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实地调查“小花梅”:不能确认八孩母身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14日讯】徐州丰县“八孩母”事件继续发酵。尽管徐州官方在第四次通告中,为八孩母给出了云南“小花梅”的身份,但民间舆论普遍的认为官方的说辞漏洞百出。有前调查记者前往云南亚谷村实地调查,包括小花梅的妹妹、邻居在内的当地人均表示,无法从照片和口音确认杨女就是小花梅

当地时间2月12日,中国前调查记者马萨和铁木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发布了《寻找小花梅》一文,对公众讲述了他们一些人于2月8日前往云南福贡县亚谷村访查“小花梅”身份的情况。

据此文披露,马萨等人在福贡县等地实地查访时,发现当地官方已经开始进行“舆情控管”。但他们仍然从县政府的朋友及当地人口中了解到,亚谷村确实有“小花梅”这个人,她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徐州警方调取了小花梅妹妹的DNA,据称是用来与徐州八孩母的DNA进行比对。但警方在取了小花梅妹妹的血液并带走一件其母亲生前的衣服后,并没有将DNA鉴定结果告诉小花梅的家人。

而当马萨等人将网上曝光“八孩母” 杨女的影片播放给包括小花梅的妹妹、邻居在内的当地人看时,他们却都表示,无法从照片和视频中杨女的口音确认她就是小花梅。

徐州市委市政府联合调查组曾经于2月7日发布了当地官方就“八孩母”的第三份通报,其中声称调查人员“以亚古村为重点,扩大多个乡镇调查走访,并发布协查通告 ”,最后调查人员“组织亚谷村村干部及村民比对照片、口音,确定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

然而,第二天(8日)马萨等前记者在亚谷村实地访问调查的结果,明显与官方通报的说辞截然不同。

根据《寻找小花梅》一文的讲述,小花梅是傈僳族人,但南安建村宗教科的人士却证实说,影片中“杨女”的口音并不是傈僳语的口音,也不是怒族语。

文章指出,事实上亚古村就只有一条主街,人流也都集中在这里,当地商店和饭店的老板都没人认识影片中的杨女,也都否认有人来调查过这个女子的身份。

在这两名前调查记者的整个访查过程中,唯一表示戴着铁链的“杨女”看起来有点面熟的人,是一名醉汉。

根据这篇文章,当地人仅证实了“小花梅”确有其人,以及福贡县几个村子发生过不少拐卖事件,但当地人无法断定小花梅就是徐州的八孩母。他们认为,应当让“杨女”说几句傈僳语让其家人听一听,这样有助于证实其真实身份究竟是不是“小花梅”。

在海外网络社交平台上,众多网友对上文中最后提出的让“杨女”说几句傈僳语的议题大加赞许,认为这是一个有助于更直接辨识八孩母与小花梅是否同一人的有效方式。

【阅读《寻找小花梅》全文: 点这里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