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中共下血本 冬奥“分钟级”天气预报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2022年冬奥开赛不到一周,从糗事到丑闻层出不穷。

诸如:“徐子八”与彭帅事件,印度外交抵制,开幕式惊现反习元素、西方大国元首缺场、普京打盹拿钱走人,39亿美元缩水预算穿帮,荷兰记者被红袖箍野蛮驱逐,朱易谷爱凌双标待遇,多国运动员遭中共恐怖隔离,韩国代表团控诉中共作弊······

线上线下、场内场外、国内国际,伴随北京冬奥“冰雪之约”的负面“精彩”,中共极权向世界呈现出的丑陋与黑恶元素,不断刷新着人类的认知底线。

中共深陷冬奥丑闻窘境,却强装镇定,依旧鼓吹“简约、安全、精彩”的2022冬奥主题。日前,多家媒体吹嘘北京冬奥首次实现“百米级、分钟级”天气预报能力,不料却被网友直接打脸。

中共下血本,研发冬奥“百米级、分钟级”项目

高山滑雪运动对气象要求十分苛刻,少不了能在风速风向、气温、降雪和能见度等方面实时预报的精准气象服务。

从中央到地方,中共的天气预报给老百姓的印象,就像中共本身一样的“说话不算数”,不靠谱。据北京市气象局官员介绍,全国范围内,中共气象预报分辨率已经提升至每3公里,逐小时的滚动预报,京津冀地区预报分辨率是1公里,城区内是500米。

为了应对冬奥室外高山滑雪运动,中共称已经实现了“百米级、分钟级”业务天气预报能力,即在冬奥赛区能实现预报分辨率100米网格范围,每10分钟更新预报。

中共2018年就启动了“冬奥会气象条件预测保障关键技术”的重点专项研究,由北京城市气象研究院副院长陈明轩带队研发“百米级”天气预报技术体系,该项目由20多家高校、科研单位、社会企业共同参与。

项目引用人工智能,历时4年,在北京城区、延庆和崇礼及周边地区共建各种现代立体探测设施441套,在延庆和张家口赛区布设了多套激光测风雷达,实时获取精细气象观测数据,形成数据集,为冬奥气象预报技术研发和实际服务提供了精细的天气“背景”数据。

据北京市气象局总工程师季崇萍向《21世纪经济网》介绍,中共2017年始,从北京市气象部门、中央气象台及周边省区市气象局等抽调业务骨干人员,组成服务运动员、教练员及赛事组织方的预报团队,连续5年冬季在赛区开展实地预报训练,所谓“五年磨一剑”。

季崇萍介绍称,科技冬奥“百米级、分钟级”天气预报技术体系所有产品实现落地应用,赛区“三维、秒级、多要素、多尺度”综合立体观测网稳定运行。冬奥数据服务形成互联互通、数据共享、相互备份格局。建立“三级六方”会商协同机制,实现多点灵活的现场视频会商。

针对中共吹嘘“百米级、分钟级”冬奥天气预报系统,有网友直言:“我对天气预报达到百米级、分钟级表示由衷的赞赏,对于我国天气预报技术的提高表示由衷的高兴。但是我也希望这样的黑科技可以多用于平时的天气预报来避免比如郑州那样的大雨给老百姓造成的损失。”

郑州“千年一遇”洪灾,无法避免?

仅气象保障一项内容,中共为了保冬奥顺利进行,耗时、耗资、耗物、耗力所花费的百姓纳税钱就难以想像。对比2021年7月20日前后的郑州洪灾,中共在冬奥保面子和洪灾保民生两种情形下的处理方式,有着天壤之别。

我们可以从新浪网2021年7月21日的一篇题为《“720”特大暴雨突袭郑州 气象部门预报了,然后呢?》的文章里,看出一些端倪。

关于“720”郑州洪灾,该文章称“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防洪减灾研究所原所长程晓陶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这次在预报大雨时,一开始气象部门预测降雨中心会在焦作,但最后实际是在郑州,稍有一些偏离。这是现有的气象科学技术上无法避免的误差。”

但是,如果中共能拿出北京冬奥“百米级、分钟级”业务天气预报能力的一半研发决心与投入来,洪灾还是“无法避免”吗?北京冬奥“百米级、分钟级”项目的一个最大亮点就是针对中小尺度气候观测数据进行采集和建模分析、预测。

北京市延庆区区委副书记黄克瀛日前对《光明日报》表示,“百米级、分钟级”冬奥预报服务系统,实现了延庆赛区100米分辨率10分钟跟进循环,可模拟近百个天气形势下延庆赛场三维气象高清模拟数据集,做到0到10天无缝隙实时预报预警,为做到精准预报,延庆区在核心区建立多个气象观测点位,其中最高的观测点海拔达到2198米。

《“720”特大暴雨突袭郑州 气象部门预报了,然后呢?》一文还称,“1975年河南‘758’暴雨后,中国气象局召开了专门针对北方暴雨的‘北京会战’研讨会。第二年,来自北方14个省份的50多名科学家又在南京空军气象学院专门研究‘758’特大暴雨成因。但此后,少有大规模对于北方暴雨的研究。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高守亭表示,‘科技部立了几个973项目,都是研究华南和长江流域流域暴雨,没有一个大的课题支撑北方暴雨的研究’。”

河南“758”洪灾,直接和间接死亡人数达20多万,受灾人口1000万,中共居然就开一两次研讨会就万事大吉了。而为了一次能露脸显摆的冬奥会,中共可以组织大量专业团队花5年时间采集气象数据,花4年时间耗巨资立项建模研发世界一流的天气预报系统。

中共为推卸720郑州洪灾责任,可以胡说暴雨“千年一遇”,镜头切换到冬奥时,却又吹嘘,23次冬奥运动会,有19次受到不良气候影响,而2022北京冬奥气象科技创新实现两个“首次”,首次在我国中纬度山区组织实施了复杂地形下的冬季多维度气象综合观测试验,首次实现了“百米级、分钟级”业务天气预报能力。

北京冬奥极端天气预案VS “720郑州洪灾”应急处置

《21世纪经济网》相关报道称,冬奥期间,北京市气象局成立“1办10组”工作机构,与冬奥组委和城市运行保障指挥部等10个机构紧密对接,明确78项正赛服务需求。编制总体工作方案和10个专项“两案一表”,细化8类风险事件、80个风险隐患场景,做足人员、设备、场地备份措施。开展风险应急演练,强化应急处置能力。

同时,北京交通委设立冬奥保障道路设施应急备勤点70余处,备勤人员1300余人,抢险机械设备800余台套,交通部门保障人员24小时在岗值班值守,运用北京MaaS一体化交通出行平台、新媒体、室外电子屏等传播频道,广泛发布实时交通信息,引导群众减少出行,以应对冬奥期间极端天气变化。

再看看去年720郑州洪灾,中共当局的应急处置。

中共为保所谓的疫后复工、开工的政绩,河南和郑州当局对气象部门的红色预警反应迟钝,这还不说,地铁灌水后,官方和运营方为自保不犯错,竟无一人敢出面要求地铁停运。仅中共国务院灾害调查组发布的《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中,就自曝了“应对部署不紧不实、应急响应严重滞后、应对措施不精准不得力、关键时刻统一指挥缺失、缺少有效的组织动员、迟报瞒报因灾死亡失踪人数”等六项罪责。

而在《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中点名涉及到的责任事故问责部门有包含郑州市委在内的地方党委政府、应急管理部门、水利部门、农业农村部门、城市管理部门、交通运输部门、城乡建设部门、公安机关、统计部门等八大部门机构,此外还有郑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等9个有关企事业单位。

中共国务院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实际也只是披露了灾害的一部分,就死亡与失踪人数这一项数据而言,调查报告公布的死亡与失踪人数就和民间估算的实际人数相差数十倍。实际上,中共河南与郑州当局是灾害的最终与最大的罪魁祸首,它们是灾难的制造者、实施人与掩盖方。

中共“科技冬奥”项目砸巨资,烧民脂民膏

旨在研发“百米级、分钟级”天气预报能力的“冬奥会气象条件预测保障关键技术”,只是中共冬奥众多科技研发项目中的一个子项目。

中共十九大提出“筹办好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要求,随后中共政府出台《北京2022 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筹办工作总体计划和任务分工方案》,从2018年始,由科技部会同北京冬奥组委、北京市科委、河北省科技厅以及体育总局等部门,共同制定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科技冬奥”重点专项实施方案。

“科技冬奥”重点专项执行期从2018 年至2022 年。拟在科学办赛、运动训练与比赛、安全保障、智慧观赛、绿色智慧综合示范等方面安排21 项任务。比如,京张高铁智能化服务关键技术与示范、国家体育场(鸟巢)智能场馆关键技术研究、赛事用雪保障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示范、兴奋剂检测关键技术平台研究、穿戴式冰雪运动装备运动风险和效能评价关键技术平台研究、冬奥会智慧医疗保障关键技术、冬奥会开闭幕式大型表演智能化创编排演一体化服务平台关键技术等等。

据《“科技冬奥”重点专项2018年度-2021年度定向项目申报指南》显示,2018年“科技冬奥”重点专项国拨总概算约4亿元人民币;2019年国拨总概算约4.6亿元人民币;2020年申报指南讨论稿国拨总概算为5.5亿元人民币,后实际执行的是4.3亿元人民币,估计应该是受到疫情冲击经济下滑的影响,预算缩水;2021年国拨总概算约0.83亿元人民币,目前没有公开2022年的国拨预算经费数目。

仅2018-2021四年“科技冬奥”重点专项国拨预算总额就达13.73亿人民币,中共在每年的申报指南里还要求,针对每一项科研项目,地方财政经费、单位及社会渠道须进行配套资金支持,配套资金支持力度与国拨经费比例,每个子项目不一,少数子项目为5:1,即中央拿1个亿,配套资金就需要拿5个亿。半数以上项目的配套资金与国拨经费比例为3:1,小半数为2:1或1:1。

年度申报指南没有列具每个子项目的国拨经费,我们就按每个子项目的配套资金均为3:1来计算,国拨预算总额13.73亿人民币乘以4倍就是54.92亿人民币,按汇率6.4计算,折合美元8.58亿。而这近9个亿美金根本没有列支在中共39亿美元的冬奥帐表内。此前,美国《商业内幕》披露中共冬奥花费是公布出的预算的十倍,达385亿美元。

冬奥:中共极力歌颂的经济杀手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的2022年1月经济数据显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和综合PMI产出指数分别为50.1%、51.1%和51.0%,刚过50%的荣枯线,但较2021年12月分别下降0.2、1.6和1.2个百分点,说明中共经济持续下滑。

数据还显示,中型企业PMI为50.5%,低于上月0.8个百分点,小型企业PMI为46.0%,低于上月0.5个百分点,说明中小微型企业处于存亡危机之中。如果说非制造业服务业指数回落是疫情导致,那么制造业指数下行除却生产淡季因素之外,冬奥会的举办是重要因素之一。

去年11月-12月,网传2022年1月1日-3月8日,河北唐山、石家庄、承德、天津,以及山东济南、威海、潍坊,山西太原、大同、长治,河南洛阳、郑州等地重污染重工业企业可能会面临冬奥停产停工禁令。

2021年12月16日,北京冬奥组委会新闻发言人严家蓉称,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秋冬季节减碳防污停产与冬奥无关,是常态。但中共生态环境部发布的《重点区域2021—2022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方案(征求意见稿)》,显示中共当局扩大冬季减碳攻坚区域。中共为保奥运蓝,大面积停工是大概率事件。

大面积停工停产不只是工人发不出工资、企业生产遇冷、市场预期进一步走弱,还意味着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债务偿还能力下降,中共去年用通货上升换来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此来扶持小微企业刺激生产的金融政策施策效果将大打折扣,中共总是干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蠢事。

因冬残奥会持续时间较长,叠加疫情冲击,料想中共2022年一季度的经济增长可能会持续下滑。如此,2022冬奥注定将成为中共极力歌颂的经济杀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