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徐州抓人欲定案 八孩妈处境危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2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11日(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丢车保帅?徐州抓捕董志民人贩子!DNA身份比对疑云笼罩,徐子八究竟是谁?5大疑问直击官方,徐子八或面临危险!

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先和朋友们说明一下,今天的内容比较多,线索比较杂,可能会有点枯燥,但今天我们讨论的内容非常重要,所以希望朋友们保持耐心观看。

【徐州抓捕董志民 徐子八DNA检测结果披露】

就在昨天,徐州官方发出了最新一份关于徐子八案件的调查通报,这是当地县市两级政府发布的第4份通报,也是徐州市级政府的第二份通报。这份通报和我们此前与朋友们讨论分析的几乎一模一样,正式抛出了董志民和桑某某作为犯罪嫌疑人,只是多出了一个此前从未提到过的桑某某丈夫时某忠。

这份通报是一个分水岭,标志着官方层面已经公开释放信号:徐子八一案到此为止。此前被各种爆料可能涉案的村镇干部,以及拐卖案可能牵扯的更多体制内人物等等,都被切割干净了。尽管可能还会有后续的官方情况通报,但从此次通报的内容看,当局显然已经至少在部级层面及其以下达成了共识,要就此大事化小定案了。

我们看到徐子八事件从曝光到现在已经接近两周,阅读量已经近30亿,但直到这第四份官方通报公布以后,这个话题才第一次被允许出现在了微博热搜排行榜。

更为重要的是,从这份通报出台开始,作为受害者当事人徐子八的处境,很可能会发生转变,甚至可能面临某种危险。为什么这么说呢?今天我们就重点来讨论这份通报存在的问题,以及与此相关的、被舆论忽略了的重要信息。

首先,我们从大众对此次通报的反应来看,当局想要大事化小的算盘有点一厢情愿。

这份最新通报比较短,只讲了三件事:1. 经部、省、市公安机关对杨某侠、光某英(小花梅同母异父妹妹)与普某玛(已去世,小花梅母亲)生前遗物进行DNA检验比对,结果为普某玛与杨某侠、光某英符合母女关系,因此认定杨某侠即是小花梅。

2. 董某民因涉嫌非法拘禁罪,桑某妞与其丈夫时某忠涉嫌拐卖妇女罪,此三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3. 当地民政、教育及妇联等部门已经做出安排,确保董家老人孩子得到照料。

【董志民强奸罪为何消失】

这份通报仅在微博一个平台至今就已有近13.5万评论,超过21万次转发,其中位居榜首的获得了高达33.7万点赞的一条留言是这么写的:“姓董的只有非法拘禁罪吗?强奸罪呢?虐待罪呢?”

这条留言,实际上已经揭开了徐州发布的最大一个破绽:在举国、甚至是举世围观、众目睽睽之下,在无数普通网友都能够一目了然看到徐子八案件中被晾晒在阳光下的罪恶的情况下,徐州官方依然自以为高明地给出了这份有着明显准备大事化小的通报。

此前我们讨论过了,徐州官方自己在第三份通报中已经承认,徐子八(也就是官方说的小花梅,但鉴于小花梅这个身份依然存在重大疑问,所以我们这里还是暂时以徐子八来指代这位落入人间地狱的女子)早在云南的时候就已经有精神障碍。

所以,无论当时她是被董家买去的还是所谓被“收留”的,根据《婚姻法》,她和董志民的婚姻都是无效的,而董志民与一个毫无自主行为能力的女性发生关系,而且生下了这么多子女,这已经是任何人都能看见的犯罪事实,这和那种需要进行调查核实的犯罪嫌疑,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这是一个常识。

如此明明白白的犯罪,徐州官方都可以视而不见,都可以避重就轻,仅仅以一个一般最多判到3年有期徒刑的非法拘禁罪刑拘董志民,这份通报的公信力如何,是可想而知的。

【官方为何不提徐子八年龄】

第二个大问题,是徐子八的年龄。我们在此前的节目中多次讨论了,徐州官方在第三份通报中自己也提到了,说警方通过查阅户籍底册,比对照片和口音确定了小花梅的身份。

既然查阅了户籍底册,为什么在第四份通报中列出了董志民、桑某妞等三人的年龄,偏偏对大众一再追问的受害人年龄只字不提?为什么徐州官方既不公布董志民与徐子八1998年办理结婚证的原件照片,也不公布云南那边查到的亚谷村户籍底册的原件照片?

这两个要素,都涉及到受害人的年龄,这属于本案对嫌犯定罪量刑的核心要素,绝非可有可无。

在央视播出的丰县精神病院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镜头特意给了一个病房中的床位牌画面,上面的部分字样被模糊了,但有一个明显应该是显示为年龄的位置可以看到数字“52”。

这个手法非常鸡贼,央视记者并没有明确说这个床位牌就是徐子八的,但又明显在暗示这个52岁的15床病人就是徐子八。

海内外网络上很多网友对这个信息的反应几乎已经到了快要破口大骂的程度。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这实在太过侮辱大众智商。

任何稍有常识的人看看徐子八的视频或照片,都不太可能认为一个被禁锢摧残了24年,尤其近10年几乎不间断地生下7个孩子,又被铁链锁在冰冷黑暗小屋里的52岁大妈,还能如此驻颜有术,看上去最多也就40岁上下。

【徐州警方云南调查疑云】

第三,在这次徐子八事件中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从2月7日徐州官方发布通报声称通过照片比对确认了徐子八就是云南福贡县亚谷村村民小花梅开始,云南方面迄今一直保持沉默。

按中共行政的官方程序,这么一件轰动整个国际社会的大案,徐州警方前往云南当地调查,当地是必须派遣人员进行协查的,因为小花梅是当地人,这个人被拐卖失踪了,这是当地的悬案,当地也必须要通过协查然后给出一个答案,一份结案的报告,要给当地人一个交待的,因为这么一个本地大活人失踪了二十多年,现在造成了重大国际影响,当地是否存在失察的责任,这些必须给出说法。

但云南地方至今没有发表对徐州官方结论的任何表态,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

即便在大陆的网络上,我们看到也已经有了解情况的网友在发出质疑,质疑什么呢?就是质疑徐州警方自称前往云南当地进行调查的真实性。

这种质疑并没有过硬的证据,但从情理上和逻辑上,我认为至少是说得通的,也就是说,徐州官方应当对相关疑点给出更详细完整的说明才能取信于人。

这个质疑的核心信息链条大概是这样的:

从丰县第二份通报1月30日出台,到徐州第三份通报2月7日公布,中间经历了7天时间。

在这7天之中,徐州官方需要迅速完成调查组的筹备与成立工作,然后立即调查所有相关案件资料,并迅速找到“云南亚古村”这个此前明显被丰县调查组遗漏或故意隐匿的关键线索。

然后徐州方面必须立即与云南方面进行沟通协调,需要火速办完跨区域调查所必须的大量行政协调方面的公文程序及文件的申请、批准等等工作。

然后调查人员需要从徐州飞昆明至少3小时,然后乘车至少9小时才能到达亚古村。亚谷村属于少数民族傈僳族村落,民居散布在陡峭的怒江峡谷之中,总计有460多户,超过二千人。

也就是说,徐州必须在福贡县当地警方的协同下,迅速完成对该村大范围的撒网式排查,然后很幸运找到当地老人凭借长达二十多年不忘的记忆认定小花梅身份,而且还更幸运地挖出了桑某某这个关键线索。然后警方还需要神速找到千里之外的桑某某地址,同步完成对桑某某的调查笔录。

所有这些工作,都只能在7天之内完成,而且还正好是过年大假期间。这样的超高效率,想不让人质疑都难。

徐子八DNA检测疑云】

第四大疑问,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徐子八的真实身份。尽管徐州官方在最新通报一开头就强调说,经过了公安部、江苏省、徐州市三级公安机关对杨某侠(徐子八)与小花梅母亲生前遗物及其同母异父妹妹进行DNA检验比对,认定符合母女关系,言下之意这就是最终定论了。

有个别微博大v立即为此背书,说自己获得独家可靠信息,这是从小花梅妹妹保留的母亲的衣物上提取了DNA样本。

听上去似乎这就是最确凿无疑的证据了,但问题依然存在。

最大的问题就是小花梅母亲这个生前遗物究竟是什么?既然是生前遗物,那就不可能是开棺验尸取得的样本,唯一可能的就是死者生前物品遗留了毛发或指甲等物质,尤其毛发可能性最大。因为已经有网友去了亚谷村实地调查,证实小花梅母亲早于2019年因食道癌去世。

但关键在于,用毛发采集DNA样本是有先决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必须是拔下来且毛囊保持完整的毛发,自然脱落和剪下来的毛发都不行。拔下的毛发如果用纸巾之类包起来即便放低温环境(冰箱)最长也就可保存十天左右,时间再长,毛囊就会坏死,DNA就会降解从而无法提取。

指甲的情况也类似,常温状态下,指甲采集DNA需要一周以内的,极限情况一般不超过一个月。

那么问题来了,小花梅的母亲去世已有3年左右,徐州公安要想从一件常温常态保存的衣物上成功提取DNA样本,必须满足以下几条:头发都是拔下来的毛囊完整,而且经过了长达3年而没有腐败降解;样本量必须足够,因为通报说对小花梅姐妹俩都进行了比对;此外,小花梅的妹妹不但随身保留母亲的脏衣服而且还得3年都没有清洗过才行。

大家看到了吧,我们从一开始就说了,徐州官方的通报就是一份不管你信不信,只问你服不服的通报,我想朋友们现在可能对此会有更深刻的理解了。

【徐子八口音之谜】

第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疑团:我们刚才提到了,福贡县亚谷村是隶属于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管辖,村民都是傈僳族,当地交通不便,属于经济不发达地区,村民相互沟通也都是说傈僳族语。

我们都知道,徐子八事件刚曝光的时候,多位当地人都证实徐子八是四川口音,不但会说普通话而且还会说英语。我们现在看到徐子八开口说话的几个短视频中,她都说的汉语而且的确带有四川一带口音。而徐州官方在第三份通报中白纸黑字写了,说通过照片比对和口音确认了徐子八就是小花梅的身份。

这就带来两个非常关键而又难以解释的问题:第一,24年前的亚谷村,是一个深山峡谷里面的极为闭塞的少数民族村落,生活在这里的小花梅,是从哪里学到了四川口音的汉语,学会了普通话,甚至还学会了英语?

第二,官方说通过口音比对确认了身份,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徐子八曾经说过傈僳族的语言,因为亚谷村的村民只能从傈僳族本族语言才能确认这是小花梅,如果仅仅凭借徐子八说汉语的口音是无法认定的。

这是一个常识,如果徐子八就是小花梅,那么她是傈僳族,说汉语相当于说外语。我们都知道,说仅凭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说汉语的口音,就可以确认他是美国人还是欧洲人,那就是一个天方夜谭的笑话。

徐州官方既然敢于这么笃定地发布确认徐子八就是小花梅的通告,看起来充满了四个自信的样子,那么徐州官方敢不敢公开一段徐子八流利使用傈僳族语言说话的镜头?

这个话题讨论到这里,我想朋友们已经看清楚了,徐子八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仍然存在巨大的疑问,徐州官方以为把公安部搬出来背书就可以安全过关,但他们精心撰写的报告漏洞太多,我们完全无法相信。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个人倾向于这么一个结论:小花梅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她被桑某某拐卖到了徐州等情节可能也都是真实的,但这很可能是董集村另一个人的故事,一个已经消失了的人的故事,她的身份和经历被完整嫁接到了徐子八的身上。

【钟某仙被拐卖 财新报导被删】

董集村的拐卖妇女非常多,与徐子八几乎同时被发现的就还有另一家也有精神失常的女子,说在地上生活已经二十多年。

2月8日,财新网曾经发表了在董集村的采访报导,证实这位女子名叫钟某仙,和徐子八差不多同时期来到董集村,生育有两个孩子,大儿子也已成年到了结婚年龄。

而据财新网采访的知情人披露,钟某仙丈夫曾经直言不讳告诉他,钟某仙是花1,000多元买来的,而且村里还又为此罚款了1,000多元。至于钟某仙长期在地上生活的原因,其丈夫公开向抖音博主介绍说是“打针打坏的”。

但董集村至少有两位村民向财新记者表示,钟某仙曾受虐待,她丈夫早些年经常把她吊起来打,打得惨叫连连,村里人都知道,因此而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吊死鬼”。

这位钟某仙目前也在丰县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而且极为巧合的是,财新报导说钟某仙出生于1970年,今年恰巧也是52岁。这篇报导现在已经被删除了。

大家可能还记得吧?前面我们提到央视那个暗示这是徐子八的医院床位牌镜头,显示的就是52岁。所以,这个巧合迫使我们不得不怀疑,这种有意的张冠李戴就是央视新闻为什么要把病人姓名打码模糊的真实原因。

【徐子八处境面临危险】

聊到这里,我想不少朋友们可能都会有一个疑问了,就是为什么徐州官方都承认了有拐卖了,就非要移花接木来造假,认定徐子八是小花梅而不是李莹?如果徐州官方造假,为什么公安部和央视都要来配合造假?

这就涉及到我们刚才开头时提到过的,为什么说徐子八现在的处境面临一定危险的原因所在。

都是被拐卖 小花梅和李莹有什么不同

都是被拐卖,小花梅和李莹究竟有什么不同呢?大家都看到了,小花梅父母双亡,仅仅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远在河南。而且小花梅被拐卖的案情很简单,涉及到的只不过就是桑某某夫妇而已。所以如果徐子八被确认为小花梅,无论她的精神病是否好转,她很可能只能继续待在丰县当地,处于政府严格管控之下,因为她家乡没人了。

如果徐子八被确认为李莹,那么李莹被谁拐卖的?这个真凶要查起来恐怕就比较棘手。而且李莹的母亲和叔叔等至亲都在,她势必要被送回到南充家中,在亲人的陪伴照顾下,她的精神病非常有可能好转。

在这里有一个重要概念需要澄清一下,官方现在给徐子八下的结论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症”,以此说明她有暴力倾向。但我个人从徐子八的经历来看,不能排除她是应激性精神分裂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她不是先天的精神问题,而是后天遭受重大创伤或刺激后而导致。

这种精神分裂的预后良好,只要杜绝了刺激源,甚至可以达到终身痊愈的效果。

如果徐子八是李莹 回家可能恢复正常

换句话说,如果徐子八是李莹,她回家就存在完全恢复正常的可能。她一旦恢复正常,她说出来的东西,可能对整个徐州官场都是一场毁灭性的大地震。这就是李莹和小花梅两个身份之间最大的不同。

据此前我们提到过的那个“骄傲女孩”团队的披露,徐子八是被当地很有势力背景的两兄弟贩卖的,参与这个贩卖产业链的不仅有警察,也包括了交通、卫生、民政、教育等多个系统的至少400多名公职人员,其中级别最高的据说已经坐到了厅级的位置。

我无法核实这个团队的信息真伪,所以这里也只是在明知官方撒谎的情况下,给出一些民间信息供朋友们参考。我之所以认为“骄傲女孩”给出的信息值得参考,是因为他们早在官方发布通告前就曝光了桑某某的名字叫桑禾妞,而官方通报之后才将桑某某改称为桑某妞,这等于印证了这个团队的信息。

所以,徐子八事件发酵到现在,已经远不是丰县或徐州一个地方的事情,对中共来说,如果李莹开口道出这20多年的黑幕,对整个体制都将是一场灾难。

将徐子八指定为小花梅 中共打算长期控制

所以,当中共官方上下勾连造假、对徐子八事件拍板定案发布通报之际,也就意味着徐子八的身份开始转变了,她开始从一个受害人被迫转变成为了潜在的证人,而且是唯一的证人。

中共就有了充分的动机要将徐子八指定为孤家寡人的小花梅,如此才能保持将其控制在自己手中。

这就是我们说的危险,也就是说,徐子八本来有希望回到亲人身边,有希望获得病情的恢复,但中共极有可能为了掩盖集体罪恶而再次毁掉她与亲人团聚的唯一希望,甚至以精神病未能痊愈为由,将徐子八事实上永久关押。

不要以为中共做不到,比这更黑暗更歹毒的事情中共都干过。

我们今天在这里持续发声、呐喊,就是希望所有有良知的人们都保持关注,睁大眼睛盯着中共政府,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董志民一家毁掉徐子八一次之后,徐州当局甚至中共当局再第二次摧毁她。

这是我们作为一个人,一个万物之灵最起码的底线。

好的,今天我们就暂时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