必定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风险挑战,甚至会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

惊涛骇浪这个成语在习近平过往的讲话中并不少见,但之前基本都用在如下语境中:世界经济的惊涛骇浪,红军面对乱云飞渡、惊涛骇浪,在惊涛骇浪不断的革命大潮中等,很少指自己所面临的国内国际形势和环境是惊涛骇浪。

然而,从2018年底,这个成语开始更多地指向后者,而且从那时起,就出现了非常非常罕见的“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的说法。彼时,中美贸易战开打,国内利益集团不断制造障碍,经济急剧恶化,等等,这些大概都属于惊涛骇浪吧。

三年多走过,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不但没有转成风平浪静,反而继续被党媒严肃提及,昭示着虎年的惊涛骇浪绝非一般。

目前在国内,中共严打各阶层以及因贸易战和疫情的一定程度上的闭关锁国,已经导致外资进一步撤离、民间投资意愿低,普通民众、中产阶层、富豪消费意愿和外国人采购中国商品的意愿也急剧下降,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然出了大问题。而国营私企招聘人数下降、裁员剧增,民企大量倒闭,多家企业工人提前放假回家,大学生难找工作,消费降级等身边触目可及的情况,也都在传递着寒冬已至的现实。

在国际上,从梦中醒来的欧美,业已将中共视为了最大的威胁,美欧正在或将贸易、外交、军事、科技乃至从所有方面采取对立竞争的态势,共同遏制中共在全球的扩张。冬奥会就是检验中共在世界上处境的一块试金石。而美国多名共和党议员近日提出《制裁中共法》议案,全面锁定中共官员及亲属,包括中共最高层在内的人大2千多名成员及其家人,如若通过,将成为来自国际的一波惊涛骇浪。

不过,虎年的惊涛骇浪虽然可能出现在中美关系、中欧关系中,但更凶险的可能出现在中共党内和国内。北京高层面临的这方面挑战包括防党内阴谋问题、各种利益博弈问题、腐败能否得到根治问题、官僚体制内的消极抵抗问题以及政府公信力彻底丧失、民众不断用脚投票和暴力反抗等问题。而习近平没有将中共党内最大的祸害江泽民及其残余党羽一网打尽,更是给自己埋下了难以预测的深坑。

近日,美国富翁索罗斯预言习无法连任之语以及海外流传甚广的四万字反习文章,就是中共党内反习势力、极有可能是江派针对习的第一波“惊涛骇浪”,其对中南海、对中共党内、对各国政府都将产生不小的影响,而习将采用何种方式回击,世界都在拭目以待。但不论怎样回击,都会引发新的惊涛骇浪。

可以想见的是,面对国际国内的双重巨大压力和一再袭来的一波波惊涛骇浪,本就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只能一天天熬着、维持着,而说不定不久后某一天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浪,就会将其彻底打翻,埋葬在大海之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