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浙江法学女副教授维权 公开立遗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1日讯】浙江一名退休的法学女副教授,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民事纠纷案,七年多来,目睹了种种司法黑暗。为了维权,她实名举报了多名法官,也公开立下遗嘱,表示自己如果突然失踪或暴毙了,就是被人害死的。

蔡钒,是浙江温州城市大学的退休法学副教授。

2011年,她的家人和朋友到江西省新余市,注册了新余中川木业有限公司,并将工程发包给新余市永安建筑公司。

在工程只剩50万元工程额即可完工时,永安建筑突然停工,向新余市中级法院起诉中川木业。

2014年7月,新余中级法院对此案进行立案,耗时六年,经过了一审和重一审两次审理,采纳永安建筑提供的证据,认定中川木业支付工程进度款构成根本违约,判决解除合同,中川木业向永安建筑支付违约金50万,并一次性支付约定分三年付清的工程尾款。

从此,蔡钒陷入了一连串的诉讼。

温州城市大学退休法学女副教授蔡钒: “250这一起案件,害得中川木业有限公司的项目黄了,公司垮了,员工几乎倾家荡产,居无定所。”

2020年底,江西省高级法院认定,中川木业支付工程进度款,没有逾期,也没有违约,还提前支付了50万元。

但中共最高法院的再审申请裁定书,不仅帮江西中院自圆其说,还说中川木业在诉讼期间拖欠大量工程款。

蔡钒: “其实小学生都可以判断得出来,这个工程要多少钱,按照合同,我这样的付款有没有构成根本违约,几分钟就可以做出来的一道算术题!这么简单的案件,在新余中院一审就审了六年多。有人跟我讲,他们就是想把你捆死掉,让你一直拖,拖到最后把你的东西拍卖掉,他们拿走。他们的话,就是指施工商加上跟法院的人勾结。”

蔡钒被迫向中共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举报,新余市中级法院六名法官枉法裁判,得到的结果却是令人难以接受。

蔡钒:“他们把案件交给当地的政法委。分下去的话,自查自纠啊!我到新余市人民检察院,我也去了六次,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自己的案件有没有受理。我到了第六次去找他的时候,他才说自己是检察官助理,只是负责输送材料的。我问他主办检察官是谁,他就不告诉我。”

新余中院的案件评估组,认定六名法官不存在枉法裁判。蔡钒请求带着材料跟评估组面谈,也遭到拒绝。

蔡钒:“他们如果不构成(枉法裁判),那你应该要对于我的违法行为要进行制裁的。你比如说诬告陷害罪,寻衅滋事罪,在网上发帖发这么多,是吧?都没有!我们不可能双方都对的,要么就是他对的,他没有枉法裁判,要么就是我对的,我没有诬告陷害,那你相当于不处理,这不是很奇葩吗?”

无奈,她只好在网上实名喊冤,并在朋友圈立下遗嘱:如果我突然失踪或者暴毙,我就是被人害死的!到时候没有我的声音,大概率就是死了!

维权路上,蔡钒处处碰壁。也因此,她认识了很多“同伴”。她发现,比自己更冤屈的,大有人在。

蔡钒:“江西新余那边有几个司法冤民也找我了。有一个案件都发回重审了,那个法官还突然之间凭空列了32个被告出来。本来追加要裁定书的,也没有裁定书。天!这个司法,不是一般的腐败!新余市的一个老师,他因为这一套房子,他打了一百场官司,人家还说他是恶意诉讼。法院的法官明确告诉他,如果说你这套拆迁安置房的赔偿提起诉讼的话,我们不予立案。你如果说是补偿,他说我们给立案。他就明确这样讲!”

蔡钒感叹,现在中国的权力很任性。这一路走来,目睹的种种司法黑幕,成为她不断写文章揭露真相的动力。

编辑/王子琦 采访/易如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