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投资美生物制药公司引发担忧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3日讯】越来越多与中共有关系的生物技术基因组学和医疗技术公司在美国开展业务,这引发了人们对医疗和基因数据安全的担懮。

中共的主权财富基金拥有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可支配资产,占世界主权财富基金总资产的33%以上。自2017年以来,作为中共“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一部分,这些资金大量涌入美国生物技术公司。该产业政策明确将生物技术确定为战略产业,有权获得政府财政支持﹐因此,北京已经拨出1,000亿美元用于该领域的投资。

2018年,中共向美国生物技术公司投资了51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25%。根据中共的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军方参与了生物技术研究,以开发针对特定族裔群体的生物武器。

2019年,中共在美国的投资有一半是在卫生、制药和生物技术领域,其次是金融和商业服务,以及信息和通信技术。2021年,中国制药商申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数量是有史以来最高的。

中共在美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和合资企业的数量正在稳步增加。Innocube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Innocube Bioscience Inc)位于德克萨斯州,是中国的乐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Lepu Biopharma Co.)在美国的总部,该公司由中国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SDIC)投资。

位于美国加州圣马特奥(San Mateo)的中国制药研发型公司百济神州(BeiGene),进行与基因测序相关的分子靶向药物的研究,该公司在中国的研究中心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大量资助,从事基因工程研究。

中共对美国生物和医疗行业的渗透大多得到了美国公民甚至政府的帮助。上个月,中国九安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Andon Health Co.)从美国陆军合约管理指挥部获得了12.8亿美元的采购合同,向美方供应COVID-19自测试剂盒。九安医疗的子公司iHealth Labs在去年12月与纽约州卫生部签订了价值1.2亿美元的自测试剂盒的采购合同。

这些采购行为引起了共和党议员的强烈反应。共和党人提出了一项法案,禁止购买中国制造的COVID检测试剂盒,但被民主党人否决,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将这些采购吹捧为美国依靠中国来填补其供应链中的缺口。

与中共军方有关联的华大基因集团(BGI Group,前身为北京基因组研究所)收购了拥有美国公民基因信息的加州公司Complete Genomics。去年,中共政府的一家主权财富基金购买了140万股华大基因的股票。另一家财富基金——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SDIC)拥有华大基因超过33%的股份。另外两家中国国有证券公司也购买了华大基因的股份,其中华泰证券(Huatai securities)成为华大基因的第五大股东。

2015年,中国制药企业无锡药明康德收购了美国公司NextCODE Health ,成立了无锡药明康德NextCODE基因组公司。到2019年,有15家中国基因检测或基因组测序公司在美国开展业务。

无锡药明康德收购了辉瑞在中国的一家生产工厂,这将使该公司能够访问辉瑞的一些数据。2015年,该公司还收购了美国DNA检测公司23andMe的股份。无锡药明康德目前在马萨诸塞州和新泽西州设有运营中心,该公司在特拉华州的制药厂是由中共政府拨款兴建的。2021年11月,药明康德旗下的药明生基(WuXi Advanced Therapies)宣布在费城Navy Yard开设一个专注于细胞和基因疗法的检测实验室。

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简称FIRRMA法案)扩大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以下简称CFIUS)的管辖权,以阻止政府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投资。CFIUS越来越多地利用其权力阻止中共的生物技术投资。

预计美国将在不久的将来,将把多家中国生物技术公司列入黑名单。与此同时,许多中国生物技术公司在美国开展业务,同时收集美国公民的基因数据。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CP Investment in US Biopharm and Genomics Companies Raises Security Concern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