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中共是沦陷区所有罪恶的元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欢口镇董集村“八孩铁链女”被锁脖子24年的消息,受到的关注度明显超越了中共暴政的红线,显着标志就是中共借疫维稳——对所有前往董集村的人们要求出示核酸检测报告无用之后,中共已经公开动用正规力量——公安,对董集村进行封锁。他们或者身着“狗皮”,或者假扮民众,在董集村设立无数明暗岗哨,监控、盘查甚至直接恐吓前来探访、想要了解可怜的铁链女悲惨遭遇真相的善良而富有正义感的网友们。

在推特上,有推友名为“骄傲女孩”发布的视频中,一位中共走狗公然威胁网友说:“我明确跟你说,你以为什么?我们现在上百号警力在这里,就你这点力量算啥?闹不起来,掀不起风浪。特别是你那几个挑头的,你一旦挑头你就被抓,你就要坐牢……!” 不仅如此,推友名为“中国悲剧档案”也发出视频:一位女士在自己家车上喷涂“丰县八个孩子父亲的罪行” ,不久中共公安带着防爆盾,上门要求擦掉。不到10分钟,喷漆全部被擦除干净了……。这说明中共在发布了两个漏洞百出、自相矛盾的欺骗性“报告”无效后,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党的维稳系统,对所有想要探究真相的正义网友进行监控打压,试图让这件事情尽快成为过去。

再次提请注意:不考虑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只想着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是中共的惯性思维,绝非只是因为正值北京冬奥会期间才这样。因此,中共只想着让徐州八孩女这件事情尽快平息,从来就没想过给人民一个合理的交代,或是令人信服的说法。否则,放着四川失踪的女子李莹的照片已经被聪明的网友拿来和杨某侠的照片作了科学的比对,结果多数特征相符的事实不顾,而且在李莹的叔叔也写信给“中央打拐办”公开要求对杨某侠做DNA鉴定,以便与自己的DNA做比对来确认杨某霞是不是他当年失踪的侄女之要求的情况下,中共不仅不予理睬,反而说杨某侠是来自云南省的小花梅;2月10号,则正式发布公告,认定杨某侠就是小花梅。中共并称,这是经过把杨某侠的基因与小花梅同父异母的妹妹光某英的基因,和其已经去世的生母普某玛的遗物进行比对后得出的结论……。 公告还说,已经对涉嫌非法拘禁罪的董某民、拐卖妇女罪的桑某妞和时某忠三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强制措施。

看来,中共真的以为觉醒的网友就是那么好骗。试问中共:你怎么处理之前两次发布“公告”说“不存在拐骗问题”的丰县宣传部那些官员们?!依照中共给出的结论,杨某侠的案件似乎要尘埃落定,画上句号了。可是问题的关键是,即使杨某侠的案子就这样过去了,中国沦陷区一直存在的人口拐卖问题会得到根本解决吗?尤其是在中共暴力执行了近40年的反人类“计划生育”政策后,让人口拐卖问题火上浇油不知严重了多少倍的情况下,我对这个问题的解决不抱任何希望。

可是,中共知道人民根本不相信它,人民也知道中共知道人民根本不相信它,而且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在沦陷区内找到讲理的地方。真相与光明永远都是黑暗专制的死敌,是暴政最为忌惮、绝不容许存在的东西。因为再弱的光也是划破黑暗的利剑,成为葬送专制的天使。

在共产专制下对任何罪恶的追查,到最后都会查到中共身上。走到这一步,人们无奈地发现所有罪恶的元凶就是中共,因此我们最终也无法回避、不得不面对如何解决中共垄断一切权力的问题。共产党为了把持权力就要稳定压倒一切——包括压倒公平正义,这就是我们无法回避的终极问题。徐州八孩女的问题当然也是如此。当年浙江动车出轨事故如此,四川地震中的豆腐渣工程也是如此……。其实这样的事情无需一一列举了,我们就问一句:自从中共霸占中国沦陷区70多年以来,所有罪恶的元凶都是中共,这铁一样的事实有过例外吗?!

共产专制不除,罪恶人祸不止。我们必须面对这个很多人不愿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根本问题。无论对于中国还是世界,这个最主要的问题解决了,其它次要的问题也就会迎刃而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